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真爱至上(1)

#原作背景,很多私设和脑补,食用请留意,标题借用了电影《真爱至上》名字,内容无关联

#给 @娃儿绿 阿绿的生贺,祝my绿新的一年生活和萌的cp都越来越甜w

传送门→(2)


以上,祝阅读愉快w


真爱至上


「春樱袭」

升入高二的那个春天,令游木真印象深刻的除了席卷整座梦之咲的革||命之风以外,还有来势汹汹的樱花雨。打开窗便扑面而来的花香、花瓣如雨点扑簌簌地下着,饶是喜欢樱花的游木,也对这势头过猛的樱花风暴有点吃不消了。

花势稍弱一点的时候,Trickstar趁着DDD的热度未退举办了樱花祭,那是组合成立以来第一次主办的活动,四个人都很兴奋,尽管知名度还不算高,但他们都积极地做着宣传。游木甚至做了组合的主页,看着论坛里一点点聚集起来的粉丝,他十分满足。

不过,对于Trickstar这种借助他人之势横空出世的组合并不总能收获正面评价,很快,游木便在论坛里看到负面留言,尖刻地讽刺他们踩着别人肩膀上位、不战而胜、投机取巧。游木很难受,比起抨击Trickstar,他宁可网友指责的是他本人,毕竟他就是这个组合的短板,队友的拖油瓶,都怪他有太多不足,才连累了优秀的同伴们。

游木没有把这些不愉快告诉同伴们,只要自己看到就够了,再多负面消息他也能慢慢消化掉,毕竟他儿时就经历过这种事,早就麻木了,根本不算什么。

他在后台补加代码,限制那些负面留言的流量,以免更多人看到。可不知为何,负面风波并没有很快消退,论坛也没有像他希望的那般维持表面平静。抨击Trickstar的楼越盖越高,游木意识到,有人在掐架。

他鼓足勇气点进去,略过言辞刻薄的嘲讽一路拉到底端,粉黑的争执似乎已告一段落了,出乎意料的是,支持Trickstar的粉竟然大获全胜。

他们这个组合高调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时间并不算长,居然已经有战斗力爆表的死忠粉,着实令人惊讶。游木忍不住细细看起来,惊讶地发现这个以一敌百的饭似乎还是他的粉丝,在游木被嘲讽时反驳地最凶。那人的头像是不久前樱花祭时他唱歌的模样。那张照片他自己都没见过,显然是粉丝拍的,镜头里的他笑容灿烂,身后是纷飞如雪的樱花瓣,整张照片拍得很漂亮,显然拍摄者技术过硬,简陋演唱会的现场照都能拍出巨蛋高清图的水准来。

这大概是游木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粉丝,对方的头像令他很不好意思,想偷偷去道谢,又觉得过于突兀,鼠标在印着自己笑脸的图标上徘徊许久,还是一咬牙,点击了私信。

酝酿措辞花费了他好一番功夫,游木从没想过跟歌迷说话会如此瞻前顾后,也许因为这是他接触的第一位粉丝,生怕自己说错话让对方幻灭了。

最终也只是几句干巴巴的感谢支持,游木忐忑地看着私信界面,像表白后等待回应的小男生那样坐立不安。对方竟然在线,秒回了一串喜极而泣的表情符,跟掐架时霸气又犀利的御姐口吻不同,跟游木私信时的语气欣喜又慌乱,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两人交流很愉快,游木以为对方会借机询问自己的私事,可那个粉丝却在热烈表白后点到为止,温柔叮嘱他训练不要太拼命、不必顾忌黑子的言论之后,就以一句“我永远支持真君”为结尾,主动结束了对话。

游木很惊讶,但又有点感动。这是他第一回跟属于自己的粉丝聊天,可又不像是以偶像与粉的身份交流,与其说是粉丝,那人倒更像是个理性睿智的大姐姐。

他又重看了一遍私信记录,才不舍地关掉窗口。虽然这话为时尚早了,但他喜欢跟对方聊天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能变得足够优秀,让对方不后悔做自己的粉丝。

 

离开机房的时候,天空已被夕阳染成浓郁的茜色,映衬在那背景之下的樱树随风作响,花瓣漫天飘扬,像袖珍的候鸟在成群飞舞。

游木安静地看了一会儿,他很喜欢赏樱,也曾跟同伴去野餐,只是因为衣更承受不住愈演愈烈的花瓣雨,他们撤退得有些匆忙。

“游君~这个时点还不回家,可不是好孩子该做的事哦。”

