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爱巢?(3)

#梦魔Alpha泉×筑巢Omega真,第一次尝试abo,不熟练,请谅解

#全篇可直接外链上车→Weavi备用→ 二号车道


以上,祝阅读愉快w


03

眼镜被人故意放在一边,模糊的视野里只有近在咫尺的濑名格外清晰,自己倒映在冰蓝海面的模样不安又雀跃——是的,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微笑时,游木窘迫地红了脸。

太丢人了,为什么自己一副迫不及待想和对方做的样子啊?濑名会觉得自己很可笑吧。他胡思乱想着,呆呆地看着两片倒影不断放大,濑名凑得太近了,近到他怀疑那人的睫毛会拂过自己眼睛。说来尴尬,游木还从没和Alpha接过吻,学生时代曾和一个Beta谈过短暂的恋爱,但无论是xing|爱或日常,他们都无法满足彼此,也就不了了之了。他已经记不得和前任接吻的感觉,甚至不能轻易想起对方的脸。

当濑名的薄唇贴上他的嘴时,游木触电般挺直了身子。人的嘴唇会如此柔软吗,他们分明只是唇瓣相贴,为什么他已能尝到些许薄荷般清冽的幽香,那真是奇妙又可口的味道,他可以长长久久地品尝下去都不觉得厌烦。游木心想着,下意识地闭上眼,转动头颅,舌尖试探地轻舔对方的嘴唇,像孩子珍惜地吮尽手指上的蜂蜜那般仔细。


上车打卡→ Weavi



原本用于清新空气的香薰味道早就被浓郁的信息素所掩盖,他的,还有游木的,两人不安定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融为沉稳隽永的醇香。

他喜欢这股味道,这是他与游木是天作之合的明证。

濑名把倚着镜面的游木揽入怀中,后者意识模糊,只是寻求本能地嗅着他的味道靠上来,发丝柔顺的脑袋抵在他肩窝,像渴求安稳巢穴的小动物,这个念头让濑名的心头一暖。

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混着不成曲调的哼唱,有人来如厕了,可现在已经来不及替游木穿好衣服。

当然,他也可以坦然留在原地,用自己的身躯把衣冠不整的游木护在身后,待对方离开后再收拾残局。可前提是来这里的人也是个无关紧要的Beta……不,无论来者性别是什么,他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窥视他怀里的这个Omega。濑名把游木从洗面台上抱下来,青年在平稳呼吸着,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毫无警觉,好像只要有濑名在身边就无需担忧。

濑名看着怀里的人,不知不觉间他已开始肆意释放自己的信息素,Alpha的味道有极强的侵略性和领域意识,濑名平常并没兴趣刻意发出这种宛如野兽的信号,但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警告所有人,这里有一个Omega,谁都休想碰他。

 

一段仓促的走动和天旋地转之后,游木被濑名释放的强烈信息素给惊醒了。他茫然地睁开眼,发现两人已经换了地方,他们在一个半封闭的小隔间里,他正靠在隔间门上,脚下凉飕飕的,他低头一看,自己竟赤着脚站在濑名的鞋面上。而濑名站在他面前,手牢牢圈着他的腰,像是要确保他不会双腿发软摔在地上。狭窄的空间中央一个高级抽水马桶,盖子闭合,上面放着游木的牛仔裤和底裤,还细心地铺了一次性坐垫纸。

游木困惑地看着濑名,正想要开口,就听到隔间外走调的歌声,还伴着哗啦啦的水声。

果然在盥洗室做这种事很容易被撞见!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游木面红耳赤,再看濑名,对方居然还在笑。

游木涨红了脸,气鼓鼓地小声质问:“为什么要脱、脱掉我的裤子?”

“因为被游君自己弄脏了,我想脱下来清洗一下比较好。”

“那也、不用泉桑来……”游木声音越来越小。

“不过,反正也很碍事,迟早也要脱掉。”濑名语焉不详地说道,猫一般的眼睛紧盯着游木。

游木还想说什么,可体内不断涌上来的热浪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没错,他绝望地、羞愤到恨不得钻入地缝地意识到,濑名浓烈而目的性鲜明的信息素已经唤醒了他作为Omega的天然欲望。


评论(17)
热度(165)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