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问卷段子

#和阿绿 @娃儿绿 一起做的“写手画手一切为了cp!cp!cp!问卷”,日常爱阿绿!

#被吞了,重开文字版,图片版请走→ 阿绿 ,空白版源自wb → 空白卷

以上,祝阅读愉快w


【问卷段子】

时间线顺序8童年→1高中→3交往→5出柜→6求婚→2蜜月


1.最普通的日常

游木真走出电梯时有点紧张,他以为濑名泉会像往常一样,倚着小绵羊在公寓外等他。可玻璃门外空空如也,那人没来,也没发邮件解释自己有事。

其实游木今天出门晚了一点,若在平时濑名已经打电话催促过了,可那人此刻根本不在。而游木也没闲暇失落或不满,他收起手机,匆忙赶往车站,还因许久不乘坐电车,不得不花额外时间往交通卡里充钱。

充值耽误了时间的游木没赶上眼前的电车,导致他抵达学校时刚好迟到,还被巡查的门章臣责罚写份检讨。

哭丧着脸来到教室,游木习惯性看一眼手机,依旧没新讯息。他有点生气,决定午饭之前都不再看手机。

午餐时,他破天荒没离开教室,而是在自己座位上拿出便当盒。那是清晨母亲离开时留给他的,是临时去便利店买的便当。。

母亲最近工作繁忙,把游木午餐晚饭的事委托给了濑名。游木本来抗拒和他共进午餐的,特别是濑名总试图把食物亲自喂到他嘴里,可两人在校园你追我赶几天之后,游木还是妥协了——毕竟,比起喂饭,被捧着便当高呼“游君”的濑名追得满学校乱跑更令他心力交瘁。

可今天,濑名泉不在,所以他的午饭是便利店速食品,而共进午餐的对象也变回了同伴。他不必顶着灼热视线进食,也不用承受被喂食的窘迫,挑食也不怕被谁絮絮叨叨地说教。简直像在天堂一样自在!他如是想着,缓慢咀嚼着饭菜。

“阿木胃口不好吗?”被这样问的游木仓皇摇头,他内心轻松得很,又怎么会没有食欲呢。

放课后是网球部活动,今天除了濑名之外全员到齐,可因为是奇数,游木便主动做了替补,他趴在长椅上写检讨书。规定字数不多,他写写停停,忍不住看看手机,竟仍无新消息。

他有些生气,又觉得有点委屈。

稿纸被阴影吞没时,游木真还没意识到来者是谁。直到熟悉的昵称在耳边响起,有温暖的胸口贴上他后背,惊诧变成了窝心的欣喜。

“游君~我忙完工作来看你了,有没有想哥哥?”

想念和抱怨在舌尖纠缠,最终他却只是说,泉桑……太慢了。



2.无责任撒糖

“我不在乎!”

濑名叉着腰,经纪人知道此刻与他说什么都没用了。工作时的濑名就算精益求精到龟毛的程度,也不会提过分的无理要求。可自从游木答应了他的求婚之后,这人先废寝忘食完成了行程表的所有工作,然后理直气壮地要求透支所有假期去度蜜月。

“你们都是公众人物,至少蜜月之前做个发布会,大众甚至都不确定你们交往的消息是炒作还是事实。”

经纪人苦口婆心,濑名倒也没彻底被爱冲昏头脑,他说:“没问题,但这种事越快越好,拖得太久,连我和游君蜜月的时间地点都被狗仔摸透可怎么办!”

经纪人腹诽,看过你俩私下秀恩爱的人都不会去偷拍找虐的。

可他没吭声,濑名还在继续发牢骚,什么游君还在拍PV啊导演很烦一直不肯放我的游君回来,什么蜜月要去巴厘岛可游君想去夏威夷如果休假半年多好,什么我去海滩穿哪套衣服比较好万一游君嫌太花哨怎么办,还有挖了米其林三星厨师去私人别墅做饭可如果游君想吃我做的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准备一下……经纪人起初还配合着出谋划策,被濑名尽数驳回之后他就懂了,那人压根不需要别人意见,他只是需要个宣泄口,把恋人不再而无法派遣的爱意以秀恩爱的形式发泄出来。

