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做了让重要后辈生气的事(3)

#无话可说,就这样吧

传送门→(1)(2)

本章可直接外链上假车→ 三号车道(AO3)


祝阅读愉快



05

初次亲吻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轻易起来。

顺理成章地十指交握,水到渠成地舔舐,濑名小心翼翼地把嘴压在游木唇瓣上,像轻吻一团香草味儿的棉花糖。很软,还有点甜甜的,如果是普通点心的话濑名一定会嗤之以鼻的,可那是游君柔软的嘴唇,一直品尝下去都不会感到腻味。原来甜味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濑名心想着,试探着伸出舌尖,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维持这个吻,只是下意识地顺应本心——想多尝一尝游君的味道——竟也无师自通地这么进行下去了。

游木有些被动地承受着他小小的施压,也许是自己太心急了吗,濑名犹豫了,可又舍不得撤开,就在迟疑的时候,一个湿润柔软的东西舔上他的唇角,他怔了一会儿,才发觉游木竟然在回应自己。

笨拙的舔吻乱得毫无章法,他们没有做过约定,却心照不宣地握住手,在未知疆土上探索着,局促不安又兴奋不已,当濑名侧头时,游木也会默契地转动脑袋,好让彼此的舌头更轻易地探入对方口中,交融的唾液宛如上好的酒,陌生而甘甜,令他们沉醉其中,欲罢不能。

不知不觉中,濑名松开了游木的手,带着一点濡湿汗水的掌心滑到对方赤裸的小臂上,又顺着衣褶窸窸窣窣地摸索,指尖勾起衣袂,像钻入温暖巢穴的雏鸟那般灵巧地伸进去。

他感觉游木下意识地挺直了身板,尚未抹去少年气的青涩腰线紧绷起来,他指尖点上去都会激起战栗的涟漪。

“抱歉……”濑名紧张地脱口而出,“游君不喜欢被这样摸吗。”

原本还只是害羞的游木像是被他的话提点,脸涨得越来越红,他一只手还使劲攥着濑名的掌心,像捏着最后一根岌岌可危的救命稻草。

“只是有点突然,被吓到了……”

他声音细得仿佛深秋的蚊子。但濑名清楚地听到了,表情放松下来。其实濑名紧张得要命,甚至有点呼吸不畅了,他很怕自己太狼狈,没有前辈和哥哥该有的余裕。可当游木面红耳赤地说自己不排斥他的触碰时,濑名忽然觉得,那些顾虑都是多余的,他的游君尽管害怕,却还是乖乖跟随自己踏进这片陌生世界,那么接下来,当然要由他这个年长者好好引导游君,不可以让游君感到不安,要尽可能令对方舒服才行。

像是在一瞬间得到全宇宙的勇气一般,濑名的情绪也平静下来,他用拇指安抚着游木的手背,耐心问:“可以脱掉游君的衣服吗?”

“诶……”

游木显然被他的直球吓了一跳,可再如何纯情,十六七岁的少年也早已明白那些开启身体秘密的隐晦暗号,更何况……

“不行吗?”

濑名恳切地倾着身子,放低姿态,让他看起来真挚到甚至有点可怜的程度了。很少看到这样的濑名,更多时候他总是自说自话,游木都习惯了顺着他性子随他去。而眼下,主导权却突然被濑名塞到自己手上,游木抿住嘴,以免自己妥协得太过轻易。

然而短暂目光僵持之后,游木心里的小白旗已冉冉升起。

“也不是不可以……”

濑名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像捕捉到心仪蝴蝶的猫那样熠熠生辉,游木知道自己到底还是被套路了,可为什么并不觉得不甘呢。

为游木脱掉套头衫的时候濑名有点心急了,忘记对方还戴着眼镜,游木的脑袋被裹在暖黄色的家居服里,仿佛笨手笨脚的花苞在左摇右摆:“泉、泉桑我的眼镜!眼镜要挤扁了!”

可总是顾及游木感受的濑名这次却置若罔闻,用力把长衫拽开,裹挟了眼镜的家居服就这样被他甩在一边。没了眼镜,脸上还残留着缺氧的红晕,游木脑子还有点懵,甚至没意识到罪魁祸首已经笑眯眯地凑上来,像迎接落入陷阱的羔羊那般温柔地亲吻他。

“别这样搞突袭啊。”游木瘪嘴,冲着模糊视野里唯一清晰可见的身影抱怨。

“因为游君实在太可爱,忍不住就这么做了。”濑名笑着,丝毫没有歉意地收拢双臂,只穿了单薄短袖的少年不得不靠在他双膝上,对方也意识到这个窘境,拘谨地抬起臀部,像要避免直接坐在濑名腿上似的。

“游君。”

“怎么了……”

“想kiss。”

“已经做好几次了吧。”游木小声吐槽着,却还是配合地低下头。

 

即使是最不喜欢的甜味,一旦那是喜欢的人散发出来的,就会着魔般迷恋上。

尽管是毫无经验的接吻,只要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就会上瘾般停不下来。

两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坐在地板上不厌其烦地亲吻多次了,那层糊在彼此间含蓄的窗户纸被捅破之后,他们就像要把之前压抑的所有冲动都补回来——虽然喘息的间隙还是会在目光相撞时脸红,但那点悸动的羞赧完全影响不了他们对彼此的渴求。



外链上假车→Weavi二号车道



“我、我现在去洗。”找到了充分借口的游木一下子弹起来。

“游君这么想看哥——我脱衣服嘛~”

“才不是啦,只是干了的话就很难弄了,”游木说着,从衣柜里拿出几件干净的休闲衫,“泉桑先换一件凑合一下。”

分明都是同性,可在濑名脱衣服的时候游木仍不自然地别开了视线。

尽管濑名反复强调没关系,可游木还是抓过衬衫就夺门而出。只留下裸着上身的濑名在屋里打转,游木母亲还在,他总不能直接这么冲出去。

也不知游木是无心还是有意,他拿出来的几件短袖不是ACG的T恤就是纪念文化衫。濑名对布料质感挑剔得很,手感还不错的图案实在不符他的人设,挑来拣去也没个称心的,他就索性直接把校服外套披在身上。

游木一回来,就看到仿佛在玩色气制服play的濑名,衣襟大开,露出被灯光照得发白的胸膛,还有隐约凸显出肌肉轮廓的平滑小腹。

“泉桑——”

“游君……?”

等到游木回来的濑名在看清对方模样的时候也变得说不出话来,他搞不懂,为什么洗个衬衫能洗得浑身都湿哒哒的,游木本来就只穿了一件薄短袖,吸饱了水之后紧身衣似的贴在身上,透出浅浅的肤色,少年清瘦的轮廓一览无遗。

“怎么回事……”

心跳加速的两人异口同声道。

-TBC-

评论(18)
热度(14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