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6)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5)(7)



【9】

游木真呆呆坐在地板上,大脑是运转过载后的死寂。手掌下微凉的地板触感和臀部传来的隐隐阵痛都在告诉他,这是现实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背上的蝴蝶刺青消失了。再回头看电视,黑色屏幕上只有自己茫然的倒影。游木小心地走到房间中央的方地毯上,好奇又抱歉地环视四周——他知道这样打量别人房间不好,可现在他需要一些线索,至少明白自己处境。

他兜了一圈,挂在墙上的冬季校服和书桌上他与濑名的童年合照再次应验了猜测,这里就是濑名的房间,游戏可以模拟,却不可能连细节都还原得如此逼真。

所以现在算什么,游戏结束,他被系统踢回现实了?可为什么地点不是自家,还偏偏是濑名的家里,难道因为濑名是游戏里出镜率最高的人物?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个游戏总让他攻略濑名,甚至还有交往和R18……游木使劲晃晃脑袋,试图把乱糟糟的思绪和羞赧一同甩出大脑。

门外响起脚步声,游木吓得差点要破窗而出。没有UI没有警戒条没有系统提示,甚至没有多余思考时间去躲藏,他只能硬着头皮杵在原地,任由房门在面前打开。

穿着草绿色围裙的濑名走进来,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的时候,他愣住了。

“游君?”

游木像旱死的鱼一般徒劳地张开嘴,却半个字儿都说不出。

完了,他心想,这是比没存档就game over更恐怖的GG。

可奇怪的是,濑名看起来比他还紧张,解下围裙冲上前来,又怕手上残留未洗净的面粉似的不敢碰他。

“你这么快来了!抱歉啊游君,我以为你过会儿才来,甜点都没做完……”

游木一怔,自己从没跟对方约过做客的事,虽然也想在濑名毕业前找一个机会单独见面,可他还没做好充分准备。更何况,在这一切意外之前,他都在不分昼夜地打游戏,根本没和濑名联系过。可濑名看起来也不像说谎——尽管游木也不懂为什么,但他确信对方不会在他的问题上说假。

虽然仍有困惑,但这个“约定”让游木不必扯谎了。他尽可能自然地说:

“没关系。泉桑还做甜点了吗?”

或许是濑名慌乱的模样太有趣,他竟忽然放松下来。和游戏中那些设定时髦的“濑名泉”不同,眼前这个穿着普通家居服、手挽着围裙、惊喜又慌张的濑名,才是他最真实最熟悉的泉桑。

“再等一下,我特意做了游君爱吃的水果慕斯。”濑名兴冲冲地说。

游木乖巧点头,可还不等他舒口气,对方下一句话又让他的心提到嗓子眼。

“不过,游君是怎么进来的?爹地妈咪都不在家。”

游木手僵冰凉,窒息的恐惧感卷土重来,他不知是否该把真相告诉对方,可一切都太过荒谬了,就连游木自己都不敢相信,说不定濑名只会担心他游戏玩太多产生了幻觉。

就在他决定临时编一个理由的刹那,濑名身后的电视闪了闪,漆黑屏幕的中央浮现一行字。

{“刚好遇到外出的伯母,她替我开了门。”}

熟悉的字体和文字框,正是在游戏里解救过他数次的系统提示。游木顾不上多想,依照那行字说道:“来、来的时候遇到了伯母,她替我开了门。”

濑名毫无疑心,点点头说:“原来如此,我本来还担心厨房里听不清门铃,所以来拿手机。幸好遇到了妈咪,说起来,她还想留游君一起吃顿饭。”

游木为难地笑了笑,他其实挺喜欢濑名夫人的,可眼下拿人家撒了谎,怎能再厚着脸皮应邀吃饭。

所幸濑名正在兴头上,并没察觉游木心里的纠结。他热情地嘱咐游木自便,然后兴高采烈下楼泡热饮去了。

房门刚闭合,游木就立刻冲到电视旁。可屏幕已再度陷入漆黑,寂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他按下电源键,睡眠的电视启动了,可待机画面仍是黑的,除了左上角多出来了“无信号”三个字。

