Choosey Lover (01-04)

存个档,允在


Choosey Lover

 

01

金在中第一次遇见郑允浩的时候心情不怎么好。

订好的航班因突如其来的降雪被迫延迟,连个确切时间都不给,他在候机室里打电话,那头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快谈拢的新客户,金老板耐着性子听对方发牢骚,温言细语好生相劝,心说想跟我合作的多了去,要不是我家祖宗爱吃你那猫粮,老子才不惜得跟你低声下气。

他向来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可坏天气和糟心的顾客把他好心情败坏得一干二净。候机漫长又无聊,金在中只好玩手机,结果屏幕闪了闪显示电量不足。

他用第二台手机玩祖玛,刚刷新了高分记录,广播总算宣布了登机消息。金在中一激动,尚在进行的游戏被他点了退出,新记录也没了。

于是当金在中走到属于自己的商务座时,旁边的郑允浩看见的就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讨债脸。

余光瞥见郑允浩的时候,金在中沉郁的心情有一瞬明亮了一点儿。邻座是个小脸帅哥,还是彬彬有礼举手投足透着股精英范儿那种。若要是个普通直男大概觉得没什么,但偏偏金在中的性向山路十八弯,旁边是个养眼帅哥的感觉就跟朴有天边上坐了个绝世美女的心情一样爽——朴有天是他穿一条裤子长大的Soul Mate,别名最佳损友。

可惜金在中藏在淡漠俊脸之下的小小雀跃之情,郑允浩浑然不知,他只是礼貌地跟这个冰山美男点点头,然后专注翻阅手里的报纸。

舷窗外还飘着细如盐粒的雪,视线一收回来就恰好落在郑允浩线条优美的鼻梁上,金在中面无表情地褪下外套,不由自主朝旁边多看了几眼。

飞机开始滑行。兴许是金在中对雪景过于浓厚的兴趣引起了靠窗的郑允浩注意,当机体缓缓抬升时,再度朝舷窗看的金在中和郑允浩的目光交汇了。

耳边是轰隆作响的引擎声,他俩都没说话,短暂的相望中,郑允浩微微笑了笑。

金在中心想,原来丹凤眼也可以这么亲切又好看。

郑允浩张嘴说了什么,可惜飞机起飞的噪声太大了,金在中耳朵里像塞了一大团棉花,什么都听不见。对方似乎也意识到这问题,默默转回头,紧紧靠在椅背上。

顿时,整片舷窗都暴露在金在中视野里,倾斜的天空和白亮的积云刺得他眯起眼。零星的雪花落在窗外,金在中隐约明白了对方用意,大概是以为自己迷恋窗外景色,所以尽量腾出空间方便他赏景。

阴沉沉一片有什么好看的,金在中无语,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邻座帅哥体贴的举动让他有点感动又有点哭笑不得。他把外套披在身上,闭目养神,不再眺望。

金在中睡眠浅,在飞机上更是如此。他挣扎了一会儿还是睁开眼,向空姐要了杯酒。

加了冰块的威士忌很快端上来,金在中喝了两口,睡不着的郁闷淡薄了些。他发现路过的空姐频频朝这边看,想笑又不能笑的样子。他好奇地扭头一看,结果还未咽下的酒差点喷出来。

那个巴掌脸帅哥仰着头舒舒服服躺在座位上,嘴巴张得很大,随着呼吸小幅度地张合,眼睛半睁着,要不是因为那视线过于涣散,金在中几乎要断定这人根本没睡觉,只是在行为艺术。

他听见心里美好形象崩塌的巨响,但同时又有微妙的兴致从废墟里滋生出来。

朴有天常说,人生就像金在中,你永远不知他将会做什么。

金在中冷静地向空姐要了张薄毯,慢条斯理地摊开,然后轻柔地盖在了酣睡的邻座脸上,顺便把他因冷气而微微蜷缩的手也遮了起来。

盖上毯子的瞬间,凑得很近的金在中发觉,这个脸只有巴掌大的男人的唇角有一颗痣,乍看不显眼,可一旦察觉了就难以忽略。那个浅咖色的小点儿就像有了意识般地牵引着人的注意力,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徘徊,最终落在那双唇上

——尽管此刻那双嘴唇因主人奇差无比的睡相而被迫分得很开。

送毛毯的空姐再次路过时终于忍不住笑了。她礼貌地询问金在中想要什么套餐,他选了牛肉的。空姐显然认为金在中和郑允浩认识,便问他邻座的先生需要点餐吗?