游木背脊一僵,这个抑扬顿挫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重逢后总是冷嘲热讽、甚至在DDD上做出过激行为的前辈濑名泉。光是听到他说话,游木就想起被对方囚禁在隔音室的黑暗经历,他下意识地发抖,顾不得浪漫景色,拔腿就跑。

可濑名这次早有所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游木动弹不得,又不想回头看那张笑容意味深长的脸。

“一声不吭就跑,哥哥可是很伤心啊,难得跟游君在校园里碰上,说不定现在整个学校就只有我们两人,呵呵呵,这样一想都有点兴奋呢。”

游木夸张地打了个寒颤:“我跟泉前辈没什么可说的。”

“真是伤人呐,明明面对粉丝时候那么温柔亲切,对陌生人很好,对我却这么残忍。”

游木隐隐觉得濑名这句话哪里不太对,但渴望逃离的念头占据了上风,他无暇多想,匆忙道:“因为粉丝都很温柔,哪怕我并不出色,她们还在鼓励我。”

他感觉濑名握着自己腕部的手指迟疑地动了动,他趁机用力甩开对方的桎梏。

“DDD也已经结束,之前的事既往不咎了,请不要再找我,我真的很困扰。”

丢下这句话后,游木头也不回地跑了。吹起花瓣的风很大,他并不到身后濑名的脚步声,也听不清对方是否呼唤自己,也许对方根本没有追上来,也许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们就此不再有交集,那便再好不过了。

游木奋力朝前奔跑,像逃离凶猛的樱花风暴那般逃离濑名。

 

 

当制作人将新企划递给游木时,他心灰意冷。

散发着油墨香的纸面上写着“白与黑的对决”,参与者一栏印着Trickstar和Knights。与濑名临时负责的强豪组合联合演出这件事,制作人特意询问过他的想法,同伴们也说如果游木困扰的话就拒绝。可同伴越是贴心关照,游木就越是过意不去,他们现在正需要曝光度,能跟Knights同台是难得机会,岂能让大家迁就自己。于是游木硬着头皮答应了,并告诫自己要做好充分准备,尽可能回避濑名泉。

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濑名竟然抢先一步,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企划刚敲定的次日,濑名就自说自话地跑到游木家门口,笑容乖巧地跟游木的母亲嘘寒问暖,并等待游木一同去上学。

没人会理解,当游木睡眼惺忪地醒来胡乱摸索眼镜时摸到一只男人的手是多么毛骨悚然的事。

他花了大概半分钟意识到自己掌心下的手是濑名泉的,对方是殷勤地给他递眼镜,对于他主动摸手的行为乐见其成。“早上好啊游君,睡得迷糊的样子也超可爱呢~”

濑名愉悦的早安问候淹没在游木的尖叫中。

被一个同性紧盯着进食的早餐终于结束了,可那只是游木噩梦的开端而已。在那日之后,Duel演唱会开始之前,濑名每天都兴高采烈地来游木家,等待游木一起去上学。为此游木甚至早起了数十分钟,只为赶在濑名之前离开,可那家伙竟然买通了母亲,后者慷慨地主动出卖儿子动态,几番追逐之后,游木放弃了,心如死灰地接受了和濑名一同上学的现实。

 

为了宣传活动,两个组合都要拍摄宣传照。原本游木不参与的,同伴们体谅他对摄像头的恐惧也不作强求。可不知道濑名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说服了衣更和冰鹰,让他们答应了他给游木拍私人照的过分要求。

游木欲哭无泪,拿他做筹码换取和Knights合作计划的制作人、与濑名泉达成协议的同伴……放眼望去,这间摄影棚里已经没有他的盟友了,大家都被泉前辈骗了!他在心中愤懑控诉,继而又感到绝望,不知情的母亲也就算了,为什么目睹DDD全程的同伴都默许了泉前辈的行为,果然能够拯救我的只有自己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濑名隔着更衣室的幕帘问道:“游君还没换好吗?是不是需要哥哥的帮助?”

游木回神,紧张地拽了拽帘子边沿,以免濑名真的趁机钻进来。

“不用。”他语气僵硬地说。

“眼镜也要摘下来,那么土的眼镜太破坏游君的漂亮脸蛋了。”

“……” 游木捏着镜架,想断然拒绝。可濑名已经继续道:“为了拍出理想效果,更好地为组合宣传,这样说的话,游君总该懂吧?”

