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5)

#在窗本的边缘试探.jpg(guna

#之前的评论都会回复的,谢谢大家的留言,能看得开心就最好了w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4)(26)


【33】

察觉到游木的视线,濑名也看向他。一时间两人陷入沉默,只有石柱上的火把燃烧的声音格外清晰。

“怎么了?”濑名牵着马走过来。

“没什么……”游木关掉蝴蝶菜单,视野左下角的状态栏中,自己的MP槽仍在缓慢回升着,也许是心理作祟,他觉得濑名走近时回复速度微妙地加快了。

两人走进村落,浓稠的夜色迫不及待簇拥过来,游木刚想施放一个简单的荧光咒,就被濑名按住了手。

“还有魔力吗?”

“有一点。”

“那就省着。”

说罢,濑名掏出一块怀表形状的挂坠,正面微微发着光。辅助器告诉游木,那是用夜光石打磨的魔力罗盘,还是可遇不可求的高级货,在这个世界观里就是相当于他手背上的蝴蝶地图一样的存在。

“纯度好高的荧光石,”浏览了物件解说的游木不由感慨,“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光辉骑士的配备自然都是最上等的宝物。”濑名傲然道,不动声色地将怀表偏向游木一侧,方便好奇的魔法师看得仔细。

游木忽然想起被雷电摧毁的利剑,濑名刚入队时他还特意查看过对方的资料和装备,一袭自带祝福加成的神装骑士服不必说,配备的单手剑也是Lv.99的神级武器,结果还没等他见识那武器的厉害,就被耗尽了耐久。

如果那把利剑没坏的话,濑名对付刚才的黑影一定更轻松吧,游木心想,不管是队友的神级武器还是他佩戴的魔法石,都在游戏开始没多久后就毁掉了,简直和新游戏试玩时供人练手的高级装备一样,纯粹为了让玩家图个爽,爽完了就要扒光神装扔回新手村重来。

还真是教科书级的传统RPG展开,按照通常剧本,他们接下来会遇到一个宛如百科全书的NPC,负责对这个世界发生的变故答疑解惑。

不愧资深游戏玩家,游木猜得一点儿没错,就在两人沿着罗盘的指引踏上一块巨大圆形石板时,几簇火团在他们周围燃起,夜色如破裂的茧,月光穿过裂缝倾泻而下,变成发光的液体渗入石板的纹路中。

“真亏你们能找到这里。”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下方响起,两人循声低头,看到匍匐在地上的瘦长影子缓慢逼近,火光并不能照出它的形状。

濑名下意识地挡在了游木面前。

“嚯嚯,别紧张,老朽只是维持了太久原型,一时变不成你们人族熟悉的模样。”

那团黑影慢慢直立,裹在身上的阴影剥落,露出蓄满了花白长须的面孔,细长的瞳孔,满面暗青色的鳞片,是一张既像蛇又像蜥蜴的脸。

自动更新图鉴的辅助器弹出一串介绍,那是年迈的两栖族,常年隐于阴暗的沼泽中,以黑夜为保护色,几乎不与其他种族交流。

“村外有个袭击我们的黑影,长得跟你差不多,难道这就是你们村子待人接客的方式?”出于不愉快的经历,濑名的口气很差,他一手护着魔力尚少的魔法师,一手按住武器,随时准备谈崩了就迎战。

老态龙钟的两栖族却不恼,悠悠道:“那虽是我族同胞,却并非村子的一员。族人中,除了这座崇尚和平的村庄之外,还有众多危险分子,他们的首领觊觎我族传承至今的古宝,屡屡闯入村中盗取。老朽不得不出此下策,借助迷雾保护我村族人。”

濑名仍旧警惕地看着他:“看来你是族长了,这是距离王城最近的村落,你听说过什么吗?”

