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真爱至上(5)

#原作背景,SS有改动及原创剧情,食用请留意

#下章完结

传送门→(1)(4)(完)


以上,祝阅读愉快w


綺羅星

没有什么比亲手制作的礼物被接受者佩戴着赴约更棒的事了。

在商场入口碰见游木时,濑名泉几乎要抑制不住发出陶醉的叫声来,目光贪恋地在艳红围巾和游木泛红的脸蛋间游走,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抱紧对方似的。

游木始终不肯跟他对视,端着公事公办的口气表明来意:“今天我只是要收集情报的,泉前辈可不要做多余的事哦?还有……”

他的视线飞快地从濑名放着光的脸上掠过:“别再这样盯着我了,我可不想引人注目。”

“游君果然戴了呢,哥哥饱含爱意的围巾~”可濑名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笑容满面地凑过来,想要牵起游木的手,不过被躲开了。

“都说要低调了,牵手禁止。”

游木迅速举起手机,挡在两人之间,亮起的屏幕上是他自己编写的情报软件,像在警告濑名不要忘了今日初衷。濑名咋舌,乖乖收起双臂,可还是挤在游木身边,非要和他并肩而行。

“游君想先去哪儿?”

“从上层逛起吧。”游木说着,点开软件的内置地图,商场的平面图弹出,濑名也凑过来,手指轻点童装广场:“那就先这里吧,最近正好有模特比赛,流量大,适合收集情报。”

“说得是,泉前辈真了解啊。”

濑名轻描淡写道:“游君大概都忘了,每年这个时候那儿都会有儿童模特的时装比赛,我们还参加过呢。”

游木笑了笑:“当然记得,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看到泉前辈的走秀,当年的泉前辈还是那届的冠军,在台上闪闪发光,真是很厉害啊。”

“话虽如此,第二年夺冠的游君才更出色,那时很多强劲竞争对手,但毫无经验的游君一登场,那些家伙都黯淡无光了。”

“大家都很优秀,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游木苦笑,像是回忆起不甚美好的过往。两人坐上长长的电梯,濑名站在前面,侧着身子与游木聊天,他们的手搭在电梯扶手上,指尖靠得很近,好像随时都会碰到一起,游木不自然地动了动手指。

他不觉得自己在谦虚,即使是现在,回想起那段突然被推到镜头前的日子,游木依旧认为自己是无数优秀备选中的幸运儿。他只是刚巧被摄像师相中,幸运地遇见了濑名,侥幸地受对方关照,又恰好跟濑名组成一对,才会一帆风顺地完成那么多艰难的工作。

如果那个时候,选为搭档的不是自己而且其他什么人,濑名也仍旧会作为优秀的模特闪耀在镜头前吧,毕竟……那人本来就很完美了。

就在他走神时,濑名悄无声息地将手覆上来:“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谈论运气,游君就是。”

游木抬头,恰好撞见濑名垂下来的目光,温柔而郑重,像是看透他心思一般,不动声色地抚慰着那具不安分的灵魂。那人总是这样,鼓励永远掐准时机又恰到好处,宛如无声的春雨,坚定地润泽着他尚不丰满的自信心。

“坐电梯发呆可是很危险的,不过哥哥会牢牢抓住游君。”

理亏的游木仰起脸,露出个乖巧的笑容来。

“知道了,谢谢泉前辈。”

“不如接下来也一直牵着手吧~”

“已经到了,该干正事了,”游木假装没听见他殷勤的提议,先一步跑向广场的人群,“泉前辈不要走太远哦?”

“想跟哥哥呆一起就直说嘛。”濑名也兴高采烈地追上去。

童装区的小广场经常会搞一些儿童表演或时装秀,颇具权威性的梦之咲模特比赛也常年在此举行。小小的T台前围满了看比赛的观众,游木像个忍者一般迅速消失在人海,濑名讨厌推搡,便留在外圈远远观望。

跟记忆中的画面相比,如今的比赛舞台更加光鲜亮丽,孩子们的服装也变得愈发漂亮了,但即使如此,也丝毫比不上当年台上游木的惊鸿一瞥。人靠衣装,可有些人天生就会发光。濑名始终记得游木登台时心口被揪紧的感觉,那个之前兴冲冲跟自己搭讪的小男孩,站在镜头前像变了个人一样,散发着稚嫩又夺目的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却舍不得移开视线。

