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毛线球上的猫骑士(上)

#LP paro,猫骑士泉×魔法师真

#新春快乐w虽然还是晚了几分钟但姑且算是222猫咪日的贺文吧

 @娃儿绿 和阿绿的联动w 点我就看超绝可爱的毛线球骑士

以上,祝阅读愉快w


毛线球上的猫骑士

  

01

濑名泉失踪了。

游木真一回到村落时便听到这个消息,他刚带着村民组成的驱魔小队赶走了附近的魔兽,过程有点艰辛,但好在大获全胜。他本想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濑名的,可还没来得及见到本人,却被告知那个可靠的骑士消失了。

“因为这次遇到的怪物很难缠,濑名先生一边保护法师一边迎战,消耗太多精力,回来的时候甚至是被人扶着上了马,”站在游木面前的村民紧张地绞着手指,不敢直视这位与骑士私交甚好的魔法师,“虽然大家都很担心,但濑名先生坚持走在最后,还不准我们回头。结果到村子的时候才发现他不见了,都怪我们,对不起,游木先生……”

游木和颜悦色地安抚着满腔愧疚的村人,说天色已晚,寻找泉桑的事交给他就好了,各位早早回家便是。

既然游木真亲口承诺了,众人也放心下来。尽管这个年纪轻轻的魔法师刚来村子不久,却有着高超的治愈术。村里的人们多少都受过魔怪伤害,而他竟能轻松让创伤愈合,甚至还为村人配制了护身符,戴在身上连普通小怪都不敢近身。

游木轻而易举地赢得了村民的信赖,至于和他一同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濑名泉,更是都城响当当的骑士。如今社会动荡,魔兽丛生,濑名作为首屈一指的驱魔精英,没有躲在安全的堡垒中,而是主动请缨,跟他的魔法师游历四方,与残暴的魔怪对战。

这样勇敢又强大的救兵,在村民眼里自然是怠慢不得的。也正因如此,濑名的消失才让人们方寸大乱,只得求助于游木。

和毫不知情的村人不同,游木听了叙述就大概猜到了真相,如果他想得没错,那么濑名应该并无大碍,只是躲在了某处。不过,听说随队的牧师法力有限,濑名又坚持要她先为参战的村民疗伤,反而自己拖着一身重伤回来……游木维持在脸上的从容微笑到底绷不住了,他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镇定,夜幕降临,正是魔兽最猖獗的时刻,一想到伤痕累累的濑名可能还在荒郊野外,他就无法心平气和地搜寻。

他从口袋里抽出几张折纸,默念咒语,原本软塌塌躺在掌心的纸鹤忽然鲜活起来,扇动翅膀飞入夜色之中。

拜托了,泉桑,他望着消失在黑暗里的折纸祈祷,请一定不要有事,我很快就会找到你。

 

 

02

令游木真失望的是,飞出去的使魔们并没有回馈什么好消息,满月将至,村外平原和森林里的魔兽愈来愈强,纸鹤传达给游木的只有那些魔物浓烈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濑名的,这让他越发不安。

他步履匆忙地走过街道,忽然一声细弱的猫叫自草丛钻出来,他不由得放慢脚步。

告知他噩耗的村民离开之前,曾说过令游木颇为在意的话——有一只流浪猫悄悄扒过马背上的包袋,不过很快就被他们赶走了,毕竟那是濑名的包裹,不能被野猫偷了东西。

不会吧,游木苦笑,难道已经殚精竭虑到这个程度了吗。

可这个念头固执地扎根在脑海,像是呼应他的猜想一般,猫叫再次响起,游木忍不住循声走过去,可那猫咪警惕地跑开了,只有细长的影子留在脚下,仿佛暗示他走过去。

跟着流浪猫东拐西绕地跑了半个村落后,游木来到了一处废墟,那里曾经是民宅,失火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断壁和破败的天花板,杂草丛生,倒成了野猫的天堂。

