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0)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荒野线结束,怪盗副本已开启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9)(11)



【13】

濑名把马背上所有的装备都卸了下来,然后解下缰绳和鞍座,抚摸着爱马的鬃毛说:“如果我三天还没出来,你就走吧,可别在这种鬼地方丧命。”

骏马像是察觉到主人的意图似的,不舍地用脑袋拱他的肩头,而濑名只是露出难得温柔的表情,耐心地拍拍它的脖颈轻声安抚。这一刻游木才觉得他果然还是那个对动物永远温柔的濑名泉。身边的德牧凑过来舔了舔他的手背,游木顺手摸摸它的脑袋,再看向黝黑入口,一切似乎都不那么恐怖了。

走入大门,迎接二人的是一路向下延伸的石阶,前方隐没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濑名点燃了火把打头阵,龙虾警惕地跟在游木身边。他们走了一会儿,脚下的坡度渐渐变缓,石阶尽头是个只有一人肩宽的窄小隧道。

“换龙虾在前面吧,”游木想从濑名手中接过火把,注意到对方的迟疑,他笃定地笑起来,“迷宫墓穴之类的地方,我比濑名先生更熟悉。”

石隧道很窄,光是匍匐前行就很勉强了,游木甚至不能背着包前行,他想把背包卸下来捆在脚上,濑名却不由分说抢了过去,示意游木赶紧钻隧道。背包里放着水壶睡袋和笔记本,沉甸甸的,拖着会很辛苦,可濑名眉头都不皱一下。

漫长沉默的爬行不知持续了多久,打头阵的龙虾忽然叫了几声,从游木面前消失了,他赶紧跟上去,手中的燃火剧烈晃动着,他们总算爬完了隧道。

与石道联通的是一间宽阔的厅室,天花板很矮,墙壁上刻着模糊的纹路,游木凑上去细看,竟是些诡谲的壁画,涂料大都剥落了,线条深深浅浅,显然已饱经沧桑。

濑名也走过来打量墙壁,皱眉道:“真是令人不舒服的壁画。”

游木深以为然,光是火光所照亮的这面墙上,就都是关于杀戮和死亡的场景,手法不尽相同,简直像一本古时代刑法的合集。两人心照不宣地移开目光,专注紧闭的大门。石板门很高,门顶与天花板连为一体,周围似乎也没有入口那样的隐蔽机关。大门上同样刻着一串图文,似乎和壁画有关。

眼前弹出系统提示窗口:{调查壁画。}

看来想要继续前进,就必须从这些诡异的图案中找线索,游木如是想着,举起火把想绕房间走一圈,可腿却虚软得抬不起来,他不由得踉跄栽倒,所幸被濑名一把捞起来。

“抱歉……”游木不好意思地说,脚底像踩在厚厚的海绵上,害得他找不到重心,“可能是爬太久有点累了。”

濑名仔细端详他,忽然问:“胸闷吗?”

游木一怔,对方的话像是提醒了他,从刚才起他就有些头晕难受,本以为是维持低姿态爬行太久导致的缺氧,可再仔细一想,所有不适感都是进入这间大厅才开始的,就连龙虾都有些不对劲,十分躁动不安,甚至有些一惊一乍了。

“有一点,四肢也没力气,”游木看一眼火把,顶端的火焰甚至比在隧道里还小了,“可能是通风太差氧气稀薄,越往里走恐怕情况越糟。”

“我们最好提高效率,”濑名说,“游君在这里找线索,我去隔壁看看。”

游木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旁边的耳室,那里比大厅更加昏暗,说不定里面布满了机关,贸然进去太危险了。

系统弹出关键分支选择:{让龙虾陪着濑名;让龙虾留在原地。}

向来冷静可靠的德牧此时变得心神不宁,游木不认为让它跟着去耳室是明智之举,可只让濑名一人过去也不放心,他想说不妨两人一起行动,可濑名像是读出他心思似的,摇摇头说:“时间有限,我去就好了,游君不要浪费精力。”

