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HELLO WORKER(中)

#社会人泉真

#请不要吐槽只有泉さん是泉桑,其他时候都是先生的设定(ntm

传送门 → (上)

以上,祝阅读愉快w


【3】

濑名泉那句没头没尾的邀请未能在游木真脑海里盘旋多久,他刚进公司打卡,就被潮水般的问题淹没了。大都是关于他前阵子那个新软件的咨询,还有些想要买断技术的买家,上赶着邀他吃饭喝茶。

这是游木第一次以负责人身份牵头开发的软件,让他编程纠错写代码没问题,但涉及商务事宜他就一脸懵逼,买家天花乱坠的吹捧和花样百出的报价让他头昏脑涨,只接了两个电话就躲进紧急通道。入职这么久,他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商谈,那些人油腔滑调的,话里有话,不像代码,再冗长都是直白的,他可以轻松发现上万行指令里的错误,却猜不透商人一句邀请里的陷阱。

果然后续交给市场部来做比较好,游木狂抓头发。社长特别重视这次项目,还特意交代他作为开发者,务必维持成功人士形象,每天要穿西装上班,随时准备开会座谈。且不说别的,单一条每天穿西装挤电车,就让他心生绝望了。

他只想做个普通的码农,编程会给他快乐和成就感,但衍生的工作令他头痛。有机会得向衣更君讨教一下谈话技巧,他心想着,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该回办公室了。他深吸一口气,刚转身,就看到濑名泉从楼上走下来。

“真巧。”濑名毫不吝啬地莞尔,原本拒人千里的气场也柔和起来。他穿着笔挺的铅色西装,宝蓝色领带很衬他的眼睛。这完全是上司理想的教科书式“成功人士”。

那个共餐的邀请再次跳进游木的大脑,这让他的反应变得有些拘谨。

濑名注意到游木胸口的工作牌:“你是T社的员工?”

游木连忙点头。

“那刚好,我也有事要去T社,一起吧。”

濑名说着,从游木面前经过,率先开了应急门,自然而然地请他先进。

游木飞快打量他,心说这架势简直像要去签个上千万的大单子,去他们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要做什么?

话自然是问不出口的,他带头走在前面,路过了门厅,才发现原来电梯在定期检修,难怪濑名要从楼梯徒步下来。

和上班途中那种和谐的沉默不同,通往公司的这段路安静得让人窒息,濑名皮鞋跟轻扣地板的声音清脆又从容,走在前面的游木却只担心自己走路姿势怎么都别扭。

他只好没话找话:“没有电梯真不方便啊。”

“不过遇到了好事。”濑名语气微妙。

……游木无语,这拉近关系的语言技巧浑然天成,他确信自己老板一定会欣赏濑名泉。

 

很快,这个念头在老板欢天喜地把濑名请进会议室还把游木一并推进去之后,变得愈发强烈了。

他不是很愿回想那个情景——事后社长就把他拎到办公室做了长达三小时的批评教育——他和濑名相对而立,隔着会议桌礼貌地握手。濑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则穿着任X堂的限量卫衣,脚蹬帆布鞋,还戴着被上司诟病的蓝框眼镜。尽管濑名自始至终都面带微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但游木知道,坐在一旁的自家老板非常忐忑,介绍产品时频频察言观色,生怕金主稍有不称心,这生意就要黄了。

几十分钟的愉快谈判后,双方达成初步口头协定,并飞快约好了下次会面。濑名这趟造访只为了解情况,连个文秘都没跟来,非常不正式。可游木看老板已兴奋得额头冒汗,让他非常担心对方的假发套会在商谈中突然脱落。

会谈结束时,濑名客气地握了握老板的手,旋即转向全程没说几句话的游木。

“很高兴认识你,游木工程师,愿我们合作愉快。”

游木慌忙握上那只手,温暖干燥,和他高冷的气质很不一样。

“谢谢濑名先生,这是我们的荣幸。”

一番客套之后,濑名在以社长为首的一票员工簇拥中走到门口。原本老板想指示个漂亮小文员送他回去,可心思难以捉摸的濑名笑眯眯地抢先一步说:

“烦请游木先生带路吧。”

