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完)

#本章推荐搭配BGM《Epilogue》食用

#本文将收录在文本《Almost Heaven》中,本宣明日发出,感谢一直的支持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7)


BGM → 《Epilogue》


【38】

魔法师后来遇到了什么,游木知道的不多。那段悲壮的离别之后,他就跳脱到场景之外,后来的事像过场电影一样在他眼前无声播放着。游木只知道,魔法师只身进入了不死之城,接受了城主的委托和同伴们联络散落四海的“奇人”,一齐对抗灾厄降临的劫难;他回到雪原教堂,为迪恩的墓碑放上鲜花;他还南下去了海底的沉默之都,遇见了那对据说跟他和濑名很像的巨人情侣;他在王城见到了濑名的同伴,听闻很多那个人的小事,他用魔力把那些都记在笔记里,独自一人的夜晚就翻出来沉默聆听;去西边的时候他跟一位老贤者学会了召唤术,他模仿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做出能投影骑士影子的符纸,尽管没有声音,他仍时常拿出来观看……

最后的画面,是游木坐在平原上,头顶是澄澈湛蓝的天空,没有了魔物的低鸣,风和日丽,一片安详,远眺能望见恢复和平的王城,那是他和濑名初遇的地方。魔法师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别在胸口的宝石有所感应般熠熠生辉,他取下来,透过阳光细细端详。

“灾厄过去,一切都结束了,”他低喃,像对恋人耳语那般温柔,“想去以前没去过的地方看看,就泉桑和我两个人。”

“可惜当初没有和泉桑多聊聊这方面的事,现在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才好呢。

“我想去泉桑的故乡,一定是很美的地方吧。

“如果泉桑能做向导就好了。

“还想和你一起去更多地方,做更多事啊……”

 

蔚蓝的天空渐渐变得朦胧,是被泪水模糊还是故事结束,游木不得而知。画面由暗到亮,他已回到了久违的主界面广场。

{True End:我们的未来。}

{已达成“西幻世界·真结局”,获得500点数}

看着成就在面前显现,游木长长地呼了口气,心情还沉浸在那个世界里,看到真结局的字眼释然又伤感。

面前的光幕再度亮起,游木迟疑地看着那些尚未通关的世界,调出系统菜单,想查看现实时间。可他翻遍了所有栏目也没看到,便寻找是否有暂停游戏一类的选项,依旧无果。

“这里不存在那些东西哦?”

游木身形一僵。这个游戏主界面本应只有他一个人,出现第二个声音就足够令人惊讶,那个声音竟然还是濑名,这就不止惊吓了。

他回头,果然是濑名泉,穿着再熟悉不过的梦之咲校服,似笑非笑地歪头看着他。

“泉、泉桑?”游木的舌头都打结了。

银发少年没说话,只是维持着笑容站在原地,游木警惕地酝酿着台词,忽然觉得有些古怪。

“你真的是泉桑?”

对方挑眉。

“因为泉桑不可能只说这一句话。”游木犹犹豫豫地道出理由。

“我当了这么久观察者,竟还没当局者清楚嘛。”那个有着濑名外貌的少年肆意笑起来,因为笑容过于爽朗,挂在濑名脸上格外诡异。

“观察者?”

“你相信平行世界吗?”少年没有正面回答。

游木想到镜宫里的贤者,点了点头。

“这个游戏里的每个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

其实早在试玩游戏的时候,他就隐约觉得这些虚拟人物都过于鲜活了,单纯从现实的他身上采集数据也不至于模拟出这么多花样的爱恨离别。对方的话只是应验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想,游木冷静地颔首。没得到预期反应的少年失望地垂下眉毛。

“至于每个世界的各类结局,也代表着更相近的不同世界线,比如你玩的那个西幻世界和镜宫里的那个。”

游木问:“包括泉桑玩的那个吗?”

“都是同一个,那个待会再说,”少年皱眉,显然不满于洞察力敏锐的游木打断他的发言,“研究活在那个世界里的人做什么选择会影响最终结局,这就是‘观察者’的工作。”

游木想了想:“类似AAG的制作?”