游木只得点了点头:“如果有情况,就大叫或者开枪。”

濑名笑了笑,仿佛向游木求援是件十分新奇而有趣的事。他点燃火折离开了,游木安抚地摸了摸龙虾的脑袋,开始研究壁画。

扮演者模式的逼真体验结果就是,水笔没墨了也要自己更换替芯。游木拉开背包,忽然发现有一包封得严密仔细的文件袋,他刚进入游戏时想看但没能看的,此刻倒是可以拆开了。

文件袋很沉,里面是三本装订整齐的研究笔记,显然都出自这个世界线的游木真之手,内容全是关于传说中岩石湖水沙宫的钻研成果,就连失落文明的语言文字和规律探究都有记录。借助这些笔记,游木很快便读懂了壁画的含义,这些确实是关于死亡,却不是惩罚那个时代的罪恶,而是针对所有企图探索这座地宫的“入侵者”,每一幅壁画都是一种机关陷阱,整个地宫恐怕有数百种死亡方式。游木慌忙翻阅笔记,原来迷宫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分割区间,有十二种入口,不同时段来岩石湖就会触发相应的入口开关。幸好他们进入的这条路线并不是最坎坷的,至少没有一进来就被毒气毒死。

游木在密密麻麻的壁画里找到了他们所在厅室的机关,开启大门的开关是左右耳室中的一个,但两个扳手其一是正解另一个是陷阱,如果触发了错误扳手就会被万箭穿心。他不断翻着笔记,试图从中寻找到更多解谜线索,可不等他细细研究,不远处徘徊的德牧突然狂吠起来,左边耳室传来枪响。

心脏几乎要从游木嗓子里跳出来,他顾不得收拾笔记,拔出匕首冲向了侧房。摇曳的火光中他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迎面而来,那简直不能称得上是生物了,通体泛着幽绿的磷火,皮毛和肉体剥落了大半,露出森森白骨。

电光石火间,濑名从忽然从旁边扑过来,搂住游木滚到一边,才堪堪躲过了怪物的袭击。

“快逃回隧道!这家伙个头很大,钻不进去!”濑名朝游木吼着,又对着怪物的脑袋开了两枪,可那也只不过让后者倒退几步。

游木记得研究笔记里有这种怪物的记载,原本是普通的守卫兽,为了能长久守护宝藏而被下了蛊毒,沦为腐朽的行尸走肉,性情极为残暴,无有效应对措施。

“濑名先生,不要浪费子弹了。”

“你要做什么,游君——!” 

趁着濑名给左轮装弹的空当,游木挣脱了他的怀抱,抄起火把朝耳室深处跑去。那怪物察觉到游木的存在,立刻调转方向。濑名想追上去,可那怪物一跃而起,已将游木连同火光都遮挡得严严实实,他不敢轻易开枪,生怕伤到了游木。

借助亮光,游木终于看到了安放在最深处的扳手,身体不住地发抖,胸闷的感觉更严重了,可他顾不得那些,怪物的咆哮就在耳边,他甚至能闻到腐烂的尸臭,庞大的阴影将他吞没。

游木突然侧身一滚,玩过太多动作游戏的他早已对临界点的把握轻车熟路,他算准了那怪物会蓄力跳跃,也预判了对方落地的位置。虽然太过危险,但“勾引敌人”这种事,他很擅长。

“啪嗒”一声,开关被掰动,游木只觉背后一凉,再回头,那头怪物已被数十根铁箭牢牢钉在地上,连抽搐都很快停止了。

光是想到濑名可能会碰这个扳手,游木就感到无比后怕。可他刚要松口气,头顶又响起轰隆隆的声音,耳室的入口竟然有石板飞快降下来。游木试着站起来,但之前的冒险耗掉他太多体力,还没站稳就摔倒在地。

石板门下落得太快了,哪怕他精力充沛的状态跑过去也非常勉强。游木苦笑,想不到这一局就要这么结束了,他甚至都没能和濑名走到最终关卡。

突然,有什么勾住了游木的手腕,一股蛮横的力道将他从耳室拽出来,他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石板门撕裂了他大衣的下摆,在他身后重重落地。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不想活了吗!”