隔壁民屋的灯光落在废墟空地上,勉强能看出躲在阴影里的猫,和它们警觉地、发着幽光的瞳孔。

意识到自己冒闯他人领地,游木也有几分心虚。实际上他不太擅长应付猫咪,尤其是敏感警惕的野猫,他向来敬而远之的。可盘踞在脑中的那个想法驱使他点亮了魔杖尖儿的荧光,冒着被野猫抓咬的危险,他壮着胆子向前迈步。

猫儿们压低身子,做出迎战姿态,游木假装看不到猫眼里警告的暗示,借着光亮逐个查看猫的模样,心渐渐沉下去,没有,没有他期待的那只猫。

就在他心如死灰地收起荧光时,废墟角落突然传来有点沙哑的猫叫,尽管听起来疲惫又勉强,却无比兴奋。游木还没来得及再次点亮魔杖,就看到一团小小的黑影如箭一般窜到眼前,狠狠扎进他怀里。

虽然混着浓郁的血腥味儿和微妙的泥土气味,但游木仍旧嗅到了熟悉的、属于他的唯一骑士的味道。他小心地托住猫的身子,想用力抱紧它,又怕弄疼了它身上的伤口,只好不断抚摸着不复柔顺的毛发,轻吻猫咪的脑袋,如释重负道: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泉桑。”

猫咪餍足地喵喵叫着,游木没有修读过动物语言,却笃定对方一定是在回应他的担心。

他抱着变成了猫的濑名走出废墟,听到身后有动静,他回头,那些流浪猫仍在盯着他,仿佛还在质疑他不怀好意。察觉了异样的濑名从游木怀里探出半个身子,告别似的叫了几声,虽然声音沙哑虚弱却不失威严,好像短短时间里,他俨然成为野猫的领袖一般。

得到濑名回答的流浪猫们这才放松了身姿,游木摸了摸再度钻回他衣襟的灰猫,朝猫群说了声谢谢。

“是它们救了泉桑?”返回二人住处的路上,游木问道。濑名显然筋疲力尽了,却还是在他怀里点头,毛茸茸的脑袋在胸口蹭来蹭去。

“没想到你们遇到的魔兽这么强大,泉桑已经很久没有精力耗尽到变回猫了吧,果然是满月的缘故吗。”

灰猫窝在他臂弯,像是睡着了,没有反应。

饱满的圆月大得惊人,月光明亮的宛如白昼,照在猫咪沾了血污和泥土的皮毛上,游木忍不住抚摸,又怕惊动了熟睡的骑士。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每次征战都能和濑名一起,倒不仅是因为他的骑士先生强大可靠,更多原因是但凡对方受了伤,他都能第一时间为其治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睁睁看着那人身负重伤还要忍痛应战,只能提心吊胆地回到村落才得知对方消息。

可是最近魔兽的骚动越来越频繁,只靠他们一队人马已是捉襟见肘,不得已才分成两组队伍。

不过,就算如此,濑名这次体力消耗得也快得不对劲,而且以往就算没有游木的治愈术,他自己也能先缓慢回血,起码可以恢复到维持人形。而这一回,明明已经过了这么久,他却还是猫咪形态,就连变成人的法力都不够了。

难道魔兽的攻击有什么诅咒,阻碍他恢复?可抱住灰猫的时候,对方身上并没有魔物特有的戾气,也没有诅咒的痕迹。

游木心怀疑惑地回到两人的矮房。那是村民特意为他们搭建的新房子,有两间敞亮的卧室,不过因为某种未公开的关系,他们总是同床共枕,于是便把其中一间卧房改成了工作间,摆放着游木配药的工作台和濑名保养利剑的器具。尽管他们在此不会久住,但濑名总是对装扮二人居室的事充满热情,朴素的平房被他打点得温馨浪漫,甚至还错落有致地摆着各种濑名亲手制作的小工艺品。最近,濑名又迷上了编织,游木都不知道他竟然还擅长这种精细活儿,每逢休息时候就看他兴致勃勃地从怀里掏出两团毛线球,一脸满足地织围巾。

