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0)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世事艰难,但也需要傻白甜,所以就让七班负责甜了(什么鬼

#起名无能,给某个只有网名的角色起了很无趣的名字……请见谅


传送门 → (1) , (59) , (61)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30

叶修顿住脚步,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最初要面对的果然就是学生。同事想法多顾虑也多,不像这些年轻人,想到什么就敢直白地问出来。

他回身,直面一整个班级的疑问。提问的那个男生没站起来,但叶修还是轻易分辨出声音的主人。那个叫岳仲天的男生正挺直腰板坐在后排位置,定定地盯着自己。

“你指什么?”叶修镇定自若地反问。对方显然没料到他是这种反应,神色变得有些犹疑,断断续续道:“bbs上说的,您……和男人……”

“哦那个啊,”叶修颔首,回应掷地有声,“我是喜欢男的。”

原本像开启静音模式的班级瞬间切换到功放,众人纷纷窃窃私语。

发问的男生的表情反而缓和下来,如释重负般跟着点点头。

“怎么,被吓到了?”叶修似笑非笑,此刻有点吵的七班反倒更像平常的样子,叶修也不由放宽了心。

班里安静了一秒,再度蠢蠢欲动起来。

“老大我支持你!”又一声呐喊从教室后面传来,叶修一看,是包荣兴。

思维走位永远飘忽不定的包子表示支持,这点叶修倒是一点儿不惊讶。他微笑着点头致意,紧接着听到更多学生拥护的声音。

“叶老师你太帅了!咱校第一个出柜的吧?”

“老师,您男朋友是谁啊也是学校的吗?”

“是不是隔壁班那个谁谁?”

“叶老师你们交往多久了?”

此起彼伏的询问声叠叠高涨,不过众多兴奋好奇的面孔里仍有几张严肃或犹疑的脸,紧缩的眉头暗示着难以接受事实的心情。

班里越来越嘈杂,叶修不得不使劲拍了拍教室门,才让聒噪的学生们暂时闭了嘴。

“该说的我也跟你们说了,剩下那些八卦我一概不答。某些同学反应有点怪,”叶修说着用下巴指了指几个偷笑的女生,“你们都消停点啊,这事儿就这么掀过去了,谁再继续讨论,我就让谁做两套试卷。”

关门把学生的抱怨甩在身后,叶修轻快地上了楼。其实最初给学生上课时,他就做好了最坏打算。虽说年轻人接受能力比较强,但不代表谁都会欣然消化这种事实。不过自己带的班级竟然一致表示支持,这还是令他倍受感动的。那行刻在黑板上磨消不掉的咒骂,也变得像蒸发的水渍,渐渐消失不见。

走向办公室大门的时候,黄少天正从里面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叶修习惯性地准备打招呼,原本稔熟的同事却有点别扭地移开视线。

叶修注意到对方皱起的眉头,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被他咬碎在齿间,两人就这么默默擦肩而过。

果然,不是谁都能欣然接受的。听着多年好友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叶修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

 

本以为今天课程结束了就可以安安静静在办公室休息,谁料下午第二节课刚结束,叶修就被风风火火赶过来的同事叫去了教务部。

一进教务处,叶修就看见几个学生并排站在墙根,耷拉着脑袋,衣冠不整,依稀能看见脸上挂了彩。站在最边上那个梗着脖子不低头,执拗地瞪着房间窗台上的盆栽,听见开门声,那男生转过脸,看见叶修的刹那慌了神。

教务处的主管陶轩,曾经也是叶修学生时代肝胆相照的挚友。然而岁月荏苒时过境迁,再度相逢时两人看似殊途同归,却已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偶尔叶修路过教务处瞥见办公的陶轩时,也会回想学生时候翘了晚自习蹲在路灯下抒发凌云壮志的那个老朋友。怀才不遇而借酒浇愁,喝到最后醉醺醺地吼着埋在心底热血的理想,而叶修就陪着他一根根地抽烟聊天。直到凌晨路灯都熄灭了,他们身边堆满了空的啤酒罐和燃尽的烟蒂,叶修再用陶轩手机给吴雪峰打个电话,两人把醉成烂泥的哥们扛回去。

那时候他也曾以为自己会跟他们同行很久,却没想到分道扬镳的日子眨眼就来了,回过神又剩自己孑然前行。就像昔日形影不离的苏沐秋,也是以另一种形式突然不辞而别。有些情谊再深厚也只能在某个时期保鲜,到最后漫长的路还是只能各自一人走。

陶轩见叶修进来,半是恼怒半是幸灾乐祸地朝罚站的学生努努嘴:“叶老师,你引以为傲的学生打架斗殴,还把人给打伤到医务室去了。”

