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 (1)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故事(不…

#平淡风

 

传送门 → (2)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w

 

三年

 

01

刘皓气势汹汹冲进高一组办公室的时候,叶修正隔着三张桌子跟魏琛唇枪舌战,还打得如火如荼在兴头上,忽然有片阴影逼近,紧接着一叠测验卷被重重摔在叶修面前。

共事三年,叶修自然明白刘皓素来都是来者不善,他抬眼一看,对方果不其然黑着一张脸,像极了随时会爆发的火药桶。

“有事?”

叶修明知故问,不动声色地瞥了眼裹在最外面的一张试卷,瞬间了然。

“有事?”刘皓强压着怒火,当着众多同事的面他不好发作,只是冷笑着重复一句,“有事的是你班学生,这半学期三次化学测验,成绩一次比一次差,这次的、平均分刚过及格线。”

原本热热闹闹的办公室顷刻间安静下来,大家似乎都专注于自己的事,就连方才和叶修忙着扯皮的魏琛也开始刷起网页来。刘皓的声音一点也不小,他确信在座老师都听得一清二楚,自己学生考得差本不是件光彩的事,但他不在乎——因为他带的另一个班发挥正常,而由这个叶修负责的七班考试惨不忍睹,尴尬的自然是班主任而非他自己。

叶修面不改色地随便翻了翻,扫过的卷子上的分数都是触目惊心,甚至有几个优等生也不幸落马。他又翻了会卷子,挺平静地说,这个、学生发挥不稳定是常事。

刘皓挑眉,心下一股愤懑的情愫涌起来,他就是不爽叶修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谁不知道七班班主任叶修是全校顶尖的名师,多枯燥艰涩的物理难题经他讲解都简单得宛如一加一的计算题,而他平日看起来虽毫无干劲,讲课却总是妙趣横生,能调动每个人积极性,哪怕对物理缺乏信心的差生也会变得积极好学。面对一个对物理充满无限热情的班级,搭班的老师刘皓只有无尽的压力和痛苦,大家都顾着跟叶修学物理去了,对他教的化学却兴味索然。

“叶修老师,我觉得你班学生对化学好像不太重视啊?有没有兴趣是一回事,这化学终归是和物理同分同价值的,学生不明白,作老师的我们可都应该清楚吧?”

“当然,”对于刘皓的冷嘲热讽,叶修也不恼怒,“就是因为重要,老师才得帮学生培养学的兴趣,兴趣多少是一回事,有没有兴趣、这就得看我们老师了,你说对吧?”

不远处有谁憋笑漏了气,噗嗤一声刚好传进刘皓耳朵,他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

“不过作为班主任我的确该给他们提个醒,”叶修又开口,倒是给刘皓了个台阶,“有人说反正高二就分科选物理了别的无所谓,但偏科总归不太好,哪怕以后不学,是吧?”

“你…”刘皓瞪着眼前优哉游哉的家伙,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你这是误人子弟!”

“刘老师你别担心,不出两周,我保证让学生都有热情学化学。”

刘皓刚想发作,转念想这堂堂物理老师也竟敢打这种包票,不禁冷静些许,又思忖片刻,便冷冷答应下来。

“叶修老师,你可别小看了化学这学科。”

他说着,心想叶修迟早要出丑。

叶修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开始细细阅览考卷。

 

 

02

午间休息的时候,叶修因为忘带员工卡,独自折回办公室去拿,结果刚好遇到从里面走出来的韩文清。

“哟,这么巧,老韩你等我会儿,”叶修快步跑向自己座位,刚抬脚就回过头来,“哎算了,我用你的卡。”

韩文清皱眉,看着他两手揣口袋里踱出来,说开学到现在我就没见你带过卡。

“当然带着,我这是以防万一,你要没带就用我的。”叶修故作惊讶,仿佛韩文清的质疑是多余。

对于叶修那套歪理韩文清也早有了抵抗力,两人并肩走下楼梯,韩文清突然打破沉默。

“刘皓上午又找你?”

当时刘皓来摔卷子的时候,韩文清还在班里,有个学生向他请教问题,谁料标新立异的提问层出不穷,全部疑题都解答完下节课的铃都响了。

“嗯,我看他憋那么久,差不多该发泄了。”叶修不咸不淡地说。

对此也是司空见惯的韩文清并没说什么,尽管他也不怎么看得惯刘皓刁难人的方式,但毕竟都是同事,况且他也知道让刘皓气焰高涨屡屡发难的罪魁祸首就是叶修自己。

“不过这次有点麻烦,”叶修微微叹气,似乎有些苦恼,“我得稍微想想办法。”

“怎么?”韩文清眉心一动,能让叶修觉得麻烦的事,自然不是小事,他也禁不住上了心。

“让我班人有兴趣学化学,”叶修沉吟,“我化学知识高考完就丢了…”

韩文清没说话,他一时不确定要从“自作孽不可活”以及“没金刚钻别拦瓷器活”两句中选择哪个,最后他还是冷哼一声,表示活该和不屑。

“老韩你有法子就帮个忙呗。”叶修瞄了眼身侧的同事,他可是比谁都理解合理利用资源寻求帮助的精髓。

“我教的是数学。”韩文清目不斜视地拒绝。

“数化不分家,理论上可以融会贯通一下,你可是咱这顶尖的老师。”叶修胡扯不带脸红拍马屁不打草稿。不过韩文清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对那糖衣炮弹置若罔闻,兀自前行。

叶修见他毫无动摇也不再继续,以他对韩文清的了解,如此无动于衷,大概也是真没辙帮他…

目光忽然扫过走廊里的宣传栏,叶修灵光一现,准备上前仔细观察,手臂却被谁用力抓住了。

“先吃饭。”叶修的意图韩文清怎会不知,但午休时间已过半,再不去食堂打饭,估计连白米饭都不剩了。

“你去吧,等会我买包泡面就成。”

韩文清皱眉,他最不喜欢叶修这种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的随便态度,仿佛健不健康都跟他无关,一想到叶修满不在乎的神情,韩文清就觉得有一股火气猛地窜上来,抓着叶修胳膊的手也下意识用了力。

“哎我靠大哥您轻点儿我这不是钢管会断的!”

