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5)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8章蛇泉是虫师paro

忘得差不多了……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4)



【8】

随着任务更新,不远处聚集着黑色虫群的山口出现了蝴蝶形状的目的地图标。游木正要出发,就听见身后有什么摔落,他回头,一条卷轴应声落地。和濑名相处的几天,游木也对山洞里的陈列相当熟悉了,却从没见过这份卷轴,边缘泛黄,有破损痕迹,但已被人仔细地修补过。

{获得道具“虫之图鉴”。}

游木心里挂念着濑名安危,顾不得拆看图鉴,随便塞在腰间就匆匆朝目标山头奔去。

除了偶尔被怪虫野兽追逐之外,一路上还算顺利。游木嘴里含着濑名给他的药草,几乎没有虫敢轻易靠近,只能在他身边徘徊。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没路了,他环顾四周,唯有个一人宽的暗穴,洞口黝黑深不见底,只能隐约看到浮虫发出的萤光。

就在他迟疑之时,山体再度剧烈震颤,黑虫汇聚的洪流在他眼前呼啸而过,遮天蔽日,震耳欲聋。紧随其后的是同样庞大到看不见边际的银白巨蟒,扬起漫天风沙,游木脚下的土地几乎快崩塌了,他伏在穴口,执拗地紧紧盯着那条巨蛇,像要努力辨别出濑名的痕迹。

不知过了多久,虫群和巨蛇总算绕到另一头,山林回归短暂的平静。游木不再犹豫,纵身跳进黑洞。

暗穴比他想象的浅一些,滑行很快就到了底。无数色彩斑斓的虫在半空中悬浮游动,像漂在水面的花。游木落地时,那些虫都畏惧地退开,倒是给他劈出一条道路来。

甬道低而窄,越走越狭小,游木不得不弯着腰前行,原本逗留在山洞里的虫四下逃窜,他摸着黑继续走,一块巨大石板挡住了去路。手背上的蝴蝶图腾泛起幽蓝的光,照亮了板面上的繁复纹路。他试着推了推石板,纹丝不动。

{提示:可使用虫。}

游木回头看躲在不远处的虫,身处山内感受不到外面的剧变,但一想到濑名可能正在和那种巨大诡异的生物搏斗,身体就像涌出无限勇气,让他丢掉护身的草叶,主动走近虫群。

卷轴自动从他腰间抽离,贴心地展到关键部分。轴面上是与游木字迹相仿的毛笔字,但比他的更俊逸隽永。他借着蝴蝶纹身的光飞快浏览图鉴,参照文字描述和涂鸦,试探地将手伸向某条状似水母的虫。碰到触须时,指尖传来刺痛,游木咬牙忍着,刚走回石板,那虫就迫不及待流进纹路里,青色的石块发出暗淡的光。游木视野一晃,回过神来,他竟已置身石板之中,那些纵横交错的纹路原来是迷宫的隔板。

游木其实不太擅长这种身临其境的迷宫,平日和同伴相约去外地他也全程靠手机地图导航。可不知是玩游戏时自带了buff,还是想到濑名深陷危机的紧张感,又或者有新手运势EX加成,总之没一会儿,游木就顺利抵达了终点。隐藏在出口石板之后的是一片巴掌大小的鳞片,冰凉触感让他想起濑名的银蛇形态。

摸到蛇鳞的瞬间,游木的视野再度模糊,周遭变得明亮,又有点朦胧。是濑名住的洞穴,但物品的摆设有微妙的不同,堆积了草药的瓶瓶罐罐挤满了木柜,空气里漂浮着各式各样的虫。

“你醒了?”他听见有谁在头顶上方说着,一只手将他拎起来,视角天旋地转之后,落入眼中的是一张和游木一模一样的脸——不过比他本尊更成熟有棱角。

游木还没来得及惊讶,脑中忽然响起濑名的声音:别这样抓我啊混蛋。

他有点明白了,这或许是身为银蛇的濑名泉曾经的记忆。仿佛要回应他的猜测一般,视角切换成上帝视角,此刻游木好像和那些虫一样漂浮在空中,注视着酷似自己的青年把小小一团白蛇放在腿上。

那个年长的游木真像是听到了濑名的抱怨,微笑道:“抱歉,因为要避开你的伤口,再忍耐一下,我给你做个检查。”

白蛇形态的濑名不依,他奋力挣扎,一截儿短小的蛇尾刚无力地晃了晃,就落入了那个青年的掌中。

“你的伤口还在愈合,不要急着活动。”青年耐心地解释道,好像丝毫不怀疑这条蛇能听懂人话。

显然,记忆里的濑名也有同样疑问,还在心里吐槽:这书呆子居然跟一条蛇讲道理。

原本正仔细检查伤口的青年忽然正视蛇的眼睛,温润的绿宝石荡漾着自信:“虽然你还不能说话,但我读得懂你的想法哦。以前没在这座山里见过你,是新来不久吗?”