“是的,就是游木君经常玩的Gal Game,虽然你的攻略对象是同性,有没有很新鲜的感觉?”

“这是意味着那些世界里和我交、交往的也都是泉桑?”离开了游戏的高玩游木真又变回害羞的少年。

观察者促狭地笑道:“你还没玩过的那——么多也都是哦。”

“太好了,”游木释然地笑起来,“那些世界里的我和泉桑也能在一起,并不只是虚拟数据。”

“玩得如何?”

“嗯,都是非常难忘的经历,”游木回味着种种,“不过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选我经历这些呢?”

观察者意味深长道:“因为你的游玩过程也是收集珍贵数据的一环。每个人经历什么、做出什么选择才会和另一半走到一起,这是所有观察者们背负的重任和永恒的命题。

 “选择身为高中生的你,是因为这个游戏里的事件,都已经确确实实发生过了,而且那些游木和濑名也发生了关系——别脸红,不是狭义的那种关系——但你和那位濑名君还没有,你们会如何发展还是未知,所以在别的设定下游木君怎样做,是很值得研究的事。至于刚才你问濑名君玩的游戏,他是作为备选玩家和被观察者,不过游木君玩得太熟练了,所以就重点观察你啦。”

“但现在的我经历了这些,难道不会影响我和泉桑的未来吗?”

“游木君真敏锐啊~正因如此,在你离开时我不得不搞点手段呢,虽然很遗憾,但你要忘记在这里经历的一切。”

“全部?”

“全部。”

“……”游木失落地低下头,在那些世界发生过的、鲜活的感动与美好,他都想一直珍藏着,可到头来,这些终归只是别人的经历,不属于他。

观察者似乎早就料到他的反应,拍了拍手,朗声道:“不过在此之前,要送给我们优秀的玩家游木真君一份珍贵的彩蛋。”

不待游木发问,整片空间都暗了下去,只留下一束小小的白光笼罩着无措的他。悠扬的钢琴声响起,随着音符的跃动,一排排灯光由远及近地点亮,那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金色的舞池闪闪发光,雍容华贵的宾客们远远地站着,毕恭毕敬地朝他行礼,尽管看不清他们表情,游木却能感到他们好奇的目光。

游木愣住,他才意识到自己坐在高高的王座,戴着洁白手套的双手紧张地放在膝盖上,他还穿了黑色的军礼服……游木想起来了,是那个被送到邻国做人质的王子。

“可以请您跳支舞吗?”

作为这所国家唯一真心关爱他的骑士,濑名的出现令他惊喜。像是映衬他的喜悦之情,音乐也变得轻快起来,他将手放在对方的掌心里。

“我只记得女步。”游木不好意思地说。濑名凝视他的目光温柔如水:“没关系,请放心交给我。”

当他们缓慢旋转着起舞时,围观的人们也开始跳起来,艳丽的裙摆在二人周围翩跹绽放,他们默契地踩着节拍,仿佛置身于蔷薇花园中翩翩起舞。

“谢谢你,能在和游君跳一次舞,是我毕生的夙愿。愿你与他幸福。”

短暂的舞蹈之后,濑名忽然松开了手,游木甚至还没来得及完成那个转身,只能靠余光看着对方停在原地,郑重地向他行礼。

音乐突然停了半拍,大厅里的灯光和舞者们都消失了,就连濑名也隐没于黑暗之中。只留下他一个人,和仍在演奏着的乐曲。

忽然,黑夜像幕帘一样被人拉开,身着医生服的濑名泉透过镜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体不适也要有个限度吧,就算勉强自己工作,我也不会感动地给游君发奖金哦?”

游木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体瘫软得厉害,对了……护士的自己是个发情期就一无是处的Omega。不知为何,这次的不适感比平常还要强烈,胃像拧起来似的,还有莫名的呕吐感。

他听到濑名的叹气声:“真是的,我可是游君的Alpha,你也稍微依赖一下我啊?”