想到这儿,游木不由自主看向濑名喜欢坐的沙发,那里放着线球筐和毛线针,可奇怪的是,红白两个毛线球并不在筐里。

也许是泉桑收起来了吧,游木心不在焉想着,指挥着热水壶朝脸盆里倒水,顺便朝热水中滴药。说起来,那两个毛线团看起来就有点怪怪的,不像是市面上买的,色泽鲜艳毛线紧致,那种红是染坊里都做不出的正红色,白也白得宛如纤尘不染的月光,简而言之,都不像普通的人造制品。

融入了治愈药的热水变成剔透的橄榄绿色,灰猫醒了,似乎本能地抗拒着水。可当游木小心翼翼抱起它的时候,猫咪并没有挣扎,乖乖地伸着脖子,任游木把有点刺痛的药水淋在伤口上。

“虽然满月马上就来了,但根据逆先君的占卜宝石,白天应该不会有厉害的魔兽袭击。”游木一边轻柔地为灰猫搓去毛上的泥巴,一边说道,“所以明天泉桑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灰猫警觉地抬头,游木失笑:“我也不会一直在外面,毕竟,给泉桑疗伤的事还是我来比较靠谱嘛。”

素来谦逊的魔术师难得有点小得意,不过他说得也没错,在濑名泉的治愈问题上,游木真永远最有发言权。

可猫咪仍仰着脸,似乎还有什么心事。

游木想追问,但转念想对方现在也无法回答。他用毛巾把灰猫裹起来,放在沙发上,开始吟唱治愈术。

冗长的法术之后,沐浴在翠绿色圣光里的猫合上眼睡着了。濑名的法力丧失得太彻底,尽管游木替他治疗了大部分伤口,但精力的回复还是靠传统的物理睡眠方式最见效。

他抱起灰猫,放进柔软的被窝里,左侧是濑名的位置,对一只猫来说还是过大了,于是游木将灰猫放在枕头上,自己洗漱后也钻进被窝,靠着猫咪暖暖的身子睡去。

 

 

03

游木睡眼惺忪地感到有重物压在自己腰部时,就知道濑名恢复了。他眯着眼转向左侧,果不其然,看到变成人形的濑名泉的睡颜。

对方还在沉睡,安眠的咒语依旧奏效,毕竟这样才能保证他不受干扰地休养。游木想着,忍不住摸了摸对方脸颊,变成人之后的濑名体温反而降下来,摸上去有点凉凉的,游木的手指向上,轻揉对方的烟灰色卷发。他向来喜欢抚摸对方头发的手感,就像有人喜欢抚摸猫咪柔顺皮毛一样,会有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指尖忽然碰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不同于头发的蓬松,是动物特有的微微发硬的顺滑触感。

游木半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大了,再仔细一看,支棱在濑名卷发中的正是同样灰色系的猫耳,就连耳根细软的绒毛都有。

这是没彻底恢复的后遗症吗,游木哭笑不得,看来今天的濑名确实不能出门了,如果被崇拜他的村民看到这种萌系猫耳(甚至还有猫尾巴——游木偷偷确认过了,不要问他是怎么确认的)那第一骑士的威严也不复存在了。

这种局面濑名泉断然是不想要的,游木虽然暗自觉得他恼羞成怒的样子挺有趣,但果然还是不要让他之外的第三人知道了。

和煦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游木本想继续享受这种静谧的二人时光,可守在门口的板凳犬跑过来,告诉他外面已经有村民等待,期望他前去为伤者治疗。

游木轻手轻脚地从濑名手臂桎梏里钻出来,可他还是小看了猫的敏锐,脚刚落地,身后的濑名已经醒了。

“游君……这么早要去哪儿。”

濑名的声音依旧沙哑,迫使二人回想起昨天恶魔般的战斗。

“有人昨天受的伤还没好,我过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我也去。”

濑名清醒了,俨然一副贴身保镖寸步不离的气势。

游木无奈:“泉桑的伤太重,要先在家里静养。再说,你现在……也不太适合出门。”

