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3)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明天真夏了,大家都加油XD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4)


【5】

在这个世界观里,Omega的职责就是繁衍后代,那是凌驾于男女之上的性别分化,即使游木是个男人,却也会像现实里的女性那样怀有身孕。

这个认知让游木真头皮发麻,他一面庆幸着这不过是游戏,一面担心起通关条件来。

门外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游木眼前的系统提示更新了:{任务:顺利隐藏Omega身份}。

隐藏?怎么隐藏?游木一头雾水,外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他视野上方甚至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警戒条,原本是绿色,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红。

他慌忙环顾四周,办公室的会客间也没有遮蔽的地方,倒是有个一人高的储物橱柜,头顶的警戒条彻底变红了,他来不及细想便钻进去。

透过缝隙,游木看到房门被一个男人打开,果不其然,又是濑名泉。不过他看起来比之前两个都成熟一些,戴着一副斯文的银框眼镜,象征着医者的白大褂下是深蓝条纹的衬衫,还系着沉稳的黑色领带,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似乎是坐诊时间结束了回来休息。

{濑名泉。职业:主治医生。性别:Alpha。亲密度:79}

储物间里挂着几件私服外套,散发着和办公室里相同的好闻气味,不流动的空气让游木有些闷热,头也昏沉沉的。

濑名在房间中央停顿片刻,突然朝储物柜看了一眼,几乎阴影中的游木四目相对。后者吓得清醒起来,屏住呼吸,竭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从他身上发散出来的那股果香味像故意作对似地,变得愈发浓郁,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柜子里放了一筐半熟的果实。

蹊跷的香味显然引起了濑名泉的注意,他缓缓靠近,蔚蓝色的眼睛眯起来,像捉迷藏的鬼找到了可怜的替罪羊,志在必得地微笑起来。

“躲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游君?”

游木真如坠冰窟。储物柜的门被濑名无情打开,金橘果香如洪水倾泻而出,随即迅速被更浓烈苦涩的杜松香味吞噬融合,充斥在房间里的清甜被中和成醇厚的芬芳。游木被扑面而来的陌生气息冲击地双腿发软,濑名轻松就将他从柜子里拽出来,拉进自己怀里。

身体太奇怪了,只是闻着濑名身上的气味,他就觉得浑身滚烫,像发了高烧一样,最可怕的是,被濑名触碰的一瞬间,他竟然起了反应。

“你果然是Omega。”濑名的嘴唇擦过游木后颈,不知为何,那儿的肌肤格外敏感,游木浑身颤抖,无力地倚在男人身上。

“还没人标记你,太好了。”

医生自顾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用力搂紧他。若是在现实里被濑名这样拥抱,游木大概早就脸红心跳地推开了,可此刻,不知是不是受了Omega体质的影响,他竟有些贪恋对方的体温和味道。

反正只是虚拟世界,稍微任性一点也不要紧吧……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手攀上对方的背。

还不等他体会难得的温存,视野突然变灰,刺眼的红色GAME OVER横在他眼前。游木有些懊恼,他竟忘记了隐藏身份的任务,还没来得及了解这条世界线就要被迫退出了。

可白光闪过之后,游木并没有回到熟悉的分叉口,竖在他面前的还是那面盥洗室的镜子。

重新开始了。游木心想,他鞠一捧冷水泼到脸上,迫使自己清醒冷静下来,残留在鼻尖那股濑名的味道总算淡去,这一回他要好好完成任务。

省去了看说明书的时间,游木迅速搜索了一遍办公室。既然唯一可以躲藏的储物柜不行,那或许该换个方法“隐藏”,如果可以把身上这股甜味弄掉就好了。他肆无忌惮地在濑名办公室里翻箱倒柜——谁玩探索游戏会不翻个底朝天呢——最后找到两小瓶巴宝莉香水和一罐清爽止汗喷雾。他飞快把香水在手腕上喷了喷,濑名挑香水的品味不错,不刺鼻不浓烈,相当雅致的幽香。不过两种香水味混在一起就有点浓郁,游木打了个喷嚏,他嗅觉已经有些麻痹了。

脚步声再度响起,头顶的警戒条也开始升温。游木想起之前被濑名嘴唇碰过的脖颈特别敏感,又赶紧拿止汗喷雾在脖子上喷了几下。

他将香水放回原处关上抽屉的时候,濑名泉刚好推门而入。

“游君……啧,什么刺鼻的味道,熏死了。”

“出、出了点汗,所以借了一下泉桑的止汗喷雾,不过好像有点喷多了。”游木打哈哈,把窗户打开,清风吹进混杂了各种味道的房间里。

所幸,他身上那股水果香味也被掩盖起来,似乎不那么明显了。

濑名若有所思地打量他,办公室很多地方都有被动过的痕迹,他却没说什么,只是不耐烦地朝游木勾了勾手。

“让你拿个材料磨蹭这么久,病历呢?”

