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6)

#本章有原创人物,食用请留言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5)(27)


【34】

离开迷雾森林之后,两人乘着已然恢复的骨马继续北上。谁都没有主动提起那个战斗中突如其来的吻,可谁也没有真正忘记电光石火间的怦然心动。游木能感觉到,他们的关系逐渐拉近了。休息时候濑名不再沉默地坐在一旁擦拭武器,而是待在研究咒术古书的游木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很偶尔的时候,还会提一两句过去在王宫里的琐事。

尽管濑名的亲密度提升时有确切数值,可系统狡猾地隐藏了亲密度的基数,游木也只能大概估计从开始到现在濑名对他累计了多少好感,却不知道两人的亲密程度进展到哪一步了。不过,至少有一点能确定,作为战友和搭档,他们的配合愈发默契了。作战时,游木甚至能跟濑名做连携组合技,那几乎是单人最大输出的两倍伤害,而且当组合技能触发成功时,濑名的好感度还会增加。

因为一路上经常撞见魔怪和野兽,两人对战斗也渐渐得心应手起来,不会像最初困在王城时那般艰辛了。濑名还经常捡到不错的新武器,虽然仍不及他最初的佩剑,但攻击力也得以增强。而游木的MP上限也不定期提升着,即使没有显性等级系统,他仍能感觉到自己确确实实升级了。

或许,正如那个两栖族族长所说,彼此越亲密,力量也就越强。

就像那对情侣一样……

游木轻咳一声,一定是夜晚的篝火太热,烧得他脸上都快冒汗了。

“困了就去睡。”

濑名坐在对面,用树杈拨动火堆里的木炭。他们此刻躲在一个废弃的地牢里,出口被濑名从内部封死,又由游木施加了隐身咒。虽然阴湿冷硬的水泥地并不舒坦,但至少能睡个踏实觉。

游木默默合上书,在唯一一片干燥的窄小空地上侧卧着,即使铺了些杂草,躺上去还是硬邦邦地难以入睡。游木睡不着,便转向明亮的篝火,没了眼镜的视野只能模糊看到一团光影,他觉得濑名在看自己,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我意识过剩。

“游君怎么了?一直看着这边。”

“濑名先生不睡吗?”

微妙的即视感,好像数月前在王城留宿的那个夜晚,他也问了相同的问题。

濑名沉默了一会儿,把新的战利品收入刀鞘,走到那个称不上床的草席上。游木没料到他居然就这么过来了,濑名的身躯挡住了火光,他却像是要避开光亮似的,多此一举地背过身,紧张地闭着眼,屏息等待身后人的反应。

细小的窸窣后,濑名也在他身侧躺下了。那是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睡在一起,这根本就是同床共枕了。心脏大张旗鼓地在胸腔跳舞,游木恨不得用手把那聒噪地器官按住,免得心跳声被旁边的人听到。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除了火苗燃烧的声音,就只有堆积在耳根的细微吐息。游木闭着眼数绵羊,仍没困意,压在身下的右臂已经发麻了,他小心翼翼地转动身子,却发现濑名竟面朝自己侧卧着,甚至还被他转身的动静吵醒了,睁开眼睛。

游木像被探照灯找到的越狱犯,手脚冰凉地愣住。

“游君?”濑名带了些鼻音,倒没有被惊扰后的不耐烦:“有心事?”

“没、没有。抱歉吵醒你了。”

“太硬了睡不着?”

