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真爱至上(完)

#原作背景,本章推荐搭配キセキ食用,很幸福的歌,歌词很适合他们的故事

#本文将收录在个人文本《Almost Heaven》中,感谢支持


传送门→(1)(5)


以上,祝阅读愉快w


BGM キセキ


「愛言葉」

尽管下定了决心,老天却像是故意跟游木作对一般,迟迟不肯给他一个机会。

SS大赛结束当晚,与同伴们相拥而泣地欢呼着,在舞台上对支持他们的粉丝道谢。当如梦似幻的演出结束,他们走下舞台时,游木的身影已经摇摇欲坠,意识朦胧,他过度消损了太多精力,又被过于庞大的喜悦填满,精疲力竭的身体不堪重负,终于在尘埃落定之后垮掉了。

不知道是谁将他送回家中,安顿好一切之后又不辞而别。当游木再度醒来时,他已沉睡了将近两天,身体沉重得像铁铅,饥肠辘辘,口干舌燥,只有心中无比轻盈,他躺回床上,望着模糊的天花板回忆大赛当晚的情景,像回味一个遥远悠长的梦。

等意识逐渐清醒后,游木打开了手机,交友软件和论坛消息盒子被各种通知塞满了,纵是手速达人如他,也花费了不少时间逐一回复。

最终未读私信只剩下一人,那是他最早结识的粉丝,当初还在梦之咲论坛为了他跟黑子唇枪舌战。从那之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虽说联系,但充其量也只是粉丝留言加油、而他回一句谢谢的关系。

即使如此,早期的死忠粉还是有非比寻常的感情基础,对方也是在SS获胜的第一时间就发了私信恭喜他,可游木却拖到现在才想起回复,令他很是歉疚。或许是大胜之后的感想丰富,游木这次私信回了挺长一段话,真情实感地表达了感谢,用词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看一遍。

退出推特,再点看Line,剩下最后一条尚未回复的是濑名泉的祝贺。他想先发一句谢谢,可又迫不及待想打电话立刻听到对方声音。睡了漫长的一觉之后,游木好像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比如他曾经困惑不解、一度回避的、对濑名泉的感情。

拨通电话后,那边始终没有接应。这很奇怪,不像濑名的作风。那人虽不像自己手机不离身,但也不会迟迟不回电话。

电话打不通,发了短讯也没显示已读,游木开始慌了。

他打开梦之咲论坛,首页滚动栏就是Knights和Switch刚刚联合举办的祝宴演出,日期正是昨晚,游木把活动流程看了一遍,心想或许是泉前辈太累还在休息。

他耐心等到中午,吃过午餐后,又拨通了濑名的手机,可依旧无人接听。

游木终于按耐不住了,打通了濑名家的座机,接电话的是濑名夫人,寒暄之后无奈地说小泉昨晚演出似乎喝了点果酒,睡到现在还没醒呢,话说小真新年有没有吃年糕呀,我们家做了黄米年糕汤很好喝,不如现在就来尝尝吧?

于是,原本只是想打电话确认濑名安危的游木,莫名其妙就拎着新年礼物敲响了濑名家的房门。

濑名的双亲和濑名本人一样热情好客,不过比儿子更加坦率老练。游木经历了妇人一通疼爱的揉搓慰问聊天试吃之后,总算如蒙大赦地逃出厨房,手里还端着对方沏好的红茶。

他坐在皮质沙发上,背后的靠垫下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游木伸手在沙发缝隙间摸索,竟挖出一个手机。屏幕有所感应地亮起,锁屏界面是一串未接来电的通知,来电者都是“游君”。

再往下看,还有一行通知栏,图标为推特的蓝色小鸟,是一条未读私信。

游木看清私信者的ID,揉揉眼,再次按亮屏幕,像初次研读古文般缓慢艰难。

那是他的推特ID,这本来没什么稀奇的,可紧随在他ID之后的一段真挚道谢,正是他数小时前发给那位资深死忠粉的内容。

他像个欠缺机油的人造人,僵硬地坐回沙发上,大脑里的线索乱作一团,一切看上去都那么难以置信,可似乎又意外地合乎情理。

游木打开手机,又把自己发出的那段感恩推文看了一遍,他鬼使神差地编辑一串文字,又连忙将它们都删掉。无数次的删改之后,输入框里只留下简短的一句话,他一咬牙,闭着眼按下了发送。