那个时刻年幼的自己,面对游木大概是一种迷恋又嫉妒的心情吧。被致命地吸引着,又痛苦地羡慕着,不堪一击的小小自尊心在胸口扭曲,他想接近那个发光体,又怕被灼伤。可当游木走下台,头戴皇冠怀捧花束跑过来,红着小脸对他表达崇拜之情时,濑名听到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那是他早早筑起的心墙,他自认为滴水不漏坚不可摧,而那男孩儿清澈纯真的笑容越过缝隙,轻易地照亮了他的心底。

或许就是在那一刻起,濑名暗下决心,想要成为对方无可替代的特别存在。

虽然哥哥是个理想的选择,但游君似乎总在排斥这种关系啊。尽管还能以另一种身份做特别的存在,可游君愿意接受吗……毕竟,不被讨厌也不意味着喜欢。

果然,自己还是太贪心,光是单纯呆在游君身边都已经不满足了。濑名压抑地自我批判着,试图打消某个蠢蠢欲动的念头。

为了转移注意,他开始搜寻人潮中的红围巾,确定对方位置后才放下心来。濑名庆幸自己挑了个瞩目的正红色,不艳俗不低调,可以在万人之中一眼就找到他的游君。

比赛进行到中段时,游木就从人群里钻出来。他看起来有点狼狈,领带有些歪了,眼镜也滑到鼻尖,围巾的一端被挤到身后。濑名皱眉,上前一步给他整理衣冠。

“怎么样?”

“收获不少,”游木乖乖任由濑名给他摆正领带和围巾,双手飞快地打着字,“没想到还有小孩子喜欢听我们的歌。”

“哦?那很不错。”濑名也微笑起来。

游木飞快地瞥他一眼:“有个小女孩认出我的校徽,还问我认不认识Knights的泉、泉哥哥……”

濑名挑眉。

“我说认识,她就非要我帮忙要签名照,作为交换,会告诉我她的同学们都喜欢什么偶像。”

“所以?游君就把哥哥卖了?”濑名故作伤心,他倒不是舍不得一两张签名照,毕竟粉丝再小也是粉丝,能满足心愿自然是好的,重点是游木的态度。

游木自知理亏,小心地看看濑名:“对不起,擅自用泉前辈的照片作交换了。情报不能都白白收集,也要表示感谢才行……所以如果有谁的粉丝,我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签名照当做谢礼。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掏钱买来的!”

随着他的解释,濑名的表情由玩味到兴奋再到冷静,他听到游木随身带着自己的签名照,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被对方的补充内容给打击了。

什么啊,还以为游君会像自己随身带着两人合照一样带了他的照片呢,结果是自己自作多情。濑名心里很是委屈。

游木不安地观察濑名的表情,生怕自己的先斩后奏冒犯了对方,他知道濑名对照片这种事挺敏感的,如果让他不开心就糟糕了。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如果泉前辈不希望这样的话,我不会再把照片送人了。”

 “虽然我很想让游君把哥哥的照片都留着,不过你本来就是要送给喜欢我们的人吧?”濑名本来还有点失落,一见游木歉疚的表情,语气都温和起来:“那也是在帮我们做宣传,没什么需要道歉的。反而是我要感谢游君呢。”

游木感激地笑笑,刚要松口气,濑名又说:“但我要看看游君买了哥哥的哪些照片。”

悬着的心还没落地又提到了嗓子眼儿,游木吓得挺直腰板,揣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捏着还没来得及放回背包的濑名的签名照。虽然对濑名的解释是买了全校所有偶像组合的照片,但他没坦白自己买的濑名的照片比别人多了一倍——那不是为了送人的,只是……单纯地、作为拍照模特的参考对象而用来学习罢了。

不过,即使有足够正直的理由,也不能让当事人看到,不然他游木真私藏濑名泉签名照这种宛如粉丝的行为跳进海里也洗不清了。

“泉、泉前辈的照片准备得比较少,已经送完了呢,哈哈。”

游木干笑着,试图从濑名身边绕开直奔扶手电梯。

“刚才还说‘不会再送人’了,说明还有存货吧?”

“存货没有带在身上……我们该去下一个地点了!”