被说中心思的游木抿起嘴,他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太娇贵了,可这铺满砂砾的水泥板实在太过难受,他在上个荒野世界露宿也没有这么恶劣的环境。

“起来。”

濑名说着,自己也起身,把有着长长后摆的骑士服脱下摊开,垫在两人身下。

游木诚惶诚恐地摆手:“这可是贵重的光辉骑士服,太暴殄天物了。”

“衣服就是拿来用的,”濑名不以为意,躺在外套上闭了眼,“快点睡,明天就要到雪山山麓了。”

那是他们前往不死之城的最后一道难关,连绵的雪山山脉是阻隔了北原冻土和其他地区的天然屏障,鲜少有人会主动翻山越岭,不仅是因为恶劣的极寒天气,在雪山脚下,还有一群性情暴烈的巨人族,生性好斗,喜食人类。

但是为了抵达目的地,再艰难险阻他们也要硬着头皮闯进去。濑名说,他认识一个不死族的骑士,曾提起过前往故乡的安全路线。尽管不知那人说得是否靠谱,但眼下也只能尝试了。

既然前路未卜,现在当然得睡个好觉。可是,就算心里明白这道理,没困意就是没困意,游木也无可奈何。不过,身下铺了骑士服之后,附加在衣服上祝福也穿透肌肤传递给了他,围困在心中的不安慢慢平复下来,游木总算感觉困了。

他脱下法师袍,柔软的绸缎如水一般从他臂弯倾泻而下,盖在濑名身上。

骑士询问地看着他,不善言辞的魔法师只是赧然地别开视线:“衣服就是拿来用的,不能着凉。”

阴影中濑名似乎笑了笑,游木不好意思多看,飞快地说了句“晚安”,就拉着袍子闷头躺下。

火焰燃烧的声音渐渐变弱,他们终于睡着了。

 

翌日启程,抵达雪山还有一段距离,游木便在马背上打开菜单栏,阅览一路上收集的各种情报资料。

尽管他们一直在寻找王城沦陷的原因,却无人能给出答复。根据民间流传的说法,一夜之间城里的人都消失了,热闹的王城顷刻间沦为死城,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是生还是死。

唯一有用的信息是吟游诗人叙述的古老预言——无星无月之夜,即为灾厄凝视众生之时。听说,王城发生变故的那晚正是满月之夜,可零时饱满的圆月突然消失了,并不是隐没在浓云之中,而是就那样凭空消失,只留下一块大得骇人的黑洞,若细看,甚至会窥见一道血红的中线,宛如巨大的瞳孔,静静地凝望陷入黑暗的大地。自那以后,各种可怕的夜行生物就层出不穷地冒出来,有些本就性情刚烈的种族突然变得好战而残暴,一时间,种族和邦||国||间的冲突纷争四起,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濑名和游木北上的途中,时常帮助弱势的村民百姓,不知不觉也打出了名气,甚至开始有魔物将他们视作眼中钉,到处追杀二人。

不想殃及无辜,两人便不再寄宿在村庄里,而是依靠游木的隐形咒藏匿行踪。如今他的魔力槽早已不再是当初那样捉襟见肘,维持一晚的隐形咒不在话下,更何况,还有他的“魔法容器”守在身边。

不过,尽管魔力挥霍得多了,可他俩再也没接过吻。濑名经常询问他魔力是否够用,游木总是红着脸摇头说,没问题的,有濑名先生在身边就恢复得很快了。

得到这样回答的濑名不再吭声,但游木总觉得他有点失落。

 

当巍峨雪山横亘在二人眼前的时候,天已不早了,山顶都被染成紫橙色,濑名策动着战马,在雪原边缘兜圈子。

“啧,什么叫‘启明星正下方的方位’,到山脚下根本看不到什么星星啊……”濑名小声嘟囔,似乎在抱怨同伴的指路不靠谱。

游木也四处眺望,前方除了被白雪覆盖的高山就是一望无际的雪原,天色一暗,连景色都辨别不清了。忽然,他看到斜前方有个忽明忽暗的荧蓝色小点儿,像极了他在王城和平原中看到的那个光点,他有种直觉,这个神秘的蓝点会像之前一样,引导他们前往正确方向。

听到游木所指的方位,濑名满腹狐疑,但还是配合地调头走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四周下起了细雪,游木在指尖点亮一团火苗,照明又保暖。