濑名顺着对方的视线摸了摸头顶,手掌压住猫耳的时候脸色变得很差。

“也许是太久没见泉桑变成猫的形态,我有点忘记需要的回复药剂量了,”游木抱歉地说,“等会儿我再吟唱一次,中午应该就能恢复正常。”

“没关系。”濑名似乎对自己糟糕的现况并不太惊讶,他还是下了床,被牵扯的伤口刺痛到皱眉。

“才不是没关系,泉桑再这样无视医嘱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哦?”游木佯怒,却还是上前搀住对方。

濑名像是没听到游木的警告似的,顺势圈住后者的腰,把脑袋抵在对方肩头,尖尖的猫耳贴着游木的耳朵,长长的尾巴试探地在游木手腕蹭来蹭去。

“没关系,像这样‘游君充电’就可以迅速恢复了。”

“又在说奇怪的话……”或许是暖暖的猫耳熨帖得太紧,游木的脸也有点热了,却没有推开倚在身上的骑士,“我先去村民那儿一趟,很快就回来陪泉桑。”

濑名一声不吭地抱了一会儿,才默许了游木的话,不舍地松开手。

“我给游君拿点吃的。”濑名说着,从游木特制的制冷箱子里拿出保鲜的三明治和果汁,仔细包好递给他。

“虽然那个占卜宝石说暂时没有魔兽,但不可以掉以轻心,”濑名叉着腰,严肃道,“游君再给我一副药,我必须在夜晚到来之前恢复才行。”

“现有的药效还没过,立刻服用下一剂会有副作用的。”游木皱眉,他不是不理解对方的焦急,可他忽然这样不顾后果也太奇怪了,濑名可是出了名的对身体管控严格,不会轻易为了一时冲动透支自己。

“游君还不相信哥哥吗,当然会算好时间再服用了,这样一来游君给村民治疗时也不必总是惦记我的情况。”

话说到这份儿上,游木也只好妥协了。

临走前,游木还是不放心地叮嘱濑名不许出门,不可以剧烈动作,表皮的愈合不代表伤口完全恢复。濑名笑眯眯地站在玄关,借着微妙的身高优势捧着游木的脸亲吻他的嘴,尚未复原的犬齿还有点尖利,抵在游木柔软的唇瓣上,几乎要咬出血来。

深吻之后,游木涨红了脸:“怎、怎么这里都没变啊……”

刚才濑名的舌头探进他口中的时候,游木能明显感到细软的倒刺慢吞吞碾磨着他的口舌,陌生又新鲜的刺激让他方寸大乱,手贴在对方胸口,又估计着伤者病痛不敢挣扎,只能被濑名掐着软肋玩弄了一把。

“游君的‘治愈术’,哥哥切实收到了~”

濑名倒是心满意足,还故意伸出舌尖舔过唇角,游木被他搞得又羞又恼,嘟囔着不管泉桑了,扭头推门离开。

濑名竖着猫耳,倾听对方羞愤地大步离开,走得足够远了,和村民的脚步声混在一起。

脸上的笑容几乎顷刻就剥落了,他换上骑士的战斗服,把游木交给他的药水小心塞到腰包里。看家的板凳犬紧张地在他身边绕来绕去,可濑名深谙这种小使魔的弱点,轻而易举就把它固定在了角落。

他给自己暴露在外的猫咪特征施了点法术,既然是驱魔骑士,基本的魔法还是不在话下的。屋外人来人往,却都像看不到濑名一般与他擦肩而过,熟视无睹。

伪装法术还算成功,不过如果游君在的话就很容易暴露了,所以必须尽快离开。风迎面吹来,濑名侧耳倾听,他的魔法师已经进入了某户人家,正在专心致志地为病人疗伤。

抱歉,游君,他不舍地听着对方温柔的说话声,迈步朝野外走去。

哥哥要食言了。

-TBC-

评论(10)
热度(16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