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尘埃梦(上)

#灵感和设定源自NieR Automata

#可搭配BGM食用

传送门 → (下)

以上,祝阅读愉快w


BGM :Ashes of Dreams


尘埃梦

 

濑名泉翻阅着前线传来的搜寻汇报。

这是他成为基地司令官后度过的第十六个星期日。虽然这座避难所远离战火纷争,却也危机四伏,他每天都要监视外部状况,同时也坚持搜寻可能遗落的幸存者。

可惜最近的搜寻结果都一无所获。濑名浏览着报告,目光定格在最后的一格相片。

看清照片里的面容时,他几乎下意识地下达了将幸存者带回的指令。AI用冰冷的声线不厌其烦地警告他来者身份可疑,可他置若罔闻,飞快奔向大门入口等待。

饱受战争摧残的天空灰蒙蒙的,万籁俱寂,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灵都濒临灭亡,像濑名泉这样的幸存者都聚集在仅存的避难所,时刻提防着机械军队的再次进攻。

尽管人类仍在搜寻同胞,可他们已经很久没收到任何值得高兴的消息了。而这一次,濑名派遣的搜寻机器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名青年,但仅此并不足以撼动这位身经百战的军人的戒备心。让他失态的是那名青年的面容,麦金色的短发下是一双他无比思念又怯于奢望的翠绿色眼眸——游木真——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那双眼睛的主人了。

战乱年代,光守卫王国和自己性命就已耗尽他全部精力,在濑名试图将游木纳入自己羽翼之下保护起来之前,对方就在某次战役中下落不明。巨大的绝望几乎压垮了他最后的坚持,可自从抵达这座基地后,微弱的希望在他心底再度燃起火光。他无法否认,搜寻工作也确实夹有自己些许私望。

只是濑名泉也没想到,奇迹居然真的发生了。游木真还活着,甚至看起来情况很不错,没有什么致命外伤,这对濑名来说已是上苍最大的恩情。

“游君!”

他太久没喊过这个名字,以至于声调都有些颤抖。游木真摘下兜帽,露出那双无机质般剔透漂亮的眼睛。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朝自己展开双臂的英俊上将,礼貌而疏离地行礼。

“泉、桑……好久不见。真高兴你还活着。”他一字一句说得缓慢清晰,嘴角牵动起笑意,尽管看起来有些僵硬生涩,却仍让濑名激动无比。

“是的,是的……游君安然无恙比什么都好。”素来沉稳的上将此刻有些语无伦次,他似乎在期待一个拥抱,可对方的手收在朴素的斗篷里无动于衷。濑名犹豫片刻,最终只是矜持地拍了拍游木的肩膀。他还不知道这些年对方都经历了什么磨难苦痛,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一定很痛苦,从那空洞的眼神里就能猜到。人在残酷的战争中只是脆弱如蝼蚁的渺小存在,没有谁能不受到一丁点创伤地存活下来。

但活下来就是希望的开端。濑名泉握紧了拳头,抑制着自己想抱住他亲吻他的冲动。无论他和游木之间横亘着怎样的鸿沟与隔阂,他都会耐心地一点点填补平坦,然后像很久以前那段如梦似幻的日子里一样,握住对方的手,再也不会放开。

 

濑名泉把游木领到空房间,设备简陋但干净整洁。游木站在中央四处打量,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有了点好奇。

濑名说:“避难所物资有限,但游君需要什么就告诉我。”

游木没看他,目光落在干瘪的板床上。濑名忙说:“游君喜欢软床吧?我那儿还有一套被褥和枕头,等下给你拿来。”

游木真依旧没回应,缓慢在房间里兜了一圈,才看向门口的上将。

“谢谢,不用了,这样就很好。”

濑名想,或许对方初来乍到,还放不开。

随后他领着游木熟悉基地,从休息室到餐厅,经过某个与总部联络的军用房间时,游木真停了下来,他看向紧闭的大门,没有发问,濑名也没解说。

他带领游木来到餐厅,打算一起吃顿饭再回去。他凭着印象主动替游木盛了对方爱吃的菜肴,兴冲冲端到桌上,游木却仍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抱歉……出事之后我就不太有食欲了。”游木说。

“出事?”濑名泉紧张地握紧了刀叉。

“上战场的时候,有炸弹在我身边爆炸了,”游木盯着盘子里泡了水的压缩食品,事不关己地叙述道,“虽然没严重皮外伤,但右耳失聪,还险些失明。”

