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4)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要写不完了oioi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13)(15)


【18】

随后的几天日常里,游木不断要面临灵魂拷问般的抉择——去图书馆埋头苦读,还是应濑名之邀外出兜风逛街看电影。有了前车之鉴,游木知道不能总是答应濑名的邀请,但同样也不可以毫不关照对方的心情。好在和濑名外出并不只是单纯玩乐,他会教给游木一些外勤的技巧和建议,还不忘同他巩固下一个任务的计划细节。短短数日,游木过得十分充实,唯一美总不足的是课堂上新教的一个算法,他没来得及在任务到来之际学会,他本想靠这个新知识在时装秀场的控制室里大干一场的。

他道出忧虑的时候两人正坐在图书馆的桌边,濑名的手越过遮板轻揉他的头发,小声安慰他,没关系,这次游君要大显身手的地方是T台,你只要跟在哥哥后面走就行了。游木皱起脸,躲开那只不怎么老实的爪子,把脑袋深深埋进参考书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执行任务当天。游木换上一副款式老旧的黑框眼镜,穿着工科男生最爱的格子衫和开襟卫衣,顺着人流来到那个SOHO大楼前。大厅里已经开始了预热表演,重头戏的时装秀还在最后紧锣密鼓的准备中。他半低着头,看起来毫不起眼,审查他证件的警卫狐疑地打量他。

“临时替班的实习服装师?”

游木纯良地点点头:“导师病倒了,他负责的那套服装是我打下手的,我很熟悉。”

“进去别乱摸乱动,”警卫把伪造的证件扔给他,“没一件你赔得起。”

经过安检后,游木才开启了入耳的无线耳机,轻咳一声。那是他和濑名之间的信号,意味着他已顺利进场。

“我那身衣服配套的假面怎么还不拿来?”耳机里传来陌生的抱怨,那是乔装成参演模特的濑名的假声,与装作观众的游木不同,濑名借助易容顶替正主,混入了后台,仗着名气颐指气使。

“什么?上台前才能取出来?什么意思,不信任我吗?我可是看在这套化妆面具的份儿上才答应走秀的,不给看的话我就走人了!”

随后便是工作人员乱糟糟的挽留和安抚,游木哭笑不得,难怪濑名当初在三个备选模特里挑了和他气质差最多的,尽管气场不同,却完全是本色出演。

就在他放弃和濑名联系,转而环顾会场时,场内的灯倏地暗了,只剩下T台两侧闪闪发亮的地脚灯。欢快的旋律响起,开场的歌手嘉宾刚露面,观众就被点燃了激情,兴奋地鼓起掌来。暖场节目很快结束,先出场的是身着华服的女模,这场时装秀的主体是假面,因此所有模特都带着风格迥异的面具。可惜从后台只能勉强看到五光十色的彩灯,不过游木也无暇围观,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来打杂的实习生,趾高气扬地招呼他去干活。

按照节目流程,濑名作为压轴的闭场模特,将会戴上万众瞩目的“神吻”面具登场,再与主办方推送的某位新锐模特一起谢幕。然而只有他和游木知道,最后的主题秀开始时,那个新秀模特的衣服会因为濑名制造的一点“意外”而无法上场,然后,作为服装负责人的游木会假装缝补衣服而一同进入化妆间,在那儿完成偷梁换柱。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虽然工作区总是人来人往兵荒马乱,但有濑名暗中相助,游木顺理成章地敲开了新秀更衣间的门,对方刚要冲他破口大骂,游木就先发制人地朝模特漂亮的脸蛋上喷了点昏迷剂。靠着濑名叫他的捆绑方式把模特绑在更衣室之后,游木换上了那身设计过于前卫的新装,无镜片的黑框眼镜收缩成手环,褪下的衣服打包丢进黑塑料袋,再顺手塞到路过的清洁推车里。

这个名为偷梁换柱的任务是限时的,游木做事时就有倒计时横条悬在头顶。所幸他做足了功课,又或者想到濑名在过道的另一头等他,就无端多了些安心,游木顺利地一次完成了任务,甚至还有富裕时间让他朝镜中的自己打气。