“嗯。”

他低落地应了,那一瞬间好像穿越回小时候,为了完成超负荷的拍摄工作而不得不听任工作人员的要求,像没有灵魂的人偶那样被随意摆弄、斥责着,仿佛只是个好用的道具,漂亮的花瓶,为了构建完美照片而被迫呆在他讨厌的位置。

“游君本来就很漂亮,什么都不用想,只要站在那里就够了。”

濑名的声音还在传过来,游木想捂住耳朵,想让他不要再说了,可他的手僵直地垂在身侧,呆呆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有了土里土气的眼镜,目光空洞,泉前辈一定很满意这样的自己吧。

“还没好吗?”

濑名耐心等了一会儿,听不到游木回答,又不见他出来,濑名也有点担心了。就在他准备钻进帘幕的时候,游木面无表情地走出来。如濑名所愿,他穿了对方的队服,两人体型相仿,骑士的服装对游木合身得像定制一样。他没戴眼镜,露出绿宝石般澄澈好看的眼睛。

濑名紧紧盯着他,片刻后才心满意足地笑了:“不愧是我的游君,堪称完美。”

游木不语,他没戴隐形眼镜,稍远的地方就看不真切了,只有近在咫尺的濑名的笑脸依旧清晰,都怪那人靠得太近了,害得他只能去看对方,目光别无去处,唯有落在濑名脸上,落在那双难得溢满了真心笑意的眼睛里。

“来,我们去拍照,”濑名悄无声息地勾住游木的手,在他还来不及挣脱的时候扣紧了五指,“就像以前那样,游君一定会做得很好。”

很奇怪,分明只是普普通通的鼓励,被濑名久违地牵着手这样说了之后,游木竟产生一种诡异的安心感,那并不强烈,却足以支撑他走到幕布前,甚至在濑名举起相机时也没有逃跑,而是依从对方的指示,乖乖地摆出规定动作。

小小的镜头在不远处闪个不停,相机后面是濑名抑制不住的笑脸,他距游木不近,此刻游木也看不清对方究竟笑得多灿烂。可那也不重要了,这一刻,即使无法清晰地看到对方表情,游木的目光还是下意识地追随着濑名,那是在这个勾起他无数痛苦回忆的摄影棚里唯一给予他慰藉的落脚点,让他不至于在排山倒海的恐惧面前临阵脱逃,让他可以坚持着熬过拍摄的过程。

他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只是遵从本心,放任自己在模糊的世界里将目光聚焦在濑名的身上。

 

 

春末夏初,街边的樱树已凋落得差不多了,铺着粉色花瓣的泥土渐渐冒出嫩绿的青芽。梦之咲校园里的樱花是为数不多仍在盛放的稀有物。

终于摆脱花粉症困扰的衣更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他和发小起了争执,别扭闹得连朔间的哥哥都被波及,不顾形象地在轻音部落泪。

私人感情问题也不能影响活动的进行,和UNDEAD联合的演唱会即将来临,可游木还没有掌握敲击铃鼓的心得。乐器问题还没解决,经费又捉襟见肘,平日负责钱财的衣更心不在焉,他不想去打扰。身为放送委员会,游木通晓校内情报,自然也知道Knights最近有一个时装秀,他还看了宣传图,衣服设计得颇有爵士风,缝改一下就可以做他们活动的演出服了。再三思索后,游木决定向濑名泉寻求帮助。

对于他的突然造访,濑名一如既往地表现出狂喜和热切,甚至不顾大庭广众就拦腰抱住他,手臂跟铁环一样收得很紧,游木掰都掰不开,只能欲哭无泪地控诉他的流氓行为。

闹了半天,濑名才恋恋不舍地从游木身上撤离,话题总算步入正轨,游木本以为按照濑名刁难人的性子,他要费好一番口舌才能成功,可对方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就在游木刚要欢呼的时候,濑名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我们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不会无条件地对你好,我也必须拿点好处才行。”他也随着游木笑起来,目光仍锁在游木脸上。

“你懂的吧,这就是所谓的交换条件。”

 

因为还是彩排阶段,时装秀场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工作人员,鸣上正在台上确认定点灯光,濑名则在安静的角落监督游木敲打铃鼓。

