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4)

#这章感情戏少,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把骑士贤者的一条线写完整,所以完结又推迟了,实在抱歉(你

#本子赶不上cp的话就随缘吧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3)(25)



【31】

一时间,濑名泉的表情千变万化,宝石透过他身体所散发的光渐渐褪去,他的神情也一同消失了,变回了冷傲、却又有些动摇的模样。

游木的关注点都在他身上,原本横在胸膛的狰狞伤口完全愈合,只剩下衣服的裂洞,就连大大小小的擦伤都不见了,魔法石的治愈能力着实惊人。他悬着的的心总算放下来,做这个危险决定的时候,系统曾提醒他魔法石与“容器”的相容问题,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吸收宝石,更多时候,是魔法石选择它中意的“容器”。当时时间紧迫,他无暇了解如果不兼容会有什么后果,不过所幸,濑名和这块宝石的相性很好。

 “太好了,融合得很成功,”游木欣喜地说,“连伤口都愈合了。”

“你……”

濑名发出一个音节,皱着眉,最终却摇摇头什么也没说。他像是要注意注意力一般,低头活动双手,又试着举起剑。原本锋利的佩剑被先前那场电闪雷鸣毁得残破不堪,只能勉强维持着原形。

濑名起身,把游木从地板上拉起,扶着他坐在台阶上:“我出去弄匹马。”

“我——”

“你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

濑名说得斩钉截铁,容不得这个使不出法术的魔法师争辩半句,见游木瘪嘴坐回原位,他才放缓了表情。

“我马上就回来。”

说罢,他捡起一把尚且能用的长矛出了店铺,还用木条把大门封起来,以免游木不听话偷偷溜出去。

虽然被“嫌弃”了,但游木此刻并不太担心濑名,有了宝石加护,现在又是白天,光辉骑士单枪匹马干掉几个兵卒不是问题。

游木按下蝴蝶图腾,想重温那个融合魔法石的神秘咒语,可奇怪的是,菜单里“可使用魔法”中,并没有那个高阶法术,说不定那个咒语对现阶段的游木来说还为时尚早,毕竟,关键时刻爆发潜力而完成平常做不到的事也是游戏的固定桥段了,游木心想着,不由期待起自己升级后的场景。

眼镜自带的辅助插件虽然提供了许多基础词条,可关于魔法石融合术的信息少之又少,游木在资料库翻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转念想濑名看起来似乎状态不错,也不必太过担心。

就在他退出资料库的瞬间,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荧蓝色光点闪烁起来。

他记得那个水滴大小的光点,尽管他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但总觉得那或许是什么关键线索——也许因为它和手背上的蝴蝶图标发着相同的光吧。

游木蹑手蹑脚地朝那个光点挪去,萤火虫一样的蓝光在店铺的角落里晃动,就在游木即将走到它面前时,光芒消失了。

他有点泄气,但很快发现,蓝光曾经徘徊的地方有一片突起,他拂去焦土,发现那个硬邦邦的尖角是埋在地板里的铁宝箱。

濑名满载而归的时候,游木正吃力地把宝箱从泥土里挖出来。

“这是什么?”

“大概是店铺主人藏起来的东西。”在濑名帮助下,游木总算把沉甸甸的箱子拖出地面。

“你怎么发现的?”濑名狐疑道。

游木当然不能说是一个蓝色光点的指引:“搜索时候意外看到的,可能是因为雷电把木板都劈开了。”

宝箱上锈迹斑斑,显然被人埋藏许久,就连锁眼都被红锈封死,濑名没那个耐心,直接用抢来的弯刀砸穿了铁锁,一脚踹开箱子。

铁箱很沉,可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把沾了灰的长剑,剑鞘幽绿,有点发霉了,但濑名并不在意,一把拿起来。

在他拔剑出鞘的瞬间,游木的镜片上弹出一段说明文字,看来这把被店铺主人私藏的利剑是把优质名品,虽然比不上濑名原来的那把,但眼下也是难得的武器了。

“是把好刀。”游木做结论。

濑名挑眉,似乎在质疑他一个魔法师竟然还会点评刀剑。忽然,他注意到铁箱底部还有个不起眼的布符,黑糊糊的几乎跟铁箱融为一体。濑名掸去泥土,从布袋里倒出个墨绿的耳夹,在他白手套中发着淡淡的光。

游木也凑近研究,辅助插件告诉他,这是个法师的初阶佩饰,能够小幅度减少魔法的消耗量。

“戴上这个,”濑名又吹了吹浮灰才把饰品交给游木,“聊胜于无。”

游木苦恼地看着这个落单的耳夹,他实在没有佩戴耳饰的经验。现实世界里的自己也只是作为亲民朴实路线的偶像,从未做过这类尝试。

濑名默默地看他笨拙努力了半天,终于忍不下去了。

“给我。”

游木宛如听令的士兵一般绷直身子,大气都不敢出。他感到濑名戴着手套的手背蹭着他的面颊,软软的耳垂被那人小心地捏在指间,冰凉的金属螺丝温柔地咬紧他逐渐变热的耳朵。他心跳得格外厉害,看来这个世界里的魔法师游木并不擅长和陌生人肢体接触。

“游君在紧张?”