茶几上的手机很快便亮起来,未读通知栏跳出新私信,依旧是来自他的消息。

——谁都能成为某个人的偶像,你也是我心中的idol,一直以来,谢谢你。

 

游木没有等到濑名醒来就告辞了,妇人万般不舍地把他送到门口,惋惜地说如果小泉知道你来的时候他还在睡觉,一定超伤心的。

游木不好意思地笑笑:“泉前辈演出很辛苦了,我不希望打扰他休息。要是他知道我在,大概会强撑着要陪我吧……抱、抱歉,说了很自以为是的话。”

有着和濑名一样漂亮蓝眼睛的妇人莞尔一笑:“能被珍视的人同等珍重着,是很幸福的事了。小真是个温柔的孩子,我们家小泉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游木涨红了脸,拼命摆手:“才不是,是我一直都在任性地享受泉前辈的关心,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哎呀不用这么替他说话,”濑名夫人忍俊不禁,“那孩子面对重要的人总是笨拙得不得要领,也不懂得什么叫尺度。”

游木想到过往种种,满脑子都是洋溢着和他高傲人设不符的灿烂笑容的濑名,他也跟着轻笑起来,语气和缓而认真:“但正因为这样,才会让对方涌出无限的力量和勇气。”

妇人慈爱地看着他,少年清秀的眉眼间凝练着不可名状的温柔,像积满了一整个冬日暖光的水潭,缱绻之情随时都会溢出来。

“谢谢你,小真,今后也请多指教呢。”

 

 

转眼间就到了二月,比春天先来的是洋溢着粉红泡沫的情人节。

梦之咲的偶像们从月初就开始忙碌起来,为了在感谢祭上为粉丝送出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大家都在临阵磨枪,提升厨艺。

游木坐在家政教室的角落,面前的料理台上摆满了模具、器皿和不尽如人意的试验品。烤箱还在兢兢业业地烘焙着曲奇,游木望着那块长方形的铁箱发呆。其实,经过两周的训练,他已经能稳定地做出形状好看的牛奶巧克力了,也忙里偷闲地跟着制作人学会了礼盒包装和花式系丝带的技能,同伴们近一半的巧克力都是由他包装的。

按理说,一切都很顺利,只要他把最后这批曲奇烤完,再分装附上感谢卡片,Trickstar的情人节礼物就全部完成了。

很顺利,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游木对自己说。

可逆先的话仍在脑中挥之不去。都怪昨天心血来潮的占卜,如果他当时想预知的内容不是什么情人节,而是其他随便什么事就好了,如此一来他也不必听到那个令人沮丧的占卜结果——“情人节会过得很混乱”,这种充满注孤生flag的预言根本没人想要啊!尽管逆先意味深长地补充说,你只要期待就好了,可在游木听来也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安慰。

有饼干的香味从烤箱里钻出来,打断了游木愈发沉痛的胡思乱想,他摇摇头,试图把不安情绪都甩出去,强迫自己专注当前的事。

为了下午即将开始的演出,同伴们都已经赶去舞台做最后准备工作了,而游木出于某个不为人知的心思,自告奋勇留下来看守烤箱。

眼下,教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也不会有谁留意他的小动作。游木深吸一口气,自我鼓励道,没问题,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只要像平常那样做就可以……

他拿出备好的可可粉和淡奶油,再从抽屉中拿出心形模具。在心中默背一遍流程后,游木开始了他最后一份黑巧克力的制作。

摸索最佳的配比和口感花费了游木不少时间。当他终于做好一盘理想的黑巧克力时,衣更已经打电话催促他前去演出了。仓促之间,游木只得用不太花哨的包装纸裹起巧克力块,甚至来不及在贺卡上写完汉字,就匆匆塞进透明袋里,跟那些系着蝴蝶结的曲奇放在一起。

那是每每回想起来,游木最后悔、但又最庆幸的一件细节。

 