方才游木搜索房间的时候就看见桌面上有一叠病历,他立刻双手递过去,尽可能表现出正直敬业的护士该有的样子。

濑名接过病历,视线却不在文件上,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游木。

“你什么时候用香水了?”他意味深长地笑道:“还和我的同款。”

“找止汗剂的时候……喷错了。对不起。”

“游君对我不必客气,我的东西就是你的,可惜游君之前很害羞都不肯用。”濑名笑眯眯地走到门口,游木以为他要出去,刚要松口气,对方却忽然反锁了门。

“不过,游君一直都叫我‘濑名先生’的,突然改得这么亲密是怎么了?”

糟糕,游木暗叫不好,他忘记这个世界里的两人是上下属关系,自己叫得太过亲密了。

“我……”他本想破罐破摔直接告白,说不定能蒙混过关,可突然想起他现在的任务是隐藏身份,如果告白那岂不是暴露更快。濑名步步紧逼,又是那股微苦的草木香气,钻进游木鼻子里,搅得他思绪乱作一团。

“上次凑巧听游君这么叫我,是你躲在洗手间偷偷自慰的时候。”

什么鬼!游木真在心里痛骂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是猪队友,为什么如此羞耻的事偏偏要被这个医生濑名泉听到了,这家伙一看就蔫坏又难搞的,难怪游戏难度五颗星。

“叫得很忘情呢,我差点就忍不住冲进去,但那一定会吓坏游君。”

你现在已经吓坏我了……游木欲哭无泪,让自己和对方维持一臂距离,靠太近的话他怕是要腿脚发软。可当濑名把他逼到办公桌上的时候,游木知道这一回又要任务失败了。

“我说过,就算你是Beta也没关系,我喜欢的是游君,和性别无关。”

濑名的脸越靠越近,声音越压越低。那种窒息的压迫感再度挤进游木的大脑,他退坐在办公桌上,无路可逃。就在他们唇瓣即将相贴的刹那,濑名停住了。

“好甜。”他低喃,手指试探地摸上游木的后颈。尚未挥发的止汗剂被他抹去了,香甜的柑橘气味像被他的手指引诱,一下子溢出来,游木快被自己的味道熏昏过去。

讶异在濑名脸上转瞬即逝,浓烈的兴奋浸染了那双沉静的海蓝色眼睛。他勾起嘴角,指尖留恋地在游木脖颈画圈,像在确认什么。他的按揉很舒服,让游木情不自禁地闭上眼。游木放弃思考身上香味愈发浓郁的原因,他的意识又变得朦胧,完成任务的念头也被抛在脑后。

“游君,其实是Omega吧?”

濑名泉的耳语像锋利的刺扎进游木心口。他惊恐地睁开眼,近在咫尺的那双蓝眼睛逐渐褪色,最终消融在黑暗之中。

又失败了。

再一次的白光之后,游木娴熟地把冷水泼在自己脸和脖子上,然后走进办公室,径直拿出抽屉里的止汗喷雾和香水,再打开窗户通风。

他赶在濑名泉进门之前跑出去,乖巧地将病历交给正要抱怨的医生,对方看看他,转身示意他跟过去。

 走廊上有一些病人家属和步履匆匆的护士,游木真一眼扫过去,系统突然贴心地给每个路人头顶附加了性别标签——{Beta}{Beta}{Omega}{Alpha}……

目光转回前面的濑名身上,不出意料,他头顶也贴了个耀武扬威的Alpha标签,不过比旁人还详细一些,有个“未结合”的前缀。

游木回忆说明书里的介绍,两情相悦的Alpha和Omega会进行标记,结合方式自然就是上床。他想到第一轮里濑名搂着他说标记的事,难道这条世界线成功攻略濑名泉的结局就要做这种不可描述的事吗,他倏地有些脸红。