难怪戴了个与他不相配的蓝框眼镜。

濑名泉丢下餐具,他顾不得周围还有人,只想越过桌子紧紧抱住游木,可对方垂着头,机械地陈述那段让濑名心痛的经历,好像自己只是个旁白。

“我找不到同伴,和其他人失去联络,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游木迟疑了一下,从半开的衣领里掏出一个挂坠,那和濑名珍藏着的宝物如出一辙,就连纹路都一模一样。濑名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个打磨得发亮的金属壳。

游木开了盖子,里面是他和濑名泉年幼时的合照,用不同于数据存储的古老方式,自始至终忠实地陪伴在他身边。

那是游木正式加入联合军时,已成为军队精英的濑名送给他的礼物。隐藏在古朴纸质相片之下的是一枚不起眼的芯片,无论两人相隔多远,都可以凭借挂坠里的定位系统找到彼此。

“所以我来找你了。”游木语调平平地总结,和心潮澎湃的濑名相比,他显得太过冷静,甚至有些冷漠。

濑名克制地坐回座位上,握住游木的手,对方冰凉的拳头在自己掌心里变得温暖,这令他越发激动。

“这次我们不要再分开了。联合军受重创的时候,等不到游君任何消息,我就像被剑刺穿心脏一样……”

游木真皱眉,像是没理解濑名泉的比喻,又好像不乐意听他讲这种丧气话。

“泉桑……很在意我?”

他不解地摩挲着手里的挂坠,被好好珍藏着的相片里无忧无虑的稚嫩少年笑得明媚灿烂。原来自己从前的笑容是这样吗,游木心想。

“你以前也说过同样的话,”濑名把游木拿着挂坠的手也一并握住,“游君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发生什么,哥哥都会好好守护你的。”

“哥哥……”游木重复道,他看着两双交握的手,似乎明白了什么。

 

 

有濑名泉的悉心关照,游木很快便适应了避难基地的生活。因为远离前线,虽然偶尔会迎战,但都只是小范围的冲突。即使如此,避难所里的军人还是太少,有时濑名不得不亲临现场,调度半AI的战斗机器与敌军对抗。

尽管游木有实战经历,濑名却不愿让他重返战场。可随着己方人员的牺牲,战力越来越少,游木自告奋勇地站出来。

“虽然真枪实弹不行,不过辅助和骇客方面我很在行。”

最终濑名妥协了,但坚持要求他全程呆在自己身边。得到许可的游木点头,露出重逢以来第一个笑容。

濑名定定地望着他,眼神空洞表情冷漠的游木真好像终于又变回昔日模样,可怜又可爱、羞怯却勇敢的,他的游君。

当濑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倾身亲吻了对方冰凉的唇瓣。游木太过震惊,以至于忘记做出反应,他嘴唇微张,只要濑名想,就可以趁虚而入加深这个吻。

没得到想要回应的濑名不再继续,他抱歉又哀伤地看着游木,似乎在等对方推开自己。

“为什么这样做?”

游木皱眉,困惑多于窘迫。

不安混杂着警觉涌入濑名的大脑,他说:“可以前我们也会这样做,游君……”

你有点奇怪。他把后半句咽回去。

游木愣愣望向他,通透的绿眼睛里没有丝毫杂质,也没有一丝情感。濑名一直很喜欢游木的眼睛,它们像最忠诚的宝石,将游木藏在心底的情愫尽数映射出来。可此刻,那双眼睛死气沉沉,濑名拼命向它们传达着信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哥哥’会对‘弟弟’做这种事吗?”

濑名语塞,儿时的习惯让他忽略了亲密与爱情之间暧昧的界限。他斟酌如何告白,游木已再度开口:

“虽然我不明白,但有种感觉告诉我,可以对你说实话。”

濑名泉一怔。

游木继续说:“其实,那场爆炸之后,我失去了一些记忆。我只记得自己是联合军2A分队的游木真。我的同伴是谁,去哪儿找他们,我都毫无头绪,就连泉桑也是根据刻在挂坠里的名字知道的。刚见到你的时候,你说你是‘哥哥’,所以……我不太理解。”

他说着,碰了碰嘴唇。

接受了冲击性信息的濑名呆滞了片刻,突然用力抱紧游木。

“对不起,我是混蛋,游君遇到这样的事我竟然都察觉不到。”

