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Drunk, Drunk, Drowned

#醉泉妄想,非常po主流的泉,写得随意,食用请务必谨慎

全文可直接走 → Weavi

以上,祝阅读愉快w


Drunk, Drunk, Drowned

  

游木真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门外疑似濑名泉的醉汉,那人身上都是烟酒气,耷拉着脑袋,露在口罩外的脸颊泛红,嘴里念叨着什么。

把他扛回来的是濑名的经纪人,满头大汗,显然经历一番苦斗,迫不及待将喝醉的大明星渡给他的正牌恋人,像抛出烫手山芋,交代几句前因后果就把照顾濑名的事丢给了游木。

濑名泉眼睛都没睁开,只凭气味就下意识地栽到恋人身上,熟练地搂住对方腰肢,脑袋埋进他肩窝还蹭两下,动作一气呵成。

喝醉的人力道没轻没重,游木被他压得险些坐在玄关,勉强半拖半抱着才将濑名搬进客厅,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刚要走,濑名就拽住他袖子。

“游君……”

俯视的角度里,眉目低敛的濑名泉有种难言的乖巧,和喝醉耍酒疯的人不同,酒精像给他镀了层滤镜,整个人都变得温顺起来。游木低头看着那个抵在他腹部的银灰色脑袋,自然卷的头发弄得他有些痒。他纠结片刻,还是偷偷摸了一把卷毛。

比想象中的手感还要好,柔软得像一团棉花糖,游木想着,手不舍得拿开。

濑名突然仰起头,游木以为他生气了,吓得立正站好。濑名眯起眼仔细打量一会儿,倏地笑起来。

“是游君啊~”

喝醉的濑名发音有点含混,昵称被他念得黏黏糊糊,他再度圈住恋人的腰,把脸贴在游木小腹上。

游木红着脸任他抱着蹭了一会儿,濑名总算安静下来,似乎要睡着。

“泉桑,简单洗个澡再睡吧。”被濑名所感染,游木说话也放柔了口气,像哄赖在沙发睡觉的孩子。濑名不吭声,他只得轻轻摇晃对方,托起恋人的脸试图唤醒他。

濑名茫然地睁开眼,竟没有被吵醒的烦躁,真想不到他脾气最好的情况居然是喝醉的时候。醉了的濑名不仅不生气,反应也很迟钝,呆呆坐在沙发上,没有聚焦地望着对面的电视机。这会儿大概是酒劲上来了,游木叫他都没有回应。

得不到回答的游木真哭笑不得,两人这么僵持了半天,他盯着濑名微红的脸,忽然用手指戳了戳。

真和他队友说的一样,又软又光滑,果然平时的悉心保养不是白做的。

游木感慨着,偷偷观察濑名表情,后者仍旧没反应。要知道,放在平常就算是游木也不敢轻易做这种事,醉酒给了他得天独厚的良机,游木一阵窃喜,又忍不住捏了捏濑名脸颊。

还是没反应,乖巧得像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受到鼓励的游木开始得寸进尺。他甚至把粉丝送的猫耳形状的绒线帽戴在濑名泉头上,对方也只是麻木地看看他,还顺手把帽子扶正,根本不在乎恋人给他扣了个什么东西。

游木愈发大胆,他翻出一堆粉丝送给稀奇古怪的饰品和衣物,小礼帽发卡、粉色头套、胡子眼镜还有基佬紫眼罩。濑名成了他专属的奢侈试戴模特,每换一次游木都要拍照,乖巧安静得仿佛魂穿的濑名泉太罕见了,他必须都要拍下来——并不是因为这样的泉桑很可爱,只是机会难得,以后如果泉桑又要提奇怪的要求拍照,他也好有个谈判的筹码,仅此而已。

拍了一轮之后游木真心满意足地整理照片,选了特别满意的几张还准备P点特效,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理解了濑名拍自己时的心情,虽然只是一瞬。

沉浸在照片之中的游木暂时遗忘了还有个喝醉的正主,他专心致志在备选壁纸里挑选时,濑名突然从背后扑上来,手臂箍成一道锁,把他扣进怀里。

“游君。”濑名声音闷闷的,酒精把他平日掩藏的情绪无限放大,声名字都饱含了委屈。

游木心虚地把手机锁屏,心想果然还是生气了吧,自己太得意忘形了。

可濑名只是沉默地在游木脸上蹭了蹭,疲惫地靠在他身上,圈着他轻轻摇晃。

“是真的游君,太好了,”濑名嘟囔着,像要确认什么一般在游木身上摸来摸去,最后停在他胸口处,“……不是做梦。”

游木有点酸楚又有些心疼,他在濑名怀里扭动身子,与恋人额头相抵,安抚道:“我就在这里,不是梦哦。”

意识模糊的濑名无暇计较眼前的人是真是假,他闭上眼,本能地亲吻恋人,而游木也没了平日的羞赧,坦率地回应,甚至主动探出舌尖舔吻,轻轻吮咬,牙齿含着柔软的唇瓣厮磨,那些濑名喜欢对他做的,此刻他全都有模有样地效仿。

