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57)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本次更新125章推荐结合BGM一起食用

#有原创人物出场,食用请注意,设定补充说明请见最后


传送门 → (1) , (56) , (58)


以上,祝阅读愉快w


BGM→《梦中的婚礼》


123

叶修看着伸到面前的手掌,还是出于礼貌和对方握了一下,但立刻就放开。

“就算跟我聊天也没法让老韩跟你搭话的。”叶修平静地开门见山,虽说他鼓励韩文清跟这个心理医生聊一聊,但自己可没什么好说的。

更何况,这人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把韩文清从弯的忽悠直了,眼看自个儿男朋友被掰直,他怎么可能答应。

“叮”的一声,电梯门在叶修身后打开,白亮的光倾泻而出,照在纪宇瞬间尴尬的脸上。

“我们不说韩先生,就只是简单聊聊。”

叶修很想就这么躲进电梯里,可他更不想把这人领进自己办公室,便只好任由电梯门再度关闭。

“我就有话直说,”他想抽烟,但迫于禁烟令只得不住摆弄教案上的笔,“同性恋这种事儿早就不是精神疾病,你打着心理医生的幌子赚这种钱,我看不见也就罢了,但赚到我头上了,我总不能任人宰割吧。”

纪宇的脸色阴沉下来,原本友善的笑容就像电梯灯光飞快消失在夜色里。

“你也不必威胁我,既然我找到你们工作单位,事情闹大自然是对你们不利。韩先生是我客户,我要保护他隐私,但你就不是了。”

叶修笑了,像是早就猜到他会这样说:“哦?比如把我喜欢男人的事儿告诉全校?”

对方摇摇头:“我想你也不希望闹到这一步。”

叶修耸肩,说:“其实我倒不在乎,但你真这样做,恐怕就没法从委托人那儿拿到钱了。因为委托人要求是我们俩分开,可你这么一搞只会适得其反。”

“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自负。”

“不,这只能说你不了解你的客户。不过也有情可原,毕竟他连话都不想跟你说。”叶修的口气轻描淡写。对方脸色更差了。

“其实我有个双赢的办法,”在心理医生酝酿好反驳措辞前,叶修抢先说道,“你呢再等几天,跟委托人说老韩这人搞不定。你们合同上谈好的价格,我付你双倍,这样皆大欢喜。”

“不。”纪宇的声音低沉而冷漠,他厌恶地瞪着叶修,和最初打招呼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就算毁约也不会收一个死玻璃的钱。”

叶修扬起眉毛,转笔的手也不由停下来。

纪宇显然觉得跟叶修无话可说了,愤然拂袖而去。叶修再度按下电梯按钮,借着白光目送对方消失在夜幕之中。

 

回到公寓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把饭做好了,两个干净饭碗叠在一起,上面摆着两双筷子,热菜被盘子盖着,俨然一副等人临幸的模样。

“今儿吃什么,饿死我了。”叶修大咧咧地把公文包一甩,边脱外套边冲向厨房。

“怎么这么晚。”韩文清跟在他后面进了厨房,从保温的电饭煲里盛饭。

“被答疑耽搁的,你也知道那群学生问题多。”叶修诉苦似的长叹一口气,不过在韩文清听来也不过是炫耀自家学生。

几盘菜基本见底的时候,叶修若无其事地提起纪宇来。

“他今天找到我了。”叶修平静地吃完最后一根豆角,拿餐巾纸抹抹嘴。

不出所料,韩文清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谁跟他说的?”

叶修耸肩:“不好说,没准他本来就知道我名儿,只是刚对上号。”

“你别理他。”

“都被堵到电梯口了我也没辙啊。”叶修苦笑,在韩文清愈发阴郁的目光里挥挥手,满不在乎道:“不过我猜他也不想跟我见第二面了。”他把两人的对话简单说了说。

“去他娘的玻璃!”韩文清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本来叶修不打算把那句脏话说出来的,但偏偏韩文清直觉特准,不等他蒙混过关就直接问他对方是不是说了什么难听话。迫于无奈,叶修只得讲了。

说出那个本意平淡无奇的名词的时候,叶修头一次感觉心里有点不好受。纵然他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评价,可这种蔑称由自己说出来总归不太舒服。