高傲的医生妥协了,主动过来抱住他。鼻腔里涌入一股安心的香味,翻滚在胃部的不适似乎也平复了些许,游木放任自己把重量都转移给濑名,无意识地嘟囔,好喜欢泉桑的味道。

“那喜欢泉桑吗?”

游木倏地睁开眼,看到医生得逞的笑容,他坦率地点点头。对方仿佛早就猜到答案一般,揉揉他的头发轻声说,还难受的话,就再躺一会儿,我会一直陪着游君的。

他眼睛有些发酸,愣愣地看着医生为他重新拉上病帘。折射在水杯中的阳光摇摇晃晃,在天花板上投下漂亮的影子。他看着那块光斑,突然影子像活了一样,从天花板上钻出来,碎影窸窸窣窣地汇集在一起,凝成巨大的银蛇,灵活地盘踞在游木身边。

游木伸出手,掌心贴在冰凉光滑的鳞片上,巨蛇享受地眯起眼。

“如果能和山神大人在一起就好了。”他轻声说着,银蛇朝他吐了吐信子,翘起尾巴,示意他爬到自己身上。

虽然这只是游戏,可当游木趴在巨蛇身上腾空而起时还是十分紧张的,他小心地向下望,是无垠的绿树青山。他记得这里,这是山神游木和灵蛇濑名拼命守护的地方,尽管曾经一度变得荒芜,但好在如今已是葱葱郁郁生机勃勃。

再向前飞,密林突然变成一片荒原,他顺着巨蛇的身子跳回地面,一条德牧扑过来,兴奋地舔了他满脸口水。

“啧,你这家伙,不要抢我的游君啊!”

游木抬头,看到久违的神枪手,他由衷地笑起来。

“下次去哪儿探险?”他听到自己这样问。

“游君想去哪里,”濑名把摇着尾巴的狗拨到一边,霸占了怀抱游木的最佳位置,“闭着眼往地图上扔飞镖也可以。”

“会扔到海上吧。”游木哭笑不得。

“那也不错,我们就去航海。”

“泉桑不会晕船吗?”

“我以前可是做过海盗,纹身还在呢。”

“诶,在哪儿?”

“游君这么想看我脱衣服吗~”

“不要啦……”

两人笑闹着躺倒在地,不知何时晴空已变成星空,身下也不再是沙漠,而成了柔软的草坪。

“游君,今晚很冷我们还是回去吧。”他感觉一个柔软蓬松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长发盖着他赤裸的手臂。游木循声转头,是比他个头小了一圈的濑名。

“可今天会有流星雨呢,泉桑不是期待了很久吗?”

“但游君穿得太少,感冒可怎么办啊,”濑名撇嘴,试着把少年从草地上拽起来,“游君,你最近是不是又偷吃零食了?”

“……没有。”

“难道是姐姐做的爱心便当不好吃吗,你这个被娇惯的坏孩子,”少女半倚靠在游木胸口,故作严厉道,“不乖的孩子要受惩罚哦?”

“啊,流星出现了!”

“诶,哪里?”

游木撑起上身,趁着恋人茫然四顾时偷亲她的脸颊。

“游、游君……”

“以后不会偷吃啦,泉姐姐这次就饶过我吧。呜哇,别扑上来啊,这、这是在外面!那个……流星真的来了,真的!”

视野倒转,游木像坐了过山车一样,眼看着星空与城市掉了个儿。压在身上的柔软触感消失了,他知道又换了场景。

“玩得开心吗?”温热的吐息拂过头顶,游木记得这个视角——在怪盗怀里。

“嗯,”他认真道,“每一秒都开心得不得了。”

“这么开心的话,回来继续做我的黑客怎么样?”

游木哭笑不得:“再这样问,我就要直接逮捕你了哦?”

