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1)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文中五一小长假的春游故事走 → 番外一《天好就去旅个游吧》


传送门 → (1) , (60) ,(62)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32

叶修和韩文清相继出柜的第二天,便是劳动节小长假的开端。这个不长不短的五天休假,叶修过得还算自在,期间还参与了七班组织的休闲两日游——出乎他意料的是韩文清和一班居然也一块儿去了,也不知是凑巧还是学生们刻意而为。不过叶修全程观察了一下两班学生反应,韩文清承认自己是照片上另一人的事似乎还没传到他们耳朵里,也许是当时那些同事们太过震惊,又或许是还没来得及散布新消息。

趁着休假养精蓄锐了一把,节日后各种繁琐公事接踵而至,他们高二这些班主任也时不时要和学生或家长谈话,对学生高三选科的规划提出建议。

周一早上进行升旗仪式,叶修正准备跟着学生一块儿下去,忽然政教处的人过来悄悄跟他说,叶老师,冯校长让你过去一下。

叶修早有准备。说实话,这整个五一长假冯宪君居然耐着性子没打电话絮叨他,叶修已经很惊讶了。他挑了条僻静没人的路去了校长室,一推门进去就看见冯宪君正在喝水,手边放着个开盖儿的药瓶。

“听说你找我有事儿啊老冯?”叶修大喇喇地坐到校长桌对面的椅子上,冯宪君的表情像是极力憋着才没把水喷出来。

“都闹成这样了你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儿!”年过半百的冯校长看着他就来气,当年招他入校时候还窃喜捞到个人才,哪想着是个这么管不住的主儿,隔三差五就给他出难题。这回可好了,不光他一人出事,就连向来低调靠谱的韩文清都掺合进来,结果自己还若无其事的模样。

叶修无辜道:“我最近挺规矩啊。”

“你是同性恋的事儿都传开了!”冯宪君扶额。

“这其实算是教师个人隐私,我都还没追究谁传出去呢。”叶修说得义正言辞。

冯宪君顿时哑口无言,这态度光明磊落得让他一瞬间觉得自己一肚子的絮叨责备都成错的了。

“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确实是你自己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但学生家长可不这么觉得,教务处跟我说已经有家长电话要求你不许再给他们孩子上课。这事情传开了,对学校形象影响不好,你得处理妥当,不然我也会很难做。”

话说到最后,冯宪君的暗示已经挺明显了。不过校长也是迫于无奈,身处高位需要兼顾得就太多,平心而论,他不觉得叶修性取向跟其教学业绩有什么冲突,可在一些家长眼里,同性恋就是病,为人师表岂能自己心理有问题?

叶修哭笑不得:“老冯啊你要让我怎么处理才满意?说出柜是假的,让那些家长放心?”

冯宪君继续按揉额角,好像那里扎了根锥子刺得他头痛欲裂。

“那种照片都出来了,你否认也没人信——更何况我看你也没打算否认过,”校长无可奈何地瞥一眼叶修,“我个人算站在你这边,但校方不会公开表态。你跟文清都得保持低调,千万别惹事再影响生源……幸亏你们现在带的只是高二,等六月放假这事也就过去了。”

叶修耸耸肩,做出个了解的表情。

“这些你跟老韩说了吗?”

“还没有,等会儿就让他过来了。”像是被更剧烈的头痛困扰一般,冯校长露出痛苦的神情。叶修知道,韩文清居然成为话题另一主角的事实,比自己更令冯宪君困扰。

“放心吧,别看老韩那样,这种事还是很有分寸的。”

本是出自叶修之口的难得安慰的话,冯宪君听了却特想吐血。

“如果说他的有分寸就是突然主动出柜,那还是算了吧……叶修你,也留意着点,千万不准跟家长杠上。”

“行,知道了。”

 

刚回到办公室,叶修就看见风风火火走过来的陶轩。

“来得正好,”陶轩看起来很想跟他见面似的,“有个学生家长要求换班,你班主任也得过来一趟。”

