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2)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怪盗日常模式参照persona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11)(13)



【16】

游木真没想到,濑名居然真的把他带到某个商圈。眼镜店在地下商城,店面小得不起眼,甚至还是古朴的卷门。他们来得太早了,睡眼惺忪的店员刚准备拉开卷帘门。走道里空空荡荡,失去了眼镜的游木不敢随意走动,只是转了个头,就发现原本穿着显眼白西装的濑名已换上了相对低调的休闲装。

游木惊讶地看他。

“被迷住了?”濑名大言不惭地问。

游木脱口而出:“一键换装?”

濑名很得意:“变装易容可都是基本中的基本。”

游木想到之前执行任务时自己甚至跳不上通风口,由衷赞佩道:“怪盗真是厉害。”

铁门哗啦啦的声响停止了,廊道里愈发安静,游木甚至能听到忽然逼近的濑名的呼吸声。

“可是要我说,游君才是最厉害的。”

他的话像个引子,勾出游木心底一点悸动和雀跃的心思。濑名泉总是这样,有数不尽的溢美之词来形容游木,对游木永远比他自己更有信心,始终坚信游君是想做就可以做到的天才。

就像现在,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赞美,却仿佛有千斤重量,把游木惴惴不安的情绪抚慰得服服帖帖、踏踏实实。

店员懒洋洋地示意二人可以进入了,濑名便主动牵起游木的手,似乎已经非常习惯了在游木没有眼镜的时候做个引导者。

他看不清四周,只得跟着濑名往前走。小店采光不太好,他只能模糊看到高高的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镜框,濑名没有在柜台驻足的意思,店员也不拦他们,任凭两人走进了员工休息室。

休息室很窄小,装潢老旧,砌墙的砖还是上世纪的白纹瓷,墙壁上凌乱地贴着一些疑似账单和宣传海报的纸张,大都破败不堪。

濑名示意游木站在自己身后,松开手时还捏了捏他的掌心。游木隐约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

粗略浏览了墙上的报纸之后,濑名有规律地按下几块瓷砖,整间休息室突然震动起来,晃悠悠地向下坠落,原来这是个伪装电梯。

像是注意到游木的讶异,濑名开口道:“游君是改造之后第一次来吧,之前做了几票大的有点惹眼,最近得加强警戒防范。不过没想到,游君这么迫切地想来基地,甚至都没休息就说了‘那个词’呢。”

游木一头雾水,什么词?他没有迫切想来这个什么基地啊?濑名一脸我都懂的表情,他担心开口露陷,只得把话憋在心里。

轿厢忽然停止,门刚打开,游木就呆住了。纵使他看不清晰,也已被基地冰冷前卫、极具科幻风格的景象所震撼。

一道系统提示出现在他面前:

{已解锁基地。}

{从现在起,可使用“暗号”进入基地。}

暗号是什么?他忍不住在心中询问。没有了眼镜也就没有了辅助插件,好在系统很贴心地予以解释:{暗号:配眼镜。}

“……”

游木突然懂了,难怪之前被濑名泉抱着自由落体的时候他竭尽全力护住眼镜,却还是没能抵过大风的吹袭,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个铺垫,就是为了让他自然地说出暗号,如此方能进入基地,就像每个游戏都必然会有的新手教程关卡一样。

在濑名的帮助下,游木很快便拿到了属于他的备用眼镜,就连辅助插件都配好了,一戴上就有大段说明文字弹出来。多亏这些介绍,游木对这个大得不像话的基地有了初步了解。

“新眼镜还合适吗?”

游木一扭头就看到濑名端着两杯热饮走过来,镜片上迫不及待弹出人物简介:{濑名泉,???怪盗,亲密度:???}

……这介绍打码打得毫无信息量。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无论是怪盗或黑客,注定有许多秘密,不可能在游戏开场就全部揭穿。游木接过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其实他挺喜欢这种欲盖弥彰,如此一来,他就可以靠自己一点点了解关于濑名的事。

濑名刚才去补齐武器弹药了,游木偷偷瞄过一眼,其中有一把枪形钥匙扣,按开关会扩张成真正的枪支,可以射出扑克牌催眠针和钩锁,枪托里还藏着烟雾弹。

“真是神奇的发明。”游木感叹。

“国王大人虽然外勤不靠谱,但搞发明确实数一数二。多亏他这些小玩意儿,警察根本不是对手。”

