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校园纯爱物语——留宿

@娃儿绿 阿绿的赏樱约会当晚,泉在马口家留宿的脑洞

传送门 → 超绝可爱的条漫

以上,祝阅读愉快w


濑名泉和游木真并肩而坐。周末黄昏时间,从郊区进城的电车空荡荡的,这节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人,所以当濑名故意凑近一些时,游木也没有躲开。

在樱园游玩一天,游木此刻才感到疲倦。他拿出耳机,准备听着歌闭目养神,但想到左边还有个眼巴巴的恋人,便主动将一边的耳机分给对方。

濑名兴高采烈接过去,将耳机塞进左耳,这样一来他俩就像被耳机线圈在一起似的,顺理成章靠得更紧。

游木盯着手机,苦恼要放哪个歌单。濑名想说无论放什么他都喜欢,但认真烦恼该听什么歌的游君他也觉得很可爱,便安静等他挑选。

舒缓的轻音乐从左侧流入濑名身体,他感到对方的气息贴近了一些,身子放松下来,脑袋随着列车而轻轻晃动。

余晖从他们身后洒落,把银白的车厢染成橘色。濑名目不斜视,右手却悄悄朝身侧的恋人摸索,指尖碰到柔软的掌心时,手的动作一顿,安静地钻入对方指缝。已睡着的游木下意识地勾起手指,与濑名十指相扣。他闭着眼,朝左侧偏了偏头,濑名早有准备,顺势扶着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

轻柔的乐曲放完,自动切入下一个播放列表。濑名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前奏,那是他不久前发行的solo。宣传期时濑名还埋怨游木不重视他,都不在放送电台里推广他的歌,却没想到自己唱过的歌,对方都认真收录在歌单里。

游木毛茸茸的碎发贴在濑名颈间,他忍不住把脸抵在对方头顶,亲昵地蹭了蹭。

电车缓慢前行,空闲的吊环在两人头顶摇摇摆摆,碰撞出清脆的声音。他们像被装进一颗橙色时空胶囊,穿过糖果色的山林和铁锈色的都市,驶入涂鸦绘本里的童话国度。

回到市区的时间比预计早一点,濑名没有立刻换乘回家,而是跟着游木一起出了站。虽然他们不再像儿时那边住得很近,濑名却仍有和游木一起上学的习惯。这段路他很熟了,甚至连路过超市每天什么鲜品打折都记得一清二楚。

“今天的鱼都很便宜啊。”濑名看着白板若有所思,游木打了个冷颤,拽着他背包带无声抗议。

“逗你的,买点时令菜和水果,晚上我下厨。”

游木惊讶,他以为濑名只是和往常一样想陪他走到家门口而已。

“我知道的,游君的Mama今天要很晚回来,这种时候当然轮到哥哥出马了。”

游木问:“你怎么知道……”

“碰巧看到游君的锁屏消息。”濑名泉领头走进超市,熟练地挑选食材,好像一点也不认为有何不妥。

“我自己也可以的。”游木嘟囔,每到这种时候濑名就喜欢把他当小孩子。

濑名笑容得意:“但和我一起吃饭,游君其实挺开心吧?”

游木不吭声,腹诽道,如果你把折价鲜虾放回去的话,我会开心一点。

晚饭很丰盛,量不大,种类很多。游木和母亲两人吃饭历来从简。和濑名交往以来,他也渐渐习惯了花样繁多的便当。游木咬着酥脆的蔬菜薄饼心想,原来口味真的会被养刁,自从吃惯了濑名的饭,他连以前爱吃的超市半熟品都没了兴趣。

因为游木的坚持,两人没有坐在同侧用餐,而是规规矩矩地面对面。濑名泉晚饭吃得少,没一会儿就拿出营养剂开始喝,游木偷偷瞟一眼,还是小时候staff常塞给他们的牌子。

解决完自己晚餐的濑名就满足看着游木。两人独处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显得很安静,肢体接触也很平和,尽管仍会说些惹人害羞的话,却不像在公共场合那般令游木难以招架。

游木喜欢这种适度的距离,但偶尔,他也会稍微期望更亲密一点儿的互动。他们像坐在跷跷板的两端,默默寻找最理想的平衡点。大部分时间里濑名的那一端更热切沉重,游木经常手足无措,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跷跷板就趋于持平,让游木得以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想给对方多少分量的回应。


