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糖果盒子(1)

#生贺第一篇吧,本系列是几个短打集合

#本篇灵感来自《守护者联盟》和po主的丑娃(不

#依旧祝泉生日快乐,最喜欢你了w


以上,祝阅读愉快w


糖果盒子

 

【巧克力硬糖】

梦骑士

五岁生日当天,游木真从父母那里得到一个帅气的布偶,银灰色卷发,宝石一般的冰蓝眼睛,穿着神气十足的骑士服,腰间还缝着一把威风的长剑。

游木把布偶举过头顶,双眼闪闪发亮,那正是在孩子们当中风靡一时的梦骑士,听说放在枕边,就能保护孩子永远不受怪兽伤害。

尽管在游木的双亲看来,那不过是玩具商的噱头,但他们的确需要一个替代者,在大人忙于工作时儿子也不必独自一人。

游木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叫泉的布偶,就连写有骑士故事的绘本都倒背如流。父母不在的晚上,他打开所有电灯,坐在沙发上和泉并排看电视,兴致勃勃地向泉倾诉白天的经历。虽然布偶并不会做出回应,游木却坚信,泉桑都听到了,还鼓励他做得很棒。待到困倦了,游木就会乖乖躺进被窝里,还不忘给泉掖好被角。他不喜欢黑夜,但有泉在枕边,熄灯似乎也不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自从有了泉陪伴,游木总是会做很多甜美的好梦,经常让他在梦境中流连忘返,舍不得离开,不愿意醒来。

他相信,骑士先生是真实存在的,一定是枕边的泉桑在默默守护着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游木所在的幼儿园已开始为他们准备毕业典礼。游木捏着老师发给他的家长通知单,慢吞吞走回空荡荡的家里。最近,爸爸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妈妈也总是加班到深夜,早上又匆匆离开。三人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了。他走到厨房,妈妈给他准备的晚饭被扣在碗里,可他一点儿也不想掀开。他很想念去年生日的时候,被爸爸妈妈和蛋糕围在中间的快乐时光,他的小手被大人紧紧握着,温暖而踏实。那或许是他吃过最甜最美味的糕点,听过最动听的生日歌,收过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他跳下小板凳,冲到卧室,泉还和往常一样倚在床头,面带微笑地望着他,像是迎接晚归弟弟的兄长那般耐心。

“我回来了……泉桑。”游木小声说着,这句话他憋到现在才能说出口,尽管没有回应,他却如释重负。

 

游木最近越来越沉默了,幼儿园里的同学们都在兴奋地讨论着毕业典礼和未来的小学生活,而他却被老师屡屡叫到门外,委婉地询问父母能否参加他的毕业仪式。

“他们太忙了……”游木嗫嚅。

“需要老师联系爸爸妈妈吗?”

小男孩赶紧摇头,轻声说,我再问问看。

可直到他毕业那天,都没能再见到爸爸一面。

出席他毕业典礼的妈妈一大清早就将他打扮得漂漂亮亮,还特意给自己化了精致的妆,掩去了倦容。也许因为今天是游木真重要的日子,素来严厉的妈妈格外温柔,甚至还主动问他要不要去糖果铺和玩具店。

游木低下头,看着锃亮的小皮鞋尖问,爸爸呢?

“妈妈参加还不够吗?”

妈妈的语调很生硬,游木眼眶酸酸的,他不敢哭,只能看着皮鞋变成模糊的黑影。

“……我可以带着泉桑吗?”

“泉桑是谁?”

“骑士先生。”

妇人看着被游木紧紧抱在怀里的布偶,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在的时候都是这个玩具在陪伴儿子。她点了点头,语气再度变得温柔:

“小真很喜欢骑士先生呢。”

游木抱着玩偶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他很厉害,可以打败可怕的怪兽。”

小孩天真的发言惹得大人忍俊不禁,她打量着那个已经有些旧了的布偶,说:“骑士先生的衣服有点破了,等回来之后妈妈帮他缝补一下吧。”

游木这才发现,泉的上衣下摆有些开线了。他很不解,尽管每天都对泉爱不释手,可他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骑士的衣服或折断了那把利剑。

妈妈又将玩偶翻过来,面朝着她,皱眉道:“脸也有点脏,小真要更爱惜它一点哦?”

游木很委屈,他分明已经很珍惜泉了,那些奇怪的伤口和脏痕到底从哪儿来的?