金在中也不拆穿,淡定地说就来份鸡肉吧。

当郑允浩面前的小桌板被打开时,他终于惊醒了。

藏蓝色的毯子落下,露出一张茫然无措的脸。金在中若无其事地把餐盘放到小桌板上。

余光里的郑允浩仓皇地用手背抹了抹嘴角。

金在中其实很想大笑,但出于礼貌他还是憋着,他故作镇定地指了指对方面前的餐盘:“鸡肉套餐,不知你喜不喜欢,我这份牛肉的,还没动,你想要可以换。”

郑允浩连忙摇头:“谢谢你帮我点餐。”

他顿了顿,有点尴尬地补充道:“还有毯子。”

金在中到底还是笑了,不知是否因为他笑得太夸张,旁边的郑允浩看着他,一副呆愣的模样。

“没什么,不用谢。”金在中摆摆手。他注意到对方神情有些窘迫,便不经意说道:

“飞机上睡觉容易冷,得盖毯子,”他说着,示意自己膝上的毛毯,笑容人畜无害,“我看你也睡了,就索性帮你一块要了。”

郑允浩摸摸后颈,也笑了笑:“谢谢,你人真好。”

本来还带着调侃和玩味心情的金在中突然有点捋不直舌头。

他忽然不好意思告诉对方,我其实主要是为了把你脸遮住。

不料对方继续说:“我睡相一直不太好,希望没吓到你。”

金在中眨眨眼,舌头总算捋直了,可向来伶牙俐齿的金老板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接话。

得,也用不着自己坦白从宽,人家早都知道了。

心思活络的金在中原打算等对方醒了,先聊几句熟络了再半开玩笑地把自己的行为坦白了。结果眼前这人不按套路出牌,仅仅是用有点害羞有点窘迫又莫名有点可爱的笑容,就把他的打算全毁了。

见金在中不说话,郑允浩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又朝他笑笑,然后专注吃起飞机餐来。

之后直到飞机降落的一段时间,金在中始终在思考是否要主动跟对方说说话,但醒着的郑允浩比睡得四仰八叉的郑允浩难以接近得多。他们彼此距离不过十几厘米,可金在中仿佛能看见一道无形的高大的墙横亘在两人之间。他可以隔着墙壁跟对方说句话,问个好,可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到,就连把手指伸过去都是枉然。

飞机降落的时候,郑允浩打开了舷窗的遮光板。首尔的上空是晴朗的湛蓝,金在中却早已没了眺望的兴致。

 

 

02

金在中出差向来轻装简行,一个提包一个登机箱就是全部行李,他掏出工作用的手机,不料已没电无法开机。

万般无奈的金老板只好再用私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忙着招待客户的年轻助理如蒙大赦,立刻安排司机去接人。

郑允浩走在金在中身后,从下飞机开始就在打电话,可他运气没金在中那么好,拨了数次都无人接听。等他再次拨号时,疲倦的手机因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他低低地“啊”了一声,周围都是行色匆匆的乘客,没人留意。可听觉敏锐的金在中察觉了,他掂了掂自己的手机,回头对愁眉苦脸的郑允浩说:“用我的吧。”

郑允浩惊讶地睁大眼睛,金在中坦然地看着他,歪头笑道:

“我们也算认识一场,看你挺急的,别耽误了。”

郑允浩感激地接过来。两人站在落地窗旁,郑允浩对着窗户打电话,金在中就在一边看着,他私人用的是新出不久的苹果6s plus,很大一个,被郑允浩握在手里竟有种小巧玲珑的错觉,就连原本耀眼的土豪金也泛着柔和低调的柔光。金在中发现郑允浩的手指很修长,骨节分明,比他认识的广告手模的手都漂亮。