游木紧紧盯着被雷烧焦了的木地板豁口:“不。”

“可你心跳得好快。”

被拆穿了。想来也是,那人的手就贴在自己脖颈,岂会感受不到如此剧烈的鼓动?可这个魔法师比其他世界的游木都要羞怯得多,谎言刚被点破,就像受惊的小动物般想逃开:“不……我、我只是不习惯肢体接触。”

游木一躲,濑名举着耳夹的手便落了空,他好气又好笑:“逃什么,佩饰还没戴上,回来。”

理亏的游木挪回原位,濑名的动作依旧小心又轻柔,生怕弄疼了他。安静的气氛和之前似乎有点不一样,游木忽然意识到,相比初遇,濑名对他明显耐心和善了许多。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作为玩家的游木其实是很欣慰的,濑名态度的转变意味着对方开始在意魔法师了,这是两人增进感情的契机。可很快,他就被一阵莫名的不安所笼罩,那不是属于他的感情,而是魔法师自身的。进入这条线之后,游木或多或少能感受到魔法师对骑士的在意和偶尔的悸动,那都是很熟悉的感情,他在其他世界线里已经充分体会过了,可这次不同以往,始终有一股不安萦绕在心动之上,作为玩家的他尚不能理解,又无法忽视,只能试着猜想魔法师不安的理由,却毫无头绪。

耳夹戴好了,难熬的等待终于结束,游木解脱地从濑名身边抽身。注意到他的动作,濑名说:“游君真的很不喜欢和别人接触。”

游木苦笑:“因为平常都在图书塔里学习的缘故吧……我不太会社交,也不擅长说话。”

骑士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魔法师,忽然道:“游君很漂亮,很讨人喜欢。”

“诶?”

“你可以更自信一些。”

是指社交方面吗?游木被突如其来的赞美搞得很不好意思,身为大魔导师关门弟子的他,平日并没有多少被夸奖的机会,他本来就不是出类拔萃的魔法师,又鲜少参与集体活动,被夸赞外表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他不明白濑名为何突然这样说,他很惊喜,也很开心,可同样又感到惶恐茫然,为什么这个高傲的骑士要赞赏自己呢,甚至连态度都柔和起来,难道因为自己贡献了宝贵的魔法石,那人觉得亏欠了自己,于心有愧?

一切好像都说得通了。

眼看着自我说服的魔法师,玩家的游木心急如焚。他很想穿越到真正的西幻世界,告诉魔法师不要擅自做奇怪的定论。可他无能为力,只能在虚拟游戏世界里,看着一堆数据演算出最消极的结论,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心情也忽然消极起来。

 

 

【32】

然而游戏进程由不得游木感伤。

两人离开武器铺,骑上濑名掠夺来的战马,赶在被敌人包围之前冲出了王城。

尽管顺利逃出了鬼一样的城池,可接下来该去哪里,游木十分迷茫。濑名说他有点担心原本守卫王城的同伴——虽然濑名并没有使用同伴的字眼,但游木清楚他其实很重视他们——他问游木是否要去找莲巳,游木摇头,说大魔导师特意吩咐过,不要立刻回魔法学院。

“把骷髅带到‘冥河城’,自然会有人收下它。”游木复述着莲巳最后的嘱托,他打开世界地图,系统显示所谓的冥河城在遥远的北疆,标位不明,据说其实是埋在冻土之下的一座不死之城。

濑名不满道:“让你一个人去?他就不怕你半路被魔怪吃掉吗?”

游木失笑,彼时莲巳并没多作解释,只给了他那枚珍贵的蓝宝石和关押骷髅兵的笼子。现在有再多疑问,也只能先找到冥河城再说了。

“濑名先生接下来要去哪里?”

“什么意思,游君是想跟我分道扬镳了?”

游木的“不”还没说出口,濑名就咄咄逼人道:“你现在是个连火焰咒都放不出来无能魔法师,不跟我在一起的话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不用说得这么狠吧……”

“游君赔上那么重要的东西救了我,我怎么能眼看着你随便送死,”濑名暗暗攥紧了拳头,“我会守护游君的,不管不死城空之国还是海之渊,我都会陪你去。”

游木沉默,心底翻涌着海啸般的悸动,这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地对他做出承诺,像要把自己的生命都交付给他一般郑重。可很快,排山倒海的心动退去,留下一地狼藉的惶恐与不安。游木知道,魔法师又在害怕了,他不介意用宝石换取骑士性命,可他不认为自己值得对方赴汤蹈火。说到底,他只是恰好拥有大魔导师交给自己的魔法石,而那宝石又恰好能融入骑士体内,仅此而已。

“……”见身后的魔法师默不作声,濑名便说:“游君觉得有负担的话——就把我当成目的地恰好一致的同行者。反正我也要寻找那些家伙的下落,从这里到冥河城会经过不少地方,也许能遇到他们。

“在我们的目标都达成之前,作为合作者同行,这总该可以吧?”