“四班的?”叶修记得七班课表,下午第二节是和四班一起上体育课。

“是啊,他们四五个打人家两个,要不是体育老师及时拦住,指不定要打成什么样。”陶轩说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好像叶修的学生打得是他亲生儿子。

叶修不再询问陶轩,径直走到那个不肯低头的男生面前。

“怎么回事?”他平静地注视着对方眼睛,不温不火,好像只是询问对方为何做错了一道送分题。

被点名的那个男生飞快地瞥了眼不远处偷偷看他们的陶轩,紧闭嘴巴不吭声。

“岳仲天,为什么和四班打架?”叶修的语调波澜不惊,他注意到对方躲闪的视线,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

“老师,就是打球时候起冲突了。小月——不,岳仲天和人家没谈拢,一激动就打了。”站在旁边的名叫田七的男生解释道。

“是这样吗?”叶修求证似的再度问岳仲天,后者还是没答话。

“这个事我会处理的,贺铭那边我也会去说。”叶修跟佯装忙工作的陶轩说,不等对方阻拦,就示意罚站的学生跟着他离开。

贺铭是跟刘皓同时期进来的教师,因为当初四班原定的班主任请产假而临时顶替上来,规规矩矩当了一年班主任表现还行,便让他接着干了。

叶修最初给贺铭做过培训,对这人也算了解,以前跟刘皓走得挺近,像个跟班似的,后来意外当上班主任后变得有点趾高气昂起来。

不知岳仲天这伙人突然跟别人打架是什么缘由,如果真让贺铭抓了什么把柄,怕是又要被冷嘲热讽一阵子了。叶修倒是不怕嘲讽,他就担心班里这群血气方刚的男生再按耐不住。万幸的是这回打架的没有包荣兴,不然事态定是一发不可收拾。

距离下课还有一点时间,叶修带着挂彩的学生去了医务室,走到半路的时候岳仲天已经意识到他们目的地了,立刻反抗说:“我不去道歉。”

“道什么歉?”叶修明知故问,岳仲天瘪嘴不说话。

“道不道歉另说,你们这糗样不去医务室收拾一下怎么行?我可不想明天被家长电话轰炸。”叶修二话不说,率先进了医务室的门。

田七在后面推了推伤势最重的岳仲天,后者死活不肯进。他无奈,只好先探头张望。

他以为四班班主任会陪着学生在里面疗伤,可整洁的会诊室里只有保健老师伍晨在,几张病床空空如也。

“叶老师。”伍晨冲叶修点头致意,然后目光落在小心翼翼的田七身上。

“还愣着干嘛,都赶紧进来,最后一个记得把门带上。”叶修招呼道。

“他们……人呢?”田七满脸疑惑。

“早就走了呗。我去接你们之前就先来这儿看了一眼,老伍说问题不大,抹抹碘酒就行了。”

学生们心里松了口气,难怪他们班主任如此笃定。叶修跟田七使眼色,让他先坐到椅子上接诊。

“小月月你先。”田七顾及好哥们伤情,不过对方不领情,还对这个烂俗绰号表示了鄙视。

“你们排着队,小月月你过来一下。”叶修示意岳仲天跟他到房间角落去。男生虽然万般不情愿,却只得垂头丧气跟上去。

这外号追根溯源,还是叶修这个班主任起的。当年刚入学军训时,叶修给每个寝室分配寝室长,看见岳仲天这个名字就直接朗声说“叫小月月的那个,出列,给你分配任务”。结果从那之后,同学们还没把彼此名字跟脸对上号,“小月月”这个称呼倒是率先传开了。搞得岳仲天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要知道他当初奋发图强考进S高,就是奔着叶修这个明星教师来的。因此最敬仰的老师钦赐的绰号,再怎么窝火他也只能忍着,还得自我安慰叶修那是慧眼识珠,看中了自己有寝室长的才能。

走到角落,叶修再次问他,怎么回事?

老师的语气很平淡,就像以往讲题那样耐心平和。岳仲天盯着自己被踩了好几个脚印的球鞋,闷声说,他讨打。

“是踩了你珍藏的球鞋还是抢了你女朋友啊。”叶修调侃他。

男生僵硬的五官皱起来,挣扎半天,慢吞吞说,他说老师坏话。

听到这个答案,叶修并不惊讶。岳仲天这群人虽然也是有些冲动的男生,却不至于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跟别人起冲突。自己老师出了这么个事儿,在所谓观念正统的校园里也算是轰动一时,有人挑衅难免按捺不住火气。

“他说我坏话,你打什么?”