“昌珉啊——别挂断我是你允浩哥不是电话推销!”电话总算接通了,金在中终于知道了这个飞机邻座帅哥的名字。

“我手机没电了,借了别人的联系你,”郑允浩说着,下意识看了看金在中,两人的视线又这么撞上了,“你帮我传个话……”

尽管对方似乎不介意自己听到电话内容,但金在中还是贴心地朝旁边走了几步。

首尔墨蓝色的夜空下也飘着细细的雪花,这似乎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金在中想起关于初雪的浪漫传言,然而对于滞留机场里的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降雪没有丝毫浪漫成分,只有无尽的麻烦。

郑允浩收了线,双手捧着手机还到金在中面前。金在中被他正式的举动吓了一跳。

“谢谢你,”郑允浩注视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虽然我们认识不长,但你真的帮了我很多。”

“太客气了,举手之劳。”

金在中被他搞得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自从走上成为大老板赢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之后,金老板几乎再没有过这种类似害羞的情绪了。

郑允浩莞尔一笑,漂亮的丹凤眼弯成月牙,一时间流动在他周身那堵无形的墙似乎融化了。

气氛很好,经验告诉金在中可以让萍水相逢的两人更近一步了。然而不待金在中开口,他那个立下大功的私人手机突然大叫起来。

金在中一看来电显示,朴有天,他一狠心摁下挂断,岂料对方又飞快打过来。

郑允浩见他好看的脸都皱起来了,以为自己影响对方接电话,便礼貌地道别离开。

金在中在心里狠狠翻个白眼,接听电话说朴有天你最好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在中哥,生意还没谈完?”作为彼此肚子里的蛔虫,朴有天一听口气就知道对方非常不爽,便小心翼翼地问。

“生意还没,好事儿先被搅你黄了。”金在中的语气好像朴有天是一根放在牙齿间的Pocky,咔嚓就能咬碎了。

“真哒?那在中哥我来将功补过了,”朴有天显然不信眼高于顶的金在中出个差就能有什么艳遇,兀自兴冲冲地说,“我这儿晚上有个聚会,人不多,半小时之后开始,我敢以金俊秀的钱包发誓,有个帅哥绝对是在中哥你的菜,保准比你那不靠谱的艳遇好得多。”

“别一副你哥我饥渴难耐的口气,我现在没打算找。”金在中被朴有天的话搞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心想下次去酒吧一定要狠狠坑一把朴有天的钱包。

“别管找不找,这人都值得认识一下的,我好歹也是在中哥你公司的法律顾问,就信我一次。”

金在中看了看手表,估计司机也差不多到机场了,他叹了口气:“值不值得我今天都没法去,生意要紧,以后再说。”

挂了电话,司机刚好打过来说到了。金在中最后望一眼窗外越下越大的雪,那个浪漫到不切实际的传说突然又钻进脑海,他无所谓地摇了摇头,只想着希望雪不要太大,堵塞了他去工作的路。

 

 

03

郑允浩一出机场就打车去了明洞,早在回首尔之前,他就和久未谋面的老同学约好了今晚的饭局。本以为飞机延误会影响聚餐,不过还算幸运,打车过去时间点掐得刚好。

郑允浩跟随服务员进了包间,跟人谈笑风生的青年高兴地迎上来。

“允浩哥,真是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郑允浩微笑着上前拥抱,“这次真是帮大忙了,多谢啊,有天。”

“小事一桩,能给允浩哥的案子出力也是我的荣幸。”

和郑允浩嘘寒问暖的聚会操办人正是朴有天,两人边走边聊,勾肩搭背地坐到圆桌边。在座的大都是郑允浩认识的老熟人,他和朴有天是大学校友,这次聚餐俨然一个小型的同学会,大家没什么隔阂,很快就聊得热络。

郑允浩看了看被放在角落的空椅,小声问朴有天,原本还有人要来?

朴有天迟疑片刻,坦言道:“本来是我一朋友,临时有事就不来了,商人嘛生意最重要。”

郑允浩见他没多解释的意思,便不再追问。

酒足饭饱之后,郑允浩主动要买单,跟作为组织者的朴有天搞了许久拉锯战,最后朴有天敌不过对方“以示感谢”的坚持,只得任由他结了账。

走出餐厅,郑允浩应了朴有天的邀请坐上他拉风的红色法拉利。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叙旧,朴有天冷不丁地问:“允浩哥,还单身?”