吃完晚饭后,游木坚持揽下洗刷的活儿,可濑名又不乐意闲着,非要挤到料理台,紧挨着游木擦拭碗碟。

“如果以后每天都能像这样和游君共度就好了。”濑名陶醉道。

和他交往之后,游木也渐渐能分辨,哪句是濑名浮夸辞藻,哪句是掩藏之下小心翼翼的试探或隐晦的真心。虽然游木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察觉,濑名始终抱有一丝不安定,唯恐会惹怒他,生怕他讨厌自己。

比如现在,分明时间已不早了,有充足理由提出留宿要求,可濑名什么都没说,收好了背包笑眯眯地准备告辞。

濑名不是第一次在他家吃完饭,以前某一次告别前他半开玩笑地说真想和游君一起睡啊,被涨红了脸的游木推到了玄关。那是他唯一一次主动说起,可当时的游木没回答,他也再也不提及。

濑名走向门口,游木望向窗外,繁星点点,既没阴云更无雷雨,连挽留的借口都没有。

“那我回去了,游君记得门窗都关好,害怕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哥哥陪你聊天~”

游木哭笑不得:“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怕鬼啦。”

“觉得寂寞了也可以……”

“也不会寂寞的。”

“想我的话也——”

游木停下来,濑名已经走到了玄关,听不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忙回头看。游木的视线半垂着,落在濑名松垮的背包上,好像忘词的歌手看着救命的提示板。

“……那泉桑住下不就好了。”

濑名的身子僵住了。

游木挺直腰板,目光也升到恋人惊讶的脸上:“泉桑……留、宿吗?”


虽然顺利留宿,之后该做什么却毫无头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濑名泉大脑空白,慌张提出邀请的游木真也面红耳赤。明明小时候都一起同床共枕过了,长大之后羞耻心却发疯似地猛长,像要把儿时落下的份也补回来。

“泉桑可以先去洗澡,我、找换洗衣服给你。”

“哦……”

干巴巴的对白之后,濑名去了浴室。游木开始整理地铺,大功告成后他坐在地板上,目光落在书桌上时尚杂事,忽然浑身一激灵。

尽管脱离了模特圈,但出于偶像身份和搜集情报的习惯,游木经常购买时尚杂志。本市的自然免不了刊登当红模特濑名泉的特辑,上封面也是家常便饭。那些印着濑名照片的杂志还大喇喇地摆在床位书柜上,濑名只要随手翻两下就能看到。

游木鲤鱼打挺,慌忙把摊开的杂志合上。前两天为了准备某个采访,他还特意把收录了濑名访谈的几期拿出来观摩参考,几张硕大的濑名高傲地盯着他。他手忙脚乱地拢起来,茫然四顾,竟没个好好隐藏的地方。

“游君,我洗好了。”

濑名擦着头发推门而入,就看到金发少年趴在地铺上。察觉到他目光,游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那我去洗。”

濑名若有所思地环顾四周,整体干净整洁,期刊杂志都按照顺序排好,连游戏盘都依据主机分门别类,非常有游木的风格。

除了床下暴露在灯光的杂志一角。

毕竟是发育健全的十几岁男孩,果然游君也……濑名心里警铃大作,危机感让他跪在地上,非常不优雅地将手伸向某个被主人拼命隐藏的东西。

洗了热水澡的游木心情舒畅,一时忘记了之前的尴尬。他拿了两罐咖啡牛奶,开开心心地回到房间。可一看到笑容可掬的濑名泉和摆在他面前的数本时尚杂志,游木的血液凝固了。

“洗完了吗?”濑名笑容灿烂,眼里是遮不住的兴奋:“原来游君会买有我的杂志吗?”

游木无力地反击:“泉桑随便看别人床底很过分。”

濑名无视了:“不过为什么要藏床底下,我还以为游君偷看什么好孩子不该看的东西。”

游木原本洗完澡就发红的脸更烫了,他佯怒道:“明明是泉桑不好,把别人东西都翻乱了,我要生气了哦?”

濑名见他作势要走,赶紧把杂志推一边,搂住对方的腰往怀里按。游木措手不及,两人双双跌坐在地铺上,垫底的濑名还吃痛地哼了声。

游木忙问:“没事吧?撞到哪儿了?”

知道恋人没生气,濑名也不松手,靠在他背上撒娇:“游君亲一下就好了。”

游木在他怀里挣扎,试图起身,又被濑名拽回去。

“放开我,好热。”

“游君回答一个问题我就松手。”

游木有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有这么多关于我的杂志?” 


评论(5)
热度(18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