濑名泉还会打铃鼓,游木还真不知道,不过小时候他就记得这个优秀的泉哥哥多才多艺,除了有模特工作之外还去上芭蕾课,偶尔因为上课无法跟游木一起拍照,当时的游木还有点不开心呢。

“这样呢……”游木按照乐谱敲打着,可很快又被濑名打断,虽然那人平日对自己的态度千变万化,但面对工作时永远认真又严格,不会无条件地赞美他,但也绝不会打击他的自信心。

“不对,我说过多少遍了,这里停顿半拍,重来。”

游木乖乖重敲了一次,这回还不错,濑名也露出满意的神色,示意他继续下一小节。

从什么时候开始,濑名对他的态度似乎又有些变化了呢?游木忍不住想,也许是黑白对决,还是再早一点,从濑名主动到他家一起上学开始?跟DDD的冷嘲热讽相比,濑名的态度缓和了不少,至少不会总劈头盖脸骂他一无是处了,他会像儿时那样鼓励和赞美自己,可又和小时候帅气靠谱的哥哥形象有些不同,态度变得有点奇怪,让他难以应对、又困惑不解——濑名的言行不像是单纯的哥哥对弟弟的样子,可再深究下去,游木也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呢,帮助现在的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了吧?这个念头像黑色未知的谜团,缩在游木心底蠢蠢欲动,他无法忽视,又怯于探究,只得听之任之,眼睁睁看着那个神秘的谜团不断扩大,占据他心中越来越多的位置。

铃鼓教程结束的时候,游木到底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困惑,令他更加困惑的是,旁观的鸣上忽然叹起气来。

“无知真是残忍呢。”他无奈地笑着,摇摇头。濑名面无表情,用眼神阻止鸣上再说更多。

“帮助游君只是为了避免我们的名声被拖累。”这是濑名给出的理由,很有他一贯的作风,游木接受了,可心底仍有疑虑。

 

或许正是因为没有被彻底说服,游木总有些心神不宁。他趁着休息时间溜去时装秀,远远地偷看濑名泉的正式演出。

五光十色的Runway,一端连接着隐藏了无数汗水的后台,另一端是通往风光无限的名利场,不是谁都能稳稳地留在T台尽头,游木曾光临过,又离开了。而濑名始终站在那儿,一如从前那般完美,令人忍不住赞叹,渴望能和他一样出色。他依旧是小时候那个护在游木面前,领着他前进的泉哥哥,可他又不止是那个年幼的小男孩,在游木离开的日子里,他变得比从前更光彩夺目了。

在潮水般掌声的簇拥中,濑名从T台尽头离开,信步退场。游木望着那个孤高的背影,他无法忘记濑名的一句自言自语,那是他跑到秀场寻求帮助时无意听到的,他没有刻意记住,可此刻却像着了魔一般不断回想起那句话来。

又是一个人的T台……游木在心里默念着,濑名的背影已经彻底消失在幕后,就连背景音乐也切到下一个情景,可他已无心关注新的走秀了。

他想起濑名不时提及让他重返T台的话,也许濑名至今仍在期待自己和他同台演出吗,就像儿时一起拍摄一样?

也许,这就是濑名对自己所期望的,或者说,是自己可以回报给对方的东西?

 

鬼使神差地,游木在演唱会结束后,又溜到了时装秀的会场。那里已经静悄悄的,走秀结束了,T台也变成死气沉沉的玻璃板。月色很好,只是晚风有些大,吹得校园里的樱树不住摇摆,残樱花瓣如积雪般掉落,再被吹起,跳着最后一支舞。

再过不了多久,就看不到春樱袭面的光景了,游木想,虽然花瓣铺面而来的时候很困扰,但当那股热烈的势头褪去时竟忽然惆怅起来。

风势弱下去,樱花瓣徐徐落下,濑名恰好从会场入口走出来。游木看着对方穿过舞动的花瓣,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来,催促他赶上去,赶在濑名的身影再度消失于夜色前抓住他。

越是美艳的樱花,越会迅速凋零,而人唯一能做的,便是在那之前尽情欣赏吧。


-TBC-

评论(10)
热度(209)
  1. @冉空℡娃儿绿 转载了此文字
  2. 娃儿绿人生何处不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女神的生日禮物,真的太喜歡這篇,原作向的描寫各種深入角色,是我心中的izmk,最好的生日禮物(哭...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