但细小的疑问没有在男孩心里逗留很久。虽然这是缺失了父亲的毕业典礼,但怀抱着梦骑士的游木吸引了许多小孩子艳羡的目光,甚至还有人凑上来想摸一摸威风帅气的玩偶。游木慷慨地答应了,可看着别人抢走的泉,他又有点后悔。

拍完了合照,游木正式从幼儿园毕业。这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空很蓝,牵着他的妈妈的手很温暖,妈妈带他去甜品店吃的蛋糕很甜,他很久没有这样跟妈妈出来逛街了,尽管爸爸不在,但他还是玩得很开心。

 

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能维持太久。他等待小学入学的那个假期,妈妈依旧忙于工作,期间爸爸回来过几次,可妈妈看起来并不高兴,他们把游木关在卧室外,开始无休止的争吵。游木把自己反锁在房间,抱着泉坐在远离吵闹的最角落,夜幕笼罩着整个房间,他把脸埋在双臂间,瑟瑟发抖,可让他恐怖的不再是黑夜,而是隔壁争执不休的大人。

他想回到五岁生日那一天,爸爸妈妈还那么相亲相爱,房间里充斥着欢声笑语,他有爸妈,有蛋糕,有泉,有他渴望的一切。

眼泪从脸颊滑落,滴在布偶的脑袋上。游木忍不住把泉搂得更紧,每当他害怕或悲伤的时候都会这样做,那个一言不发的骑士像个沉默但可靠的哥哥,包容他全部的胆小怯懦、恐惧和悲伤。

“泉桑,我好难过,”他啜泣着,又怕哭声惊动了大人,“爸爸和妈妈不吵架该多好……”

那晚,游木抱着布偶缩在角落里睡去。他原以为自己会做许多可怕的噩梦,可他竟然久违地又梦到了过去的快乐时光,爸爸妈妈没有吵架,一家三口手牵手去郊游,去野餐,还去观赏动物园的大熊猫。

醒来的时候,游木发现自己居然躺回了小床上。或许是妈妈进屋将他抱上了床,年幼的孩子并没有多想,也没发现房门还是反锁着他。他的注意力都被枕边的泉吸引了,刚刚被妈妈缝补过的漂亮衣服竟然又破了洞,骑士的脸上也多了些奇怪的伤痕。

“泉桑最近越来越容易脏了,”游木有点心疼,又有点埋怨地问,“是像故事书里说的那样,为了消灭怪兽所以偷偷去冒险了吗?”

回应他的只有那个始终如一的微笑,自信满满,游刃有余。游木看着看着,忽然有些生气。他把泉放回床上,拿起小书包去上学。

小孩子的怨气很快就烟消云散,等到放学时候,游木已迫不及待想跑回家跟泉分享今天的趣事了。可他刚走到门口,就被难得来迎接他的妈妈领到路边。

“妈妈最近要出差,小真先去妈妈的朋友家住几天。”

匆忙的叮嘱后,她将游木留在了亲友的家中,风风火火地走了。招待游木的家庭很友善,可游木过得并不开心。不知是因为认床还是泉不在身边,他晚上总是睡不好。闭上眼睛就会感到许多可怕的怪兽潮水般涌到面前,张牙舞爪地要将他吞噬。他不敢睡,也睡不着,半夜屡屡被噩梦惊醒,可他不想打扰别人,只得躲在被窝里默默流泪。

游木无比想念守卫在枕边的梦骑士,不知泉怎么样了,是不是又偷偷溜出去冒险弄得伤痕累累?他再也不要对泉生气了,他想抱住那个骑士先生,跟他讲许多好玩的新鲜事,和他并肩看有趣的电视节目,然后在入睡前对他道一声晚安。

借住的三天,在游木看来像度过了漫长枯燥的三年那么长。终于,他被妈妈接回了家,踢掉了布鞋的游木立刻跑到床边,把脸蛋埋进床头上纹丝不动的泉的怀里。

“泉桑,我回来了。”被寒气冻得冰凉的小脸蹭着柔软的布料,或许是游木的脸太冰冷,他竟觉得泉摸起来格外温暖。

 

有了泉陪伴的游木不再做恶梦,可男孩慢慢长大,他的现实再也不能像梦里那样无忧而甜蜜了。爸爸从这幢房子里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而妈妈变得越来越忙碌操劳,总是加班到深夜,已学会自己做饭的游木从来都等不到妈妈和自己共进晚餐。

七岁生日那天,和妈妈约好一起过生日的游木先回到家里,一边做饭,一边等待妈妈买蛋糕归来。

铃声响起,电话那头却不是妈妈,而是陌生的同事,通知他妈妈过度劳累病倒了,刚被送进临近的医院里。

那大概是游木过得最糟糕的一次生日,没有蛋糕或祝福,没有家人和礼物。他趴在床上,回想起面容憔悴的妈妈,不辞而别的爸爸,冷冰冰的餐桌和没有人烟气息的客厅,泪水决堤而出,他再无顾忌地放声大哭,好像如此才能从窒息的悲痛里汲取一点点氧气,不至于溺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的哭声渐渐弱去,麦金色的脑袋埋在臂弯,只有细瘦的肩膀还有些微抽动。浮动着悲恸的空气慢慢归于平静,男孩哭累了,终于睡去。