叶修想起冯宪君之前说的话,也做好了心理准备——高三分班估计会有不少家长申请不要叶修做他们孩子老师。不过居然有家长已经迫不及待到立刻要换班级,这也是叶修没想到的。

他想起跟七班坦白真相时有几张欲言又止的迟疑的面孔,心想如果换个环境对他们是解脱的话那也不错。

然而当叶修把教务处里的一对父母的脸和某个学生联系起来时,心里还是挺惊讶的。

“陶主任,你就是把他叫过来了我们也不会改主意。就算只剩一个月了,这班也必须换!”为人父的中年男人义正言辞,连看都不多看叶修一眼。

“我理解您的心情,只是这班级也不是说换立马就换的,您再多给我们半天时间办妥了,明天您孩子就可以直接去新班级了。”

一进来就听见家长抱怨,陶轩自然是立刻笑脸相迎,把叶修抛在身后。打扮知性的中年妇女看了看叶修,神情复杂,早在半个月前,高二组织了关于准高三分科意向的家长会,彼时她还十分信赖地朝叶修咨询很久,叶修也是耐心给予她各种建议,两人交流得非常愉快。然而谁都没料到,他们这么快再次见面却是如此尴尬的场合。

叶修感受到妇人的目光,便礼貌地冲她点点头,对方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自始至终,这对学生家长都没有跟叶修说一句话,不过未尝不是好事,光是中年父亲最初朝叶修丢去的那一瞥,叶修就知道他不可能跟自己说半句客套话。而叶修也乐得这样什么都不说,只在需要现任班主任出面的时候签个字之类,其余时间都站在一边。

换班申请表格都填好了,陶轩又跟家长寒暄了一会儿,这才微笑着送他们离开。叶修比他们早一步走出教务处,等那对夫妇俩出来了,他才主动走上去。

“你还有什么事?我们根本不想听你说话。”中年男人警惕地护在妻子前面。

“这也是您女儿希望的吗?”叶修根本不管对方避讳的神色,单刀直入地问道。

“什么意思,还想教训我们,让我们尊重孩子想法?她还未成年,根本不懂事!”

“您别紧张,我没打算为自己辩护什么,”叶修后退半步,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郑重,“您对孩子的心意自然是好的,但要想走进女儿心里,就请多听听她想法。而且,孩子成长远比大人自以为的要快得多。”

或许是被叶修一本正经的气场给影响,夫妇俩一时间没有做出回应,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走远了。

 

午休的时候,叶修在办公室里用苏沐橙给的茶包泡茶。忽然一个小个子女生走进来,径直来到他办公桌前,刚开口叫了声“叶老师”就哽咽了。

泫然欲泣的女生正是上午要求换班的家长的女儿沉玉,因为身材娇小始终坐在最前排,是那种班级里最常见的普通学生,既不是最出类拔萃的也不是问题麻烦最多的,毕业多年后老师叫不上名字的、中规中矩的平凡学生。

七班性格鲜明的学生太多,沉玉这样乖巧听话但循规蹈矩的女生更加不起眼,平日也几乎不会主动来跟老师谈话,一进门就怯生生的,想哭又不敢哭。

叶修看着她红红的眼圈儿,于心不忍地把抽纸递过去。

他环顾四周,所幸今天操场上有活动,在办公室里的人不多,也没人注意到他这边。

“一见着我就哭,我有这么吓人啊?”叶修压低声音开玩笑。

沉玉被他逗笑,泪就这么一串串掉下来了。

“叶老师,对不起……”她抽抽搭搭地说着,“我不想换班……但是……”

“我都知道,你用不着跟我道歉。”叶修温和地安抚道。他的话像是起了反作用,女生哭得更凶了,压抑着声音,肩膀抖个不停。

“我、喜欢七班……喜欢叶、老师……我不想、走……”