走了好一会儿,胯下的马打着响鼻停了下来。此刻它已完全变成骷髅形态,坐在上面自然不怎么舒服,于是两人下了马,发现脚下不是柔软的白雪,而是坚固的石块。再环顾四周,游木不禁感叹起来。

“雪原里竟然也有遗迹,看起来是很远古的文明啊。”

濑名也相当惊讶,虽然那都只是残垣断壁,却神奇地维持着原貌,长满了悖于自然环境的青翠苔藓,雪花落上去甚至没有留下水痕就消失了。也正因如此,这片废墟在无尽雪白中格外显眼。

濑名想到什么,眺望天空,今晚的夜空黯淡无光,但依稀能看到正前方有一点明星闪烁,应该就是所谓的启明星了。

游木也仰望天空,普蓝的夜空死气沉沉,几乎看不到任何星星,却也没有云层,单调得仿佛一张平铺了深蓝色调的纸。

“月亮越来越圆了,”他望着天空正中央的孤月,不由想起吟游诗人朗诵的古预言,“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濑名轻描淡写道,拍了拍游木的后腰,率先朝前走,“走了一天,游君也累了吧,先找个休息的地方。”

游木应声跟上去,他很庆幸,这个世界的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前往不死城,如果没有濑名泉陪伴,他也许早就在迷雾森林、不,或者早在王城之外就丧命了吧。即使侥幸活下来,一个人的压抑远比两人作伴要痛苦的多,也许濑名也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才总在他心怀不安地时候岔开话题,不动声色地鼓励他,拉着他走好眼前的路。

 

 

【35】

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却不是祥和的画面。濑名压低身子,锋利的剑挡在游木面前,在他们对面,是一头酷似黑熊的魔兽,两双莹绿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濑名,好像随时要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游木赶忙点开辅助器,图鉴虽然更新了,却只有寥寥数语介绍,根本看不出这怪物有什么属性或弱点。就在他纠结该用什么法术时,一根箭从天而降,射中了魔怪的肩头,那头熊似乎很惧怕这把箭的主人,惨叫着逃跑了。

“嘿,我在这儿。”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两人头顶响起,他们循声望去,打招呼的是个模样稚嫩的……青年?

“谢谢你救了我们。”游木仰着脸,不知道十分要用敬语称呼这个三米多高的陌生人。

“那不算什么,其实我箭术不好,如果是爸爸的话就能一箭射穿熊的脑袋了,”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兴冲冲地说,“你们是人族吧?真的好小哦。我叫迪恩,你们呢?”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巨人族了。像是应验游木的猜测,镜片上弹出一段巨人族的说明文,眼前这个巨人族虽然比人类高大许多,但年龄尚且稚嫩,恐怕还只是巨人的少儿阶段。难怪说话的语气很稚嫩,如果不是因为过高的身形,游木会以为自己再跟幼稚园的小朋友讲话。

两个小不点人类自报家门后,名叫迪恩的巨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支起的膝盖比濑名还高出一点儿,这令骑士倍感不爽。

“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人族,你们不怕巨人族吃人吗?不过这里除了我基本没有人来,大家都讨厌人类,说他们阴险狡诈出尔反尔,不过……我很喜欢人。”

迪恩的眼睛亮晶晶的,硕大的手掌不安分地在膝盖上动来动去,他转向濑名,像在端详一个心仪的玩偶:“我能看看你的武器吗,虽然像牙签一样,哇好酷哦,还会发光。”

“啧,别乱动别人东西啊混蛋小鬼!”濑名气急败坏道,恨不得用剑戳那只手。

“我也想用剑,但他们都说,我太笨了,会弄伤自己,只允许我用弓,可我总是瞄不准。”

濑名得意道:“那是你没掌握技巧,小鬼,把你的弓拿出来。”