他的力气很大,游木怀疑自己骨头要断了。

“泉桑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

“不,是我不好。”濑名泉执拗地重复道。

游木闭了嘴,对方贴在他胸口的心脏剧烈鼓动着,害得他也心跳加速。他觉得奇怪,被濑名抱住的时候,身体变得很暖很热,虽然被勒得有点疼,心里却很舒服,好像漫无目的地漂浮很久之后终于踩上坚实的大地。

沉默的拥抱之后,濑名的情绪似乎稳定了许多。他朝游木笑了笑,温和克制,还有很多游木真读不懂的陌生情绪。

“之前的那个……意外,游君忘了吧。”濑名有些为难,但游木知道对方说的是亲吻。

“对不起,我恐怕忘记了重要的事。”游木想到挂坠里的照片,濑名一定很失落吧。

濑名摇摇头:“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只要游君还在就足够。”

他伸出手,这一次却没有牵游木的手指,而是摸了摸后者的头发。濑名冷色的蓝眼睛像映了橘色夕阳的海,温暖而包容。

“那些空白的部分,我们再一起创造新的回忆就好了。”

 

 

随后,游木真也在濑名的特许下协助作战了,他出色的骇客技术帮联合军夺取了不少敌方武器装备。尽管他初来乍到,濑名却对他无比信任。不过,濑名只允许游木和自己一同出战,还要时刻确认他在自己视线范围才安心。

虽然司令官的绝对信任帮游木在军队里迅速树立起威严,基地议会却对他的身份抱有怀疑态度。游木所在的2A部队在那场战役中全军覆没,可时隔数日之后游木自己竟完好无损地从前线来到避难所,只丧失了部分记忆,骇客技术却还在,谁能保证他没有反水叛变?说不定早被洗脑才没了记忆。

对于这种无端猜测,濑名泉每次都激烈反驳,他是整个议会里唯一坚信游木真清白的人,无奈势单力薄,阻止不了流言的蔓延。

游木真独自来到地下室,这儿是战争爆发之前就建好的图书馆,书籍都是以数字形式读写,便于存储和运输。像游木这种刚来避难基地的新人,必须经过漫长监控审核才有资格来图书室看书,但濑名偷偷告诉了他口令,游木才能在对方开会时来这里打发时间。

濑名又在开会,最近机械军的突袭频率上升,议会怀疑基地的坐标暴露了,他们甚至开始筹备搬迁计划。这些都是游木听别人说的,濑名从来不跟他讲军队的事,生怕会勾起他不愉快的记忆。

他浏览着书柜上的标签,忽然听到木架后面有人窃窃私语。

“那个游木来基地之后,敌军出现次数就变多了。大家都在怀疑……”

“可司令官很相信他。”

“那也只是幌子,你看司令官从不允许游木单独作战,都是在他‘监控’下参与……”

游木真没有继续听下去,他飞快走出图书馆,那些流言蜚语像苍蝇在耳边纠缠不清。其实他并没有丝毫愤怒或刺痛的情绪,内心异常冷静,甚至认为旁人的揣测都有理有据,濑名泉对他确实很好,可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像濑名自己描述的兄弟情谊,那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好,还心无芥蒂地信任他?

他对自己太好了,好得毫无道理,好得令人生疑。

不知不觉间,游木已跑到后庭,现在是午餐时间,空地上除了他就只有煞白的阳光。他麻木地盯着发亮的地面,呕吐感从腹中涌上来。

这不是游木第一次这样,每次和濑名就餐之后,过不了多久他就有强烈的恶心感,必须把吃下的东西全部吐掉。游木对濑名撒谎了,他不是没有食欲,而是根本吃不下那些压缩食品,被他吐出来的残余带着奇怪的酸液,甚至都没被消化。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对濑名坦白这一点。哪怕他不得不定期咀嚼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他也希望跟濑名度过午间时光。

失去记忆之后,游木时常觉得自己像漂浮在半空的气球,随时会在上升中炸裂,可濑名的视线总是很沉重,稳稳地压在游木肩头,让他像落回地面那样踏实。

吐得只剩干呕之后,游木洗了洗脸,准备回房休息。回去途中,他撞见火急火燎的濑名,一路呼唤着“游君”。他腋下还夹着平板,显然开完会就一直在找游木。

来不及躲避的游木硬着头皮朝他打招呼。濑名冲过来,几乎破口而出的牢骚埋怨在看见他的瞬间都堵塞了,憋得他只能抓住游木的手,低喃道:“太好了,我以为你又不见了。”

游木不知怎么回应,只好问:“泉桑还没吃饭吗?”