辅助插件捕捉到关键词后,就迅速给游木科普对方所说的是谁,但就如同他自己和濑名的介绍一样,短短一行字就有好几个马赛克。

游木沉默地抿了口热饮,他忽然有种预感,那是经历过无数游戏套路后的直觉——这个世界里的他和濑名,也许并没有看起来的那般亲密无间。

 

喝完饮料之后濑名问他接下来要去哪儿,系统给了两条选项,其一是回家休息,其二是去学校上课。

这个世界里随便一个学生都能当怪盗的吗?游木腹诽,又或者读书也不过是二人隐藏身份的幌子?

他想回趟“家”,通常来说那里是藏有大量信息的地方,可当他选择回家时,系统却询问道:{如果此时回家,今天就会结束。确定回家休息吗?}

显然回家的性价比太低了,游木只好说:“那还是去学校吧。”

“一起去吗?”两人走入电梯,濑名笑容灿烂地邀请道:“我的机车正好在店里。现在是早高峰,游君坐电车会很辛苦。”

本着增进感情的正直心态,游木乖乖点了头。濑名却惊讶地笑起来。

“今天的游君真是主动啊~平常总是很别扭地拒绝哥哥的好意。”

游木暗叫不妙,他还没摸清这个黑客角色的定位,刚才的选择似乎OOC了。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系统亲切地刷新了提示语:{因为今天有早课。}

他竭力摆出自然的口气说出了理由,濑名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说得对,今天周二,有游君最喜欢的密码学课程,虽然前排不会有人抢座,但也不能迟到呢。”

游木微乎其微地抖了一下,这种久违又熟悉的战栗感,和现实里的濑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别无二致。

走出地下商城,濑名先去开摩托,游木在街边等候。他发现视野被一个陌生的UI框了起来,左上角是天气和日期,右上角写着他们所在的商圈名称,左下角甚至有一个迷你地图——在其他世界线里游木都需要先激活蝴蝶纹身才能开启小地图的。多了几个图标之后,整个画面的RPG氛围都浓郁了起来。他打开菜单栏,看了看已有装备,暗藏机关的眼镜、装满自己编写的各种程序的开源手机,以及陪他完成任务的笔电……不愧是黑客。

濑名载着他开进了一所大学。正值深秋,校园林荫道上铺满了金橙色的落叶,现在还是清晨,校园里人烟稀少,即使如此,仍有女生被嚣张的马达声和春风得意的濑名吸引了目光。

机车在某幢教学楼前停了下来。

“就到这里吧,游君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打电话,哥哥的手机永远为你开着。”

又是这种耳熟到令人窘迫的热烈发言,游木干巴巴地笑了笑,见濑名没有摘安全头盔,好奇道:“泉桑不下来吗?”

“嗯?游君很想和我一起上课?”濑名果然没有放过任何自我陶醉的机会,但下一秒他又变得很正经:“可惜导师那边有个研讨会,虽然准备工作交给后辈了,不过那群没经验的家伙怎么想都让人不放心啊。出岔子的话还会影响我跟游君甜蜜的休闲时间,超烦人的。”

尽管濑名抱怨连连,但游木明白他大概也乐在其中——就像那个成天埋怨队员不靠谱的偶像濑名泉一样。游木不经常见到他这一面,毕竟面对自己的时候濑名总是性情大变热情过头,或许正因如此,当他听到濑名抱怨那些与他无关的鸡毛蒜皮时,总会有点难以言状的空虚怅然。他不喜欢自己有这种念头,那简直像在赤裸裸地讥讽他:“你已经占有了他那么多的注意力,竟还想得到更多,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游君?”