游木抵达秀场后台时,濑名正不耐烦地等造型师完成最后的修容。注意到他的到来,濑名毫不顾忌地吹了声口哨。

尽管游木知道,那只是濑名“扮演”的模特儿的烂俗癖好,可他仍旧难掩窘迫羞赧的情绪。好在他们没有多余时间交谈,化妆师风风火火跑过来给游木补妆。出行任务之前,濑名已提前给游木易了容,抹去了原貌温润的线条,眉梢眼角都是那个小模特独有的娇俏倨傲。此刻又被化妆师加深了眼线,整个人宛如魅惑人心的小恶魔,哪怕戴上雕饰繁复的面具,也遮掩不了那勾魂摄魄的眼神。

游木前面只剩几个待机的模特了,他匆忙走过去排队,心脏在胸腔里狂欢一般剧烈打着鼓。或许是被“黑客”这个角色的不安感所影响,游木紧张得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脚底打滑摔倒露陷,那这任务也就完了。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他的后腰,游木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没有叫出声来。他穿的这套衣服虽是春装主题,却根本没多少布料,下身是露着半截大腿的木色短裤,上半身只有薄如蝉翼的半袖衫,就连模特的乳首和小腹的纹身都清晰可见。浑身上下遮得最严实的地方反而是眼睛,衣服不过是为了做个反衬,因此连布料都吝啬得很。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这种破廉耻的衣服走来走去,还要摆个pose,这也是导致游木紧张的源头之一。

那只手的主人似乎满意于他隐忍的表现,变本加厉地在他腰部摩挲,像是要把他揽入怀里,又好像只是捉弄个新鲜的玩具。

眼看就快到游木了,他只能愤懑地瞪一眼罪魁祸首,小声警告:“请住手。”

“想不到,纹身跟你还挺配的,”顶着陌生模特脸的濑名笑容促狭,游木毫不怀疑他本人也乐在其中,“不考虑做一个吗?”

“不。”游木硬邦邦地拒绝。

“也对,我可不想让更多人看到这样的你。”

游木梗着脖子目视前方,他迫使自己想点别的,比如还没学会的那个算法,试图借此把濑名泉连带那个赖在腰部让他脸红心跳的该死的触感一并踢出脑海。

站在游木前面的最后一个模特也登场了。他走到台阶前,濑名总算把手收回去了。

“放轻松。”这是濑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踏上台阶,沐浴在炫目镁光灯和镜头之下的紧张感令游木有些不适,震耳欲聋的歌曲简直快把他耳膜穿破了,即使如此,他依旧能听到濑名通过耳麦指引自己朝前走。他走到指定位置定点,尽量自然地朝对准他的镜头微笑,聚集在他面前的闪光灯顿时多了起来。

就在游木快被闪光灯照得失明时,一阵欢呼口哨声在他身后响起,甚至盖过了响亮的音乐。他当然知道是谁来了,于是他保持着笑容来到延伸台另一端,随着曲子的节奏转身,濑名恰好走到他刚才停留的位置。

依照节目安排,他们该有个小小的互动,可就在濑名走近的瞬间,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会场像被装进一个纯黑色的巨大箱子。失去光明的恐慌让观众们惊声尖叫起来,守在外围的警卫赶忙拧开应急灯,荧蓝色的光束里是换成招牌白西装的怪盗,披风摆动,花瓣从舞台上飘然而落,宛如斑斓的彩灯。

“晚上好,我如约而来,取走心仪宝物。”濑名说罢,略抬礼帽,优雅地朝台下欠了欠身。

原本恐惧的抱怨立刻转为兴奋的大叫,前排媒体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早在一天前,署名Knights的怪盗就高调公开了预告信,说将于会场之中夺走一枚香吻。毫无疑问,那一定就是价值连城的“神吻”假面了。

时装秀固然受人瞩目,在怪盗面前却黯然失色。一时间,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奢华的走秀,万众目光集中在怪盗身上。警卫们大声呵斥着一拥而上,可濑名摘下自己的那张化妆面具,随手丢进人群中。

众人的注意力被转移的刹那,舞台上已空空如也。

“感谢这场梦幻盛典,‘吻’由我收下了。”

濑名的声音从人们头顶上方飘落,不知何时他竟瞬移到了裸露在外的钢筋横梁上,背后便是开启的欧式窗,冷风灌入会场,吹动了怪盗的披风。众人这才看清被他横抱在怀里的另一个新秀模特,脸上仍戴着假面,镶在眉心的血钻闪闪发亮。

“别让他跑了!”

