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3)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下次、下次应该就完结了(你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2)(24)



【30】

游木躺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发呆,他睡不着,系统没有直接黑屏跳过这段夜晚,又没有新的任务打发时间。他望着融入黑夜的天花板,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小得不起眼的荧蓝色光点——等一下,游木一怔,他分明摘了眼镜,只能勉强看清靠在床尾的濑名,怎么天花板上微小的光点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再仔细看,那个不时晃动的宛如萤火虫的微光有点眼熟,简直和他手背上蝴蝶的光一模一样。游木赶忙去抬起手,果然,那片图腾也有所感应似的泛起淡蓝的幽光。游木再望向天花板,那里的光点却不见了。

简直像幻觉一样,游木疲惫地揉揉眼,说起来,他在这个游戏里不间断玩了多久了?虽然游戏内时间算法远比现实来得短,可累计起来也相当可观。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发现他的消失?不过适逢新年,她重心都在工作上,也无暇顾及放假的自己。与其担心被家人发现,游木更怕濑名察觉异常——尽管自己“意外”闯入他房间的时候,濑名很轻易就相信了他的漏洞百出的说辞,但距离他离开濑名家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对方会不会出于关心给自己打电话?万一发现无人接听的话可就糟了……

游木越想越不安,可这游戏并没有存档退出的选项,他像被困在孤岛上的流浪者,唯有按部就班地造出一艘木筏,才能通关回到熟悉的现实世界。

为了分散注意力,他点开了蝴蝶菜单。UI和怪盗世界不同,人物介绍除了姓名职位之外,还有HP和MP槽。游木发现自己的血槽是满格,魔法值却只剩一半的量,显然之前的战斗消耗了不少法力。不过好在MP槽会自动回复,虽然速度慢了点儿,但聊胜于无。他又切到装备界面,原来自己这身繁复的长袍不仅象征着魔法师地位,还有增强咒语效力和防御的功能。根据文字说明,那个镶嵌在胸口一看就价值连城的蓝宝石,是出发前莲巳特意给他的道具,可以帮助魔法师恢复MP,以免在荒郊野外弹尽粮绝的时候连个生火咒都念不出来。

玩多了白手起家的RPG,游木对现有的装备十分感恩戴德了。既然睡不着,他便仔细研读自己可以使用的魔法,为接下来随时会出现的战斗做准备。

倚在床尾的濑名动了动,游木偷偷望过去,发现对方在擦拭武器,阁楼里的浮灰在空气中翩跹流动,在他周围涤荡出银色的波纹。濑名轻声打了个呵欠,他已经竭力克制了,但房间里太安静,游木听得清清楚楚。

一串字体纤细的选项从月光中显现出来。

{向濑名搭话;保持沉默}

回想起之前的互动,已身经百战的游木直觉现在不适合开口。他装作无事发生,侧了个身,面朝着洒满月光的地板,开始看起濑名的人物介绍。

和现实中濑名的画风不同,板面上的他更像是游戏中的平面立绘,倒还真有几分幻想世界的骑士模样。作为骁勇善战的光辉骑士,濑名的HP槽和物理攻击力几乎是游木的两倍,敏捷度和防御值很高,MP槽倒是不长,典型的DPS选手。游木浏览着濑名的攻击招式,心想,如果可以自选操控的角色,这个骑士简直是他完美的第一选择。尽管经历的几条世界线中,游木大都是辅助类型,可现实中作为高玩,他打网游时总是更喜欢使用剑士神枪这种高输出伤害的角色,也会本能地对相似职阶的角色产生好感。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条世界线里的自己是狂战士,那样的话还真想亲身体验一下。他胡思乱想着,忽然感觉有什么冰冷的视线扎在脖颈上。他回身,可那里只有光秃秃的墙壁。

“怎么,睡不着?”

濑名的声音从床尾传来,显然作为一个该熟睡的人,游木发出的细碎声响太多了。

“没什么……”游木说着,关掉了蝴蝶菜单。他闭上眼,试图入睡,可很快那道冰凉的视线再度缠绕上来,在黑夜中精准地勒住了他的喉咙,游木惊醒,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到底怎么了?”濑名不耐地看过来,可游木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似的,全神贯注地盯着天窗的一角。

脏兮兮的玻璃上倒映着一颗巴掌大的浑圆眼球,血红渗人,如猫眼一般竖立的瞳孔像是裂开的梭子,直勾勾地盯着阁楼里的二人。一片透明得几乎快看不清的翅膀耷拉在眼球旁边,月光清晰地照出薄翅上的血脉,和宛如硕鼠的尖锐利爪。

