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尘埃梦(下)

#灵感和设定源自NieR Automata,随便写写,随便看

传送门 → (上)

以上,祝阅读愉快w


BGM :Ashes of Dreams



游木真不断在噩梦泥沼里挣扎,意识混沌,却无法醒来。他头痛欲裂,仿佛有刀子切割大脑,像焊工划开金属外壳。以往骇客攻击从没有过这种负面影响,莫非是那场爆炸的后遗症?说起来,濑名一直想带他去更安全的总部做个全面检查,避难基地的军医能力有限,连他失忆都说不出所以然,反而怀疑他有所隐瞒。

自始至终站在他这边的只有那一个人,甚至比他还相信他自己。

有断断续续的机械音在游木脑中回荡,陌生而冰冷。

【正在系统检验……】

难道是他黑入机械兵时残留的系统音?游木迷迷糊糊地想着,头疼得睁不开眼。面前闪过无数光影,看不真切,只有模糊人形轮廓,也许是他以前的记忆。

【记忆单元检测:发现不明档案,存在隐患。建议:销毁。】

随着机械音的起伏,那些画面宛如被火吞噬的相片,接连化成灰烬。即使是在梦中,游木依旧感到恐惧,好像眼睁睁看着丢失的回忆像被格盘清空,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初始化记忆单元……检测结果:正常】

残留的记忆寥寥无几,最清晰的是一张濑名泉的侧脸,还有他给游木戴相片挂坠的场景。几乎所有经历都被清除,唯独濑名样子还记得清楚,简直像刻意保留一样。来不及容游木细想,熟悉的恶心感再度涌上来,他跪在地上,胃里翻江倒海,吐出来的仍旧是没有消化的食物,可覆在表面的酸液竟成了黑色的机油。

他惊恐地抹去嘴角液体,触感很怪,定睛一看,手背的大片肌肤剥落,露出的不是血肉,而是漆色的金属。像是故意要讽刺他一般,脑中又响起了机械音。

【体征检测:正常】

【正在连接全域网络】

视野骤然变亮,游木再次看到那个巨大锥形塔,不计其数的机械兵从他身边经过,朝圣般秩序井然地走向中央的高塔。塔的顶端投下一束光,一圈圈地扫过聚集在周围的机械兵器们。光束里流动着字符,就像空气里细密的尘埃,那是机械兵器在共享信息。

终于,那束光也落在了游木身上。光芒掠过的刹那,大量陌生机械兵器的画面涌入他脑中,还有一些躺在实验室里的人类——确切说只是有人形的皮囊,那些“人”开肠破肚或者头颅大开,露出银黑色的机装零件和断裂的电线。

就和梦里的自己一样。

剧痛再度笼罩了游木的大脑,他受够了这无止境的噩梦,他想醒来,回到现实世界,即使那里压抑又绝望,但至少还有一个人等着他。

突然,巨塔的光又一次照亮了他,充斥着刺眼白色的视野逐渐模糊,当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那片白色变得灰蒙蒙的,还有裂缝和蛛网,是他熟悉的房间。

游木大口喘息着,汗涔涔的后背和衣物黏在一起,他总算醒了。

濑名泉不在身边,这让他有点失望,但房间里唯一的椅子被拉到床边,矮柜上还放着两杯水,显然有人陪伴过。

右耳根一阵刺痛,游木想到梦里诡异的片段,慌忙摸了摸后颈,可惜那里缠上了纱布。他又赶紧看看四肢,好在是人类特有的温暖柔软的肌肤。他长舒一口气,对过激反应的自己哭笑不得。

没过多久,濑名就来了。他看起来有点狼狈,头发凌乱,还有黑眼圈。濑名总是注重仪表,按他的话来说,不修边幅的司令官无法带给民众安心感。“我必须做出他们希望看到的样子。”这是他的理由,可眼下,他却快成为自己最嫌弃的模样。

“游君……你醒了。”濑名欲言又止,或许是怕弄疼了游木的伤口,他没有靠太近。

游木端详着年轻司令官,斟酌道:“泉桑不去休息吗?”你看起来状态不太好,他在心里补充。

濑名不快地抓抓头发,被游木看到狼狈的一面似乎让他很懊恼。蓬松的卷毛翘得更厉害了,倒是让拒人千里的司令官变得更有人情味。

“先不说那个,游君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身体条件反射地酝酿起呕吐感,游木用力摇头:“我不必了。”

濑名的表情有些古怪,今天的他好像对吃饭格外执着:“后勤刚收到总部运来的物资,有很多新鲜食材,游君有什么想吃的,哥哥亲手做给你。”

 “谢谢泉桑,但我真的没有食欲。”

“几乎不进食也没问题?”