老族长像没听到他质问似的,细细打量二人:“这位年轻的剑士一定是著名的光辉骑士了吧,那旁边这位,唔……作为魔法师的话,法力有些过于微弱了。”

被鄙视了……游木苦笑,这个世界里的自己确实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魔法学徒,又没了魔法石加buff,的确不起眼。

“等下,”矮小的身影一闪,族长忽然凑到两人面前,濑名警觉地抽出半寸剑刃,却丝毫没有震慑到对方,“真有趣,没想到老朽活到现在还有机会再见到如此奇迹。原来骑士君是这位魔法师的魔力容器。”

新的关键词一出,游木的镜片上就跳出了介绍,就和他之前猜想的一样,魔法石治愈了濑名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融入对方血肉,成为了骑士的一部分。

这也解释了为何当濑名靠近时,游木恢复MP的速度会提升。

“如此惊人的相容性真是难得一见,作为‘容器’,骑士君很有天赋。”

“不要把别人说得像物品一样。”濑名生气了。

“这并不是坏事呢,”老族长笑起来,“接纳魔法石的‘容器’能力亦会增强,骑士君应该体会到了,身体变得比以前强大吧?”

濑名用沉默认同了对方。

“无论是拥有容器的法师还是作为容器的骑士,都会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自古以来勇士们都在寻求能与自己相容的‘另一半’,不过,真正成功的寥寥无几,”年迈的两栖族以看稀有品的眼神凝望他们,“最出名的是人族的一对情侣,骁勇善战的第一骑士和善用治愈术的公主,你们应该比老朽更清楚吧。”

濑名没吭声,游木也无法从他侧脸看出什么端倪。辅助器搜索了一会儿,为游木列出了那对人族情侣的介绍。他认真地一行行看下去,脸越来越红。而濑名的注意力都在族长身上,没有注意身后游木的异常反应。

“那都是百年前的传说了,我现在只想搞清楚王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逃出城的人的线索,什么都可以。”

“恕难回答,我族与世隔绝,你们是近百年来第一对走进森林的外族。尽管爱莫能助,但送你们离开还是可以的。”

濑名不甘心地咋舌,可对方显然什么都不肯透露,他也只得作罢。

“那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濑名紧盯着两栖族长,生怕他突然消失似的,“有没有什么快速恢复魔法的方法?”

游木僵住了。

老族长朗声笑起来,指着飘在半空的火焰说:“就和这火团一样,越靠近便越感到光和热。亲密的接触是传递魔力的捷径。”

濑名若有所思,游木慌慌张张地冲到他前面,试图挡住两人继续就这个话题深入探讨:“那个、请告诉我们该如何离开。”

“比如接吻?”

濑名语出惊人,游木吓得差点当场上演一个平地摔。

“据说那对情侣在战场上就靠接吻快速补魔,”濑名波澜不惊地说着令旁听者面红耳赤的话,“这是可行的吧?”

“但、但他们是恋人,所以才会做那种事……”游木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辩驳。濑名皱眉,目光投过来,他莫名心虚地收了声,心里像藏着什么东西,突突跳着,几乎要冲破胸腔。

“就算讨厌跟我做这种事,但为了活下来,你就委屈一下吧,”濑名冷冰冰地说,“命都要没了,还在意是不是爱情吗?”

游木低下头,他忽然觉得胸口很闷,原本跳得飞快的心脏冷却下来,连带着那团懵懂的情绪也结成一块死气沉沉的冰。

 

 

带领他们离开村落的是个只有巴掌大的蜥蜴,还变不成人形,但在地上爬得飞快。

游木原以为迷雾森林的旅程就这么结束了,可就在浓度开始变淡、出口在望的时候,引路的小蜥蜴忽然痛苦地扭曲了一下,化成一团灰消失了。胯下的骨马也开始剧烈地嘶鸣,调头往回跑,企图逃离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从出口逃开。

“怎么回事!”

游木搂着濑名的腰,费劲地转头向后望,雾又变得浓稠起来,四周越来越黑,像深不见底的泥潭。突然,涌动的黑雾一分为二,裂成血盆大口,几乎要将两人吞噬。

“有怪物!”游木大叫着,慌忙朝后方丢了一个火球术,那比火焰咒的威力大得多。可火球砸上去,也只是轻轻阻挠了黑影怪物的步伐,并没造成什么伤害。

“这就是那老家伙说的‘危险分子’?”濑名策动马鞭,在树林间飞快穿梭,可那身后那具庞然大物灵活得惊人,怎么都甩不掉。

“别浪费魔力,”濑名也发现攻击收效甚微,冷静道,“之前的黑影怪皮肉很坚硬,就像鳄鱼皮一样。估计这个也一样。”