“放心,你一直都是七班的,”叶修笑道,“等拍集体照的时候,记得过来。”

女生断断续续地说着谢谢。

“去了新班级也别慌,有事你就跟班主任说,肖老师人很好,别担心。”

沉玉点头,还在拼命抹眼泪。

“没事儿,又不是转校,你就当是提前分班了,都还在一个学校一层楼,别哭了啊。”

叶修其实不太擅长应付女生眼泪,他尽可能地把语调放轻松,说得轻描淡写,还不时开个小玩笑。

最后沉玉也算是平静下来,虽然眼眶有点红肿,但起码能跟着笑出来了。

翌日沉玉就转去了别的班级。过了几天,叶修发现办公桌上放了一封信,工整小巧的字体让他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提前离开的七班学生。

信封里只有一张贺卡,画面是很朴素的风景照,打开也只有几行字:

【叶修老师,您是我遇到最好的老师。谢谢您!

祝您和韩老师永远幸福下去!我会一直支持老师们!】

落款是“高二七班 沉玉”,今天上午叶修给五班上课时,还在走廊是碰见她。女孩声音清亮地跟他打招呼,笑容明朗动人,令叶修也不由自主地随之微笑。

 

 

133

叶修和韩文清交往的事传开之后,反应最快的是学生和家长,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们反而是最晚做出回应的,除了那些本来就和两人不太对盘的人迫不及待开始冷嘲热讽之外,那些关系不冷不热的同事都是暧昧不明的态度。

令叶修感到欣慰的是,和他关系不错的大部分都明确表达了支持,譬如魏琛方锐之流,更是直接开始调侃他跟韩文清的关系,八卦两人的感情问题。

对此叶修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手太极打得行云流水,经常把试图套话的方锐打得内出血。狐朋狗友就是狐朋狗友,哪怕说了支持你的煽情话,也用不着感动地改变相处方式。

黄少天看见bbs上那个帖子的时候,第一反应的震惊,继而是难以置信,他无法想象那个没事儿就和自己插科打诨的叶修竟然喜欢男人。其实黄少天并非对同性恋有什么偏见,但当这种事确确实实发生在自己身边、是在自己熟悉的朋友时,那种模糊抽象的认可感瞬间具象化,但并没有顺利转换成具体而有针对性的“认可”。

说白了,就是可以理解,却无法接受。

对此他也心塞纠结了很久,也不是没跟别的挚友倾诉过苦恼。得到的回答都是“朋友开心不就好了”,更有甚者说,“他是弯的但又不是喜欢你,你怕个什么劲儿”,黄少天听了简直哭笑不得。

不过,再看见叶修时,倒似乎的确不再那么别扭了。

接纳难以置信的消息需要时间,接纳“叶修的交往对象是韩文清”这种事更是如此。黄少天被两个重磅炸弹连着轰得晕头转向,五一小长假的时候冷静思考了一番,还顺便回忆了一下往日种种蛛丝马迹,顿觉当初很多小事儿细思恐极。

黄少天突然发现,或许自己拒绝接受这个现实的一个原因,是叶修从来没跟他这个朋友提起过。他不是没八卦过叶修的恋爱史,可对方却从没认真回答过,遑论主动坦白自己跟男人交往的事。

思考得久了,好像最开始震惊遗留下来的排斥感也就淡化了;再深入思考,就越来越觉得,其实也没什么难以接受的。

不过,这种事都瞒着朋友,甚至被偷拍发到网上了,他这做朋友的才通过第三方知道,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黄少天挑了个放学后的机会,郑重其事地跟叶修说我们谈谈。叶修正忙着收拾东西,一见他过来,就说:“哎少天啊,来得正好,帮我把这个给大眼。”说着,他就塞给黄少天一个沉甸甸的大信封。

黄少天眼睛瞪得老大:“什么玩意儿?”