游木心中一凛,也许是心虚,投在身上视线变得咄咄逼人,他不敢直视濑名的眼睛。他虚弱地扯谎: “我姑且还是有吃一点的……”

 濑名轻声叹气,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强迫游木,只得叮嘱:“别勉强自己,如果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立刻告诉我。”

游木想起那个糟糕的噩梦,一瞬间他以为对方看穿了自己的梦境。

濑名还不放心似的,又重复道:“一定要告诉我。”

游木懵懂点头。

 

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对濑名泉坦白。

那次保卫战之后,机械兵似乎也元气大伤,没再发动进攻,军队和民众都士气大振,基地里一派祥和安宁。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游木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头痛已是家常便饭,甚至出现了耳鸣,原本失聪的右耳总有奇怪的杂音,断断续续,像某种未知语言。

他的睡眠很不稳定,有时昏睡不醒,有时只能睡着两三个小时。梦境变得单调,永远是那个机械网络和巨塔,梦中他和其他机械兵一样,行尸走肉般靠近巨塔,与那些现实中的敌人共享着信息。最可怕的是,梦中闪现的画面都是当天发生过的新鲜事。游木变得疑神疑鬼,他无法继续说服自己那些只是单纯的噩梦,他怀疑自己在侵入巨型兵器时遭到了反噬,他简直像现成的卧底,所见所闻都会被敌方扫描读取。

游木开始逼迫自己保持清醒,他不肯睡觉,又不愿听从濑名的恳求一同外出散步,他连房间也不想走出去,生怕不小心看见的事物再次沦为机械兵的情报。

濑名心急如焚,恨不得抛下所有事物陪在游木身边。好在最近还算和平,他的调动申请也有了答复,等基地的交接工作完成,他就可以带着游木回到资源丰富的总部,再多问题都可以慢慢解决,无论是失忆、创伤,还是那个埋在游木体内的未知晶片。

或许是久不进食,游木的体质变差,精神状态也不好。濑名曾试着给他注射葡萄糖水,可没过多久他竟开始干呕。直到游木稍微平复一些了,濑名才敢试探着抱住他。令他欣喜的是,游木并没有推开这个让自己痛苦的男人,反而顺从地搂住他的腰,像溺水者抱紧唯一的浮木,久久不肯放开。

“……我说不定是个怪物。”在濑名以为游木睡着的时候,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

濑名抚摸他细软的头发,像安抚受惊的小兽:“能活到现在的,谁不是怪物。”

游木哭笑不得:“泉桑还真是在奇怪的地方得意。”

濑名轻笑,熟悉的对话让他想到战乱前的时光,翘掉晚饭溜出部队,只为和军校里的游木幽会。两人光是在旧街来回闲逛,就满足得仿佛游览了最奢华的大道。尽管现在游木已不记得那些琐碎的往事,可他还是濑名最爱的游君的模样。

“已经走到这一步,就继续努力活下去吧。人或怪物怎样都好,我都会陪着游君。”濑名低声说着,亲吻游木的耳尖。怀里的人温顺地舒展了四肢。

以前的我大概就是喜欢泉桑这一点吧,游木心想着,加重了拥抱的力度。

“谢谢泉桑,我会试着好好活下去。”

疲倦不堪的游木很快就在濑名的怀里睡去。濑名舍不得放开,更舍不得就这么走,两人在窄小的床上相拥而眠,这大概是他们长久以来最安稳的一场梦。

 

那晚游木没有梦见巨塔,当他醒来的时候,状态奇迹般好了很多。他缩在濑名的臂弯里,抬眼就能看到那人安静的睡颜。

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起和濑名共度的过往,每当那人的缱绻目光落在肩头,他都感到沉重又愧疚,觉得自己无法回应那份厚重的爱意。而现在,他似乎慢慢理解了,也许在找回记忆之前,他就已再次沦陷在那片深情冰海之中。

逼仄单人床容纳两个青年实在勉强,游木小心翼翼地跨过外侧的濑名,好让他能舒服地继续睡。窗外是晴天,没有硝烟缭绕,天空是难得的淡蓝色,适合散步的好天气。游木想,等濑名空闲的时候,主动邀请他外出吧。

 

午休将至,游木掐算着濑名散会的时间,准备去起居厅等他。大厅上方的两侧是用于军事讨论的备战室,事关机密,像游木这样低权限的新人禁止靠近,只能在厅内等待。他挑了个长椅坐下,大厅里有零散的士兵平民在低声细语,偶有脚步声。突然,一声尖锐的长鸣扎入游木右耳,吓得他倒吸冷气,再看看四周,其他人却无动于衷,似乎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怪异的长鸣之后,杂音变成规律的电码音。游木对电码颇有造诣,竟分辨不出其中含义,他屏息凝神,飞快做着笔录。他有种预感,无论发出电码的是谁,都跟噩梦和失聪的右耳脱不了干系。

可他越仔细倾听,就越不能集中精力,意识逐渐涣散,却无法阻止声音继续钻入大脑。像被催眠一般,他记录的手渐渐慢下来,木然聆听着未知的电码。

濑名泉一走出会议室,就看到坐在大厅里的游木真。他迫不及待冲过去,生怕对方再多等一秒。

“游君!”