年幼的巨人乖乖掏出弓,濑名则灵巧地爬上一段断裂的石柱,如此一来就能平视对方。他一边摆出拉弓的姿态,一边朝对方说着什么。迪恩连连点头。

游木在下面旁观,看着迪恩依照濑名的指示射穿了一只鸟,巨人兴高采烈地抓起濑名,简直要把他挤碎一般地抱紧他。

游木忽地笑起来,尽管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笑出声,只是看着这样的濑名,让他有种回到现实的错觉,好像眼前的不是用数据堆砌的骑士,而是那个真正的濑名泉,那个抱怨连连却又心口不一地照顾他人的前辈。以前的自己不得要领时,那人也像这样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他呢,虽然都是过去的事了,但游木却无端地怀念起来。

为什么这款充满了各种身份的濑名泉的游戏,总是不断地让他想念现实中的那个濑名呢,明明这些世界线的泉桑时髦值高多了,可越是和他们相处,游木就越是不可抑制地想见最普通却最独特的泉前辈。

突然很想回去了啊……

“游君,怎么走神了?”

濑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何时骑士濑名泉已经回到他身旁。年幼的巨人也跟着蹭到他身后,好奇的目光在两个人族之间徘徊。

“濑名哥哥,你和‘游君’哥哥是不是关系很好?”

濑名似乎已被迫回答了很多问题,耐心都磨没了,不快道:“问这干什么。”

“我觉得你们和我邻家的那对哥哥姐姐很像。”

“什么意思?”

阅历浅薄的巨人苦恼地想了想:“就是,会住在一起,睡一张床,还会打啵的关系。”

游木震惊于童言无忌,埋怨地瞪向濑名:“你、都跟他乱说了些什么啊?”

濑名很冤:“我什么都没说过啊,虽然这小鬼说得也没差。”

“怎么可能没差……”游木急道,“他说的哥哥姐姐肯定是恋人啊!”

濑名意味不明地看着他:“我只是针对那小鬼说的内容而已,游君倒是联想很多呢。”

这人绝对故意玩语言陷阱!游木语塞,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把这个趾高气昂的骑士的衣服点着,谁让他害自己吃瘪。

“吵架了吗?”迪恩紧张道:“吵架的话亲亲就好了,这是琼姐姐告诉我的。”

“那也不是你这种小鬼可以看的,”濑名也终于有点招架不住了,便转移话题,“你来这片废墟做什么?”

“看石像。”

游木顺着巨人手指的方向远远望去,那是遗迹中唯一保存完整的巨大石像,比迪恩还要高,手握三叉戟,威风凛凛地屹立在远处的残垣之中。

“虽然那是人类,却比我还高大,”巨人高昂的语调忽然低落下去,“如果我妈妈也能像他一样,就不会那么轻易死掉了。”

游木隐约猜到什么:“你的妈妈难道是……”

“人类,”迪恩的语气硬邦邦的,“村里的人都讨厌我,骂我笨,我也讨厌他们,我喜欢呆在这里。”

“那些人都是蠢货,”濑名不客气道,“下次再嘲笑你笨,就用箭射他裤裆下面。”

游木哭笑不得地看着安慰小巨人的骑士,虽然气势很帅,但总觉得有点怪。年幼的巨人认真点头,又问:“那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也看石像吗?”

“我们要越过这道山。”

迪恩对濑名的话毫不怀疑:“那你们得躲开村子,村里有人很坏,会吃人。”

“我们会想办法的。”

巨人想了想:“我对这里很熟悉,可以带你们绕过村子。你们陪我聊天,还教我射箭,所以我想帮忙。”

 

有了意外的帮手,两人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巨人族,朝山麓进发。虽然雪山看上去近在咫尺,但穿过雪原仍旧花了近一天的时间,夜幕降临,他们也已经走过了大半个废墟,来到那尊石像下面,巨像比远处看着还要高大,也难怪迪恩会崇拜它。