谁都没料到,天才占卜师某个有失精准的预言,在感谢祭开始的时刻应验了。

游木真跪在后台地板上,面前的箱子里盛满了大家亲手制作的巧克力,等台前的明星唱完他那首SOLO,四人就要一起登台进行赠送谢礼的互动环节了。他拼命在那堆多到数不清的礼装中找寻最不起眼的一袋甜品,可堆积在眼前的只有千篇一律的透明礼袋和形状各异的牛奶巧克力,系着大同小异丝带蝴蝶结,每一个都精巧可爱,而每一个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份。被埋在甜腻的巧克力之中的、形状不尽如人意的泛着苦味的黑巧克力,甚至连蝴蝶结都没有,只是扎了个随意的活结,看上去就很不起眼,却又确确实实是一份礼物。

然而,还没等他酝酿好心情将其送出手,那份礼物就不翼而飞了。

“游木?明星的话筒好像有点问题,你看一下控制板。”

冰鹰的话将他拉回现实,Trickstar对幕后工作总是亲力亲为,擅长电子器械的游木一直兼任着音响灯光和摄像导演的工作。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影响了组合的演出,游木不再寻找那袋黑巧克力,而是尽责地坐到控制台前,开始调试台前话筒的输出。

“对了,真,”衣更忽然想起什么,“学生会已经开始着手三年级返礼祭的准备工作了,情人节活动结束之后,我们要开一次会,讨论送给前辈们的谢礼。”

游木放在均衡器上的手顿了顿。

“到时候放送委员会也有很多工作要忙,辛苦了啊,真。”

游木含糊地应了一声,定定地望着显示器上的画面。明星所站的舞台有着巨大心形的屏幕,那是为了情人节特意定制的。他忽然想起,当年仁兔曾对初入委员会的自己解释说:“其实情人节的舞台是循环利用的,但返礼不同,每一年都是后辈们为三年生设计的独一无二的舞台。”

当时的他还没有什么共鸣,只是感慨道,那一定会花费巨大精力和财力吧。

仁兔笑道:“是啊,所以返礼都是毕业生最难以忘怀的重要回忆嘛。”

彼时还懵懵懂懂遥不可及的事,居然一眨眼就轮到了自己。后辈为前辈们设计感谢舞台是梦之咲历来的传统,濑名所在的组合也一样,那么,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可以单独向对方表达谢意?一个独一无二的、会让泉前辈难以忘怀的舞台,自己也能够做出来吗?

游木望着覆盖在掌心之下的控制台,他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

 

Trickstar的第一轮演唱会结束了,接下来是组合轮换,而他们则有短暂的自由活动时间。游木回到后台,绝望地看着已经见底的纸箱,里面散落着几个可怜巴巴的小礼包,他已经不需要费力翻倒了,可依旧没看到他要找的那一个。

他回忆自己从家政教室赶到会场的路线,决定沿途寻找。校园里聚集了许多游客和粉丝,通往教室的那段小路挤满了人,早已变得面目全非,游木弯着腰,徒劳地四下找寻,忽然一双皮鞋扎进视野里。

“游君?”

游木一惊,万万没想到他们今天竟以这种姿态相遇。两人都忙着情人节活动,除了清晨的早安消息都无暇联系,濑名曾问他何时有空见个面,可那时候游木还在为了黑巧克力的制作发愁,没有立刻回应。然而,黑巧克力不在手上,要见的人却先碰到了。

“在找什么吗?”濑名皱眉,顺手拂去了挂在游木发梢的彩带。

“没、没什么。”游木紧张得差点咬到舌头。

“Trickstar等一下还有演出吧?告诉我,哥哥帮你一起找。”

“不用了……”

“是什么?”

或许是心虚,游木无法长久地和濑名对视。沉默的僵持后,他败下阵来。

“……巧克力。”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濑名投来的视线比往日更灼人了。

“什么样的?”

“泉前辈也很忙吧,我自己找就好了。”

“很重要的礼物?”

游木语塞。

“重要到不愿意让我知道吗?”