“死兆蝙蝠……”游木机械地念出镜片辅助器上弹出的名词。

濑名咋舌:“那种蝙蝠嗜群居捕食,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像是验证他的说法一般,窗外已经隐约传来怪兽的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游木贴近玻璃窗,俯瞰空荡荡的街道,成群蝙蝠在惨白的路面上投下纷乱的影子,像等候猎物的鸦群。有一道异于蝙蝠的细长阴影渐渐逼近,游木不由地屏住呼吸。

“可能我们无法从正面离开了。”

濑名把剑插入鞘中,顺着游木手指的方向,他看到被蝙蝠群吸引而来的骷髅士兵。那是比他们之前看到的还要魁梧数倍的庞然大物,面部骨骼像被浓酸腐蚀过似的,焦黄发黑,面目全非,身上的骨头甚至比人类的手臂还要粗,手握一人高的尖刺槌,缓步走近躲藏着两个活人的武器铺子。

“把那家伙引到室内的话,也许能困住。”濑名眯起眼,若有所思。

“但我们还得避开那群蝙蝠,被附身的话会把骨髓都抽干的。”游木担忧地说。

“短时间的防御术你总会吧?”濑名不再看窗外,而是飞快把武器配备好:“蝙蝠嗜血,我引开它们的时候,游君给自己加个防御罩跑到外面,这个哨子可以召唤我的马,天快亮了,被所有骷髅围上之前逃掉总不是问题。”

游木将信将疑地接过,濑名的计划看似合理,可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濑名先生怎么办?”

“不过是和骷髅周旋一会儿,你以为我连这都做不到吗?”

“可万一濑名先生也被困住——”

“说了没问题,你在小瞧我吗?”

“……”

游木抿着嘴,他没说出口,濑名的言行简直立起了教科书般的死亡flag,这可是游戏大忌。

濑名似乎意识到自己口气太冲了,勉为其难地补充道:“与其关心我,还是先担心游君自己的安危吧?”

不得不承认,这话也没错。游木心有不甘,忽然想起自己那个虽然缓慢恢复却余量堪忧的魔力值。眼下他可以吟唱的大魔法还有一个,但之后剩余的魔力就不足以再攻击敌人,甚至不够再施放小量回血的治愈术或者增幅咒,那太过冒险,万一濑名受了伤他却无能为力就糟了。

濑名走下楼梯,把店铺里的武器一字排开,那些老旧的铁器都将成为濑名钳制敌人行动的助手。他抽出冰剑,面不改色地割破手掌,殷红的血沿着掌纹流淌下来,濑名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准备好了?”

他示意魔法师跟在自己身后。

游木的目光落在有点生锈了的兵器上,灵光乍现,他激动地抓住濑名的小臂,后者吃痛地想要抱怨,可看到他熠熠生辉的绿眼睛,濑名一时竟忘了要说什么。

“我有个办法,需要濑名先生帮忙!”

 

一阵风吹开了武器店摇摇欲坠的大门,腥甜的鲜血味吸引着蝙蝠蜂拥而来,它们堵在门口,甚至阻挡了骷髅兵的道路。

店铺最里面站着一个蓝袍骑士,鲜血从他手中滑落,滴在锈迹斑斑的铁兵器上。他坦然地直面着可怖的怪物,哪怕对方下一秒就会将他撕得粉碎,骑士始终没有丝毫怯意。

一道本不该出现在冰剑尖端的金丝闪烁,带着电火花的声响点燃了充斥着铁器的逼仄空间。

就在骷髅兵的尖刺即将碰到骑士的瞬间,被护在身后的魔法师恰好念完了冗长的降雷咒语,那本不是个颇具威力的法术,却被串联了整座房间的兵器无限强化,好像整个世界的雷鸣汇聚在此,震耳欲聋的巨响和宛如烈日的白光在狭小的店铺中炸裂,一切色彩和声音都被抹去了,唯有容纳了骑士与魔法师的小小保护罩安然无恙。

万籁俱寂,就连簇拥在门口的蝙蝠也化作灰烬。几乎耗尽所有魔力的游木勉强把骷髅残骸收集起来,再也支撑不住,踉跄着栽倒,所幸被濑名揽住了,才避免狼狈地摔在地上。

而濑名也好不了多少,尽管游木的魔法罩替他抵消了绝大部分的痛苦和电击伤害,可没人知道要稳稳当当地擎住那把召唤雷神的利剑需要耗费多大精神力,他血槽空了大半,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外伤,甚至游木都被他蒙骗过去。