“行了既然发过火了,你可别再找人家干架去了啊,为人师表的。”叶修调侃道。

韩文清还在气头上,瞥一眼叶修,说你当时就该揍他一拳。

“我是文明人,不动粗。”叶修立刻摆手。

他看看韩文清怒火中烧的样儿,心说这心理医生是甭想再出现在老韩视野范围里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过了几分钟,叶修看他情绪平复下来,便问道。

“晾着。”

“我看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再来我就揍他。”

叶修心说你可别添乱了,好歹今年还是教师职称评委呢,有点老师架子行不。不过他没把这些说了,只是叮嘱他,这事不宜耗太久。

韩文清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到叶修的嘱咐顿时烦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语气有点冲,叶修举手投降:“行行,随你。”

他端着碗碟直奔厨房,把韩文清丢向他的责备眼神甩在身后。

 

 

124

刘皓在校门外的人行道上看见徘徊不定的纪宇时,总觉得古怪。

今天怎么不去学校找韩文清了?他琢磨着,难不成跟叶修谈了,不欢而散?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朝对方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一番热情的问候之后,刘皓假作不经意地问他,怎么不进学校去?

纪宇这次竟没隐藏不佳的情绪,刘皓只当对方吃了太多闭门羹而郁郁寡欢,殊不知对方其实刚和韩文清的父母通话,他因低迷的办事效率而被韩父骂得狗血淋头。

有这么个暴躁的父亲,难怪生个这种脾气的儿子。他怨念地腹诽,却还不得不好言好语地安抚委托人。

大不了不做了,他心想,反正自己又不缺病人,韩文清还有那个叶修都是烫手山芋,万一他们真借着什么律法条例跟自己打官司就太得不偿失了。

就这么犹豫着,他忽然听见刘皓的声音。

这个人也挺有意思,明明跟韩文清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却比他还关心人家情况,尤其是自己问及叶修的时候,这人变得越发多话。

嘘寒问暖的时候,纪宇忽然下了决定,这生意他不做了,但就这么全身而退又显得有点狼狈。他眉头一拧,摆出一副迟疑又拘谨的表情:

“刘老师,你说……韩老师是不是跟那位叶修老师走得很近?”

刘皓一惊,他没料到对方会以这样微妙的语气问叶修和韩文清的关系。他本打算直说他们是室友,可再回想种种过往,就越发觉得这两人似乎的确有不一般的亲密。

“纪先生的意思是……”刘皓生怕自己想歪了,语气也变得小心翼翼。

纪宇并没接话,只是神情一转,心神不定地笑道:“别误会!我也是刚好看见他们下班一起走,就随口问问。”

刘皓借坡下驴,把大胆的猜测咽回腹中,只是配合地解释道:“这样啊,他们俩其实是室友,所以上下班经常一块走。”

两人心怀鬼胎地相视而笑。又一轮各怀心事的寒暄之后,他们匆匆道别。刘皓拼命消化着新讯息,脚步越来越快,连自己出校门的目的都忘得一干二净。

 

 

125

新学期开始的那几个星期总是过得最快,课业轻松,活动又多,一眨眼一个多月的日子就这么没了。周一的例行班会上,叶修给班里发了一份选科意向表。再过三个月就是高考,高考一结束,这群看起来还无忧无虑的学生就要成为新一届应考生。因此选科分班的事也该慎重考虑起来了。

叶修在讲台上说了关于意向表的事,在他说得时候,有几个男生就已经低头唰唰唰把表格填好了。他用余光瞥见对方龙飞凤舞的“物理”,只觉得好笑又欣慰。

他不敢说自己对于学生的选择有多大影响,但起码教书这两年里,自己确实激起了不少学生对物理的兴趣。对叶修而言,这大概是作为教师的自己最有意义的时刻了。

“到现在还一点想法都没有的同学,可以来找我咨询一下。时间不多了,下次再发这种东西的时候,你们就得填最终决定了。”

确认所有人都把话听进去了,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开始下一个话题。

“三月下旬,有一次摸底考试——别叫唤——这场考试关系到你们日后的分班。咱学校都是平行班,所以分班要保证每个班级学生质量相近,所以呢你们的成绩就是最直观的参考了。”

“叶老师,咱班直接组成一个物理班不行吗?”忽然有个男生大胆提议,立刻赢得众人好评。

“想得美,”叶修冲那个男生露出个和蔼的笑容,“话说在前头,光物理分高其他不行的,我可不要啊。”

教室里顿时哀鸿遍野。

叶修冷静地等他们无病呻吟完了,才慢悠悠说:“你们这次要是表现好,我可以考虑给点奖励。”

原本摊在桌上的学生们瞬间挺直了腰板。

“老师,跳支舞呗?”