濑名的呼唤将他从乱七八糟的杂念中拽了回来。

“有、有什么事吗?”游木拘谨地问。

“下午结课后有时间吗?”濑名的表情竟有一丝局促:“我想和游君去个地方。”

系统应声弹出三条选项:{和濑名一起度过;去图书馆;回家休息。}

有了之前的经验,回家很可能会直接结束今天的行程,这条不作考虑。原本游木直接选择和濑名一起,但方才那通胡思乱想扰乱了他的心情,再加上这个黑客游木似乎和濑名不那么亲密,于是游木犹豫再三,婉拒了濑名的邀请。

“抱歉……今天我想去查些资料。”

失落在那双冰蓝色的眼眸中转瞬即逝,很快濑名又若无其事地微笑起来:“也对,是我太心急,忘记游君每周都会泡图书馆读文献了。不要看得太晚又忘记吃饭,不然下次我就要带着便当坐在游君身边监督你了哦?”

游木配合地抖了抖,濑名笑了笑,尴尬的气氛总算有所缓和。

 

游木依照地图指示找到了教室,出乎意料的是,他真的在游戏中上了一节课。尽管流程很短,时间过得飞快,但教授居然还当场出题,游木必须正确解答才能离开。

解题是游戏任务,也是增加经验值的环节,系统提示他,在日常中所学的知识在出行任务时会有所帮助,经验值积累越多,越有利于完成黑客任务。

他想到之前那个任务里无法破解的报警器防火墙,心说果然这是个升级游戏,看来泡图书馆提升经验值也不失为正确选择。

从图书馆出来之后,游戏一下子快进到回家,系统不断跳出提示框催促他休息。可游木挂念着笔电里面的资料,既然是黑客,对同僚怪盗的濑名泉应该做了不少研究,对于玩家的游木来说都是宝贵信息。可当他打开硬盘,电脑竟弹出密码框,他试了试自己生日,失败了,输入濑名生日,依旧失败,于是他红着脸把两人密码排列组合了一下,屏幕闪了闪,弹出一个窗口:【特定性错误频繁,请泉桑不要偷用电脑。】

“……”

好吧,他承认自己攻略了太多濑名泉,条件反射地认为这个世界里的自己也已经喜欢上了濑名,所以才不断使用对方相关的数据做尝试。其实只要冷静想一下就明白,哪怕真有心上人,黑客也不会恋爱脑到采用如此简陋的密码。

放平心态后,游木开始观察桌面和房间,耐心寻找蛛丝马迹,不过他之前尝试太多次,花费了不少时间,不等他想出个头绪来,系统再一次催促他休息,随后便强制黑了屏。

 

 

游戏里的时间推移经常是一眨眼的事,短暂的黑屏之后就到了翌日上午,游木已置身教学楼的走廊里。迷你地图上的目的地标识是在某个阶梯教室,他要跟随人流去那儿上课。

要抵达阶梯教室需要穿过一段回廊,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U型教学楼另一侧的过道,游木随意瞥了一眼,竟然发现人群中的濑名泉。

游木发誓,他真的不是有意再多看一眼的,他只是有一点在意濑名的样子,从昨天分别到现在濑名只给他发过言简意赅的两条问候——要知道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可是被濑名的各种讯息塞得满满的——他不希望濑名为此失落,不愿看到两人的关系因为自己的一个任性选择而受到影响。

他要当面告诉濑名,他想和泉桑一起去那个地方,哪怕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哪儿,他们要去做什么。

而就在他忍不住再次向对面投去视线的时候,濑名心有灵犀一般转过头,两人的目光穿过喧闹人潮和厚重的玻璃交汇了,好像彼此身上有一块异形磁铁,轻易就能将对方的注意吸引过去。

游木有些窘迫心虚,仿佛自己有错在先,偷看别人却被逮个正着似的。

远远地,他看到濑名似乎笑了,朝他招招手,又冲他晃了晃手腕上的表。

也许是出于黑客和怪盗合作而形成的默契,游木一下子就懂得了对方的含义,他用力点点头,答应对方自己下课后就去找他。

得到回应的濑名满足地朝他做了个手势,拇指抵在胸口。

游木脸上有点烫,玻璃长廊在此恰到好处地戛然而止,濑名消失在了另一侧,而他也不必担心对方会把自己脸红害羞的窘态尽收眼底。

方才濑名做的手势是出行任务时的一个信号,游木昨天在图书馆查资料时了解到的,但濑名做的和书上说的有所不同,书中直译是“在原地待机”,而濑名的手却指向心口,像是特意对游木说,至死都等你。

-TBC-

评论(12)
热度(19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