濑名气急败坏地呵斥道,声调透着劫后余生的颤抖。没有了火把的照明,一切情绪都被隐藏在黑暗里,游木没有抬头。尽管濑名的斥责很大声,可他并没有将游木推开。

“如果你没命了,我——”濑名忽然顿住了,他抓着游木肩膀的手很用力,指甲快要嵌入对方皮肉,好像有什么要冲破他身体喷薄而出,他竭尽全力才勉强克制。

游木把脑袋靠在濑名肩上,生还的战栗让他止不住地发颤,他轻声说:“对不起,让濑名先生担心了。”

濑名狠狠将他拥入怀中:“游君真的是个笨蛋……”

“嗯,对不起,”游木顺从地闭上眼,“谢谢你,濑名先生。”

 

 

开启了右侧耳室的扳手之后,两人姑且是通过了这一道关卡。走过一段死气沉沉的甬道后,他们来到了一个穹顶很高的圆形厅室,出口就在几米开外的对面,但两个平台中间是湍急的流沙,沙子中央有一个稳如磐石的石柱,两端架着两块一米见方的托盘,一个对着入口,另一个摆放了砝码的朝着出口。

游木赶紧翻出誊写的壁画记录,对照研究笔记说:“这是‘天平的沙之间’,要在托盘上放足够的重量才能继续前进。”

“想要离开就得付出相应代价的意思吗。”濑名喃喃。

游木卸下背包,将尚未读完的几本笔记拿出来,再把沙子灌入包内的空隙。盛满了沙子的背包变得十分沉重,他把包放在托盘上,中央的柱子转过一个微小的弧度便停住了。

重量还不够,游木思考着能否把更多沙子放在托盘上,可那个窄小的托盘仔细一看有许多缝隙,细沙根本无法堆积在上面。

濑名拎回背包,轻描淡写道:

“我来吧。”

游木自然不肯答应,而濑名表情平静,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此一来,游君可以继续前进,我也无法逃走。”

“什么意思?”游木心觉不妙。

濑名苦笑了一下,卷起衣袖,游木这才注意到对方不知何时竟将挽在肘部的长袖放下来了,而现在他再度掀开袖子,露出的小臂却不再白皙精瘦,而是泛着可怕青紫的浮肿,上面布满了幽绿的纹路,就像那只被射成了筛子的怪物。

“被偷袭时候咬伤的,为了游君,我还是离队比较好。”

“只是中毒而已,说不定有什么方法……我、我会想出来的。”游木慌慌张张地打开笔记本,在怪兽血盆大口下死里逃生时都不曾这样魂不守舍。

他不在乎自己在游戏中死亡,只要再重来就可以了。但他不想再在任何世界里失去濑名泉了,他受够了因为各种意外和不可逆转的悲剧而被迫与濑名分开,他不愿再看到濑名故作释然的平和笑容,更不想听到对方说保护了游君便心满意足的言论。

他不要他为自己而死,他只想和他在一起。

视野变得模糊,游木几乎看不清笔记上的字了。

濑名伸出健全的那只手,揉了揉游木的头发,轻吻他的额头:“还记得吗,σ 'αγαπώ,只可惜无法实现了。”

游木被他气得又哭又笑:“事到如今还开什么玩笑!”他想去抓濑名的手,却被对方避开了。

“传染到游君一切就白费了,你快点走,带上怀表和枪。”濑名掏出左轮,上次游木握着这柄手枪时,还是对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的眼圈红了,仍不肯走,执拗地期盼转机的可能。

可冷酷的系统提示告诉他,一切都已成定局,没有回旋余地——{离开沙之间。}

濑名走上托盘,天平立刻转动起来,载着他的石盘垂直下沉,游木所在的平台随着流沙缓慢移动,转到了出口,而出口处的平台转移到了入口,一切运作停止,濑名也走下了托盘。

“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濑名不再看游木,他声线冷下来,长鞭甩得啪啪作响,“不速之客要来了。”

他话音刚落,便有几个燃着磷火的怪物和僵尸冲过来。窄小的平台容不下那么多人和怪兽,濑名敏捷地躲避周旋着,但他和游木都知道,这种优势不会持续太久。

“快走!”