游木紧紧抱住濑名,马背上的颠簸快把他眼镜都甩飞了,可他仍聚精会神地观察怪物的进攻套路。这一刻他无比庆幸自己动作游戏玩得还不错,再硬核劝退的难度也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打,研究通关的突破口,无数次失败也面不改色,在攻克难关之前,他只会放下手柄休息,不会放弃玩那款游戏。

执着到有些扭曲的毅力练就了游木高超的技术和洞察力,在濑名策马兜圈子的时候,他已经摸清了怪物的攻击方式,那家伙每次蓄力啃食后都会有短暂的攻击后摇,时间很短,但足够攻破它坚固的防御。

“濑名先生……”游木凑近骑士的耳朵,飞快道出自己的想法,后者点了点头,问他,法力回复如何了。

“可以再施放一个火球术和两个火焰咒。”

“还不够,”濑名说着,用剑格挡了怪物的抓袭,“由我来补上。”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里的游木和濑名很适合组队,寥寥数句交流,他们就已达成了默契的攻击配合,濑名一破防,游木就迅速朝痛苦挣扎的怪物嘴里扔火团,那是它相对脆弱的部分,伤害成效显著。

可即使如此,血厚防高依旧是这种中级Boss的特点。虽然两人相辅相成,怪物也在刀光剑影中惨叫连连,可血槽仍固执地坚挺着。

“魔力还剩多少?”

濑名一边用剑砍断怪物伸向游木的魔爪,一边大声问。

“火球术还不够……”游木摩擦指尖,放了个小小的火焰咒,把即将碰到濑名的小怪给烧得精光。

“那就不要乱施魔法!一点伤害我受得住。”

游木有些委屈,一想到濑名之前那些不温柔又不和善的话,也不愿多作解释,闷闷地收回手。

怪物被清掉半管血的时候,忽然驻足长啸,原本坚实的泥土开始振动,隐没在迷雾中的树干像是活了一样,朝两人伸出触手一般的枝条。骨马哀鸣着,被怪物打成了一滩碎骨。游木被惯性甩出去,恰好被扑面而来的树枝缠住,动弹不得。

“游君!”

濑名勉强靠武器的支撑才没有摔得惨烈,可不等他去营救游木,怪物已经将他看做第一仇恨对象,尖锐的利爪狠狠刺穿他的肩膀。即使在昏暗之中,视线模糊的游木也能看到鲜血飚出来,骑士痛苦地仰起头,被尖刺高高挑起。脆弱的人族在怪物面前渺小得仿佛玩具,黑影咆哮着,把濑名举过头顶,再用力砸向地面。

“濑名先生!!”

游木从没想过他竟也会发出这样声嘶力竭的叫声,他徒劳地挣扎着,试图从越缠越紧的枝条里抽出手来,可那团黑黝的魔树迫不及待想将他吞没,他的视野越来越暗了,再这样下去,连濑名的模样都看不清了。

忽然,两簇火苗自树枝丛中燃起,变成熊熊烈焰,将枝条烧得一干二净。那是游木第一次施展出比火球术更强大的高阶法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魔力,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流畅地吟诵出陌生的冗长咒语。但那些并不重要,他从半空摔落回地面,痛得骨头都碎了一般,可他顾不得别的,踉踉跄跄奔向濑名。

骑士还被尖刺钉在地上,但他也没让怪物占尽便宜,剑刃穿透了怪物最锋利的那根利爪,濑名的脸色愈发苍白,鲜血汩汩而出,却仍死死握着剑柄。

握在手中的火球尚未熄灭,游木毫不犹豫地将其按在怪物的尖爪上,火焰钻进濑名劈开的缝隙里,巨大的黑影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

“濑名先生!”游木顾不得乘胜追击——而他也确实没有更多魔力了——他心思都在眼前的骑士身上,濑名的左肩被彻底洞穿了,碗口大的伤格格不入地刻在肩头,游木不敢去碰,好像靠近一点就会折损濑名的性命一般。

“别管我,那家伙、要来了……”