游木没反应,直到濑名走近他身边,阴影笼罩了头顶,他才缓缓抬头,眼神空洞,找不到聚焦。

两人重逢的时候,游木像个一无所有的人偶,苍白稀薄得仿佛随时会消失,濑名总害怕自己会再次失去他。可他们相处数日之后,失忆的游木已慢慢敞开了心扉,表情也变得丰富鲜活,当两人十指交握,濑名也不会再有那种转瞬即逝的恐惧感。

可现在,游木分明近在咫尺,濑名却有种倒退回最初的错觉,游君又变回了那个抓不到握不住的游木真。

“泉、桑……”游木磕磕绊绊地念着他的名字,好像花费很大力气才想起眼前的人是谁。

“是我,怎么了游君?是不是又不舒服?”濑名单膝跪地,双手覆在游木的手背上,试图读懂对方模糊的表情。

“濑名泉。”游木机械地自言自语,瞳色逐渐变浓变暗,诡谲的殷红浸染了通透的翡翠色。

“击杀等级,S。”

话音未落,金发少年已伸手掐向濑名的脖颈。他明明数日滴水未进,此刻却力大无穷,就连濑名也无法立刻挣脱。游木借着惯性骑跨在他身上,纤长的手指化作冰冷的铁钳,扼住了他的咽喉。

游木面无表情地盯着濑名,像注视命不久矣的猎物,他感到脉搏在掌心里剧烈跳动着,对方掰着他的手腕企图挣开。他记得濑名总是随身佩戴匕首,以那人的身手打破僵局不在话下,可濑名并没这么做。是障眼法,还是不想抵抗?游木无法理解,他警惕地瞪着濑名的脸,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被泪水润湿,痛苦困惑,却偏偏没有恐惧或绝望。

“游……君……”

没有被电码音掌控的左耳听到支离破碎的呼唤,游君是谁,他在向援兵求助吗?必须尽快杀掉目标才行,只要再用力一些,掐断气管,身下的男人就会丧命了。游木如是想着,可双手竟使不出力气。它们仿佛不再是自己的,甚至想松开濑名的喉咙。

濑名还在喊那个名字,游木愣愣地看着他。任务在身,本该心无旁骛,游木却忽然被一个昵称绊住脚,它像强行插入的高级指令,阻碍他完成目标。

为什么他竟会想再听到那个名字?

就在游木迟疑的刹那,濑名钳住了他的手腕,将他从身上扯下来。游木试图反击,身体却不听使唤,任凭对方压制,乖顺得好像濑名才是真正的主人。

 

看到游木眼瞳变色的时候,濑名泉明白,他最不想看到的事发生了。刚结束的会议是总部发来的紧急通知,为了告诉他们敌军将俘获的人类洗脑改造,再将他们送回联合军做杀戮兵器。尽管尚且只有两例报告,但后患无穷,必须全面戒备和肃清。当濑名问及个例身份时,通讯官的回答让他如坠冰窟:

“都是本已失联的2A部队成员,共同点是只留有部分记忆,还有自爆装置。”

那些濑名极力否认的猜想,他又何尝不怀疑,却始终不愿相信。即使游木变得异常,他还像当初坚信会与对方重逢一样,抱有一丝侥幸,说不定一切还有回旋余地。

被游木掐住喉咙的时候,濑名有一瞬间后悔了,痛恨自己太优柔寡断,狠不下心才害得游木被痛苦侵蚀。

可游木还是迟疑了,眼中的鲜红明明灭灭。他真的不适合这种攻击性的瞳色,濑名想着,擒住对方的双手将他压在地上。

“游君,冷静点!”