“是啊,工作太忙,兼顾不了。”郑允浩笑得无奈。

朴有天并不信对方的说辞,他认识的郑允浩自打学生时代起就把人生规划得清楚明白,公私分明不矜不盈,说谁兼顾不了工作爱情他都不信郑允浩做不到。

“真可惜,之前有小学妹提起你,满满的都是仰慕之情。”朴有天揶揄他。

郑允浩礼貌地笑笑,显然提不起丝毫兴趣。

朴有天想起以前有同学吐槽郑允浩不该当律师而应作法官,看他那一张正直到无欲无求的脸,简直性转忒弥斯在世。结果也算是一语成谶,毕业后大家削尖脑袋挤进各大律师事务所的时候,郑允浩毅然决然地去了检察院。不过几年时间,他已成为首尔市锋芒毕露的检察官新星。

把郑检察官送到家门口——朴有天一度惊讶他居然没买套别墅而是住在如此接地气的公寓——两人击掌作别。郑允浩把行李箱搬下来,似是开玩笑地对朴有天说:“对了有天,如果还想帮我介绍对象,劝你别花这心思了。”

朴有天茫然地看着他。

“老同学聚会,突然叫个做生意的朋友来很奇怪啊。”郑允浩好像在笑,可朴有天总觉得不太自在。

思维敏捷的朴律师连忙正直地说:“其实那是我Boss,非要认识一些法律界的人脉。”

郑允浩配合地点点头:“那就好。行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他说着,拍拍老同学的肩,站在公寓门口目送他离开。

朴有天默默坐回车里,恰逢金在中打电话,问他去不去酒吧。

心情五味杂陈的朴有天莫名有点来气,他难得想做回月老给两个(他自认为)有缘的人牵线搭桥,结果一个两个都不领情,不是一脸性冷淡就是别管闲事的大爷样。朴有天越想越觉得悲愤,怒回一个“我去”。

谁料他手速不够快,金在中又发了条“你请客”,他那句应答才发送成功。

忧郁的朴有天顿时觉得自己必须借酒浇愁一下了。

 

郑允浩回到公寓的时候,室友沈昌珉正端坐在沙发上苦大仇深地盯着笔记本电脑。

“昌珉啊,我回来了。”郑允浩率先打招呼,对方充耳不闻。他猜自己那个靠文字为生的大作家又进入瓶颈期了。

“给你打包了两份炸酱面,明洞那家的。”郑允浩讨好地扬了扬手里的快餐袋。

高冷的作家先生总算肯屈尊看他了。

“钟国哥说案子又有点进展,”沈昌珉指了指茶几上的几张传真,“现场找到一个很奇怪的胸针。”

郑允浩差点连鞋都不脱就要跑过去,不过还是在沈昌珉锐利的注视下默默换了鞋。

“奇怪的胸针?”他看着传真过来的照片,是一枚设计精致的菱形饰品,变形的Logo巧妙地和花纹融为一体。除了样式精美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

“死者有一抽屉的胸针,都摆得整整齐齐,只有这枚J-Holic的被扔到了公寓前的草坪上,多亏警犬发现了。”沈昌珉把电脑一关,扒开塑料袋开始大快朵颐。

郑允浩困惑地问:“J什么?”

沈昌珉有点怜悯地看他:“哥你好歹也了解点时尚信息,便于解决年轻人案件。简介传真里都有。”

金钟国传给他的资料很全,J-Holic是个近两年声名鹊起的轻奢品牌,旗下的服饰香包都是时尚与实用功能兼具,备受年轻一族追捧。公司还别出心裁地开了一家品牌咖啡店,如今已是无数文艺青年和小情侣约会的绝佳去处。

郑允浩盯着那个简约的Logo,总觉得莫名眼熟。他看了看咖啡店的地址,决定明天亲自去一趟。

 

 