刚松口气的游木就这么被社长掐着后腰推出门。

“说话伶俐点儿!”男人低声在游木身后吩咐:“那可是做梦都求不到的金主。有他合作,下半辈子躺着都赚钱。”

 

游木心里苦。

经过一场对他而言无比尴尬的会谈之后,再站在濑名面前仿佛被扒光了衣服,秘密暴露无遗。为了强调他开发的软件又多出色,社长夸大其词地吹捧游木,恨不得说他婉拒硅谷名企挽留毅然回国创业,又夸他在公司勤勤恳恳工作数年,功绩无数。游木坐在一边面红耳赤,濑名就笑着听他尬吹,换作别人早就被呛回去了,可濑名竟默许社长夸耀了半个多小时。

此刻两人独处,他不知该如何面对濑名,以老板的谄媚程度来看,濑名泉的身份举足轻重,或许他会觉得他们公司的人言行可笑吧。

“原来游木先生是公司骨干员工。”

游木一惊,像走神时被点名答题的学生般小心道:“之前没有说真话实在抱歉。”

濑名却说:“是我自以为是了。之前市场总监跟我说有个公司做的软件很有意思,没想到开发人就是你。”

两人走到楼道门,濑名的手搭在门把上,示意游木留步。

“到这里就好了,谢谢游木先生,期待与你们的合作。”

没想到两人互道姓名竟是在商谈会上,可对方客套的敬称总让游木不自在。

“我资历浅,您不必用敬语。”

濑名似笑非笑道:“工作场合,还是私下?”

游木被噎住了,他果然不擅长与客户聊天。

“我很喜欢你,但工作上还是要保持距离。”濑名敛去笑容,尽管他说的话有一半并不那么严肃正经。

“那么午休见,我会在大厅等你的……游君。”

 

 

【4】

游木意识懵懂地回到办公室时,好奇的同事们围了上来。

“游木你和濑名泉认识啊?”

“听说有个眼镜儿要和他共进午餐,他从来不跟别人吃饭诶,难道眼镜是游木?”

“游木君,濑名桑的睫毛是不是真的很长?”

“濑名还单身吗?”

游木被团团围住,头晕目眩,内心悲苦。共事数年的同事竟没一个关心他苦衷,全都在念叨濑名泉,就算他是个财大气粗的合作方,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经历了同事围攻和社长训斥之后,游木回到座位已临近午餐时间。他其实很想做个鸵鸟假装一无所知,去地下餐厅买个三明治,边看游戏实况边开开心心地吃饭。

可他做不到,所有人都在提醒他,你中午要和那个濑名泉吃饭了,他邀请你吃饭,你们要共进午餐了。

舒服的座椅像被放了钉子,他再也坐不住,也无法忍受同事们赤裸裸的好奇目光,抄起钱夹就跑出门。他甚至没坐电梯,饭点外出的人多,要是被好事的看见他和知名人士濑名走在一起,再联系到每日一同来上班,那他跳进东京湾都洗不清了。

来到底楼大厅,游木扒开紧急逃生门小心窥视。他原以为自己要花点功夫才能找到濑名泉,可他错了。那人根本没有他那些顾虑,大喇喇站在大厅中央,正午的阳光透过穹顶的琉璃窗落下来,他像个沐浴在彩光之中的艺术品,静静地等待真正能欣赏他的人到来。

不过,就算濑名本人无意高调——这一点有待商榷——他安静站在那儿就足以引起不安静的波动。路过的人都在看他,窃窃私语,好奇地猜测他等的对象究竟是什么模样。

就在游木纠结着该如何才能不受瞩目地碰面离开时,濑名忽然轻快地朝他的方向招手:

“游君!”