电话打断了濑名泉的絮叨,也打断了经纪人的走神。看清来电显示,濑名那张阴云密布的俊脸瞬间转晴,开开心心捧着电话跑到角落。

“游君~拍摄结束了吗?太好了,你先回去休息,游君今晚想吃什么,过会我就——诶?”就算经纪人站在房间的这一端,也能清楚看到另一头的濑名闪闪发亮的双眼,和无需特效就在他周围绽放着的朵朵鲜花。

“你要过来,是因为太想念哥哥了吗……呵呵,游君真是不坦率的孩子呢,和我的杂志拍摄分明不是今天开始,摄影师和化妆师都不在,只有我在这里哦?”

经纪人麻木地看着他一个人对着空气笑个不停。

“只是想熟悉场地?这可是我们小时候就来过的摄影棚啊,游君坦白说是为了我不就好了吗……游君?呵呵,害羞了?”

经纪人看看腕表,计算着这次要等多久濑名才会挂断电话。当他再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站在窗口的濑名安静下来,愣愣地望着地面,脸颊飘起绯红。

目睹濑名漫长恋爱史的经纪人微笑起来,电话那头的青年到底说了什么,经纪人不得而知,唯一能确定的是,会让濑名露出如此无措又惊喜表情的只有他那个心爱的恋人了吧。



3.悲伤又绝望的时刻

濑名泉死死盯着电视荧屏,酒杯从他手中跌落,红酒淋满了他昂贵的皮鞋,可他毫无知觉。一切变成苍白无声的世界,只有眼前方形电视里的画面,花白得几乎看不到景物的暴风雪,和打在底部的一行新闻字幕——

【XX景区暴风雪提前降临,Trickstar游木真及一名YY节目组人员失联,警方紧急筹备应急救援预案。】

看到失联人名的瞬间,濑名的心仿佛死了一般。

他恶狠狠瞪着游木真三个字,好像再用力一点,那个名字就能从新闻中抹去,游木就不会遭遇暴风雪,这都只是一场噩梦。

红酒流入他脚下的地毯,身体里的血液也像一同被抽干了似的,他浑身发冷,仿佛那个置身于狂风暴雪中的受难者不是游木而是他濑名,绝望悲恸,却僵硬得连求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从没像此刻这般渴望时光倒流,回到一天前的傍晚,他与游木不欢而散的晚餐之前。他不该和游木吵架的,那都是再琐碎不过的鸡毛蒜皮,无非是辛劳一整日后积压的烦躁的宣泄。他不希望游木在恶劣天气之前去雪山拍摄,游木不希望他总是过多干涉自己的选择。

濑名瞪着屏幕,新闻已切换到下一条,画面歌舞升平欢声笑语,他仍执拗地睁大眼眶,企图从画面里找到关于游木的蛛丝马迹,眼睛干涩酸痛,他揉了揉眼,竟一丝泪水都挤不出来。

昨晚的他太过急躁,管理层又对他施压,要他不可将与男偶像恋爱的丑闻暴露出来。待他周旋许久身心俱疲地回到家,恋人却又坚持去雪山做节目,只因为那是他渴望已久的机会,哪怕坏天气将至,他仍不舍得放弃,还保证自己会小心,不会出事。

都怪自己,濑名痛苦地想,如果他再耐心一点,好脾气地劝诱游君,对方也不至于一气之下就提前了行程,一早就赶去了节目组。是他间接导致了这一切,是他害了自己口口声声说爱的人。

当他赶到被封锁了的雪山脚下,红着眼要求警方放行,聚拢在他周围的镜头和记者越来越多,但他根本无暇顾及。曝光又怎样,被发现又如何,如果连人都不在了,禁锢在身上的舆论枷锁还有什么需要畏惧?他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嘴唇泛紫,眼眶红肿,衣衫凌乱,丝毫没有明星该有的矜持。那些又有什么用呢,能换回他的游君的话,这一切都不要了。

“游君,求求你……”

