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HELLO WORKER(上)

#社会人泉真

#送给外卖太太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的生贺,迟到这么久还未完真的很抱歉,虽然晚了,但还是祝您生日快乐!

传送门 → (中)

以上,祝阅读愉快w



HELLO WORKER

 

【1】

游木真第一次和濑名泉说话,是在早高峰的电车里。

起初他只是站在车门旁低着头看手机,濑名在车门另一侧,头抵着车厢看风景。两人中央是一个矮小的女学生,拥挤的人群让她不得不贴在门玻璃上。她看起来很难受,不自在地动来动去,书包带子蹭过游木的膝盖,他本不在意,直到瞥见一只按在女孩裙摆上的手。

游木也不知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和魄力,当年离开家乡来东京时单亲母亲还反复叮嘱他独善其身别管闲事,可当他回过神时,自己已抓住那个咸猪手的腕部,女生趁机从缝隙钻到别处,只留他和高大的中年男人面面相觑。

“小子你想做什么?”

车厢里的人都看过来,视线冷淡漠然,游木一时语塞,他大可斥责对方行为不耻,但那也会让女生成为关注焦点。他素来不喜欢被众人盯着,那个女孩也一定不愿意。

可心虚的中年人不肯轻易放过他,反过来揪着衣领质问他是不是找茬。

游木被勒得难受,他那天难得穿了正式的西装衬衫,还早起半小时打了温莎领带,就为了他新开发的软件宣讲会。电车继续走,车厢里除了中年男人的怒骂声之外一片死寂,人们都在看他,冷漠得像看动物园里落水的猴子。

就在电车即将到站时,濑名泉似乎受够了男人的骂骂咧咧,他搭上对方的小臂,看起来只是虚握着,可游木瞬间感觉呼吸顺畅许多。

“电车色狼就别装受害者了,吵了一路真是超烦人。”

濑名四两拨千斤,看身手像是练过的,游木被护在后面,看着中年人的脸从蜡黄变成酱红色。车门在他背后打开,濑名头也不回,说:“躲开。”

没主语,但游木已听话地从门口移开。濑名一侧身的功夫,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人就像麻袋一样被丢出电车,游木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车厢里看戏和站台上围观的人都冻住似的,只有濑名若无其事地走回扶手边,掏出耳机戴上,又变回那个闲人勿扰的高冷模样。

车门闭合,电车晃动,凝固的空气再次缓慢流动,游木顺着拥挤的人流来到濑名身边。他想跟对方说声谢谢,尽管那人看起来对这些不屑一顾,也不想被打扰。

巧合的是,当电车到达游木的目的站,他仍未开口道谢时,濑名也收起了耳机,走到车门前。他俩目光相撞,游木仓促之间报以微笑,可对方只是盯着他,直到车门开启才收回视线。

站台上人流如梭。濑名和游木一前一后走出电车,拐上扶梯,再在廊道中来回穿行数次之后,一起走到某个出口的闸机口,刷卡出站,再穿过中央广场来到某幢写字楼前。

太巧了,巧到他都想跟对方解释自己真的只是同行……游木后悔自己最初没走在前面,当他跟在濑名身后刷卡时,对方质疑的目光再度投来,他觉得必须解开误会。

“我也刚好走这边。”游木捏着公文包说,平日他都背双肩包上班,可为了那该死的宣讲会,他只能穿上讨厌的外壳。

濑名挑眉,他向来不爱随便和陌生人说话,电车里的人都死气沉沉,像晒裂了的石膏,可这个看起来文弱却意外大胆的男孩不太一样,躲在镜框后面的绿眼睛宛如宝石闪闪发亮,是灰蒙蒙的车厢里唯一鲜艳的色彩。

游木见他表情软化,便接着说:“刚才的事谢谢你。”

“没什么,”濑名指了指自己衣领,“你领带歪了。”

游木这才发现自己辛苦打的领带被拽得不成形,顿时脸都皱起来。作为主讲人,他必须提前到场,还有一堆琐事需要他处理,根本没多余精力再照着教程打一遍所谓的温莎结。

越来越多上班族聚集在直梯口等电梯。濑名看出游木的苦恼,示意他跟着自己走到墙角。他把公文包夹到腋下,不由分说将游木的领带从他西装外套里揪出来,手指翻飞,灵巧地打起结来。

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突然主动给他系领带,游木吓得僵在原地,手脚冰凉。他从没想过会被萍水相逢的人如此关照,最重要的是,对于性别男爱好男的游木真来说,这个高冷精英男刚巧正中他的好球带。他拼命低下头,尽量不让脸颊泛起不争气的红色。唯一欣慰的是枝叶茂密的景观植物把角落里的两人遮得严实,不必担心被同事撞见。

濑名系好领带的时候,电梯也刚巧到达底楼。看着被自己收拾得精神抖擞的游木,他相当满意。

“面试好运。”

濑名甩下告别语,就潇洒走了。游木被他的自说自话搞得一头雾水,所以那人之所以主动帮忙,是把自己当成刚毕业来应聘的大学生了吗?