泪水决堤而出,游木胡乱抹了抹眼泪,头也不回地冲向下一道关卡。他不敢再逗留,厮杀怪叫声与流沙潺潺声混在一起,宛如悲壮绝望的镇魂曲。

 

 

游木带着爱犬继续前行,遇到怪物就奋力逃跑,抵达安全地带就研究机关和前进方法。当他把笔记翻到最后,发现居然还记载着濑名说过的古方言的时候,游木才意识到,濑名对他说的那句神秘莫测的古话,根本不是什么调情,而是最简单又最深情的我爱你。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走出来,好像最后一道关卡连机关都没有似的,一切都平淡无奇,他就这样阴差阳错地找到了吞噬过无数生命的万恶宝藏,他本该兴奋不已的——这是身为考古研究者的游木真梦寐以求的东西。可他根本高兴不起来,一想到这个铁盒葬送了濑名的性命,他就恨不得把它扔进熔炉里。

游木走出水沙宫的时候,朝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晨曦照亮了嶙峋岩石,清晨的风凉爽而温柔,放眼望去尽是荒野美景。

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风景中浮现出熟悉的系统默认字:{Normal End:独自一人的旅程}

真是嘲讽的名字,游木心想。

那行字渐渐在阳光中消散,又凝成几行新的文字。

{已达成“荒野世界·普通结局”,获得100点数}

{请选择:

{从关键分支继续游戏;

{以“旁观者”模式重新开始;

{退出“荒野世界”。}

游木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游戏。

 

 

【14】

白光过后,重新构建的画面是在进入迷宫后的第一个厅室,濑名正准备去探索耳室,这一次,游木决定让龙虾陪同他一起去。

随后遭遇怪物袭击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当游木从耳室惊险脱出、被濑名紧张地抱在怀里倾吐心声之后,他发现龙虾的腹部有一大块明显的抓伤,已经开始发紫了。

动物感染后的反馈时间很短,当他们走到天平沙之间的时候,龙虾已经奄奄一息了,漂亮的棕色毛皮如破败的墙皮掉得七零八落,伤口已露出苍白的肋骨,游木想要抚摸它的时候,原本温顺的德牧竟试图咬他。

他们都明白,道别已近在咫尺了。

“我来吧,”濑名说,“不会让它很难受。”

游木摇头,尽管这无比痛苦,但他还是决定亲手掐死爱犬。*温暖的肉体在他怀中停止颤抖后,游木脱下大衣,小心翼翼地将龙虾包裹起来,系在身上。他将背包放入托盘的时候没有抽走笔记,那些资料他都牢牢记住,已经没有携带的必要了。

 

离开沙之间的时候,濑名说,那些人也跟进来了,但似乎走的不同入口。

“我们一定要活着出去。”游木语气坚定。

濑名挑眉,似乎对这个谦和腼腆青年的反应颇感意外,但最终他只是笑了笑:“没错,我还想着要游君如何偿还我呢。”

游木想到濑名那句故作调侃的古方言,不由得有些羞赧。这次他绝对要和濑名一起平安无事地离开,然后他会问对方,为什么不肯说出那句话的真实含义。

两人走到最后一间厅室,四面墙壁各有一扇巨大石门。和之前的不同,门上光秃秃的,连个文字图案都没有。反倒是石门前面有一个圆柱体的高台,看起来很可疑。濑名先爬了上去,再用绳子把游木拉上来。高台中央有个突起的矮石柱,断面是几个同心圆环,外围是一些杂乱的图形碎片,中间是个凹槽,轮廓很眼熟,让游木想到濑名的怀表。