回到我身边……他无望的呼唤在风雪中如此不堪一击。



4.深井冰

走外链吧 → Weavi



5.色气的样子

游木真刚从更衣室里出来,服装师就立刻上前,帮他打理衣摆和袖口。他挺久没穿这样英式的礼装了,勒在身上的背带总让他想起儿时繁复的童装,他不喜欢那些绑在身上的麻烦约束,但他总是很乖地仍人摆布,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做得好,就可以和喜欢的泉哥哥手牵手拍照。那是他的愿望,也是大人引诱他继续努力的奖赏。

化妆师的眼线笔将他从记忆中拉回来,这次拍摄主题是兄弟的禁忌之恋,扮演天真弟弟的他应要求戴上隐形,穿着昂贵的丝绸衬衫,领口系着浮夸的大蝴蝶结,上面镶嵌与他瞳色相似的绿宝石。

单人拍摄的部分十分顺利,这种不谙世事的乖巧角色游木向来拿手,都不需策划多加指点就迅速进入状态。可当他与扮演哥哥的濑名搭档时,拍摄开始频频出错。

问题倒不在游木,反而是那个总能做得尽善尽美的濑名泉。摄影师要求濑名表达出隐藏在怜惜与疼爱之下的、对弟弟极力压抑的渴望与占有欲。

“眼神再露骨一点,还不够狠。‘哥哥’对‘弟弟’的爱有破坏欲,濑名,你的眼神太温柔了。”摄影师不断摇头,本来选角时他毫不犹豫就敲定了濑名,另一个角色就交给刚刚与他出柜了的游木真。这种路线对濑名来说驾轻就熟,可恋人在侧,他反而发挥失常了。

拍摄暂停,濑名懊恼地坐在一旁补妆。游木担忧地在他周围徘徊半天,等化妆师离开,他才小心凑过来。濑名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游木一靠近,他就立刻伸出手与其十指相扣,碍于服装和妆容他们无法过度亲密,游木看着气恼的恋人,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

“泉桑对我太温柔,舍不得伤害所以才没有那种狠劲吧。”

濑名嘟囔,偶尔还是有的。

游木凑近问,什么时候?

“H的时候,”濑名也小声说,“看着害羞还渴望更多的游君,就忍不住想‘破坏’。”

出乎他意料的,游木竟没有红着脸让他住嘴,反倒坦然说,好啊。

濑名愣住了。游木继续道:“如果是泉桑的话,被……粗暴一点对待也可以。等这个拍摄完成之后——”他贴近濑名的耳朵低语什么。

拍摄再度开始时,摄影师发现濑名泉的气场变了,他依照要求托起游木的下颔,指尖擦过对方唇角。沉睡的无知弟弟并不知晓,他全身心信赖的哥哥此刻是怎样矛盾挣扎的心情,想将他拆骨入腹,亲手毁掉这个精致的易碎品,又恨不得将他关在心里,保护他不受到一丁点伤害。濑名俯身,两人靠得很近,再低一点就会吻上,可他一动不动。镜头里的两人的衣冠整齐,唯有濑名的眼神是露骨的欲望。

再下一张,‘哥哥’离开,假寐的‘弟弟’望着他的背影,沉寂暗淡的死绿中是翻滚的赤裸的渴望。



6.看文画图

曲终,游木抹去额角的汗水,奋力朝台下观众挥舞手臂。如梦似幻的演出只剩最后一首安可,他不舍地望一眼色彩缤纷的应援灯海,走回主舞台与同伴们集合。

奇怪的是,向来比他的迅速队友这次都慢吞吞的,仿佛忘了要谢幕。聚光灯漫无目的地在地板上扫动,他茫然地站在中央,同伴在不远处朝他招手。

忽然灯光闪烁几下,染成柔和的樱粉色,一朵心形的光斑在游木脚下绽放。欢快的前奏响起,那不是安排好的安可曲,甚至不是他们组合的歌,游木慌张地望向同伴,他几乎从没唱过这首歌曲,除了某次节目上和某位前辈合唱了一小段。

一束粉色灯光忽然劈入贵宾席,宛如笔直的箭矢照亮了黑暗中的一席位置。

看清方位的瞬间,游木的呼吸几乎停滞了。那是他特意为恋人预留的特等席,尽管对方因公事无法露面,本该如此的。可濑名竟然出现了,甚至没有伪装,反倒穿着高调夺目的西装,胸花还是和游木同色的蔷薇。

“游君,”他听到那人愉悦的声音透过扬声器回荡在场内,将他包围,“看到我很惊喜?”