岳仲天眉头紧锁,显然叶修这话伤到了他。

“他说的那些话,你会说么?”叶修又问。

对方果断摇头。

“那不就行了,你还管他干什么,”叶修轻描淡写道,“你不会说那种话,我很高兴。但我不会因为你打了人而感谢你。”

岳仲天握着拳头,半晌才憋出个:“嗯。”

“知道了就赶紧涂药去。”叶修的语调又变得轻快起来。岳仲天垂着脑袋慢慢离开,忽然叶修又补上一句:

“对了,田七他们是因为你才打架吧?”

男生一顿,低声说,是。

“记得谢谢人家,陪你遭罪。”叶修拍了下岳仲天的肩膀,后者先是惊讶地看他,继而认真点了点头。

 

 

131

岳仲天一行人打架的事件当天就在年级里传开了。临近放学的时候,教师们都在三五成群的讨论着。学生打架的事情像是替众人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那些原本藏在心底想说又不便直说的话题也堂而皇之地摆到了明面上。

叶修本人不在办公室,和他特别稔熟的苏沐橙也不在。关系好的就只有黄少天在场,但他埋首于办公桌前,没听见似的戴着耳机,身边萦绕着一股闲人勿扰的气息。

韩文清踏进办公室时,正看见三四个教师扎堆聚在某张办公桌边聊天。

作为打架事件的重要知情者,四班班主任贺铭主掌着这次话语权,其本人也很享受被众人簇拥倾听的状态。

“四五个人突然就围上来打我班学生,还送去医务室了,到现在学生也没来道歉,唉……”他一脸痛心疾首。

“那叶修找过你了吗?”地理老师申建同情地问道。

“没啊,人都不知跑哪儿去了。”贺铭的口吻冷嘲热讽的。

“找男人去了?你说那个人会是谁啊?”

“我看也是咱校的,说不定正忙着幽会呢。”

“呃啊太恶心了别讲了你!”几人肆意地开着玩笑。

“什么恶心?”

韩文清的声音冷冷插进来,背对他的人瞬间汗毛倒竖。

“他喜欢男的能比你们嚼舌根还恶心?”

刚才还神采飞扬的贺铭一下子蔫儿了,他一直挺忌惮这个资历比自己老的同事。每次面对他总有种自己还是没毕业的中学生的错觉。

聚在一起的人顷刻间作鸟兽散,韩文清冷冰冰地注视他们逃回自己座位,这才回头跟战战兢兢的四班班主任说:“有时间八卦,还不如教育骂人的学生去。”

贺铭的脸色顿时灰败下来。

“另外。”韩文清中气十足的声音成功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戴着耳机的黄少天也微微抬起了头。

“照片上另一个人你们不用猜了,就是我。”

 

 

晚上叶修上完辅导班回来已经快十点。韩文清正好锻炼回来,两人刚巧在一楼大厅碰面,便一起乘电梯回去。

一进电梯,叶修就把重心全部交给冰凉的铁皮墙,望着头顶白亮的灯光,疲倦地呼了口气。

“怎么样?”韩文清打量他几乎要摊成烂泥的身子。

“跟我班的说了,大家反应挺冷静的,有个别估计还不接受,”叶修仰着头,声音都有点沙哑,“有几个同事倒也悄悄问我,我都如实说了。”

“也说我了?”

叶修看他一眼,说,就老林问了对象是谁,我就告诉他了。

韩文清点头,林敬言也是跟他相识好几年的朋友了,就算叶修不说,自己也迟早会跟他讲明。

电梯门开启时,韩文清忽然一语惊人:“我说了。”

精疲力竭的叶修茫然地看看他,一下子反应过来。

“你说了?”

“说了。”

“我去,什么时候说的,我都不知道?”

“放学时候,在办公室。你上竞赛去了。”

“你……那时候说干嘛?”

“我乐意。”韩文清眉毛一横,大步流星地朝他们公寓门走去。

叶修来劲儿了,全身力气好像又回来似的,他紧跟上去:“老韩,到底发生了啥?”

韩文清边掏钥匙开门边说:“贺铭那小子乱说话,我批了他两句,顺便就说了。”

“哦,看来我们班跟他班学生打架的事儿你也都知道了?”

“废话。”

叶修的眼神明显认为韩文清其实是个消息闭塞的人,对此韩文清表示了鄙夷。

“真可惜……”进了玄关,正换着鞋呢,叶修冷不丁嘟囔了一句。

“什么可惜?”

“我当时要是在场就好了。” 

“有什么好看的。”韩文清不屑地笑了笑。

叶修笑而不语,他当然不会说自己可惜不是因为没看到同事瞠目结舌的模样,而是错过了韩文清一本正经地出柜的情景。

-TBC-

评论(25)
热度(30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