就在他开始专注解谜的时候,濑名注意到有人也来到了这座厅室。他把怀表和手枪留给游木,自己跳下高台。

熟悉的桥段让游木再次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来势汹汹的除了觊觎财宝的地痞恶霸之外,还有几头凶暴的腐尸怪兽。他想先跳下去和濑名一起把敌人清除干净再解谜,可每当他走到高台边缘,系统就强制他后退。

{请解开谜题。}

被限制了自由的游木只得折回石柱前,熟读了研究笔记之后,拼凑断面外围的图形已是轻而易举。游木用匕首拆解了怀表,取出那个泛着淡蓝色文字纹路的表盘,放进石柱的凹槽里。

忽然,整座宫殿地动山摇,游木所在的高台震颤着缓缓抬升,天花板渐渐打开一道缝隙,而四周的墙壁的石板门也慢慢开启,黄沙倾泻而出,恐怕过不了多久,这间大厅就会被流沙填满。

对于站在高台上的玩家来说,这已经是解开所有谜题后的逃脱环节了,可濑名仍在下面和敌人搏斗。游木再次冲向边缘,系统还在不厌其烦地提醒他不要离开高台。

“濑名先生!”

濑名应声抬头,他似乎早就看透了自己的结局,笑容坦然无畏。

到头来,关键分支的差别只是在不同地方目睹濑名的不同死亡吗?游木绝望地趴在高台上,眼泪落在镜片上,他快要看不清濑名表情。

“如果这就是结局,我宁可现在就死。”他坚决地说着,抹掉泪水,奋不顾身跳下去。

一切忽然静止了,游木还漂浮在半空中,眼前突然出现一行冰冷的警告。

{此时坠落将导致游戏结束。}

“那也无所谓,我受够了眼看着泉桑死掉,哪怕只是游戏。”

{此时坠落将导致游戏结束。}

“我知道,结束就结束吧!”

{此时坠落将导致游戏结束。}

{此时坠落将导致游戏结束。}

{……}

{……}

{即使如此,仍要坠落吗?}

文字居然改变了,游木斩钉截铁道:

“是的!”

画面再度鲜活,喧闹声涌入游木耳中。他一如所愿地从高处跳下来,手中握着匕首,精准地跳到一头怪物宽阔的背上,刀刃扎入怪兽的脖子,游木使出全身力气狠狠一扯,硕大的头颅落在地上。

“游君?!”

看到怪物无头的躯干摇摇欲坠,濑名慌忙冲过去张开双臂,确保接住游木后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儿。

“你是笨蛋吗!”

这次游木不再沉默,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濑名先生才是笨蛋,不要命的大笨蛋!”

“……”

濑名一时哑口无言。眼下容不得他们温存,在被流沙吞没之前,他们还有几个敌人需要解决。

那个企图独占宝藏的前领主果然也潜入了这座宫殿,不过他损失惨重,带来的人手大半死于毒气和怪兽,甚至自己也感染了蛊毒,一条腿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可仍不死心地挥舞着刀子,想亲手结束濑名的生命,好像如此就能夺回他朝思暮想的昔日荣光。

左轮早已没了子弹,但光是靠套索和长鞭的濑名也依旧处于上风。

“无论多少次,你都赢不了的,”面对敌人的濑名冷得像寒冰,甩出去的鞭子狠烈得仿佛能将人拦腰砍断,“败给我这种‘外来者’的你,配不上这个位置。”

长鞭缠绕了男人的脖颈,不待他挣扎就折断了他的脊柱。

另一边,游木借助流沙走势砍断了怪兽的爪牙,虽然身躯还在抽动,却也只能陷在细沙里无力回天。濑名从那个死不瞑目的男人怀中抽出一根权杖,和他的怀表质地相似的白玉,上面同样刻着淡蓝色的古文字。

“他被驱逐的时候不肯归还权杖,果然是为了有朝一日来偷宝藏。”