情歌的前奏被尖叫淹没,喧宾夺主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的游木,他们离得很远,可两人已看不到彼此之外的世界。

“还记得这首歌吗?”濑名问。

游木看着他走出熙攘的人群,踏上舞台,来到自己身边。他点点头,忍住想要拥抱对方的冲动。

“那游君肯定记得最后一句,”濑名笑得成竹在胸,“那就像歌词写的一样,唱完这首歌,‘我们就结婚吧’。”



7.看图说话

游木真片缕未着,难堪地躲在浴室门后,好像门槛另一边是地狱业火。他探出脑袋,抗拒又幽怨地瞪着万恶的始作俑者,对方兴冲冲地怀抱单反,长长的镜头像反光的刀刃,吓得他又缩回门后。

“一定要这样吗……”游木再一次徒劳地挣扎。

作为罪魁祸首,濑名笑得太过灿烂了,好像他不过是期待一场浪漫约会,而不是把恋人逼得欲哭无泪。

“游君,不要输给无聊的羞耻心,你也说过,‘只要是泉桑的愿望,就一定努力实现’吧?”

“谁会想到是这样的要求啊!”游木又羞又怒,要不是畏惧濑名手机的相机,他大概就愤怒地冲过来了。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生日愿望’,却可以让哥哥无比幸福呢。这不正是游君期待的吗?”

游木语塞,只能在脑中时光倒流,赏给出言不经大脑的自己狠狠一个耳光。即使如此,面对濑名这般期待的闪闪发光的表情,他深知,哪怕一切重来,他还是会认命地答应对方要求。

游木妥协地握住门把,小声说:“事先说好了,只拍‘男友外套’而已哦。”

濑名几乎是一秒就把备好的Knights队服举到他面前。

“泉桑先不要看。”

明明都坦诚相见过了,濑名腹诽,却还是乖乖背过身。毕竟这是游木鼓起最大勇气的极限了——其实他提出那种玩笑的要求时根本没想到对方会答应下来——光是恋人这样为了让他开心而拼命努力的样子,就让濑名幸福得快要上天了。

游木披着外套爬进沙发里。队服是濑名刚清洗过的,洗涤剂是他俩一起选的,熟悉的香味却让他脸红心跳。他戴上专属濑名的手链,那条链子搭扣繁复,当初第一次穿戴时还是濑名给他弄好的。那时候他们关系还有些僵,他始终记得狭小更衣室里贴近的体温和呼吸。

想看一次只披着我队服的游君,这便是濑名的生日愿望。游木本不想答应的,可对上濑名的眼睛时,他一下子忘记怎么拒绝。

“游君~还没好吗?”面对墙壁的濑名抱怨道。

游木把迎宾带的一端扣好,另一边却怎么也弄不上,索性就这么拿在手里。

“……好了。”

濑名瞬移般出现在游木面前。他酝酿了好多赞美之词,可看清恋人面容的瞬间,濑名呆住了。

他设想过游木可能以什么表情迎接他,羞红了脸的,不敢直视他的,咬着嘴唇隐忍着的,局促不安的,可那些都太过单薄了。他最爱的少年浑身赤裸,只靠他的外套勉强蔽体,面色微红,眼神却不逃避,就那么直白坦然地望着他,一如少年想对他表达的爱意那般含蓄纯粹,仿佛无声表白着,自己的一切都属于他。

濑名将单反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沉默地走到游木身边。他的反常让恋人有点困惑,绿宝石里第一次流出不安。

“泉桑?”