正因为是你才不能知道啊……游木心里默默反驳。

“好吧。”濑名妥协了,游木不敢抬起视线,生怕看到他失落的表情,那人意外地没有再逗留,头也不回地走向Knights的会场。

他也不想再在此地多停留一秒,心不在焉地一路小跑到教学楼,险些和迎面走来的姬宫桃李撞个满怀。

“抱歉,”游木赶忙道歉,“那个、姬宫君有没有看到一个……扎着深蓝缎带的袋子?”

小个子的少年挑起眉:“巧克力吧?没看到哦。”

“姬宫君怎么知道我在找巧克力的?”

“还不是裙带菜头前辈,非要发短讯告诉我,留意有没有遗落的巧克力,那是游木前辈很重要的东西。真是的,我还要去演出,谁要听他瞎指挥嘛!”

“这样啊……不好意思,麻烦姬宫君了。”

 

从教学楼大门到家政教室,路程不长,一路上却遇见不少熟人。那些人像商量好一样,见到游木的瞬间就立刻汇报:“抱歉,没有看到巧克力呢。”关系亲近一些的,还会在游木一头雾水的时候贴心地拍拍他肩膀,说别担心,一定会找回本命巧克力的。

游木瞠目结舌,甚至忘记追问是谁“造谣”了本命巧克力的说法。

回到空荡的厨房,里面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边角余料都被处理了,更不必说一包没有署名和抬头的朴素礼袋。不过,比起这个,游木此刻面临更头痛的窘境——整个偶像科的人都知道,游木真丢了一包非常重要的巧克力,而且,还是本命巧克力。

难怪众人看着他的时候眼神同情又怜悯,还主动替他寻找所谓的本命巧克力。游木欲哭无泪,恨不得冲到广播室洗刷自己的清白,可转念一想,大家说得也没有错,他确实丢了一包非常重要的巧克力,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义理。

 

两手空空地回到会场时,就连同伴也听说了那个传闻。冰鹰和明星正认真地翻找着剩余的巧克力袋,试图找出与众不同的一包。衣更则一把揽住游木,安慰他不要沮丧,大家都会帮忙。

这一刻游木总算是相信了逆先的占卜,预言完全没错,这确实是他十七年来度过的最混乱、最百口莫辩又哭笑不得的情人节。

“阿木不要丧气,来,先吃口巧克力吧。”明星蹦跳着跑到游木面前,朝他晃了晃手中的牛皮纸袋,光滑的纸面上印着可爱的眼镜图案,正面贴着一张便签,“游君启”。

游木立刻接过来,纸袋里除了一盒精致的巧克力之外什么都没有,这不太像濑名的作风,若是平常送礼物,他一定会附赠一封感情充沛的信,忆往昔展未来,满满的都是关于他和自己的事。

唯独这次,礼物简约得甚至有些刻意了,游木想到之前两人的不欢而散,内疚如潮水不断高涨。

“泉前辈……什么时候来的?”

“你离开没多久,一定是因为没看到阿木,他脸色超级差诶。”

“第二轮演出之前,我想去看看Knights的表演。”

“没问题,你要换件练习服吗?”衣更贴心地从衣架上拿下几套服装:“穿着演出服跑动很辛苦啊。”

不待游木说好,有什么从练习衫的口袋里滑落,啪叽摔在地上。那是米白色半透明的包装袋,扎口袋的深蓝缎带已经有些松了,写到一半的小卡片也掉了出来。

“这是……”

“阿木的本命巧克力!”

 

 

大众的节假日,从来不是偶像的节日,因为那总意味着比平常多数倍的工作量,对此,濑名深以为然。

虽然还只是校园偶像,承接的工作却并不轻松。情人节的粉丝们比以往更加热情,挤满了互动区的所有空位,站在前排的还举着各类应援手幅,兴奋地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