“你把我们送到这里就够了,趁时间还早,你赶紧回家比较好。”濑名驱马调头,挡在巨人面前,示意他不要再前进。

迪恩刚摇了摇头,原本平静的雪原忽然开始距离震动,有奇怪的巨响从山的另一边传来,像是某种巨大怪物的嘶吼,震得人骨头都要碎裂一般。

“无月之夜……”游木心说不好,时间太不凑巧,今晚刚好是预言中的第二个不祥之夜,上一回是王城突降劫难,那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

濑名忽然牵住他的手,按到自己腰部:“抓紧了,无论怎样都不要离开我身边。”

游木紧张地收紧双臂。可不待他们逃离这片雪原,骨马就突然扬起前蹄,狂躁地在原地打转。游木余光瞥见两道幽幽绿光,仔细望过去,心登时沉到谷底。

挡住他们前路的是一头和迪恩差不多高的巨怪,或许是受到无月之夜的影响,黝黑的皮毛冒着奇怪的烟气,勉强能看出是熊的形态,肩头还插着一根断了翎羽的箭,显然,这是之前落荒而逃的怪物回来报复了。

“你们快走!”迪恩抽出弓箭,这一刻他丝毫没有了原本的稚嫩,而是像他身形那样高大可靠。

“我们怎么可能就这么逃跑啊。”濑名拔出剑,游木心领神会,立刻将手覆在他手背上,心里默诵雷电咒文,很快,锋锐的剑刃泛起了危险的雷光。

在地动山摇中打怪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远处的长鸣还在持续,不断有雪球从山顶滚落下来,濑名不得不分散精力躲避那些危险的庞然大物。这头黑熊远比他们之前遇到的任何怪都棘手,一掌挥散了马,再一掌拍掉游木半管血。

“游君去找个掩体!”

濑名说着,挥舞雷剑再度冲向巨怪。速度是他目前唯一的优势了,可即使如此,他仍无法攻击命中,那头熊意外地很敏捷,而且没有明显的属性弱点。

迪恩的箭矢已经用完了,他似乎也受到了那种鸣叫的影响,无法集中精力,甚至不能很好地控制身体。游木冲到他身边,试图为他施加屏蔽咒,却被他一把抓起来。

“迪恩?!”

被捏在手掌的游木痛苦得说不出话来,只要这个巨人再用力一点,他断裂的肋骨就要刺破心肺了。他勉强睁着眼,迪恩原本清澈漂亮的蓝色瞳孔已经变成血红色,参差不齐的牙齿突然变得又尖又长,简直和野兽无异。那是巨人族狂化的前兆,同时,也是失去理性食人的预兆。

濑名顾不得黑熊的攻击,举起利剑刺向迪恩的脚背,他不想伤害这个善良的巨人,可他更不能忍受有谁伤害游君。

轻微的刺痛让发狂的巨人稍微清醒了一点,不至于一把捏死掌心的魔法师。失去意识的游木从他手中掉落。濑名赶紧接住他,就地一滚,躲进断壁后面。

“游君!振作点!”光辉骑士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惊慌失措过,他不在乎自己受重伤,那是守护重要之物必然要付出的代价,即使身负重伤,他也能支撑着战斗到最后。可游君不一样,无论他手里的剑多么锋利,面对受伤的游木都毫无意义,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怀里的魔法师流血痛苦,却无能为力。

狂化的黑熊咆哮着想撞破残壁,却被迪恩扑倒在一旁。年幼巨人的身板应付魔怪还是过于勉强了,可即使如此,他仍咬牙不肯松手,虽然他不知道那两个人族发生了什么,可他喜欢他们,不想看他们露出痛苦的表情。

“游君,求求你……不要昏过去,我能为你做什么,什么都好,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濑名语无伦次地祈祷着,他从不相信那些神明,可这一刻却无望地渴求着神灵眷顾,哪怕一句也好,半句话也好,请听到他的心声,不要把他怀中的人夺走。

他把游木冰凉的手放在心口,又慌乱地亲吻对方的额头和双唇,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只是徒劳地握紧魔法师的手,生怕对方忽然在自己眼前消失。