“唱首歌!”

“边跳边唱吧!”

叶修置若罔闻,兀自淡定说:“你们不老念叨我不弹琴吗?这样,要是你们考得好,我就弹首曲子。”

叶修当年新年晚会上堪称惊艳的钢琴演奏以及跟韩文清的合奏,学生们至今还津津乐道。七班也试图软磨硬泡劝诱他再露一手,可叶修始终不回应。没想到这次他居然主动提起来,大家自然欢呼雀跃。

 

复习备考的日子如白驹过隙,在三月份的最后一天,校园里的草木抽出新芽的时候,摸底考试的成绩公布了。七班不负众望取得年级最高平均分,单科物理更是以逼近平均分九十的成绩傲视群雄。

“别再冲我笑了,做题做题,我又不是不会弹。”上课时候叶修说得最多的便是这句话,虽然他被七班那群孩子的笑搞得浑身发毛,但心里还是挺欣慰的。

到了午饭时间,叶修照例去办公室找韩文清。不料这个素来准时出现的人今天迟迟不露面。叶修还以为自己记错了课程表,特意去他桌上看看,没错啊,他上午只有一节课,早该回来了。

叶修索性坐到对方椅子上继续等。刚坐下,他就发现平日整洁到几乎空荡的书桌上多了些东西,都是包着漂亮彩纸的盒子,还有一份系着丝带的巧克力礼盒。

叶修后知后觉似的想起来,今天老韩生日,他那帮学生不可能不有所表示。叶修曾调侃一班:“这一个班的孩子都有崇拜韩文清的情结,男生也就罢了,怎么小姑娘都这样,老韩,你说你对一班做了什么?”

他无聊地拿起一个小盒子把玩了一会儿,时钟已过十二点,再不去吃饭就没菜了,他只得认命地独自前往食堂。叶修把小礼盒轻轻放回桌上,对着那堆色彩鲜丽的礼物笑了笑。

挺不错嘛老韩,这么多人惦记你生日呢。

 

 

叶修答应七班,在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的尾声用走廊大厅里的钢琴演奏。那架雅马哈的黑色三角钢琴是以前毕业生合资送给学校的纪念礼物,按照捐赠人的要求摆在教学楼三楼的走廊大厅里。平常有学生技痒了就会去弹一两首曲子,整层楼道都能听见钢琴清越动听的旋律。

临近下课,叶修优哉游哉地从办公室踱到三楼大厅,他选了平常不怎么走的楼梯下楼,经过十班窗口的时候,他朝教室里望了望。

韩文清正低着头,在课桌边为学生讲解题目。

叶修满意地大步离开。

其实最初跟七班说自己可以弹琴作奖励时,叶修是有私心的。能以此激励七班积极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给韩文清送个生日礼物。

他特意研究过韩文清的课表,后者每周三下午的自习课都会来十班答疑,而十班的位置是距离走廊大厅钢琴最近的,就算关着房门,也能听见琴声。

弹琴的动机有了正当理由,时机又掐的刚好,天时地利人和,就差叶修弹奏一首足以引起韩文清注意的曲子了。

指尖发力,琴键牵动清脆的音律,舒缓柔情的曲调顺着琴弦蜿蜒而下,穿过班级里吵杂的讨论声,一点点流入韩文清的耳中。

梦中的婚礼。

他书写公式的笔尖顿了顿。专注于题目的学生困惑地抬头看他,竟发现不苟言笑的数学教师唇角隐约的笑意。

“下一步,在y轴做顶点的投影……”韩文清正色,继续讲解着,心思却被那旋律拐跑了一半多。

在他听到大厅里传来的琴声时,韩文清几乎是一瞬间就判定演奏者绝对是叶修。

哪怕弹琴的可能只是心血来潮的学生,哪怕那只是一首钢琴四级的人就能弹奏的曲子,哪怕他本人还在喧闹的教室讲题,无法亲眼见证猜想。

无需见证,因为那根本不算猜想,而是既定事实,韩文清笃定地想,这个时刻和选曲,除了那家伙别无他人。

曲子并不长,韩文清给学生讲解完问题,还没开门出去,声音就停止了,随后便是一阵响亮的掌声,隔着墙壁和房门都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这人弹得很好吗?”