房间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团浓稠黑雾在不安地躁动着,有个黑影探出头,悄无声息地来到男孩身边,月光照亮了它尖锐的利爪和凶恶的獠牙,宛如只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怪兽,巨大而狰狞,那是可以吞噬人类一切美梦的魇魔,心怀痛苦和悲伤睡去的孩童是它们最钟爱的佳肴。

就在那双尖爪即将撕破男孩脸颊的瞬间,一道银亮的刀光划过,切断了怪兽贪婪的前肢。

魔兽扭曲地怪叫着,伤口仿佛被灼烧一般,燃着幽蓝的火光。一个小小的影子守护在熟睡的男孩面前,沐浴着月光的卷发微微发亮,冰蓝的眼睛熠熠生辉,名为泉的梦骑士转动手腕,手中的利剑泛起凛冽的寒气。

“敢动游君一根汗毛,我就砍断你身上每一根骨头。”

然而,被巨大悲伤吸引而来的怪兽并不像以往遇到的那般容易击退,失去了前爪的魇魔愈发恼怒,咆哮声撼动着整座公寓,就连沉睡中的男孩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泉上前一步,他的剑尚且锋利,但留存在体内的魔力已经不多了。两年来他为了这个男孩过度消损了太多精力,可觊觎游木美梦的怪兽越来越难缠,容不得泉慢慢恢复,只能透支剩余的魔力。

他当然明白,自己本不该这样孤注一掷,可他无法忍受自己再眼睁睁看着游木流泪却无能无力,他无法在对方悲伤时拥抱和安抚他,无法为男孩抹去泪水,无法让男孩重绽笑颜,但至少他还可以守护游木的美梦,那些男孩怀念和留恋的幸福片段都可以在梦境中重现。

尽管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他愿为此付出性命。

 

天边泛起第一缕霞光的时候,泉终于战胜了凶猛的魇魔。怪兽的尸骸在晨曦中逐渐化为灰烬,泉靠着几乎折断的剑才勉强支撑住身体,他步履蹒跚地挪到游木身边,对方的睡颜安详满足,想必做了幸福的美梦吧。

泉伸出手,想拂去遮蔽了男孩眉眼的刘海,可还不等碰到对方,他的指尖已消融在阳光之中。

“好遗憾,”他苦笑道,“可以的话,真想一辈子这样守护你啊,游君。”

 

 

游木真醒来时浑身酸痛,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就这样坐在墙角睡了一夜。脸上的泪痕早就干了,摸起来有点疼。他洗了脸,拨通电话,确认妈妈恢复得很好,当天就可出院之后,他才脱力地倒进沙发里。

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好像忘了什么,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迎接妈妈回来之后,游木主动揽去了家务事,无事可做的妈妈忽然想起什么,对他说:“对了,你的骑士先生呢?妈妈帮他做一身新衣服吧。”

游木茫然回头:“什么骑士先生?”

“你很喜欢的那个布偶。”

游木困惑地想了想,摇头说:“我没有什么布偶,不说这个了,妈妈,我有件正事想和你商量。”

 

 

游木夫人今天很开心,今天是她宝贝儿子第一天工作。游木真初次参加儿童模特试镜就大获成功,甚至当场就有经纪公司来谈签约的事宜。原本向杂志投稿的时候,她还没有抱太大希望,可向来腼腆的儿子在镜头前居然收放自如,仿佛天生就为镜头而生,连摄影师都赞不绝口。

她领着儿子来到摄影棚,先去和经纪人接头了。游木环顾四周,有几个被工作人员簇拥着的知名模特,和他年纪相仿的小模特却几乎没有。

“啊?要我多照顾新来的?要跟菜鸟拍双人照就已经超烦人了啊!”

一个高傲又稚嫩的声音在游木背后响起,他回头,看到一个穿着小骑士服的男孩臭着脸走过来,灰发蓝眸,腰间别着一把逼真的短剑。他注意到游木的视线,不客气地朝这边瞪过来:“看什么?”

游木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忍不住看他,分明是第一次相遇,却又像早已认识一般。他冲对方抱歉地笑了笑。

男孩抿着嘴,若有所思地将他打量一番。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

游木点头,乖巧地说:“我叫游木真。”

男孩挑眉,走到他面前,倏地笑起来:“那我就是你的前辈了。”

话说到此,对方却没自报家门,不等游木追问,不远处的化妆师已朝这边走过来。

“小泉,该去那边化妆了哦。”

被称为泉的男孩离开前叮嘱道:“你可别拖我后腿。”

“不会的。”游木立刻回应,他的果断引得泉惊讶地回过头来。

“我会好好努力的,泉桑。”


-END-

评论(6)
热度(15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