04

金在中拎着热气腾腾的泡菜饼,好气又好笑地站在咖啡馆旁边的停车区。他今天开的是新买的白色宾利,停在自家咖啡馆门口拉风又抢眼。常客都知道这是老板的爱车,空间不紧张的时候大家都会默契地给他左右各让出一个车位。当然,今天是休息日,客流量大一点,没有独占三个车位的优待他理解,但胆敢把车子歪歪扭扭停在他爱车前面的,金在中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辆成功引起金老板注意的车子是银灰色的老式奥迪,车主的技术实在惨不忍睹,倒不进规定车位也就罢了,还差点就跟他的宾利来个亲密接触。所幸车主悬崖勒马,不然金在中大概早就甩着麻辣泡菜饼满世界追杀肇事者去了。

他灵机一动,回咖啡馆跟服务生要了张随意贴,龙飞凤舞地写下一串话,啪叽拍在奥迪的前车窗上。

 

郑允浩拿着传真那张照片,在咖啡馆隔壁的JH店铺里逛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胸针,询问店员对方也只是说那是以前的老款式,早已绝版,其他也问不出什么。

毫无收获的郑允浩走到停车场,被自己车窗上的白色贴纸吓了一跳。凑近一看并不是罚单,确切说是非正式的“罚单”:

【您因停车姿势不正确给他人带来不便,请自觉携此罚单去JH收银台缴纳罚金。】

书写的人字体圆圆的很可爱,但提笔顿挫间可以感到对方的不满。落款是“J-Holic金”,郑允浩一头雾水,只好乖乖去咖啡馆求助。

收银台的年轻女孩询问了来龙去脉后忍俊不禁,解释说那大概是她们老板的杰作。

“您是不是把车子停在一辆白色宾利前面了?”

郑允浩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儿。

“那是我们老板的车,”女孩善意地安慰道,“不过没关系,老板人很好的,您下次停车留意点就好了。”

郑允浩问她,你们老板在哪儿?

大概是他表情有些严肃,女孩子不由紧张起来:“先生,这应该只是个玩笑——”

“谁找我?”

清亮的男声从旋转楼梯上响起,郑允浩抬头,看清对方面容后愣住了。

他总算想起来为何觉得Logo眼熟,那是之前在机场里,邻座借给他的手机的锁屏图案。

金在中的表情也有一瞬凝固了,但很快便露出礼节性的微笑:“这位先生,您找我有事?”

郑允浩举了举手中的白色贴纸,金在中一愣,旋即笑得更开了。

怎么老是你?

“看到留言,想跟你道个歉。”郑允浩的笑容有些局促,似乎也觉得两人的交集总是自己在亏欠对方。

“原来是你,”金老板轻巧地跳下楼梯,直言不讳道,“你车技可真不怎么样。”

回应他的是郑允浩不好意思的轻笑。

金在中看着他,两人相遇不到24小时,分别不过12小时,可金在中竟有种好久不见的错觉,他想一定是自己昨天陪着朴有天喝了太多酒,记忆和感官都错位,才会觉得眼前这人像亲切又久违的老相识。

“没想到你是这儿的老板,”短暂的沉默有种谜之尴尬,郑允浩没话找话,“这里很棒啊。”

“谢谢。”

见过大世面的金老板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得意起来。他搭着楼梯扶手,侧过身邀请道:

“赶时间吗,要不要上来喝一杯?我请。”

郑允浩笑得如沐春风:“荣幸至极。”

 

虽然一楼人满为患,二楼却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桌客人,金在中解释这里是贵宾区,只有JH的VIP才能在此惬意享受闲暇时光。

郑允浩不太懂装潢艺术,他跟着咖啡店老板兜了一圈,除了“好看”和“漂亮”之外说不出别的词,这令在法庭上口若悬河的郑检察官倍感挫败。

不过金在中却被对方一叠声的赞美夸得心花怒放,这个西装革履的小脸帅哥说话有种奇妙的魔力,哪怕只是平淡无奇的形容词,经他说出口都显得真诚美妙。

两人挑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冬日的和煦阳光透过硕大的天窗洒落下来,照得人昏昏欲睡。

郑允浩掏出一张名片,金在中接过来,只有两行字,简洁明了。他默读正中央的名字,心想还真是名如其人,目光又落在下面一行小字——首尔江南区检察院三级高级检察官。

“看来郑先生不是来喝咖啡的了。”金在中的神情凝重起来。

“虽然的确如此,但金老板不必担心,只是有点小事想咨询一下。”