游木听到自己应了一声,濑名的话让他放松了下来,至少不必立刻面对那个沉重的话题了。

 

明确了前进线路后,游木准备收起地图,忽然一个突兀的光斑在地图某片平原上晃动起来,就像之前引导他发现宝箱的那个蓝色光点一样。

“濑名先生,在前面的分叉口右转。”

“右转?去冥河城的话,要朝北边的驿站走啊?”

“嗯,但东边的平原有点令人在意。我们去看看吧?”

“啧,”骑士的直觉让濑名心生警惕,“如果有危险就立刻调头。”

 

虽然地图中的平原没有任何标记,但当两人策马来到草原中央的时候,四周开始弥漫起迷雾,本该一望无际的平原突然变成了树林,都是颇有年头的老树,枝干粗壮又沧桑,裂开的树皮像笑容诡谲的怪脸。

“难道是传说中的‘平原之森’,”游木飞快读着镜片上的词条说明,“平原之中拔地而起的古老森林,唯有被选中之人方能进入。”

“那都是老掉牙的传说了,没有所谓的‘被选中之人’,这雾有致幻效果,普通人会困在原地走不出去。”

濑名安抚着不安的战马,这里没有太阳,但也没有月光,只有迷雾,所以被诅咒的马匹还不至于变成骷髅。情绪稳定的战马在原地打了个转儿,忽然朝某个方位打响鼻。

濑名驱马朝那个方向走了一段,再等马重新寻找方向,就这样反复数次,周围的浓雾竟然渐渐变得稀薄,一片村落的轮廓在二人眼前浮现。

“濑名先生好厉害!”游木由衷道。

“我认识一个不死族的家伙,他曾提过破解迷雾的方法。我们这匹马既不是生物也不算死物,可以嗅到迷雾中死尸的味道,和混在其中的活人的气味。这个村庄,大概就是靠迷雾掩盖族人踪迹,为了不被外人找到。”

话音刚落,战马载着二人走到了村落的入口。一左一右果然都悬挂着半风干的兽肉,散发着腥臭,尚未挖去的眼珠发着骇人的幽光,像无声的门卫一般审视着来者。

“要进去吗?我可不保证村里人会欢迎我们哦?”濑名最后向游木确认道。

游木想到那个地图上的光点,一咬牙:“嗯。”

濑名跳下马,牵动缰绳准备进村,忽然一道黑影从门边的石柱后窜出来,那像是什么猛兽的影子,龇牙咧嘴地朝濑名扑过去。

骑士的反应很快,但那团黑影的速度更快,体型又是濑名的两倍,几番搏斗之后濑名被逼退到石柱旁,游木想过去帮忙,可战马似乎十分惧怕那个黑影,不肯前进半步。

游木心急如焚,他拼命将辅助器对准那团阴影,然而资料库里没有任何相关信息。濑名处于劣势,但还不至于被彻底压制,他不断在空地上来回走动,村落大门上的火把随风晃动着火光,在地上投下摇曳的光斑。

游木突然注意到那团黑影似乎在小心地避开被火光照亮的地方,他灵机一动,甚至忘记自己的魔力槽还是空的,下意识念出一个低级火焰咒。

吟唱的瞬间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足够的魔力,可出乎意料的是,魔咒生效了,一团火球精准地砸在黑影背上,那个魁梧的身影立刻痛苦地扭动萎缩,冒起浓烟,身形越来越小,最终化成一撮灰烬。

“濑名先生!”

游木连忙跳下马,冲到骑士身边,所幸对方只有一些擦伤,而濑名根本不顾上自己的伤口,急匆匆问:“你刚才放了火焰咒?!”

“是的……”游木也很疑惑,方才情况紧急,他没查看MP槽就急急忙忙念了咒语,按理说他的魔力已经耗尽了,也没有了回复MP的魔法石,应该无法施咒才对。

他赶忙点开菜单,自己的人物介绍栏目下,魔法槽果然还是空的,不对……游木难以置信地盯着槽表始端,那里竟然在缓缓地回升魔力值,就和以前佩戴着魔法石的情景一样。

可现在,魔法石已经不在了,是什么在帮他恢复魔力?

游木的目光转移到濑名身上。

-TBC-

*迷雾中的森林灵感源自《塞尔达荒野之息》里的迷雾之森

评论(10)
热度(15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