游木脑中持续回荡起濑名喋喋不休的埋怨:嚣张的小鬼,我来这座山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我猜也是,虽然还不够大,但你看起来也有些年纪了,非要说的话,确实比我年长,”青年好脾气地自言自语,神奇的是他竟能和濑名的心声接上话,“我也是不久前才住到这里……”

哼,果然是个小鬼头。濑名耀武扬威的声音十分有画面感。

“检查完毕,恭喜你,恢复得很好,”青年笑容灿烂,好像康复的不是怀里的白蛇而是他自己,“再上几次药就能痊愈了。”

濑名心说:年纪轻轻,医术倒不错。

青年喜道:“承蒙夸奖。”

我没夸你。被看穿了心思的濑名有些气恼,扭动身子,企图从青年的怀里挣脱,却被对方紧张地抱住。

“再摔伤可就糟糕了,你先在床上休息。”

青年安顿好白蛇后,就走到木柜前,提笔专注地写写画画起来。游木拉近视角,好奇地凑过去观看,果然就是他之前获得的卷轴图鉴,青年此刻书写的刚巧是他方才使用过的虫。

难怪这个山洞里到处都是漂浮的虫,有些甚至在青年的笔尖转悠。可它们虽然亲近这个青年,却不会触碰他,更不会钻进皮肤伤害他。

或许这人对虫的造诣更深,知道濑名不了解的草药?游木百思不得其解,那个青年的书写已告一段落,又坐回床榻。他似乎很喜欢这条白蛇,尽管后者不怎么领情。青年以为蛇睡着了,手指小心翼翼地抚摸蛇的脑袋,自言自语道:

“这里的生灵都惧怕我,除了虫,可它们也无法和我对话。我很久没和谁聊天了。

“谢谢你愿意和我讲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濑名在心里低声嘟囔:……奇怪的家伙。

从游木的视角可以看见,那条本该熟睡的白蛇,不动声色地扬起尾巴,攀在了青年的手腕上。

 

寄存在鳞片里的记忆到此为止,炫目的白光过后,游木回到了狭窄的甬道,手中多了一片蛇鳞。

挡在面前的石板不见了,他继续前行。失去了药草的庇护,有些凶恶的虫也大胆地靠过来,游木忍耐着痛楚,紧紧捏着那条水母一样的虫,丰富的游戏经验告诉他,前面还有记忆碎片需要收集,还有地方要用到这条虫。

随后的迷宫关卡难度递增,但游木也渐渐摸出了心得,走得愈发轻车熟路。他拿起新的鳞片,迫不及待地开启蛇妖濑名的回忆。

 

依旧是熟悉的山洞,不过这次青年和白蛇之间的气氛已然融洽许多。蛇比上次记忆里明显增大了一倍,盘在青年肩上,煞有其事地观摩他研磨药草。青年口中振振有词,似乎在对蛇解说流程的意义。

“外敷后连续五天沐浴在月光下,虫就会从人体内离开,人也可以恢复神智。”青年说道。

濑名有些不满:那些混蛋畏惧你,把你看作怪物,为什么你还在研制帮助人类的解药?

“在我被‘选中’之前,也只是个普通的孤儿,是村人一齐将我抚养大的。”青年把磨好的药粉放进纸包里,安抚地摸摸蛇的脑袋。

“再说,人被选作山主本来就是很荒唐的事,如果我是旁观者,恐怕也会觉得被选中的其实是怪物吧。”

你这种善良到犯傻的笨蛋才不会这样想。濑名否认道。

“嘿嘿,谢谢你。”

我又没夸你。白蛇示威地吐了吐信子,从青年身上爬下去。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蛇先生的名字——你有名字吗?”

濑名不屑地回头瞥他一眼:废话。论辈分,你还得叫我泉桑。

青年乖巧地点点头,迟疑片刻才说:“泉桑就叫我……真吧。”

 

穿过第三块石板迷宫的时候,洞穴通道已到了尽头,几乎垂直的峭壁上零零散散地嵌着些许木块,身手矫健的人大概可以轻松爬上去。游木虽然托了大神的福也做过一些极限体能训练,但如此陡峭的岩壁还是第一次尝试。不过……他抬头仰望,石壁顶端悬浮着银白鳞片,闪闪发光,已经走到这一步,可不能退缩。

他深呼吸,俨然忘记了这不过是一场虚拟游戏,不过那也都不重要了。

摔落不会死亡,但会随高度加重伤害。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血红和重来,游木终于爬到出了洞穴,再次握紧了他无比想念的冰冷蛇鳞。

 

名为真的青年站在群山之巅,凝眉远眺,这片他深爱又熟悉的山林不复葱郁,枯黄败落的林木之下是裸露的焦土,没有鸟鸣虫声,就连那些无处不在的漂浮在半空的虫也不见踪影。坐落在山脚下的村庄一片灰败,昏暗得仿佛死城。

是他们咎由自取。濑名冷漠的声音在青年上方响起,旁观的游木必须使劲抬头才能看清巨蛇冰冷的蓝眼睛。

青年的声音轻而决绝:“话虽如此,但身为山主,我不能眼看这座山死掉。” 

濑名警惕地瞪着他,那是游木第一次看到如此戒备的白蛇,颈部的鳞片倒竖,杀气令人窒息。他一字一顿地问:你想做什么?