缱绻绵长的深吻后,游木有种也醉酒了的错觉。濑名搂着他的腰继续在他耳垂和脖颈缠吻,被亲过的地方变得发烫,他直觉这样不行,虽然他们本就是两情相悦的恋人,但跟喝醉酒变得如此乖巧的濑名上床,有种微妙的乘人之危,再说,他已经醉得厉害,还要做爱的话第二天肯定会头痛欲裂的。

本着为泉桑身体着想的正直理由,游木推开了试图继续缠绵的濑名。他努力让自己忽略对方可怜又失落的眼神,正经道:“去洗个澡就睡觉吧,泉桑明天还要赶通告。”

“但游君……”

“我去放洗澡水。”

游木说完逃也似的跑开。他挑了个濑名很喜欢的薰衣草沐浴盐,一边搅拌一边调节水温。清香的味道让他平静下来,不再总想着那个意犹未尽的吻和本该继续的情事。

可就在他专注放水时,濑名跟进来了,二话不说压下来,像撒娇的巨大猫咪赖在他身上不肯走。游木被他吓得一哆嗦,眼镜差点掉进水池里。

“呜哇,泉桑你这样很危险的!”

“但是游君不理我,哥哥很寂寞。”濑名磁铁一般坚持吸在游木背上,游木趴下他就趴下,游木起身他就跟着起来。

“只是帮你弄水而已……”不要再这样撒娇了。游木默默吞下后半句,跟一个喝醉的人说再多也没用,说不定还会变本加厉。

“游君真温柔,要不要哥哥亲一口奖励你?”濑名泉说着,又把脸贴过来。

“不要……我出去了,浴巾和睡衣都在筐子里,泉桑洗的时候小心点,可别摔倒了?”

“游君呢?”

“我晚点再洗。”

“不一起洗吗?”

“不……”游木警铃大作,迅速往门口走。

“游君~”

濑名泉这次没黏过去,他坐在浴缸边缘,黑衬衫解开了几个扣子,袖口随便卷到肘部,露出白得发亮的小臂,衬衫下摆不讲究地拽出来半边,衣角已经沾了水,西裤倒还规规矩矩地穿着,袜子却不见踪影,双脚交叠踩在柔软的方毯上。他直勾勾地盯着游木,浸了酒的笑容成了蛊惑,再配上他身后弥漫着水汽的浴池和倒映着浅紫色水光的白瓷墙壁,竟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欲暗示。

游木只是回头瞥了一眼,就挪不动脚步,他知道自己还是败给了那个狡猾的恋人,哪怕他喝醉了酒说不出伶俐肉麻的情话,只需坐在那儿看过来,自己迟早都要缴械投降。

只是为了避免喝醉的人滑倒而已,他如是对自己解释着,认命朝濑名走过去。

 

 (上车打卡 → Weavi )

  

自从知道濑名泉喝醉会人格转换般乖巧温顺爱撒娇之后,游木真一直很担心恋人被人灌醉。且不说狗仔偷拍搞出花边新闻,万一有人心怀不轨把他拐走可怎么办。他也曾拜托濑名经纪人多关照一下,对方表情十分微妙,苦笑说泉君就算醉得不省人事,也不会允许别人随便碰他,不然你以为我那天费多大劲儿才把他送回去……

游木对此深表怀疑,并坚信在濑名泉的问题上自己是对的。

一想到手机壁纸上濑名那张极具欺诈性的安静笑脸,游木就一阵焦虑。今晚濑名又有推辞不掉的应酬,而且经纪人和助理都不在身边。他掐着时间给对方打电话,电话倒是通了,接听的却是个陌生人。

游木心提到嗓子眼,好在对方也是酒席上的前辈,说濑名喝醉了正愁没人送,游木赶紧自告奋勇。

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包间里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濑名正坐在角落里黑着脸絮絮叨叨,他拿着手机,抓住个倒霉路人就问,你知道游君吗?还能哪个游君,游木真啊?我给你看他照片,我这儿最全了,怎么样,他好看不,敢说他不好看?你眼睛是不是摆设啊?什么?好看,你是不是对我游君图谋不轨啊?再看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游木真到来,在场的工作人员像见到救世主扑上来,求他快把伺候不起的祖宗带回家。

游木目瞪口呆地看着杀伤力比平常还强的濑名,后者察觉到他存在,现场表演了个暴雪转晴。

喝醉的濑名,在见到游木真的瞬间,又变成那个乖巧安静会撒娇的濑名泉。他开心地扑到游木身上,毫无顾忌地轻蹭脸颊,游木又羞又窘,想把他推开却推不动。

在场其他人瞠目结舌,但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掏手机拍照录像。

不知为什么,被外人看到濑名这一面,让游木无端有些不开心。他把伪装用的棒球帽摘下来,扣在搂着自己的濑名头上,遮住那个陶醉满足的表情,然后礼貌地朝众人微笑:

“抱歉,请不要拍这样的泉桑,他会不开心的。”

都是在演艺圈摸打滚爬的人,大家识相地收起了手机,目送游木扶着濑名鞠躬道别。

在场某位与濑名交好的前辈事后调笑说,濑名君知道的话,一定会后悔自己喝醉了,因为那时候的游木君,真是相当帅气。

 

-END-



评论(16)
热度(21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