“那到现在为止,警察君是在做什么?”怪盗坏笑道,故意来了个空中翻转,吓得游木用力搂紧他。

“在、在交涉。”

“真遗憾,我以为是在约会呢。”

“约会才不会总是同一套流程啊。”

“哦?那游君想要什么流程?总统套房一夜游怎么样?”

“我真的要逮捕你了!”

滑翔翼渐渐靠近一幢摩天楼的天台,游木感觉环着自己的手松开了,他纵身一跃,稳稳地跳到水泥地上。

“游君早就逮捕我了啊,”怪盗优雅地在天台边缘停留,指尖轻轻点在警察的胸口,“在这儿。”

即使听了这么久的调情,游木仍对怪盗的情话难以招架。他目光追随着白色身影从顶楼消失,再抬头时,周围高大的建筑像是突然衰败,成为沧桑的废墟残垣。

“要走了吗?”

他回头,看到光辉骑士倚在苍绿色的石柱上,别在腰间的仍是最初的那把神级利剑,他摸了摸自己胸口,却没有宝石。

“都这么久了还不习惯吗?游君的魔法石早就已经是我了。”骑士微笑着走过来,牵起他的手。

“游君说过,想去我的故乡看看吧?”

游木的双眼顿时湿润了,他轻轻应声,生怕多说一个音节都会暴露哭腔。

“可你还不知道,我跟游君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游木愣住,尚未成型的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呆呆的,好笑又可爱。濑名忍俊不禁,用拇指拭去了他即将滑落的眼泪。

“一起回家吧。”

“……好。”

他终究还是拖着哭声开了口。

走出那片废墟时,守在身侧的骑士也不见了,盛大的音乐落入尾声,周围绚烂的色彩都归于黑暗,又是只剩他独自一人,只有头顶一盏小小的灯光,和尽头一扇熟悉的门。

那是濑名房间的门,他记得门的底色和纹路,也记得门的另一侧挂着印有他图案的收纳袋。

这才是真正的终章,该和与身后那些多彩的世界道别了,他忍不住回头,不出意料还是一片漆黑,但他仿佛看到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濑名和自己友善的目光。少年微笑着,坚定地握住了门把。

 

 

【39】

回到濑名泉的卧房时,那些维持在脸上的从容淡定都随着温热的空气剥落了。如果他还保留着记忆,意识到自己心态的骤变,一定会自嘲他是个标准游戏宅,无论在游戏里多么酷炫洒脱,回到现实生活都一秒被打回原形。

游木站在房门口,花了几分钟回忆自己为什么会在濑名家。

他像是做了一个无比漫长的梦,梦里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打怪和迷宫里穿梭,这种事对沉迷游戏的玩家来说并不罕见,他晃晃脑袋,也只当是自己通宵玩了太久的后遗症。

放在地板上的手柄提醒游木,他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跟濑名说,才特意来家里拜访的。

是什么来着……游戏打太久就会有各种毛病,游木茫然地抓抓头发,决定先下楼找濑名。

厨房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焦味儿,游木循着味道走过去,发现濑名正心力交瘁地跟烤箱斗智斗勇。

“发生什么了?”

“游君?!没什么……”濑名心虚地粉饰太平,可惜他没来得及挡住料理台上的“黑炭蛋糕”,游木就已经好奇地凑过去。

“烤糊了?”

“今天的烤箱不知怎么,温度比平常高了好多,我明明都预设好的,”濑名不甘心地解释,“本来都准备得超理想,结果毁在了最后一步。”

游木笑出声:“原来泉桑也有失手的时候啊。”

“超小概率事件而已,游君竟敢嘲笑我!”

“才没有,只不过做坏了,泉桑不要一脸世界末日啊。”

“但材料都用光了,”濑名有些沮丧,“难得游君来家里做客的。”

“那我们一起去买新的吧。”

游木轻松地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如此熟练地接话,好像他早就习惯和这个人聊天闲逛、买食材做便当,一切都顺理成章。可濑名瞬间绽放的笑容告诉他,那都是错觉,他们还只是多说句暧昧话都会脸红心跳的关系。

出门时游木盯着自己挂在衣帽间的外套苦思冥想,他绝对把濑名送的红围巾放在家里的,没有戴出门,为什么那围巾变戏法一样耀武扬威地出现在这里?