濑名笑容可掬地朝人群招招手,他手腕有些酸了,却找不到空隙按揉。按照流程,接下来的三十分钟他仍要维持僵硬的坐姿,与粉丝互赠巧克力,并表达感谢之意。

他低头看摆在面前的深蓝色甜点盒,里面每一块都是他亲手制作的,总共花费了他三天的时间才全部完成,不过好在反响不错。

然而,还有某一盒巧克力,用掉了他将近一周时间才做出满意的口感,那是融入他最浓烈心血的一份礼物,只可惜,恐怕等不到期望的回应了。

不知道游君最后找到那份巧克力了没有,他到底要送给谁?不会是制作人吧,但那家伙现在甚至不在这片校区,难道是某个日久生情的同学?不,根据自己对游君的情报掌握度,还没有那样的威胁存在……大概。

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朝他们示意,与粉丝互赠礼物的环节再度开始了。濑名换上完美的营业笑容,捧起一盒巧克力,等待红着脸走近的粉丝。

不知过了多久,等候区的长队终于减少到可以一眼望尽尾端了。濑名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手腕,下一位粉丝该上来了,他赶忙从桌下的口袋里拿出一盒新的巧克力。

迎面而来的是穿着白色练习服的少年,带着棒球帽和口罩,只露出圆圆的绿眼睛和极具特色的蓝色眼镜。濑名的大脑空白了几秒,似乎不敢相信方才思念的人竟出现在会场上。

“泉前辈。”游木看起来也有点紧张,捏着包装袋的指尖绷得很紧,濑名简直担心他会把袋子扯烂了。

“情人节快乐。”

“谢、谢谢,”精于营业的濑名一时手忙脚乱,递上巧克力时甚至搞混了礼盒的正反面,“这是给游君、不对,游君那份我已经送了,但、这份也是给游君的。”

游木被他的语无伦次逗乐了,扯下口罩爽朗地笑起来。

“本来是想跟泉前辈学习粉丝互动的技巧呢,”少年毫不掩饰地笑着,把系着深蓝缎带的巧克力放进濑名无措的手心里,“这个是给泉前辈的……本命巧克力。”

“谢谢游君!哥哥真的好感动,能在情人节收到游君的本——”

素来善于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濑名泉,这回大脑彻底当机。

始作俑者又朝濑名眨眨眼,笑容俏皮又得意。交流时间结束,他欠身算是行了礼,在骑士回神之前捧着巧克力一溜烟跑了。

 

 

 

“20XY年,3月14日,下午4点30分。

“梦之咲返礼祭,地点,西厢礼堂。”

画面从矮坡上的樱花树开始移动,缓缓转向掩藏在樱花后面的礼堂。

“拍摄者:游木真。”

镜头倒转,冒出一个眉目俊逸的少年,麦金色的短发打理得格外整齐,一侧的刘海被梳到耳后,露出轮廓优美的侧颜与颈线。他没有戴标志性的蓝眼镜,使得那双通透的橄榄绿宝石格外醒目,像倒映着阳光一般闪闪发亮。

“拍摄对象:哼哼,暂时保密。接下来,我还有任务要做,拍摄就交给田中先生了。”

画面外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声:“没问题,这可是我最擅长的,游木君快去准备吧。”

 

摄像机在田中的推动下缓缓步入礼堂大门,天花板的灯倏地亮起,照亮了舞台中央的玻璃T台,观众席并没有坐满,来宾都在稔熟地聊天叙旧,坐在最前排的是濑名夫妇。镜头仔细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位观众,被拍到的人毫不拘谨地打着招呼。

“摄像先生果然还得田中来啊~”

“毕竟是当年连续给小泉和小真拍出最佳模特奖的大前辈嘛。”

“真怀念啊,他们俩的组合几乎没有完不成的拍摄任务。”

“光是拍他们两人的专题,就可以连载半年了。”

“前阵子还看到泉君给AA杂志拍的硬照,真是长成出色的模特了呢。”

“可惜游木君退出了,如果能再看他们同台一次的话就好了。”

“嘘,不要吵,这次是为了濑名君的毕业才举办的个人时装秀,别说那么伤感的事。”

四周的灯忽然暗淡下去,只留下最明亮的一束强光打在T台上,众人发出期待的呼声,颇有爵士风的音乐响起,一个身影从黑暗之中走上展台,毫无疑问,是今日的主角濑名泉。

摄像师找准了理想位置之后便不再移动,濑名信步走到延伸台尽头,似笑非笑地扫一眼镜头,目光抛到远处,像在引诱一片蠢蠢欲动的掌声。

走秀很快进行到中段,短暂的休息时间,前排有人小声议论道:

“据说这场Show的服装都是Darin先生一手设计的。”

“那个以前喜欢用糖果勾引小朋友的‘心机D’啊~不过审美品味没得挑。”

“到底是谁把这样一批人聚集起来的,濑名君的父母吗?”