突然,游木痛苦地咳嗽起来,鲜血顺着唇角流下来,濑名赶忙扶正他的头,将血迹都抹去了,紧张地呼唤他名字。巨大的雪球滚落,砸断了他们身边的石像,石块碎裂的巨响几乎淹没了濑名的声音,可游木竟听到了,下意识地回应道:“泉……”

“我在这里!游君!”失而复得的狂喜将濑名没顶,他克制地轻吻游木的额头,感激地看着对方像被吻醒一般缓缓睁开眼。

撑满整个视野的是濑名喜忧交织的脸,游木想安抚地笑一下,却被一阵刻骨的刺痛毁了。大脑终于慢慢清醒,他的腹部和胸口痛得要命,恐怕骨头都断了,也许还戳破了内脏。但至少他还有意识,残存的魔力足够他为自己施放大治愈术,他勉强念出来,圣洁的彩光笼罩了他和濑名。

“我没事的,”游木看着方寸大乱的骑士,窝心地笑道,“治愈术很快就见效的,濑名先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游君连让我保护你的机会都不给了。”濑名低声说,仍紧紧握着游木的手。

“虽然不如濑名先生,但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魔法师,”游木失笑,“再说,我还有戒指呢。”

濑名像要确认那戒指尚在似的,用力捏住他的手指。

远处的长鸣还在继续,宛如世界末日的号角一般,令人绝望而崩溃。山顶不再滚落雪球,但更糟糕的是,雪崩要来了。

“我们必须立刻离开,那个小鬼呢?”濑名把游木拦腰抱起,这才看清方才厮杀的战场上,躺着一具奄奄一息的黑熊的尸体,恐怕是被雪球击中,头颅都碾得粉碎。碎裂的石像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如果不是看到葱绿之下一片醒目的鲜血,濑名甚至怀疑迪恩是不是已经离开了。

“迪恩!”游木也看到了那滩血迹,难以置信地叫出来。淹没在碎石之下的是迪恩的身体,高大的三叉戟穿透了他的心脏,巨人男孩已经停止了呼吸,只有鲜血不断从他胸口流出,像要染透整座雪原一般,不断扩散着,宛如绮丽的奈落之花。

 

游木根本不记得他们是怎么从那片噩梦逃走的,虽然伤口已愈合,但身体还很虚弱。魔法师恍惚的精神状态也影响了玩家的游木,他被难以言状的巨大悲恸裹挟着,魂魄仿佛已不在这个世界、不在这个游戏里,而是恍恍惚惚地飘进虚无之中,无所依靠,无处可去。

直到一只手自虚空之中抓住了他。

游木回过神,呆呆地任由濑名把他领到一条长椅上。他接过对方递来的热水,滞后地环视周围,似乎是个废弃的教堂,还摆着许多祷告长椅,悬挂的神像却早已被摧毁,就连屋檐也只剩了半边。

“喝点暖和的东西吧,”濑名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他裹住游木握着杯子的双手,“这里很安全,游君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用想。”

游木不想喝什么暖和的东西,他只想把双手从濑名的掌中抽离,然后抱紧对方,雪原里的噩梦让他变成了懦夫,他太害怕了,害怕有谁会将濑名从他身边抢走。他意识到自己是如此胆小,从心底惧怕失去濑名泉。

他把杯子丢到一旁,用劲身上全部的力量去拥抱眼前的骑士。濑名没有说话,只是一遍遍抚摸着对方的头发。

不知过了多久,濑名的双手绕到游木下颔,轻轻捧起他的脸,指尖抹过湿润的泪痕,游木躲闪地移开视线,似乎并不想让濑名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模样。

仿佛是读懂游木心思,又或许那只是自己纯粹的心声,濑名轻声说:“不要从我身边离开。”

像要索求肯定答复一般,他吻上了游木的双唇。

-TBC-

评论(7)
热度(13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