无奈之下,他只能戴着红围巾跟濑名去超市。天还下着小雪,两人拎着购物袋的两端,在沉默中并肩而行。

“雪变大了呢。”游木看着落在围巾上的晶莹雪花,感慨道。

“据说明天也会下雪,真是超烦人。”

“泉桑明天要出门吗?”

“去参加考试,虽然不是最想去的那所学校,但还是要尽力。”

游木一怔,SS之后自己光顾着沉浸在放松和玩乐之中,都忘记了三年生都在忙着备考,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濑名就要毕业了。

“抱歉,擅自跑过来,打扰泉桑复习了吧……”

“没事哦,考试不能指望临时抱佛脚,再说,游君愿意来看哥哥,我很高兴。”

游木默默捏紧了袋子的把手:“泉桑的话,一定可以去理想的大学!”

“谢谢,”濑名笑起来,他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毕业之后,我还可以来看游君吗?”

“当然!只要不影响泉桑的学业和工作的话。”

“太好了。”濑名心满意足道。

走过十字路口,下一个拐角就要到濑名家了。游木盯着路边融化的积雪,一股莫名的勇气从心底冒出来,像汩汩而流的喷泉,把酝酿已久的话顶到了舌尖。

“那个,泉桑,我今天过来,是有话想跟你说。”

濑名停下了脚步,他看上去有些凝重,抿着嘴仿佛在掩饰不安。他的紧张又传染给了游木,导致游木险些忘了要说什么。

“就算泉桑毕业了,也想经常见面,一起吃饭聊天,像今天这样闲逛,或者、到家里做客。”游木搓着手提袋,好像有个词含在嘴里焦虑地徘徊,却找不到说出口的时机。

“不是以后辈的身份,而是、是……”

“游君和我交往吧!”濑名大声喊着,用力握住游木的手。被抢先一步的少年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对方。

“果然我不敢听到游君说这个之外的任何词,一想到如果游君会对别人说喜欢,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濑名自暴自弃般高声告白,“游君,我喜欢你,是想一直和游君在一起的喜欢!”

沉甸甸的袋子勾在两人指间,哗啦啦的声响很是煞风景。可即使像这样站在踩满了脚印的积雪旁边,头发凌乱、红着鼻尖和脸颊,毫无帅气可言地表白,也足以让游木心跳加速,血液上涌。他点点头,看着濑名紧张又期许的脸,腼腆道:

“我对泉桑也是同样的心情。”

这次轮到濑名发怔,分明告白的是他,得到回应之后惊喜到难以置信的也是他。游木哭笑不得,可泉桑这样的表情很难得,很可爱,他很喜欢。

回家的最后一段路,两人是红着脸牵着手走完的。一进玄关,游木的眼镜就被热气染上厚重的白雾。他无措地踉跄一下,听到濑名的笑声。

“真是的,不要嘲笑我啊。”游木嘟囔着,想摘下眼镜,却被濑名按住了手。

“游君玩了那么多游戏,难道不知道告白之后要做什么吗?”

为什么思维突然跳跃到游戏上,游木不解,还是顺着他的话想了想,按照剧本安排,通常不是要约会了吗,或者……

视野里还是朦胧一片,以至于他并没意识到对方的靠近。濑名用手指勾下遮住他下颔的围巾,柔软的陌生触感贴上了游木的唇瓣。

那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又莫名地熟悉而安心,镜片上的雾气消散了一点,他可以勉强看到濑名近在咫尺的脸,他的目光像被烫到似地逃开,也乖乖闭上了眼睛。

他终于明白了濑名的暗示,毕竟,即使是没有剧本的现实,告白之后的接吻不也是情理之中又备受期待的固定桥段吗?

 

-END-


评论(26)
热度(25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