电视没有外接信号,但刚才那行游戏提示绝对不是错觉,一定有什么玄机。游木跪在地板上,仔细观察电视前的收纳架。濑名对电子产品的狂热度虽比不上游木,却也购置了不少专业设备,CD机、DV、DVD读取机,甚至还有一台白色PS4,看起来很新,电源灯还亮着。

游木有些意外,濑名游戏毫无兴趣,他本来就不喜欢这种既花费时间又不利于视力的消遣,也曾叮嘱过游木不可太过沉迷,没想到这样的人自己却买了游戏机。

游木看看四周,试图找到游戏壳子,他太好奇濑名会玩什么游戏了。就在他俯下身搜寻收纳架最底层的时候,濑名端着煮好的热可可走了进来。

“游君在找什么?”

游木立刻挺直了腰杆:“泉桑原来也玩游戏吗?”

被反将一军的濑名看起来很是局促:“偶尔打发一下时间,怎么了,我玩游戏很奇怪吗?”

游木坐在地板上,仰起脸显得无辜又乖巧:“不,我只是想知道泉桑玩什么?”

濑名把托盘放在一旁,挨着游木坐下来,按开了机器:“一个动作游戏……还挺有趣的。”

机子启动后,屏幕上的无信号画面终于变成了灵动的游戏界面。游木拿起手柄,随意操作了几下,正如濑名所说,是个西幻世界观的RPG动作游戏,画面精良打斗流畅,连音乐质量都很高,可他这个游戏达人竟从没听说过有这款游戏。

濑名显然才刚玩不久,任务并不难,游木打了几下就完成了。如果不是有太多谜团等他解开,游木还挺想玩一玩这个游戏的。

“好像很有趣,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光碟是随游戏机一起寄来的,没有包装盒。游君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

游木还没来得及回应,就看到游戏画面里的角色脱下兜帽,露出一头卷卷的银发和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是泉桑?!”

最近游戏怎么搞的,都喜欢用真人资料当角色设定?

坐在他身旁的正牌濑名赶紧解释:“这游戏可以自己捏人,还做得挺像的。”

游木松了口气,原来只是玩家自定义而已,是他多心了。他操纵游戏人物继续前进,忽然有个穿着法师袍的金发少年走过来。

“泉桑……?”这次游木的声音带了些质疑。

“既然捏了我,当然也要有游君!这游戏设定真不错,魔法师和骑士的兄弟,哥哥为了保护弟弟去单挑魔物,弟弟为了哥哥不受伤害而专研魔法。这样蔷薇色的冒险简直就是为我和游君量身定做呢~”

游木不想说话。

几段对话后,名为yuukun的魔法师加入了队伍。游木打开菜单栏,选中了魔法师的情报,金发少年的2D形态弹出来,浅蜜色的长袍,前襟绣着红色的丝带和金纹,胸口的领结上还有一颗海蓝色宝石——

简直和游木在游戏中扮演的贤者一模一样。

“泉桑,服饰也都是你捏出来的吗?”

“不,衣服选择不多,每套都是固定的,只有配色和饰品不同而已,”濑名不满道,“虽然游君戴金丝圆框很可爱,但如果能调节大小的话就更好了。”

游木没有回应,他的注意力全都被画面中的yuukun吸引了。魔法师的简介里提到他隶属法师工会,图案也是一只海蓝色蝴蝶,和游木玩游戏时印在手背上的图腾完全相同。

游木又点开了骑士的个人介绍,那身藏蓝色的骑士服同样眼熟得不得了。

这一切相似都推给巧合的话,也太不令人信服了。

“泉桑什么时候开始玩的?”

“昨天,”濑名语气很得意,“我花了六个小时才把yuukun捏到最满意的样子,毕竟这可是游君啊!”