等游木凑到人群里,濑名已跟随第一波电梯走了。他盯着电梯门上自己的倒影,心生挫败,好歹也是工作几年的社会人士了,怎么在别人眼里还是个愣头青。他摸了摸胸前的领带,皱褶紧致形状精美,好吧,他气鼓鼓地想,至少在系领带方面,自己确实还初出茅庐。

 

 

【2】

当人对一个陌生人有了模糊印象,就会觉得两人的“相遇”越来越频繁。

长期坐电车的经验让游木锁定了某节车厢的固定位置。自从与濑名的意外交集之后,他发现原来这人也总是站在同一节车厢的同一个车门口,刚好与他的固定席相对,濑名比他早一站上车。

两人都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已习惯在游木上车后四目相对,交换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

没有进一步交流,出站时也依旧一前一后,他们都没主动打破这种定义暧昧的相识,游木其实挺喜欢这种距离感,万一交流不顺对方觉得自己无趣就糟了,更何况他也不敢确定,这个看上去性冷淡的男人是否和自己有相同的性向。

有时濑名并不会出现在这班电车,大概是出差或者迟到。那人看起来就恪守时间,不知起晚了会不会也有狼狈的一面?游木百无聊赖地想着,看到对面站着的是别的陌生人,顿觉旅途也索然无味。他只得埋头玩手机,暗自感慨这段路竟会如此漫长。

 

第二次与濑名搭话,是某天下班后的大厅入口。

外面瓢泼大雨,游木忘记看天气预报,所幸门口接待处还剩一把免费自取的透明伞。他开开心心取下,抬头就看到电梯门打开,一个似曾相识的人走出来。

濑名脸色不好,被鼠灰色风衣衬托得脸上毫无血色。他刚经历了车轮战的会议和长途旅行,步履虚浮,好像随时会倒下。疲惫让他的低压气场全开,就连门卫都退避三舍。

可那些对游木好像不起作用,他看着走向大门的濑名,原本酝酿着问候的笑脸逐渐变为担忧。

“你看上去不太好。”

濑名本来累得不想说话,可对上游木诚挚的目光,他的烦躁和抱怨全部偃旗息鼓。

“只是有点累。之前面试怎样?”

不知怎的,当初还想跟他解释清楚的游木,此刻却不想拆穿这个误会了。他点点头,微笑道:“很顺利,谢谢你系的领带,我自己的话根本弄不好。”

濑名泉矜持地哼了一声,心里其实挺高兴的,但由于某种无意义的自尊,他不想让对方一眼就看出来。

“只剩一把伞了,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一起撑吧?”游木主动提议。出于职业问题,他不习惯和陌生人交流,可濑名这人虽然看着很难相处,却意外没有那种尴尬的沟通屏障。

或许因为早在开口之前,他们就已习惯彼此存在了。

 

也许是太过疲惫,濑名上了电车后就倚着扶手睡了。游木坐得很端正,生怕万一濑名的脑袋靠过来没有个安心的着落点,尽管这种担忧直到他下车也没有发生。

他轻轻推了推濑名,那人含糊地发出鼻音算是回应。

“我该下车了,雨伞留给你,不要睡过站哦?”

濑名睡得浑浑噩噩,下意识嘟囔:“谁?”

“我……”游木语塞,到现在他们连彼此姓名都不知道,报上家门也只会让对方迷惑。

他只好说:“那不重要。”

濑名睁开眼,视线茫然地落在游木脸上,他显然还没彻底清醒,但游木没有更多时间跟他闲聊,电车马上就进站了。

“怎么了?”濑名问。

“我得下车了。”

“哦。”

对话戛然而止,游木朝他招招手,飞快跳下车厢。当濑名回过神,发现对方连伞都没带时,车门已关。

 

翌日,依旧是熟悉的早高峰和人海,熟悉的车厢和姓名未知的熟悉的陌生人。

游木习惯性朝濑名微笑,后者皱眉盯着他,可不待濑名开口说点什么,更多的人挤到他们之间,阻隔了他们最后一点眉目传情的渠道。

当两人走出车站时,濑名突然打破了一直以来沉默的平静。他转身,举着昨日那把免费透明伞说:“你忘了拿伞。”

游木真诚地说:“这是留给你的。你看起来比我更需要它。”

濑名沉默,他昨天太过失态,连游木道别都没有好好回应,还默许了对方把伞让给自己,这对他来说太有失风度了。

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游说客户时永远巧舌如簧的自己,在一个初入社会的后辈面前却忘了说漂亮话的技巧。

“淋雨了吗?”

游木摇头,濑名的表情放松下来,说:“谢谢。”

游木腼腆地笑笑。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变了,而他喜欢这种改变。

两人走到直梯口时,濑名主动挡住电梯门,请游木先进去,还顺手帮他按下要去的楼层。挤满了乘客的轿厢比电车更拥挤,濑名面朝门口,游木面向着他,迫于空间挤压,他们贴得有点近。游木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沐浴清香,他屏住呼吸。

濑名的情况也不太好,身后有个大高个总用手肘顶他后背,他真怕一不小心就栽到游木身上,那青年面色微红,似乎很紧张,自己真压上去的话对方恐怕就要昏倒了。

不过,当濑名越过游木的肩头去按闭门键时,对方在他怀里瞬间僵硬,大气不敢出,濑名就忽然觉得,有机会多看看他这种可爱的反应也不错。

电梯终于抵达游木公司所在的楼层,他飞快跳出轿厢,矫健得像逃出狼窝的兔子。濑名却一把抓住他手腕,在众目睽睽之下朗声道:

“中午在大厅等我,一起吃饭。”

游木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电梯门慢镜头一般极缓地闭合,濑名志在必得的笑脸慢慢隐没在门后,轿厢里的人们都瞪大眼睛看好戏地望着他。

那时的游木还不知道,濑名泉在这座写字楼有多出名。

 

-TBC-

评论(9)
热度(21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