“不,他们好像也是作为贵宾来的。”

“后半场要开始了。”

音乐不再像之前那般充满气势与力量,逐渐变得柔和起来,令人想起躺在如水月色里描绘银河形状的童年时光,就连灯光也染上淡蓝色,宛如隐藏了甜蜜梦境的最后一片纱幕,轻缓浮动着,像儿时载满蝉鸣的晚风。

投影着夜色的幕布下忽然走出两个人影,徘徊在T台尽头的光束没有照过去,台下看不清他们的容貌,只知道是身材相仿的少年。别在二人胸口的宝石闪着微弱的亮光,像盛夏夜晚里飞舞的萤火虫。

随着渐渐轻快的音乐节拍,两人走入光束之中,掌声登时如雷鸣四起,那是在场人们共享过的一段喜忧参半的回忆。记忆的主角是两个稚嫩纯真的男孩儿,他们分别了数年,此刻竟又像曾经那样十指相扣,阔步走在T台上。

这段玻璃舞台,对现在的二人来说早已不像过去那样漫长难熬,不再是为他们铐上沉重枷锁的刑场。如今,它只是段再普通不过的Runway,却又像一柄记忆的钥匙,一端是并肩而立的少年们,另一端联通着两人美好的过去。他们步伐坚定地朝前走着,像要替过去的自己走完那段充满遗憾和痛苦的最后一场双人秀。

灯光追随着两位模特来到T台的尽头,他们穿着款式相近的白西装。濑名的胸口别着亮黄色的蔷薇,而游木的胸花是蓝色妖姬。二人的短发都被造型师惊喜打理过,糅杂了年轻气盛的锐利和若隐若现的青涩。他们十指交握的动作像极了儿时互相打气的模样,却不再有那时的无措和彷徨。两人交换眼神,什么也没说,只是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掌声经久不息,镜头捕捉到前排的濑名夫人悄然抹了抹眼角。

完美的秀场在欢呼声中落下帷幕,游木和濑名没有退场,而是走回T台中央,认真地朝台下照顾过他们的前辈们鞠躬致谢。

游木拿起话筒,他还有些激动,声线仍不太稳,但好过旁边的主角。濑名虽然勉强维持着冷静的形象,眼角却早已泛红。

“谢谢各位,愿意在百忙之中参加这场Show,泉前辈和我……都十分荣幸,也非常幸福。”游木笑道,他想朝众人挥挥手,可左手被濑名紧紧握着,也只能象征性地晃了晃小臂。

“这场为了泉前辈而举办的个人秀,不仅是想郑重感谢泉前辈一直以来的关照,也想借机弥补曾经未能完成的遗憾。过去的我……因为自己的痛苦逃走了,给泉前辈和各位带来麻烦,真的非常抱歉。虽然这一年来,我也想要回报泉前辈的恩情,但始终没有做好准备,直到现在才报答,稍微有点晚了,希望泉前辈不要介意。”

濑名笑了笑,目光贪恋地在游木脸上流连,哪怕下一刻末日,只要能这么看着面前的少年就足够了。

“这是我为了泉前辈而做的、返礼祭上独一无二的舞台,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现在的我终于能够和泉前辈并肩站在T台上了。”

“一下被圆掉太多梦,是会幸福得死掉啊……”濑名吸了口气,平复声线,他不想在这群大人面前落泪,哪怕他们已看过太多次自己幼年无知的泪水。他还想在游木身边维持片刻摇摇欲坠的兄长尊严,尽管把他搞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游君本人。

“不过,在游君身边的时候,一直像在做梦,尤其是现在。”他顿了顿,感觉游木用力回握着自己的手,不由微笑起来。

“如果能和游君在一起,一生都在梦里也没什么可怕的。

“你回赠给我的幸福,早已远远超过我给予的份量。

“谢谢你,游君。”