游木粗略推算了一下,濑名开始玩游戏的时间似乎和自己差不多。难道这两款游戏真的有关联,可就算如此,其他世界线里的两人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濑名看了眼时钟:“甜点差不多好了,我去拿上来。”

“哦、哦,谢谢泉桑。”游木迟疑地坐在原地,他想再多研究一下游戏,又觉得让濑名独自跑上跑下很不厚道。

“这种小事不算什么,”濑名笑容灿烂地说,“难得游君说有事想告诉我,做哥哥的当然要把一切都打点好。”

游木一愣,他险些忘记了,濑名之所以不怀疑他突然出现,是因为他们“有约”。可他根本没联系过濑名,更没有主动找他谈事,这中间莫非是有什么误会?游木看向电视屏幕,还是说……有谁替他“约”了濑名,就像游戏里的系统设定那样,把一切安排好了?

见游木沉默不语,濑名的笑意淡去,他折回游木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游木被对方突然靠近的气息吓了一跳,尽管在体验效果逼真的游戏中他已经被濑名泉拥抱了数次,可这样货真价实的近距离接触还是让他心跳加速。

游木连连摇头:“没什么,刚才只是在想游戏的事。”

可这一次濑名没那么好应付了,笑容褪去,他皱眉紧紧盯着游木,好像这样就能看穿对方不肯宣之于口的心事。

“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濑名忽然开口,“如果怕我尴尬甚至难过而不愿开口的话,就不用说。游君在想什么,哥哥一直都知道的。”

游木茫然地看着他。他不懂濑名意指什么,只能隐约感觉对方误会了什么。可尽管濑名这番话突兀又毫无头绪,却莫名地让他难过不安。

仍旧得不到回应的濑名眼神黯淡下去,他似乎觉得自己搞僵了气氛,嘟囔着“该弄甜点了”便匆匆离开。

游木望一眼紧闭的房门,再低头看着手柄,苦笑道:“想要说的话,即使现在还没准备好,也不要永远憋在心里说不出口……光是这一点,泉桑你就已经猜错了。”

“不过,说不定,我想说的和你想听到的也完全不一样吧……”

 

屏幕上的游戏画面骤然变暗,取而代之的是亲切的字体和文本框。

{已获得密钥,是否离开“现实世界”线?}

游木一头雾水,他还沉浸在不知名的伤感中,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时获取了所谓的密钥,可或许是这里的气氛太沉重,他一时不想亦不知该如何面对濑名,竟想要先回到游戏虚拟世界。

不过凭空消失的话肯定会让濑名担心,游木在书桌的便签本上留言自己有急事先告辞了。他写完落款,抬眼便看到那张笑容灿烂的二人合照。濑名之前那番哥哥弟弟的言论又在耳边响起,游木心情复杂地撕下便签,放在电视机前的地板上。

他再次看向屏幕,冲着那行问句点了点头。

熟悉的引力不由分说将他拉入黑暗之中,一番头晕目眩过后,他又回到了那个广场,四周高高伫立着淡蓝的光幕,一串文字漂浮在游木眼前。

{已解锁所有世界线。}

{完整版权限已解除。}

{请选择想要游玩的世界线。}

闪着海蓝色磷粉的蝴蝶翩跹落在游木手背上,变成萤光的图腾。他开启菜单,包含的栏目丰富了许多,就连试玩过的几条世界线都有了更详尽的解说和游玩记录,其中少女线和蛇妖线都有了NE成就,唯独光辉骑士线后面标着刺眼的BE。

他当然还记得那个憋屈的game over,也决定正式版要认真打出好结局。可当他选择进入光辉骑士线时,系统无情地予以驳回:

{提示:若想获得高难度世界线的好结局,请先提升等级。}

游木无奈,但转念想这条骑士线的难度星级确实很高,仅次于医生线。于是他继续浏览列表,最终在低星级中选定了一个没尝试过的荒野。


-TBC-

评论(9)
热度(15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