游木没回头,光是听着沉重的脚步声他就知道那怪物再次逼近了。

“濑名先生,失礼了。”

游木飞快说完,小心翼翼地捧着濑名的脸颊吻下去。

陌生而温暖的力量从覆上唇瓣,又源源不断地灌入喉咙,像是饥肠辘辘时品尝到山珍海味后的饱腹感,奇妙而满足,四肢百骸都充盈起来,好像被无穷的力量填满。

游木下意识地闭上眼,他忽然有些明白那对传奇情侣在战场接吻的心情了。

怪物的利爪即将刺破游木衣摆的时候,他已念完了繁复的咒语。大地隆起一道豁口,岩浆汹涌而出,怪物几乎一瞬间就被吞没了,连余灰都消失殆尽,唯有震耳欲聋的哀嚎在森林上空回荡,慢慢的,那些浓雾随着回声的消退而散去。

清晨的阳光撒落林间,甚至能听到远处的鸟啼,这座迷雾森林终于不再是阴森可怕的光景。

游木让濑名靠在自己臂弯,用剩余的魔力为对方治疗。刚才事发紧急,他没来及查看自己回复了多少MP,也不知道那个究极炎系法术消耗了多少魔力,他只能确定一点,现在的自己,已经连那个咒语的开头都背不出来了。

看来这个世界的游木真是爆发型魔法师,说不定那些晦涩难懂的咒术他也学会了,只是平日用不出来,只有最紧要的危急时刻才会施展。否则,大魔导师也不会平白无故让一个半吊子徒弟只身完成危险任务。

“咳咳……”濑名剧烈的咳嗽声把游木拉回游戏中,他身上伤口太多,光是维持清醒的意识就消耗他极大精力了。

“再稍等一下,对不起,怪我魔力太少了……”看濑名一脸痛苦,游木的心也被揪得生疼。

“这点伤不算什么。”哪怕动弹不得,高傲的骑士仍执拗地维护着尊严。

“先不要说话了。”

游木皱眉,他不懂对方事到如今还强撑着干什么,明明什么都不做就已经足够帅气,早就是了不起的光辉骑士了啊。

濑名沉默片刻,犹犹豫豫地开口:“你当时……”

“终于找到你们了。”

地面上忽然拱出一个土包,是两栖族的族长。

“想不到,你们居然干掉了我族的大魔头,是你们拯救了我族的村子,老朽前来向二位勇士致以谢意。”

被打断了的濑名瘪嘴不说话,游木则谦虚地示意族长不必如此行礼。

“看来老朽来得不是时候,”毕竟是活了百年的老人,族长已然看穿了濑名的心思,“特意赶来,是为了给二位一份谢礼。”

他说着,伸出手,干瘦细长的三指掌心上躺着一枚半透明的戒指。

“这也是我族世代流传的宝物之一,可以庇佑二位免于一次劫难。你们拯救了村落,这是所有族人的心意。”

游木刚接过来,系统就自动弹出了状态栏,两栖族的宝物显然也是神级装备,就如老族长所说,戒指可以为佩戴者提供一次全属性伤害豁免,无论那是多么可怕的攻击,这枚戒指都能够抵挡下来。

游木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濑名,后者立刻读懂了他想法,开口道:“给我看看。”

就在游木以为濑名要细细研究戒指时,那人忽地抓起游木的右手,轻轻捏着他的指尖,把那枚圆环套在无名指上。

“虽然我承诺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会保护游君,但果然……还是想更保险一些才好,”濑名像是想起方才那场有惊无险的战斗,有些不甘、又有些后怕地说,“戴着它,绝对不许摘下来。”

“可濑名先生……”

濑名扬起唇角:“不管我受什么重伤,游君都会治愈我吧?”

游木一怔,胸口被什么填满似的,充实而满足,就像那个仓促的亲吻一样,令人全身都温暖起来。

他垂下目光,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对方牵着,脸后知后觉地红起来。

濑名被他突如其来的羞赧给传染,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围观的老年人呵呵笑着,挥挥手,地上的灌木像有风刮过一般,全部倒向某个方位,那是离开森林的捷径。

“至此分别,年轻无畏的勇者啊,愿你们成为下一个传奇。”

-TBC-

评论(11)
热度(15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