青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换了个轻快的语调:“其实泉桑并不是普通的蛇吧?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很小一条,趴在草丛里,白得透明,蓝色的眼睛亮得惊人。”

濑名依旧死死盯着他,柔软的身躯绷出锐利的线条。

“相传有一种可以吃掉山主的虫,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山主,带来安宁和新生,”青年不紧不慢地继续道,“泉桑就是这种‘朽蛇’吧?人类被选为山主,本就意味着动荡不安,所以泉桑才会出现。”

濑名断然否认:不,我从没想过取代真。我只是想——

青年微笑起来:“谢谢泉桑,我相信你。可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我虽是不合格的山主,但若死亡能让山林复生,那就是我的职责。”

在决绝的青年面前,骄傲的巨蛇竟显得渺小无助,他不断劝阻着、甚至哀求着真能改变心意,可没有什么能动摇青年的决心,就像山的衰老也无人能阻挡。

“如果必须死的话,至少……希望吞食我的是泉桑。”

忽然间沙尘弥漫,淹没了笑容坚定的青年,白蛇也不见影踪。一个被暴风吹得支离破碎的痛苦声音钻入游木耳中。

——我作为山主的使命也终于快结束了。到最后都没能亲口对你说……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真。

 

游木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没有在持续不断的地动山摇中跌落回洞穴里。他现在手握着三片蛇鳞,最后一片染着殷红的冷血。依照系统提示,集齐鳞片的他已可以继续寻找濑名的征程了。尽管游木看不到对方,但从山林的崩坏程度来看,情况不容乐观。

无数黑色的虫层层叠叠,遮蔽了太阳,天色灰暗得宛如世界末日。游木摇摇晃晃地朝着山顶奔跑,不断有鸟兽和浮虫从山上逃下来,与他擦身而过。尖锐的鳞片割破了他的掌心,温热的血流到蛇鳞上,被尽数吸收,他浑然不觉。系统没有告知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也毫无头绪,脑中唯一的念头只有往前冲,快一点,再快一点。

不知何时,他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身体越来越自如,连游木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又变回了十七岁少年的样子。

抵达山顶的时候,他刚好看到虫群汇成的矛刺穿了巨蛇身体。白蛇痛苦地扭动着身子,虫密密麻麻地围上去,像要吞噬大象的蚁群。白蛇及时幻化成人形,才突破重围,跌落到地面上。

“泉桑!”游木顾不得连他一同攻击的恶虫,慌忙扑上去,把濑名抱在臂弯。被他捏在手里的蛇鳞贴在濑名身上,发出暖黄的光。

意识模糊的蛇妖吃力地睁开眼,看清游木面容的瞬间愣住了。

“真?”

游木知道濑名把他和记忆里的青年混淆了,心头没来由地一酸。

“振作点,我们先从这儿逃走。”

濑名挣开了游木的手,他脸上暗青色的纹身已经发红,额角还流着鲜血,尽管身后是气势汹汹的庞大虫群,可濑名仍旧镇定释然。

“不行,我答应过的,要守护这座山。”

濑名说着,双手箍住游木的双臂,用力将他推开。

“你可不能死在这儿。”

这是濑名被虫群吞没前的最后一句话。

 

 

游木再一次跌坐在分岔路中央,耳中还残留着虫群的嗡鸣。他愣愣地望着光幕上逐渐明晰的蛇妖投影,对方最后那句意味不明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他还沉浸在上一个游戏关卡的余韵时,那些环绕在周围的光幕忽然次第消失,只留下最后一扇上了锁的大门。

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响起:{其余世界线需密钥解锁。}

游木茫然,游戏玩到现在才突然说需要密钥,难道还要额外付费才能玩完整版?

系统说明仍在继续:{密钥可在该世界线获得。}

{是否开启?}

游木当然是点头。

横在大门上的电子锁发出清脆的响声:{“现实世界”已解锁。}

现实世界?游木警觉,可这一次不是等他主动踏入,一股久违的引力从敞开的大门里冒出来,像最初将他吸入电视那样,再度把他带入所谓的现实世界。

一阵头昏脑涨之后,游木才从光滑的地板上爬起来。打了蜡的红木地板看起来和新的一样,目光上抬,房间里整洁到有点强迫症的摆设格局有些眼熟,简直像泉桑的家。

等等,摔得头晕的游木猛然清醒过来,这里就是现实世界里濑名泉的房间。


-TBC-

评论(15)
热度(14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