游木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儿,他就像企图潜伏却拉满仇恨值的刺客,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濑名的引导投过来,他躲无可躲,只得讪讪地从门后走出来。

“抱歉久等了……”

“没事,我订好了位置,”濑名笑得像个优雅骑士,“工作的细节我们边吃边聊吧。”

他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传入周围好奇的人们耳中。空气里躁动的八卦气氛顷刻散去了大半,压迫在游木身上的奇怪视线也消失不见了。

濑名泉礼貌地张开双臂,迎接茫然走近他的游木,他的手顺势拍在游木后背上,友好地仿佛两人只是单纯的合伙人。直到他们走出写字楼,穿过喷泉广场走到另一头的某家餐厅,濑名才卸下那副公事公办的伪装。

“别人私事还明目张胆地看,真是超烦人。”他抱怨着,全然没有商谈时的耐心和善。虽然反差有些大,可这样的濑名倒让游木觉得更亲切,更像他看习惯了的、电车里那个一言不发的高冷男人。

游木的心思还停留在濑名那句谈工作,他以为对方真的改变了共餐的目的,开始考虑是否该给社长打个电话:“我是不是把社长也叫来比较好?”

濑名被他认真的模样逗笑了:“那只是打发八卦者的幌子。游君还真是可爱。”

游木万分羞耻,也不知是懊恼自己被骗了,还是因为那句无心的可爱。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两人走到二楼靠窗的小隔间。这家店游木无数次路过,透过玻璃水幕打量里面的景象,仅是过分考究的装潢和摆在门口的每日特色菜单价格,就足以让游木打消了光顾的念头。虽然软件设计的工作让他衣食无忧,可每月大半的薪水都被他寄回老家母亲手中,留给自己的钱只够满足温饱,和偶尔奢侈一把的游戏费用。

而濑名显然和他不同,看起来就像是这种高档餐厅的常客,生活大概也相当精致有品位,光是看他样式不重复还都纤尘不染的套装就可见一斑了。

就如社长训斥他时所说的一样,他和濑名从外表着装上看就不像一路人。

原本游木并不在意的,他不虚荣,活得知足,社长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批评听过就算了。可当他和濑名面对面坐在点了浮蜡的餐桌前,餐盘里是一块抵得上他半个月伙食费的银鳕鱼,高脚杯里是色泽漂亮却微苦的香槟,社长那句话又突兀地冒出来,在他脑中盘旋,像落在鱼肉上倒人胃口的蝇虫,让他食欲全无,味同嚼蜡。

如果在这并不愉快的午餐之前,两人还只是电车上的点头之交,那这顿饭之后游木就会从濑名的视野中消失。可现在他无法这么做,只因濑名是他们千载难逢的宝贵客户,就算他想逃,社长也会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捉回来按在濑名面前。

“饭菜不合胃口?”

濑名的声音打破了他越来越消极的心思。他仓皇抬头,濑名正注视着他,眼中摇曳着烛光和蔚蓝色的担忧。

“不,非常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鳕鱼了。”游木赶紧切下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好让自己满足的表情更真切一些。

濑名沉默,专注看着他,像端详一件稀有的收藏品。游木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专心解决面前那块银鳕鱼,总不能浪费了对方的一片好心。

用餐完毕时,游木捏着工资卡,还想着要帅气地买单以表感谢,可服务生却说濑名先生早就结账了,可他连对方何时掏出卡都没看到。

离开餐厅,纷杂的市侩空气舒缓了游木紧绷的神经。他想着和濑名客套几句就此告别,可看到对方凝重的表情,他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濑名低声说:“我不该带你来这家餐厅的。”

游木忙说:“我难得去高档餐厅有点紧张,饭菜都很美味,谢谢濑名先生!”

“不要把这当做应酬,这顿饭和工作无关,”濑名皱眉,“你也别因为我是客户就不敢说真心话。其实你讨厌鳕鱼吧?”

游木的肩膀耷拉下来:“嗯,我不擅长应付海鲜。”

“那就说出来,游君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告诉我,这家不好就换另一家,直到满意为止。”

游木诚惶诚恐道:“不,濑名先生已经如此费心了。”

“都说了,私下不用这么客套吧,我都不对你用敬称,游君也该换个叫法吧?”

游木一头雾水,什么时候说过私下不客套,濑名莫不是偷换概念。可那人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显然得不到个满意答复就不会罢休。他犹犹豫豫酝酿半天,憋出了一句“泉桑”。

然后他看到认识濑名以来,那人第一次绽放的灿烂笑容。

-TBC-

评论(15)
热度(13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