游木接过权杖仔细打量,光线太暗,上面的刻字看不清晰,他直觉一定有什么逃脱线索,可细沙越来越多,已经快将他们淹没了。

忽然,系统弹出一行字:{将权杖插入石柱里。}

这句提示太过亲切,简直和之前百般阻挠他跳下高台的系统判若两人。可游木顾不得细想,攀附到石柱上,刚巧看到一个直径差不多的孔洞便插了进去。

一时间,世界都静止了。

石柱不再上升,四面涌入的细沙也停了下来。表面粗糙的柱体忽然劈开一道豁口,原来柱体内部居然还有一条螺旋上升的石梯。

当他们走到高台顶端,发现平台已经升回了地面,四周依旧是怪石嶙峋,清风拂面,旭日初升。

濑名没有将藏在石柱里的宝藏带出来,有些财宝会带给人安康幸福,可有些只会招致灾祸与不幸。他从来都不需要用这个来彰显自己的成功,更何况,他已获得了比宝藏更珍贵的东西。

两人走回岩石湖,濑名的爱马仍忠心耿耿地守在原地。尽管游木的马已经跑了,但对于现在的他俩来说,共乘一匹马的亲密行为似乎也不算什么问题。

在回去的路上,游木坐在濑名身后,纠结地打着腹稿。虽然在迷宫里他信誓旦旦地想着逃脱后就要和濑名摊牌,但直到现在还没把话问出口,眼看着就要回到小镇,之后可没有这样温情的氛围了。

而濑名也格外沉默,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俩就这样走了一路,连毫无营养的干巴巴聊天都没有,直到抵达了小镇,濑名把游木带到为他管辖的最好的酒店门前。

平心而论,作为玩家的游木很想直接表白,可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当濑名问他今后如何打算的时候,他居然直接说了句“继续考古旅行”。

濑名揶揄道:“游君还亏欠我人情呢,就想这样跑掉吗?”

那股强制游木不许乱说话的外力再度阻挠他开口。尴尬的沉默后,濑名不再坚持,准备告辞了。

此时,两人之间忽然浮现出系统默认字:{True End:未竟的心愿}

什么,游木愣住了,他辛辛苦苦打出来的True End,却是连心声都没有袒露的憋屈结局?难道这条世界线里的濑名和游木最终连心意都没表达,就这么擦肩而过吗?

那行结束语渐渐淡出,后续的说明文字也浮现出来,可游木完全无法接受。

“σ 'αγαπώ,还记得吗!”他竭尽全力大声喊着,话说出口却仍没有声音。濑名站在他面前,像隔着电视荧屏的CG画面一般无动于衷。

“濑名先生说过的话还没有实现不是吗?”

濑名透过系统文字沉默地望着他。

“我和濑名先生有着同样的心情,”游木执着地说着,“那句话……我想再听你说一次。”

突然间,横亘在二人之间的文字消失了,濑名像是刚刚才听到那番话一般瞪大眼睛,随即冲上来紧紧拥住他。

“σ 'αγαπώ不管说多少遍都可以,我喜欢你,游君,恨不得用绳索把你永远绑在我身边的程度。”

游木哑然失笑,双手攀上濑名的后背,他能感觉对方在微微颤抖着。

“就算不用这种粗暴的方式,我也会留在你身边的。因为……我也喜欢你啊,泉桑。”

 

 

眼前的画面渐渐变亮,游木知道,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结束。温暖的白光过后,他终于回到了熟悉的选择界面,荒野世界的光幕泛起暖黄色的光,异于其他世界线的冷白色,那一定是他打出完美结局的证明。

{已达成“荒野世界·真结局”,获得500点数}

游木浏览着菜单栏,虽然有几条试玩过的世界线仍需要收集真结局,但眼下有个完全没接触过的世界,看起来很有趣,他决定先试试。

光幕背景是繁华的都市夜景,剪影是个身披斗篷头戴魔术帽的濑名泉。

{已载入辅助插件模块……}

 

{欢迎进入“怪盗世界”。}


 -TBC-


*:马口结束自己爱犬生命的梗是向《我是传奇》致敬。

评论(19)
热度(20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