这一刻游木无比庆幸他长久以来持之以恒的跑步锻炼,濑名还没来得及拦截,他就抢先跑下了电梯,才算是躲过对方的追问。

 

从顶层的童装专区到运动用品,两人慢慢走下来,不知不觉已经把大半个商场都逛过了。走到底楼时濑名又看到熟悉的手工编织坊,他突然有些期待,不知今天的店员是不是之前帮忙导购的那位。

游木像之前一样跟在濑名身后进了店,这是两人逛街的固定模式,由濑名负责吸引注意,而他则趁机搜寻情报。因此,当濑名领头走进这家手工坊时,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

巧合的是今日值班的正是濑名熟识的那位导购员,后者一见到濑名便迎上来,正想为他做引导,濑名却客气地笑笑说,这趟只是随便逛逛。

店员的目光后移,刚好捕捉到游木的背影,注意到少年颈间的红色围巾和隐没在褶皱里的告白,她心领神会地微笑起来。

“真是太好了呢。”

深以为然的濑名朝她露出得意又满足的笑容。

为表感谢,收集完情报的游木特意在店里挑了个小礼品,为他结账的店员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递交收据时,她忽然笑着说了什么。

游木万万没想到这个店员原来一直在观察他的围巾,他手忙脚乱地把LOVE字眼朝内翻卷,羞赧地报以微笑,慌忙逃出店铺。

先他一步出来的濑名迎上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游木总觉得濑名的笑容意味深长。

“店员跟游君说什么了吗?”

“诶,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游君的脸超红啊。”

游木紧张地用掌心遮住脸颊,好像确实有点烫。

“没、没说什么。”

“哦?”濑名狐疑地拉长尾音,挤到他身边。游木不再吭声,把半张脸都埋进红围巾里,想要摆脱身后某人故作委屈的抱怨一般,快步朝前走去。

 

 

2.7英寸的DV屏幕中,是人来人往的热闹商场,框在中央的是一个少年背影,柔顺的麦金色短发收在大红色的围巾里,挎包斜斜地挂在清瘦的肩头,少年似乎在聚精会神地做什么,并没注意到有镜头瞄准了自己。

“20XX年,12月29日,11点02分。”

屏幕外响起一个故弄玄虚的男声,镜头拉近,画面里的人仍没有察觉。

“拍摄者:濑名泉。

“拍摄对象,游君,来朝镜头打个招呼~”

画面变成侧脸特写,拍摄角度很刁钻,即使对方戴着土气的蓝眼镜也丝毫掩盖不住原本的颜值。被称作游君的少年无声叹气,艰难地转过头,镜片上是一对举着DV的模糊人影。

“泉前辈不要靠这么近啊……再说只是普通跟拍就好了,不要搞得像采访一样,我会更紧张的。”

“可这是游君第一次主动拜托哥哥录像,这样重要的时刻不好好记录下来怎么行。来,游君,机会难得,先说句‘最喜欢哥哥’吧~”

录像画面中远处的路人闻声看过来,还伴随着善意的笑声。游木责备地瞪一眼镜头。

“真是的,泉前辈都不听人说话,这样的泉哥哥我不喜欢。”

“诶,对不起游君!哥哥一定会认真拍的,不要说这种话了好不好?”

镜头里皱着眉佯怒的少年倏地笑起来:“好啦,那就正式开始。我们已经逛完A区,现在要前往B区了。和面向平民的平价生活区不同,B区主打是奢侈品和高档服饰,底楼以首饰店和化妆品店为主。听说Eden曾在这一带开过公演,说不定会采访到他们的粉丝呢,希望能收获有用的新情报。”

一讲起自己熟悉的领域,游木便滔滔不绝,在DV面前也不再那么僵硬,偶尔还会正视镜头,仿佛在和虚拟观众作交流。

镜头跟着他走进联通两片商区的玻璃通道。正午的阳光照落,穿过透明天花板上的残雪,在地面上投出光斑。游木兴奋地指着上方:“泉前辈快看,还在下雪呢,阳光下的雪花好漂亮。”

画面晃了晃,一只手入境,拽住了险些撞上路人的游木。

“抱歉……”游木不好意思地看着镜头后面的人。

“明明和哥哥一直手牵手就好了。”

“那样没法录像啊……”

“那等结束之后,一起回家的时候?”