坐在特等席身穿貂皮大衣的男人气急败坏地从座位上弹起来。显然,压轴的“神吻”假面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噱头,嵌着宝石的昂贵珍品此刻正在怪盗怀里、那个模特的脸上。

警铃大作,守在外面的警察也行动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濑名抱着游木纵身一跃,来到了会场自带的露台。这里地势不高,警卫很快就赶过来,不利于两人逃散。游木飞快扭动那个由眼镜变成的多功能手环,准备朝高处射一发钩锁。

按照原计划,写字楼天台会有濑名的同僚前来接应。他们已经离成功脱出不远了,只要再快一点,找到之前选定的位置发射绳索,再攀爬就好。

濑名试了试绳索的结实度,示意游木搂紧他的腰。

“速度会很快,可别松手。”

濑名话音刚落,游木就感觉自己像坐在发射器里的火箭,被无情地弹向空中。脚下的警卫越来越小,只能徒劳地举着手电筒朝他们大呼小叫。熟悉的即视感让游木不由得松了口气。

突然,一声枪响冲破风声,子弹与二人堪堪擦肩而过,游木甚至能闻到残留在鼻尖的火药味。

“怎么回事!”濑名咬牙切齿地一脚踩在玻璃窗上,借力转了个方向,可枪声在他身后穷追不舍,似乎毫不在意两人的生死,不择手段地阻止他们逃脱。

“你们脱出计划泄密了。”耳机里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尽管游木尚未在游戏里见过对方,但他确定那就是鸣上岚,对方似乎在叹气。

“是内鬼。”他听到鸣上如是说。

“谁做的!”濑名仍在竭力向上攀爬,他几乎是低吼着质问耳机另一端的人。游木忐忑地收紧了双臂,寒风如刀割般狠厉,可他已毫无知觉,感官仿佛都失灵了,只剩下听觉,他屏息凝神,等待着耳机里的人道出结果。

两人抵达天台的时候,鸣上终于开了口。

“小泉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濑名沉默了,他像即将喷发的暴怒火山忽然陷入沉眠一般。游木死死盯着他,暗自握紧了拳头。他其实隐约猜到了什么,然而那个假设太过可怕,游木一丁点都不愿多想。

楼顶的风愈发肆无忌惮,游木那单薄的衣服形同虚设。他不住地发着抖,可他根本顾不上抱住双臂自我取暖。

濑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若是在之前,对方大概早就解下外套替他遮蔽寒风了吧。他想喊濑名的名字,话却如鲠在喉。

“哪怕现在,游君仍旧不肯告诉我,任何事、任何话……一句都没有吗?”

游木无措地摇着头,如果是这个世界里的游木、如果是那个黑客,他会怎样回答?说到底,他究竟是什么人?

濑名自嘲地笑了。

“即使被同伴警告无数次,还想要相信你的我,真是最可笑的傻瓜。”

游木打了个颤,他无助地望向濑名,他想要解释什么,可大脑一片空白。濑名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但与纠结的神情相反,他后退了一步,踩在天台的边缘。

“泉桑,我……”

“还是不必说了,至少让我保留最后一点美好的回忆,”濑名深深地看了一眼游木,“永别了游君。”

白色的身影在游木面前消失不见,他慌忙奔到天台边缘,一架私人直升机轰隆作响,绕过他的视线,朝未知的远方驶去。

又过了一会儿,警察终于撞开了顶楼的门锁姗姗而来。游木已做好了被逮捕的准备,直到一个眼熟的红发青年走到他面前。

“这么久以来真是辛苦了,真,”年轻的警察安抚地笑笑,把备好的军外套搭在游木肩上,“你已经很努力,不要太过自责。”

游木愣愣地望着来者,对方身边出现一行介绍:{衣更真绪,警察。}

“衣更君……?”

红发警察欣慰地点点头:“是我。你的‘卧底任务’在刚才已经结束,虽然还是让那家伙逃了,但我们也让他吃到了苦头。这都是真你的功劳啊。”

察觉到游木的反常,衣更的笑容转而成了忧虑:“还好吗?我们先回室内,楼顶太冷,着凉可就糟了。”

游木勉强露出笑容,像在说我没事。离开前,他再次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天台,那里空无一物,仿佛那儿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曾有一个怪盗经过,更不曾有一段离别上演。

他垂下目光,可无论如何躲避,系统字幕都会固执地出现在他眼前——

{Bad End:Mission Failed任务失败}

-TBC-

评论(25)
热度(18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