“不知道,还从没听过这么多掌声。”

旁边的学生窃窃私语,显然不知道这次的演奏者根本不是普通学生。

韩文清弯起嘴角,高声宣布下课,然后拿起教案出了门。

大厅里还有不少学生,应该是围观了表演后尚未散去的,不过摆在大厅一隅的钢琴椅上空空如也,琴盖也合上了,若不是身边还围了不少学生,韩文清简直要怀疑几分钟前是否真有人在这里弹奏一曲。

他径直上楼,回到办公室。老天像有意帮他这个寿星似的,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人,正倚着桌沿,朝着门口的韩文清微笑。

“生日过得开心吗,韩老师?”

“果然是你。”韩文清似乎没有情绪波动,不过眼底的笑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怎样,还不错吧?”叶修看起来挺得意。

“太短,还没听清就没了。”

“没办法,围观的太多,再晚点我们班那群小子也跑出来,我就逃不了了。”

“挺好,”韩文清的语调透着难得的轻快,“你可以一直弹到清校。”

“真没良心!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这么拼。”

“拼?四分钟都没到。”韩文清嗤笑。

“礼轻人意重啊,没想到老韩你这么肤浅。得了,不早了赶紧走。中午去食堂晚了,都没吃饱。”

韩文清本来已经转身准备回自己座位了,听叶修这么一说,他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似笑非笑说:“等我等的?”

“是啊,”叶修承认得直爽,“可惜寿星太忙。”

韩文清二话不说,去休息室的公用小冰箱里拿了个纸盘出来,上面摆着个三角形的冰淇淋蛋糕,还有个摇摇欲坠的巧克力小牌儿。

“吃了。”韩文清把蛋糕塞到叶修怀里。

“你生日蛋糕?”

“学生给买的。太甜,我没吃完。”

“敢情是给我吃剩下的。”叶修笑着抱怨,手上已经麻利地切起蛋糕来。

韩文清注视着他把一小口蛋糕塞进嘴里,表情却突然扭曲起来。

“怎么了?”韩文清皱眉。

“这蛋糕味道有点怪。”叶修五官都快皱在一起了。

“什——”韩文清刚要追问,叶修眼疾手快切下一块塞进他张开的嘴巴里。

被塞了一嘴甜食的韩文清眉毛都拧成了一条线,眼睛里要蹦出刀子。

“好歹是生日蛋糕,寿星不吃多奇怪啊。”

好不容易把奶油咽下去的韩文清瞪他:“我中午吃了。”

“我没看见,”叶修耍赖,“没准你跟学生说带回办公室吃呢。”

韩文清正要反驳,注意到叶修手上动作,立刻闭嘴。

叶修笑眯眯地自己吃了。

韩文清好气又好笑,两人挤在小冰箱前,谁也没想着先移开半步,久违的亲密距离让彼此都有点怀念。拥挤的休息室,冰凉的蛋糕,廉价的塑料小叉子,没有丝毫浪漫情调可言的东西,韩文清却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这个生日其实无比充实而富足。

-TBC-

P.S. 125章叶修为老韩弹琴的桥段是最开始写文时候就想写的……断断续续写了这么久总算能把这儿写出来也算挺满足了w希望看得愉快!

#关于纪宇这个角色,文中可能表达得不够充分,特此在后记里多说一下:

纪宇的设定本身就是恐同的深柜,所以就如老叶说的“同性恋这种事儿早就不是精神疾病,你打着心理医生的幌子赚这种钱”,他赚的是不义之财,说白了就是冒牌医生。因为还有很多思想比较传统的老一辈无法接受同性恋,所以他通过忽悠这些人来骗钱。真正的心理医生是不会说同性恋是疾病之类的话的。

评论(28)
热度(24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