本来情绪稳定的游木,被他的一番话也搞得眼眶泛酸。台下有人调侃他们不要憋着了,哭出来吧,就像小时候一样。

掌声四起,大家都笑了,少年却哭了。

 

 

 

-END-


キセキ 


作詞:GReeeeN

作曲:GReeeeN


明日今日よりも好きになれる

明天会比今天更喜欢你 

溢れる想いが止まらない

满溢的思念无法停止

今もこんなに好きでいるのに

现在虽然如此喜欢你 

言葉に出来ない

但却无法用语言表达

君のくれた日々が積み重なり

你给予我的岁月沉淀累积 

過ぎ去った日々2人歩いた軌跡

过去的日子里两个人一起前进的轨迹

僕らの出逢いがもし偶然ならば

我们的相遇是偶然

運命ならば

还是命运

君に巡り合えた

能与你邂逅 

それって奇跡

那就是奇迹


2人寄り添って歩いて

两个人并肩而行 

永久の愛を形にして

形成永恒的爱情

いつまでも君の横で

无论何时都想

笑っていたくて

在你身边笑着

アリガトウや ah

谢谢或是

愛してるじゃまだ足りないけど

我爱你 都不足以传达情意

せめて言わせて 幸せですと

请再让我说一句 我很幸福


いつも君の右の手の平を

我总是将你的右手 

ただ僕の左の手の平が

用我的左手

そっと包んでくそれだけで

轻轻地包裹着 

ただ愛を感じていた

全心感受爱情

日々の中で 小さな幸せ

岁月之中 一次次发现 

見つけ重ね

小小的幸福

ゆっくり歩いた軌跡

这就是慢步前进的轨迹

僕らの出会いは大きな世界で

我们的相遇是偌大世界中 

小さな出来事

小小的偶然

巡り合えた それって奇跡

能与你邂逅 那就是奇迹

うまく行かない日だって

不顺心的日子

2人で居れば晴れだって

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放晴

強がりや寂しさも

逞强或是寂寞 

忘れられるから

都可以全部忘却

僕は君でなら 僕で居れるから

正因为你 我才能做我自己

だからいつも

所以一直

そばにいてよ 愛しい君へ

留在我身边吧 致可爱的你


2人フザけあった帰り道

两个人回家路上的嬉闹

それも大切な僕らの日々

也是我们重要的时光

想いよ届けと伝えた時に

传达心意的时候

初めて見せた表情の君

你第一次流露出那样的表情

少し間が空いて 君がうなずいて

稍微有些迟疑 你还是点头答应 

僕らの心 満たされてく愛で

我们的心中 被爱情填满

ぼくらまだ旅の途中で

我们还在人生的旅途中 

またこれから先も

此后还有几十年

何十年続いていけるような未来へ

向着延续的未来走去

例えばほら 明日を見失いそうに

即便我们变得 看不见明天

僕らなったとしても

也没关系


2人寄り添って歩いて

两个人并肩而行 

永久の愛を形にして

形成永恒的爱情

いつまでも君の横で

无论何时都想

笑っていたくて

在你身边欢笑

アリガトウや ah

谢谢或是

愛してるじゃまだ足りないけど

我爱你 都不足以传达情意

せめて言わせて 幸せですと

请再让我说一句 我很幸福


うまく行かない日だって

不顺心的日子

2人で居れば晴れだって

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放晴

喜びや悲しみも 全て分け合える

喜悦或是悲伤 全部一起分享

君がいるから 生きていけるから

正因为有你 我才能活下去

だからいつも そばにいてよ

所以一直 留在我身边吧 

愛しい君へ 最後の一秒まで

致可爱的你 直到最后一秒

明日今日より笑顔になれる

明天会比今天有更好的笑颜 

君がいるだけで そう思えるから

只要有你在 我就会这样想

何十年 何百年 何千年

无论几十年 几百年 还是几千年 

時を超えよう 君を愛してる

都要超越时光地爱着你

评论(32)
热度(17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