游木挣扎了一会儿,似乎在忍受巨大痛苦,扭动着身子低吟。濑名听得心痛,还是咬牙死死按着他,好在大厅里只有他们两人,否则游木很可能当场就被击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游木渐渐安静下来,眼中的猩红色褪去。他跪在地板上,大口喘息着,汗混着泪从脸颊滑落。

游木呜咽道:“泉桑对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

濑名立刻从他身上退下,扶着他坐回长椅上。泪水不断从温润的翡翠色眸子中落下,用手指抹不尽,濑名索性将游木拥入怀中,任由眼泪浸湿他的肩头。

“我现在没事了,正是因为游君的努力啊。”

游木压抑着哭声,身体不住颤抖。濑名收紧双臂,好像拥抱用力一点就能挤走那些苦痛。

既然自己没能守护他不受伤害,那至少让他陪对方一同承受痛苦。

 

 

机械军的突袭打破了两人难得的安宁。基地警铃大作,这次已不是备战通知,发动总攻的敌方兵力过于强大,驻军毫无胜算,只能紧急撤离。

地面传来隐约的震动,那是声势浩大的军队来袭才会有的前奏曲。

身为司令官,濑名必须第一时间赶到前线进行调度和御敌,可游木显然不适合上战场,一时又找不到可靠的人陪同。像是看出他心事,游木笑了笑,将手从他掌中抽离。

“泉桑快去吧,我能把自己关在安全的地方,不会去伤人。”

“我不能把你单独留在这儿,那些家伙很快就来了!”

“我有办法,”游木豁达地说,露出和往常一样看破机械漏洞的自信笑容,“骇客方面我很在行。”

AI再次催促濑名,他别无选择,深深看一眼游木,诀别般奔赴前线。

目送他离开后,游木敛去笑容,缓缓举起匕首,那是他刚才偷偷从濑名身上摸来的。他确实有个计划,只是这次他不能告诉濑名,因为对方绝对不会同意。

右耳的电码还在拼命发着指令,意识又有些模糊了,他丢掉刀鞘,双手微微颤抖着握紧匕首,朝右耳捅去。

肉体的痛楚和脑中的剧痛让他险些昏厥,电码音终于不再清晰,混入了电流的杂音。他深吸一口气,拔出匕首,再次刺穿那个埋在他体内的该死的晶片。规律的音节变得断断续续,指令变了,从杀死司令官改为启动自爆装置。

游木苦笑,自爆装置,每一台他黑入的机械兵体内都必定会有的模块,没想到自己竟会和那些机器有同样的结局。

有液体从右耳流出来,他抹了一把,是温热的鲜血。至少证明我还算半个人类,他自嘲地想,拖着失去平衡的身躯朝地下图书室走去。那里不仅空无一人,而且,还有他无意中发现的前人遗留在基地深处的炸弹仓库。如果时间掐算得好,在那里自爆的话,可以让大批机械兵跟自己陪葬。他安慰自己,这倒也是个壮烈的退场方式了,作为军人不算丢脸。

游木通过图书室的查询电脑黑进了基地的监视系统,外面一片兵荒马乱,好在濑名指挥有方,平民已顺利撤离,只剩小部分视死如归的驻扎兵,想留在基地做最后抵抗。

他调动监视器全方位关注机械军队的动向,自爆倒计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甚至能听到生命在体内飞速流逝的声音。

他摘下胸前的挂坠,摩挲着泛黄相片里两张稚嫩的笑脸,可惜直到最后他都没能想起过去的事,连那句最简单的话也说不出口。

“游君!”

一瞬间,游木以为自己幻听了,他刚回头,就撞进濑名怀里,那人显然拼劲全力才跑过来,心跳剧烈得震耳欲聋。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游木话音戛然而止,是挂坠里的定位芯片。

“我把一切都处理完了,现在可以专心陪着游君。”濑名注意到游木侧脸的血迹,大惊失色:“你受伤了?”

游木沉默,重见濑名的狂喜和无法保全他性命的恐慌交织在一起,他想紧紧抱住对方不再放手,又恨不得立刻把他赶出基地。他的脸色一定很古怪,又哭又笑,狼狈不堪。

“泉桑为什么回来,你会死的。”

“特意选在炸弹仓库上面。我不来,你也会自己送死吧?”

游木语塞。

“既然不能一起活下去,那就一起死,”濑名握紧游木的手,亲吻他沾染了血的指尖,“我会陪着游君。”

天花板震得愈发厉害,机械军队已抵达基地入口了。游木的右耳还有电码残音,他听见倒计时进入了个位数。

“我喜欢泉桑,”游木回握住濑名的手,“虽然没能恢复记忆,但我还是喜欢你。”

濑名笑了,他的笑容让游木想到相片里的少年。

“我一直都喜欢游君,直到死都最喜欢。”

“真是晦气的告白。”游木也笑了。

两人在阴暗的地下图书室拥吻,脚下是炸弹,头顶是敌军。可这一刻那些都与他们无关了,世界只剩下彼此,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倒计时归零。

 

-END-


#右耳连接AI梗,灵感源自POI疑犯追踪

评论
热度(11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