画面里的少年回避地扭过头:“已经到B区了,该干正事了。”

 

考虑到商店禁止拍摄的规定,濑名只在二人在走道闲逛时才掏出DV机。游木也习惯了这个镜头和拍摄者,行为也渐渐放松,甚至还把DV当作综艺跟拍的记录机,不时回头朝它介绍店铺、推荐周边的美食。

“……虽然楼上都是奢侈品店,但B1有一家GameShop经常打折促销,很亲民的。之前为了解压,也想找个努力的动力,我就去店里扫荡了所有的折价游戏,扛回家的时候感觉真的超爽呢~等SS结束之后我要痛快地玩一整个寒假。”

“等下,”画外男声严肃地打断了游木的独白,“就算是放松,游君也不准玩太久,不然我会打电话突查的。”

游木无奈:“知道啦,我还买了怀旧经典游戏集,泉前辈也可以来一起玩哦,就像小时候一样。”

“真令人怀念,那我会像以前那样,准备好游君爱吃的点心去登门拜访的。”

“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正式……啊,泉前辈,看这家甜品店,他家可丽饼很美味的,我们要不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镜头随着游木的指尖平移,是个排了长龙的店铺,装潢清新可爱,黑板告示牌上画着俏皮的涂鸦。

“游君想吃什么,我去买。”

游木一愣,没料到对方已主动揽去了排队的辛苦活儿,画面一阵晃动后黑屏了,濑名将DV放到游木怀里,顺手轻推他后背,示意他去找个座位。

 

唯一的空位是僻静的边缘位置,靠近扶梯和景观盆栽,不过倒也便于濑名这种醒目的帅哥保持低调。他开启DV,回顾录像内容,濑名的拍摄技术很稳,画面几乎没有晃动,光线角度都选得刚刚好,录像里的自己仿佛自带滤镜效果。

原来,面对镜头时的自己笑得这么自然吗,他惊讶地看着视频。他只是觉得由濑名拍摄的镜头似乎不那么恐怖,不像陌生的黑黝黝的枪口一样令他紧张恐惧,可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可以如此坦率地在濑名的镜头前谈笑风生了,简直像施了魔法一样。

没过多一会儿,濑名就举着样式丰富的可丽饼和冰饮走过来。可丽饼自然是游木的,而他自己则喝一杯看起来就清淡健康的水果茶。注意到游木的视线,濑名笑道:“怎么了游君,哥哥不拍你感到寂寞了?”

游木哭笑不得:“泉前辈不饿吗?”

“已经预约了餐厅位置,正餐之前我不会吃任何小食。”

“还是和以前一样严于律己呢,泉前辈真的很厉害。”游木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可丽饼,盈润饱满的草莓沾了些许炼乳,他探出舌尖小心地舔掉了,没注意对面的人正紧盯着自己。

“以前我也想像泉前辈那样饮食均衡,结果却只学会了喝营养剂,反而搞坏了肠胃……”

“是游君承受的工作压力太大了,如果我当时能早点察觉你的异常就好了。”濑名用指尖抹开玻璃杯壁的水珠,像是拭去儿时没能为游木擦去的眼泪。

回忆令气氛变得有些沉重,游木吃下一颗草莓,没有看上去那样红润清甜,反而有点酸涩。

“不过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以前不敢吃的东西如今也能安心地吃掉,”游木轻快地说,“而且听小杏说,泉前辈一直在偷偷教她烹饪技巧,难怪便当越来越好吃了,多亏了泉前辈,谢谢你。”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亲手做给你吃啊……”

游木咀嚼的动作顿了顿,抬眼一看,濑名正若有所思地凝视自己。现在再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似乎不可能了,濑名低落的声线令他有些动摇,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只要没有虾的话。”

他盯着被自己咬了个豁口的可丽饼飞快地说。

“我也……很久没尝过泉前辈的便当了。”

“当然,只要游君想的话,给你做一辈子都可以!”

如果喜悦之情可以具象化,那此刻的游木一定已经被濑名发散的灿烂小花砸得头晕目眩了。

 

 

从顶楼走到底层时,两人意外邂逅了朔间凛月和衣更。四人来到美妆商城门口,濑名本想和之前一样跟着游木走进去,后者却忽然阻止了他的脚步。

“这里只有我自己进去就好了,泉前辈和凛月君先去附近的休息区稍等一下。”

濑名不满,刚要辩解,游木又迅速说:“泉前辈的脸太吸引导购了,跟你在一起会严重影响办事效率。”

丢下这句话,游木就灵巧地消失在人群,留下无穷回味那句赞美的濑名和看戏的朔间。

两位骑士在休息区找到空座后,朔间熟练地将背上的发小放在椅子上,再顺手让对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濑名沉默地看着,忽然想到小时候游君也这样毫无防备地倚在自己身上睡觉,他有些怀念,又有点羡慕。