叶修毫无顾忌地一声惨叫令韩文清松了些力道,但禁锢着他手臂的力量仍不变。

“吃饭去,这东西又跑不了。”韩文清的口吻不容置疑,若此刻面对的是他班的学生,大家保准立刻排成一列乖乖地小跑奔向食堂了。

但这招对叶修并没那立竿见影的效果,他听韩文清这种命令句式的说话方式已经三年,耳朵都磨了茧。就像韩文清对自己脾性了如指掌那般,在对方彻底发怒之前,叶修始终能保持若无其事的态度予以回应。

“饭可以再吃,灵感不能再来。”

叶修一脸严肃,说得煞有其事。韩文清看着他的眼睛,隐约猜到对方心里已有想法成型。

“吃饭。”他沉声最后重复一遍,捏住叶修臂弯的手又用力,把对方往自己面前拽了拽。

“过会我陪你看。”

这与韩文清形象大相径庭的话令叶修瞬间瞠大眼睛,旋即,他像是听到了惊天笑话般肆无忌惮地笑起来。

“哎妈老韩你真幽默!不过这台词念串了吧你不是走这路线的啊?”

所幸这个时间走廊里并无他人,没有谁有幸一同欣赏S高最负盛名的严师韩文清那恐怖至极的脸色。

 

 

03

作为同年进入S高任教的同事,叶修和韩文清并非初识。尽管时隔四年,但两人初次在学校办公楼碰面时还是第一时间认出对方——同窗三年的高中同学。

重逢没多少喜悦,惊诧倒是满满,当时刚得到职位的叶修正抱着一文件夹的材料准备去年级组报到,而刚从楼里出来的韩文清西装革履地站在台阶上俯视他,目光凛冽依旧,也隐隐透着讶然。

怎么是你啊?

这话叶修直接问出来了,而韩文清也是在心里默念了一边。虽然两人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却暗流涌动了一番。高中时期同为年级特优生的叶修和韩文清互相都不怎么看得惯,年轻气盛的时候,对于实力相当的人还是竞争意识强于惺惺相惜。直到他们将意义寥寥的竞争维持到高三,毕业时两人拿着不同高校同样高含金量的入学通知书,站在长长的毕业照队伍的两端,距离远得彼此眉眼早已模糊不清,镜头转动的冗长时间里,叶修忽然意识到他和相识的同学都道过别了,却惟独没再跟韩文清说句话,尽管他也不知道能跟对方说些什么,但当镜头转向自己时,叶修心中还是闪过一些难以言喻的怅然。

结果当他再度看见韩文清时,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不过不待他开口,对方已大步朝自己走下来,短暂的停顿后擦肩而过。

“呵,真不巧。”

如果忽略韩文清眼底隐约的惊喜,那么这句开场白怕是只剩嘲讽和敌意。

叶修闻言却笑了笑,回头喊了声:“老韩,老同学重逢,去吃一顿如何?”

韩文清停下来,似乎思考了几秒,沉声应道:“把‘老’去了。”作为久别相逢的第一声,这老气横秋的称谓韩文清听着不爽。

“你也可以这么叫我啊,礼尚往来礼尚往来,等我会,我报个到。”

韩文清还真在心里试着默念了一下,顿生一身鸡皮疙瘩,果断作罢。

 

叶修很快就从楼里出来,韩文清这才注意到他来应聘的衣着,不能算随意,但也绝不正式。他注视着叶修慢悠悠地朝自己走过来,右手灵活地从口袋里摸出根烟叼着。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叶修咬着烟蒂含糊不清地说,老韩,借个火。

“我不抽烟。”韩文清盯着叶修的手,两指夹着细细的烟身,他以前就留意过,叶修的手其实挺好看。

没得到想要的回答,叶修耸肩表示遗憾,自己又掏出打火机点着烟,狠狠吸了一口。

呼出的灰白色烟雾令韩文清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叶修察觉了,无声笑笑,扭头走开几步继续抽。

叶修准备再吸一口就把烟掐灭了,谁料韩文清这时却走上来,非得和他并着肩。忽然有风从叶修那边吹到韩文清这边,卷着烟气一同扑上韩文清的脸。被突如其来的烟雾呛到的韩文清脸色很差,叶修却放声大笑,一边捻灭了烟头一边去帮老同学驱散烟雾,尽管那幅度根本不像在认真帮忙。

韩文清凶狠地瞪着叶修,但出乎意料的,他这屡试不爽的眼神却对叶修没效果。

叶修这会也终于不笑了,收起那欠揍的弧度挺认真地说,抽烟能帮我思考,工作方面。

韩文清没说话,对于抽烟他其实很不喜欢,但叶修那普普通通的理由却让他轻松就接受了。

“去吃饭吧,你家在哪边,我找个折中的饭店。”

“那边。”两人走出校门,韩文清指了指左边,不远处有个地铁入口。

叶修突然警觉起来,问他,三号线环口小区方向?韩文清扬起眉毛,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我家也在那边,”叶修轻描淡写地说着,“真不巧。”

韩文清没认同也没否认,两人却已不约而同朝左侧走去了。

 

-TBC-

评论(14)
热度(881)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