“他们班试卷,本来说四点前就来拿,结果现在还不来,我还有事呢。”叶修把桌上东西随手一推,起身要走。

“你扔他桌上不就得了,哎不对我找你有正事儿呢!”

“我赶时间,再晚点搭不上车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啊。”叶修和蔼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

“你!算了边走边说!”黄少天自暴自弃,揣着卷子跟着叶修出了办公室。

“什么事儿啊,能比我赶车还急。”叶修健步如飞,平常都没见他这么矫健过。

黄少天跟他下了半层楼,感觉自己莫名其妙被遛弯似的,初衷都给拐跑了,又好气又好笑,原本想质问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本来有,现在没了。”黄少天在楼道里停下来,叶修站在楼梯上回头,看见他抱着卷子逆着光,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

“看你都主动跟我说话了,应该也没什么了。”叶修笑了笑,不同于以往的漫不经心,倒有些如释重负的味道。

黄少天无可奈何,叶修这话让他不知该怎么回应,难不成说句迟来的“老叶我支持你”?不行,语境太奇怪了。

“行了,没事我真的走了。还有,那叠卷子不用给大眼,你随便处理了吧。”叶修说着摆摆手,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

黄少天疑惑地看看装着卷子的信封,结果发现封面有记号笔潦草地写着“XX年物理模拟样卷,已废”。

“老叶你果然是故意的!”

知道黄少天有话要说,就随便拿套卷子扰乱视听,回避质问。还给大眼的,王杰希一个教化学的要物理样卷干嘛,烧纸做实验么?

黄少天恨不得追下楼把一叠卷子扔他脸上。

 

 

韩文清和父亲通话吵到最激烈的时候,叶修正好结束了辅导课回来。

一进家门,他就听见韩文清语调激动的对着手机吼些什么。听见关门声,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去了阳台。

很快,他就阴沉着脸回了屋。

起初,这通打回家的电话心平气和,氛围良好。接电话的是母亲,三月底来了趟S市,虽未明说,但也算是接受了韩文清和叶修的关系。之后韩文清每隔一周就会跟她通个话,说说近况报个平安。今天打电话主要是为了跟母亲说自己在学校也出柜了,不料电话那边的父亲听到了,立刻抢了听筒就是一通质问。

韩文清一开始还耐着性子跟他争论,后面父子俩越说越激烈,措辞也变得愈发尖锐刻薄,韩父一怒之下连带着叶修都责骂起来,韩文清立马就火了。

最后率先挂断的是父亲。韩文清在阳台上吹了一会儿风,可怒气依旧褪不去,心里乱糟糟烦闷得很。

一进屋,叶修什么都没问,直接说:“你别太冲了,这样也不是办法。”

语气平和淡漠得好像局外人,分明是安抚和劝慰的话,但韩文清没来由地有些生气。

“怎样是个办法?什么都瞒着,什么都不说?”

叶修皱眉,说我没打算瞒着。

韩文清冷笑:“不瞒着?一年了,我连你家里事一点都也不知道!”

气在心头,说得多了就成了迁怒。叶修知道对方在气头上,但盛怒时候说的气话却也不是全无道理。

 

他想起年初除夕夜的时候,叶秋来家里过年,在他询问下叶修坦白了自己跟韩文清谈恋爱的事儿。当时叶秋问他,咱家的事儿你跟韩文清说过吗?

叶修自己回答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还记得叶秋的回应:

“哥,我知道你习惯事情做好了时机成熟了才说,但因为你是我哥,所以我可以一直等着。可韩文清不一样。”

 

叶修回想起寒假韩文清临走前跟自己说的“别让我等太久”,虽然他确信对方愿意等自己主动开口,但人的耐心毕竟有限,期望与现实往往相差太远。

他总想着等时机到了自然就会说,却没想这么快就到了。

“也对,”叶修呼了口气,不由自主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我也该跟你说说了。”

 

-TBC-

评论(19)
热度(25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