像是要排遣突然涌上心头的伤感一般,濑名打开了DV回放游木的种种录像。朔间发出夸张的嫌弃声,却也凑过来看热闹。

“这视角,怎么像真~绪妹妹玩的虚拟男友游戏,”朔间语出惊人,还指着游木红着脸朝镜头伸出可丽饼的画面,煞有其事道,“这个我在她游戏里见过。小濑你不会真的张嘴吃了吧。”

“你懂什么,”濑名沉浸在录像的回忆里,陶醉道,“那是我吃过最甜的草莓了。”

“噫,好恶心。”

“哼哼,小熊君再怎么嫉妒我们也没用的。”

“才不需要呢,小濑帮我扔一下杯子,真~绪睡得很香,我可不能打扰他。”

“啧。”濑名咋舌,还是接过队友的空纸杯,将DV交给对方看管,走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折返途中碰到有人在发放宣传册,濑名拿过一份,发现上面居然还印着年底即将举办的SS大赛消息,Trickstar四人的头像占据的篇幅不大,现在在这片商区的影响力逊色于对手。宣传单的印刷效果不算好,可这不影响濑名的视线在游木那一格上流连忘返。

他拿着宣传单回到长椅,看起来格外沉默,甚至没有责怪擅自把玩DV机的队友。没得到期待反应的朔间顿觉无聊,他注意到宣传册上的图片,那应该是Trickstar最近刚拍的新照,低像素的画面也无法掩盖少年们历经洗练后流露出的锋芒。就连那个曾经欠缺自信又不够优秀的眼镜君,也坦然地正视镜头,绽放着偶像应有的笑容。

“就算是星星,也有机会追到手呢。” 朔间忽然意味不明地说。

 “也不一定非要抓到手里才算好,贪图太多的人会失去一切。”濑名摩挲着传单上的彩印照片,温柔得仿佛在轻抚深爱之人的脸颊。

“贪心的苦头我吃得够多了。所以,能和游君恢复关系,像儿时那样待在他身边,一起逛街聊天,他还会接受我亲手送的礼物,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想不到小濑也有胆小的时候。”

“你……真火大,算了,随便怎么说,”濑名把传单对折,留出印着游木照片的一面朝外,小心地放进钱夹里,“我好不容易才找回这份幸福,绝对,不能再毁了它。”

远处传来清亮的男声:“抱歉久等了——”

“游君!”

“啪。”几乎没有人听到的细微声响,那是DV关机提示音,屏幕变暗,一切戛然而止。

 

 

黑屏之后,播放器停止运作,电脑屏幕上投射出游木的剪影,面容模糊,愣愣地盯着漆黑一片的画面,大脑还在滞后地消化着方才的意外信息。

这是他回到家之后,第一次认真完整地看了一遍录像。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和濑名在商区收集情报,偶遇衣更和朔间,又意外撞见Eden公演,迫于七种茨的语言陷阱而上台迎战,Knights二人天降神兵般登场应援,最终还以一个前所未有的神奇组合跟Eden打了平手,甚至拉拢了不少新的粉丝……等他筋疲力尽回来,冲了热水澡躺在床上时,才想起自己用DV录下了那场精彩的演出,他鲤鱼打挺跳起来,疲惫一扫而光,满脑子都是研究Eden珍贵资料的念头。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注意力会被演出之外的录像所吸引——确切说,是意外录下的关于濑名的视频内容。

那是在他独自跑去美妆店收集情报时发生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濑名忘记关掉DV机,又被朔间随手摆弄几下,所以晃动间镜头拍到了濑名的侧脸,录下了他与朔间的那段对话。

“能和游君恢复关系,像现在这样,就已经是Happy End了。”

“我好不容易才找回这份幸福,绝对,不能再毁了它。”

濑名的话在脑中无限回响,游木闭上眼就能想到他说这番话时知足的笑脸……泉前辈真的已经满足了吗,即使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章节的句点,而非整篇故事的终结,他也甘愿把此刻当做结尾吗?

他只想止步于没有血缘却关系甚好的兄弟吗?

只要一起逛街聊天,共享一份甜品,互赠礼物就心满意足了吗?

不要擅自End啊……游木盯着黑屏,轻声道,我还有很多话想说给泉前辈听。

手机在枕边震动,是濑名发来的常规晚安短讯。游木的指尖在编辑框迟疑许久,最终还是敲出最普通的回应。

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说才行,他在心里暗自做好决定,关闭手机,拍拍脸颊,强迫自己振作精神,继续研究Eden的演出视频。

 

-TBC-

评论(13)
热度(13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