两人跌坐在地上,空气里漂浮着烧焦的木屑和皮毛的味道,濑名吹响哨子,此刻已经顾不得招来更多敌人了,他们都已精疲力竭,只有尽快上马,才有可能逃离这座死城。

哨声在空荡的城邑中回响,寂寥而凄凉。他们沉默地等待着,却迟迟听不到马蹄声。

游木闭着眼,心脏还在剧烈跳动,日出前的黑夜太过寂静,耳畔的吐息是唯一令他安心的声音了。他感觉揽着自己的濑名放下了哨子,就连马儿的主人也终于放弃了吗,他苦笑,有种劫后余生的悲凉。

“我们会不会就死在这里了……”

没有补给,没有法力,没有坐骑,甚至连武器都残破不堪了,还等不来终结噩梦的黎明。

“我可不想死在这种地方,”濑名发出不屑的鼻音,哪怕他的声线因失血而颤抖,仍坚持摆出倨傲的架势,“如果还被误认为是跟男人殉情的话就糟透了。”

游木断断续续地笑起来:“那还请濑名先生松开抱着我的手臂。”

“不过是个魔法见习生,还敢使唤我,嚣张过头了吧?”

“不,我是说真的,濑名先生请先放开我。”

游木说着,手搭在濑名的腕部,他才发现对方的手腕冰凉腻滑,摸上去竟然都是血。

“啧,别乱动啊,超烦人。”

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濑名还是放松了双臂,他似乎也放弃呼唤爱马了,握着哨子的手垂下来,脊背倒还挺得笔直,面色苍白,却不狼狈。

可当游木转头正视濑名时,他才意识到,这一切不过是骑士虚张声势的逞强而已。在他肩头不断泛着警示红光的是几乎见底的血槽,现在别说是骷髅兵了,哪怕被钝刀子刺伤都能要了濑名泉的命。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游木愧疚地喃喃,他原以为自己想了个万全的方法,还拼尽全力强化了保护罩,可他到底低估了雷电强化后的杀伤力,只因为濑名护在了他前面,替他抵挡了大多数伤害,而他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防御术十分成功。

“对不起,怪我太自以为是了……”游木的语调发颤,他把双手贴近濑名的胸口,试图用最后一点魔力值给对方疗伤。可他动摇得太厉害了,甚至无法顺利地念出咒语。

濑名反倒笑了:“擅自把一切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还不是自以为是吗?这只是我一时大意而已,跟游君无关。”

他倚着楼梯,扯出一抹依旧令人有点火大的嚣张笑容:“作为魔法师,你还挺努力的。”

游木咬着下唇,视线有点模糊,可他不想在濑名泉面前落泪,那就像对骑士妥协,承认自己已无能为力一样。

决不能这样。

他的掌心贴在濑名前襟,隐约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就在刚才,游木的MP槽刚刚恢复到一个临界点,他可以直接施放一个治愈术,阻止电击过后的持续掉血伤害,但无法替濑名恢复更多血量。虽然依靠魔法宝石的力量可以等MP回升后再施法,可是恐怕在那之前骑士就要没命了。

又或者……游木看着浮现在眼前的两行字幕,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期待着选项的出现。

{施放治愈术;利用魔法石}

第二个选择,显然是杀鸡取卵的做法,就像临近最终boss战时脱下所有神装去单挑一样,是不理智的、会被大魔法师莲巳批判三天三夜的愚蠢决定。

不过那又如何呢。

游木解开胸口的丝带,取下那枚无论何时都泛着迷人光泽的蔚蓝宝石。

“游君?”濑名隐隐猜到游木的意图,他也是和魔法公会打交道的人,自然知道魔法师胸口的那枚宝石就像他们的生命一样重要。

“你疯了吗,这可是你的护身石!”

游木置若罔闻,他飞快地默念咒语,蓝宝石在他掌心发出耀眼光芒,漂浮到濑名面前。

“不要做蠢事!”

濑名话音未落,笼罩在淡蓝光团里的石头像融化了一般,变成流动的液体,钻进他的胸膛,濑名像被定格似的停住了话头,宝石的光仍透过皮肉和衣料向外散发着,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透明,苍白的脸上却渐渐有了血色。

“治愈濑名先生才不是蠢事。”

默念完融合咒语后,游木如释重负,虽然他的MP已彻底清空,身上也没有了保佑性命恢复魔力值的宝石,他的脸上沾满血污和吟咒流下的汗水,头发凌乱狼狈不堪,可他依旧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像捱过了漫长黑夜后的澄澈朝阳,明亮而温暖。

“作为魔法师,我做得还不错吧?”

-TBC-

评论(13)
热度(18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