“哦?你连我叫什么都知道了?”金在中挑眉。

郑允浩无辜地捏着那张皱巴巴的罚单:“因为落款。”

好吧……金在中很想朝自己脑门来一巴掌。他当时玩性大发,也没多想,落款跟签名一样就那么写上去了。

自顾自懊恼完了,金在中才发现对面的人一直盯着自己看,两人视线交汇,郑允浩有点不自然地敛起目光。

“郑先生有什么想问的?”金在中也不再微笑,公事公办地问。

他低下头,轻轻晃着面前的咖啡杯,心里有点郁闷,他原本领着对方来这个地方喝茶聊天是想再续之前没续成的缘分,岂料这人竟然是来办公事的检察官,他登时觉得自己费心营造的美好氛围全没用了。

郑允浩把传真上的证物照片递给他:“关于这个胸针,可以告诉我一些信息吗?”

这个小巧精致的胸针金在中自然熟悉,那是两年前自己应某位艺人新作需求设计的一系列饰品,当时一公布就受到众多年轻女性的青睐。

“当然,这是我设计的。”

金在中的回答令郑允浩双眼一亮,他这趟过来也是本着碰碰运气的心态,金钟国发给他的资料里关于胸针的信息不多,警方的侧重点都放在和胸针相关的人士上,对饰品本身没有追根溯源。

金在中一边梳理着当初的设计理念,一边慢条斯理地向检察官描述。对方仔细聆听时会认真注视他的眼睛。低头专注地做笔记的时候,骨节分明的手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金在中的视线也随着对方指根的痣左摇右摆。

这不能怪他,熟悉金在中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漂亮的手,特别是男性的漂亮的手。

和郑允浩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金在中已经越发觉得这人符合自己口味。当然性格这种需要深入接触才能验证的东西暂且不表。他趁郑允浩写字的空隙走起了神,下次跟朴有天去喝酒还要让他买单,理由就是对方确确实实搅黄了一次美好的邂逅。

一杯咖啡的功夫,金在中已经把关于那系列饰品的信息全都告诉了郑允浩。他觉得这人是个理想的倾听者,但旋即冷静地提醒自己,那只是检察官的本分。

咖啡喝完,郑允浩也准备告辞了。他正想掏钱买单,金在中却故意拉下脸说:“不是说了算我的么,郑先生不给老板面子?”

郑允浩倒是没被他的臭脸色吓到:“这杯咖啡原本是为了闲聊,却被我搞成公事,所以这回我买单,下次再由金老板请我,可以吗?”

明明是商量的语气,却是自顾自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可即使如此,金在中还是没能说出拒绝的话,只因为对方笑眯眯地跟他提出了“下次”。

“这回让你付也可以,不过下次你再来,就只作为我的客人,要遵循店里规矩,比如老板说请客就不许抢单,车要停在车位里,不能穿得跟上法庭一样……”

金在中绞尽脑汁编词儿,俨然没有了大老板该有的稳重样子,郑允浩觉得有趣,就微笑着点头迎合他。金在中被他沉默的怂恿搞得愈发大胆,语气也变得嚣张起来。

“还有,别叫我金老板,太难听了跟暴发户似的。我叫金在中,怎么叫随便你,不过不能让我听着不开心。”

“好,我知道了,在中。”郑允浩等他眉飞色舞说完了,言简意赅地总结陈词。

金在中安静了一秒,倏地笑起来:“这个不错,我喜欢。”

不过是熟识的朋友彼此亲切的称呼,金在中却觉得自己名字被对方这样叫出来特别好听。

郑允浩也被他感染,无声微笑起来。

 

金在中心惊胆战地看着郑允浩把奥迪从自己的宾利旁边开走,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后,唇边不由自主扬起的弧度才缓缓收敛。他又变回面无表情的JH大老板,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在对方接听的刹那便说:

“有天,今晚陪我去酒吧。”

“……在中哥你又怎么了?”

“感情咨询。”

金在中面无表情地收了线,他冷静且无望地意识到,素来眼高于顶的自己这一次大概真的要栽了。 

评论(7)
热度(1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