下一秒他就被濑名拥入怀中,熟悉的热烈的拥抱,对方什么都没说,他却已是被无数爱语包围。

濑名收紧手臂,死板的器械根本无法记录游君的美好,更不足以传达他满溢的感情,他只能用力抱紧他,以身为镜框,将他的游君圈在其中,用一生珍藏。



8.送给阿绿w

“小真不必害怕,记者姐姐只会问几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按我之前教你的回答就可以了。”化妆师牵着年幼的游木,他的面前是一扇紧闭的大门,高得看不到顶,仿佛随时会倒下来压垮他,令他畏惧。

他不喜欢太高大的东西,看不到尽头,黑压压地迫力让他喘不过气,比如这扇大门,高高的相机三脚架还有不苟言笑的监督,他不喜欢那些,因为它们会让他做他不喜欢的事,不许哭,不许动,不可以乱跑,必须面带笑容,必须穿一些昂贵的漂亮衣服。

化妆师松开了牵着他的手,将他推进门。落地窗里是过于刺眼的阳光、紧盯着他的陌生大人和摄像头。他想从这儿逃走,可高大的门已经在他身后闭合,他无措地环顾四周,目光落在唯一一个矮小的未成年身上。

“泉哥哥……”看到濑名泉的瞬间,他几乎是哭着跑了过去。

濑名比他早一些来到房间,煞有其事地捧着台本温习少得可怜的标准回答。没有人跟他提过游木也会参加采访,不然他就主动领着那个可爱的弟弟一起来了,而不至于让可怜巴巴的游君哭花了小脸扑过来。

“游君不要哭,”濑名掏出手帕,温柔地给游木抹泪,“有哥哥在,不用害怕。如果回答不上来,我会帮你的。”

之后的采访还算顺利,有了熟人陪伴,游木也变得大胆许多。两人全程都紧紧牵着手,濑名偶尔还侧头夸奖游木几句,年幼的弟弟立刻绽放灿烂笑容。

采访结束之后,负责人又对两个小模特做了简要交代,无非是夸奖和鼓励,还有作为奖赏的糖果。

游木拆开棒棒糖,舔了一口,开心道,泉哥哥好厉害,真希望能变得和你一样。

濑名扶着游木的小脑袋,让对方把视线从糖果转移到自己脸上。

“游君,哥哥教你不怕和陌生人说话的方法吧?游君自己也可以做到的。”

“不要……”游木回想到之前的场景,抗拒地摇头,“泉哥哥不想和游君在一起了吗?”

濑名握紧他的小手,说:“当然要在一起,但如果杂志只采访游君的话呢?”

“那就不去了……”

“游君说了,想变得和哥哥一样吧?”

游木垂下头,糖果纸在他手中发出微弱的声响。小男孩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扬起小脸,先前的畏缩抗拒都变成了闪亮亮的坚决。

“嗯,想像哥哥一样厉害!”

濑名欣慰地摸摸他的头发。

“和陌生大人说话的时候,如果感到紧张,就不看着他们的眼睛,而是看着这里就可以哦。”濑名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眉心。

游木茫然地跟着他转动视线,濑名问:“紧张吗?”

游木摇头。

濑名满意道:“那我现在是记者,我来问游君几个问题。”

游木点头,但目光下移,又和濑名视线交汇了。

“游~君,说过不要盯着我眼睛看吧?看这里。”他又指眉心。

游木有点委屈,但还是依照他的说法做了。

可小孩子的专注力很快就耗尽,濑名慢吞吞回忆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游木又开始看他的眼睛,甚至忘记了两人在模拟采访,兴冲冲说:“哥哥,你的眼睛里有两个我呢!”

濑名哭笑不得,看这样兴高采烈的游木,他又舍不得多说一句重话,只能轻飘飘地责怪:“真是的,不是说了不要看眼睛吗?”

游木可怜巴巴地仰头望着他:“但……泉哥哥的眼睛很好看,忍不住就会看了。”

濑名语塞,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一下子变红了。

“胡说,”他磕磕绊绊地反驳,“明明是游君的眼睛才好看,最好看了!”

被憧憬的哥哥拒绝了的游木心里更委屈了,吃棒棒糖的心情都没有。濑名也不知为何就让他不开心,什么锻炼说话技巧什么模拟采访,全都抛诸脑后。

他牵起游木的手,说:“隔壁摄影棚的服装师姐姐今天带了一只小狗,我们去和小狗玩吧?”

单纯的男孩心思瞬间被吸引走,他一手举着最爱吃的棒棒糖,一手牵着最喜欢的小哥哥,开心道:“嗯,一起去!”



评论(7)
热度(14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