“游君呢?”

游木迟疑:“……我吃过了。”

濑名神色放松:“那就去休息吧,会议结束得晚,我还担心游君一直等会饿肚子。”

游木沉默,那为什么他有事要做的时候,濑名总是耐心等他做完再一起去?他目送濑名离开,心脏像是浸泡在酸液里,痛楚和苦涩不动声色地侵蚀皮肉。

 

安稳的午休没能持续多久,游木真就被响彻基地的警铃吵醒。

有敌袭。

他迅速换好战斗服,找到濑名泉时对方正忙着做最后部署。看到准备就绪的游木,濑名犹豫片刻,握住他肩头,郑重地说:“无论如何都不要从我身边离开。”

他说得比以往都凝重,游木被他感染得也有些紧张。但很快,他明白了对方不安的来源。

这次发动攻击的机械军队来势汹汹,规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浩大。机械狂潮掀起的漫天沙尘之中,游木甚至看到模糊的巨大阴影,那是只有在前线才会见到的巨型机械兵器,基地兵力匮乏,驻军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

可即使如此,作为军人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濑名调动大部分兵力抵抗敌军的进攻,但这样撑不了多久,恐怕都等不到后方平民全部撤离。

游木操控无人机黑进一个中型机械兵的体内,获取了巨型兵器的资料。他有个计划,胜算不大,但别无选择。

“跨越战壕的时候,巨型机械兵有机可乘,我可以黑进去,请掩护我。”

“不行。”濑名斩钉截铁地回绝,前方交战的火力太凶猛,巨型兵器在最后待命,想要黑进去只能让游木亲自过去。

“这是我所有模拟中胜率最高的了,”游木也不让步,在战场上他总不肯像往常那样听话,“只能靠你和我做。”

耳边炮火轰鸣,后方撤离得很慢,敌军攻势咄咄逼人。濑名用力捏紧游木的手,狠狠盯着他:“只要稍有差错,我会立刻带你撤退,不容反抗。”

得到游木承诺后,濑名把指挥权临时交给可靠的副手,自己登上了战斗飞行器。他从来都不是在后方运筹帷幄的类型,必要时他冲得谁都猛,杀敌毫不留情。

 

在濑名猛烈火力的掩护下,游木顺利爬上巨型兵器,钻进头部,开始骇客攻击。

和中小型机械兵不同,巨型兵器的内部结构更加复杂,还连接着机械军的全域网络。游木尝试进入,奇怪的是他竟没有受到什么阻碍,防火墙也没有发现他,甚至不需要转译语言代码,他就读懂了字符串的含义。游木匆匆看了一眼正中央,那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锥形巨塔,是庞大的云处理系统。如果他时间充裕,可以潜入塔中,窃取很多宝贵的机械军资料。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右耳像被蜂尾刺戳,整个大脑都开始剧痛。

他不得不从机械军队的网络中退出来,专注眼前工作。濑名泉驾驶着飞行器,像最忠实的骑士守护着他,确保他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最终游木成功将巨大隐患转变成强大的武器,他接通了濑名飞行器的频道,两人联手进行反击。

当机械军被彻底击溃,濑名飞回游木操控的巨型兵器旁边,呼唤他出来。

游木没有回应,但很快机器人头部的后盖被打开,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从中坠落。濑名眼疾手快,用飞行器牢牢接住了游木,才避免他直接摔断腿。

安全降落后,濑名立刻将游木从机械臂中抱下来,金发少年似乎耗费了太多精力,已然昏迷。

“你还像以前一样不要命……”濑名把游木的脑袋按在胸口,嘴唇贴在对方蓬松的金发里。

“没关系,我来保护你。”

游木的眉头松动,痛苦的表情放松了些许。濑名温柔地看着他,用指腹抹去他脸上的油污。

忽然,他托着游木后颈的手摸到一片异样的触感,那绝非人类柔软的肌肤,而是冰冷的、镶嵌着电路纹理的金属。濑名低头细看,寒意从脊背直击头顶。

掩盖在游木发梢之下,右耳后面的皮肤像人偶掉漆一样剥落,露出指盖大小的深蓝色金属晶体。

-TBC0

评论
热度(9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