蝴蝶纹身投影的小地图目的地是一楼某个门诊室。濑名领着游木乘坐医护人员电梯,偏巧只有他们两人。从高层下降到底楼要花点时间,游木有意识地和濑名站得尽可能远一些,琢磨着是否该打破沉默尴尬的气氛。

久违的分支选项重出江湖:

{主动搭话}{保持沉默}

游木在心里打腹稿,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玩游戏多翻资料的好习惯让他提前看了看病历内容,清一色的Omega病人,女性居多,大都是未结合Omega的 一些心理疏导和常见身体不适问题。

他偷偷打量电梯门上模糊的濑名倒影,心想这家医院让一个没有结合的Alpha给没结合的Omega看病难道不怕擦枪走火吗?濑名的病人基本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未成年和三十出头的也不少,简直像特意冲着他去的。

游木偷偷瞥一眼濑名胸前的听诊器,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他决定保持沉默。

电梯抵达一楼时,系统提示任务完成了,看来知道刚才为止都还是隐瞒身份的考验阶段。游木舒了口气,总算有了点成就感。

{任务更新:协助濑名泉坐诊}

这大概是游木玩游戏到现在最简单的一个小任务了,无非是替濑名做些和病人接触的基本检查,量个血压测个体温——那种类似节奏音游的QTE环节对游木来说毫无难度。除此之外,他还要按照系统提示去指定药柜里拿抑制剂。

在这时游木真才意识到,隐藏Omega身份的正确途径是注射或服用抑制药物。可惜他现在是工作状态,背后还有个濑名医生紧紧盯着,偷藏一粒药片也是难于登天。不过既然隐藏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或许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医生靠在椅子上,那张公式化的温柔笑脸瞬间被抹去,他又变回絮絮叨叨发牢骚的濑名泉。

游木正收拾血压计,任务完成得很顺利,让他有点放松警惕了,没有注意到一旁仔细端详他的濑名。因此,当头顶的警戒条开始变红时,游木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意外。

“游君午饭吃了什么?”

游木一愣,依照弹出来的选项随便挑了个食堂午餐。

“哼~没有吃水果嘛,”濑名泉拉长尾音,“可这里明明有一股很甜的香味。”

游木后背一凉,大意了,没选个有水果点心的套餐。

“可能是某位病人留下的吧?”

“但这些病历里没有一个人的味道是金橘,难道不奇怪吗,游君?”

“我只是Beta,对没有气味quan——濑名先生那么敏锐。”

“就算是Beta,游君也知道Omega进入发情期的前兆是腺体表面泛红,激素分泌加快,积极散发求偶信息素。”

濑名泉一边慢条斯理地罗列着发情症状,一边走到游木身后。他手指很凉,覆在游木后颈的时候对方吓得一哆嗦。

“就像这样,游君这里红得发烫了,而且还有股甜味。这可不是Beta会有的特征。”

游木像被扼住了要害,不敢移动半分。他有点绝望了,辛辛苦苦重来了三趟,游戏脚本却注定要他身份暴露。

“隐瞒性别在医院工作,被发现的话就得赔一大笔钱,游君不想这样吧?”

“我……”游木其实也很茫然,他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自己为何非要脑抽当个护士,这可是明令禁止未结合的Omega应聘的行业。

“不过,标记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濑名泉耐心地引导游木转身面对自己,他循序渐进地释放着压抑在体内的信息素,一点一点将对方的抗拒之意蚕食殆尽。

游木真的视野朦胧起来,好像被摘掉了眼镜,一切都变得模糊,只有濑名的脸清清楚楚地印在他眼底。濑名的手掌轻柔遮蔽了他的双眼,他感觉有一片柔软的东西贴上嘴唇。

他隐约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没有抵抗,系统也没有更新任务,事情似乎水到渠成,他甚至闪过一个念头,就这么放任自如也不错。

可就在濑名掀起他的护士服,扯掉他底裤,用手握住他最脆弱的部分时,不读空气的系统提示音尖锐地响起,在游木眼前打下一行硕大的警告:

{以下为R18内容,未成年者禁止继续游玩}

 

游木真一脸懵逼地被扔回分岔口,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因这种理由强制退出了。

剩下的分支线没有几条了,游木扫过一遍,决定试试那个有着唯一少女剪影的世界。

进入光幕大门,虚拟世界还没有构建完全,分支选项倒早早跳出来:

{请选择性别:男;女}

游木警惕地瞪着那一行字,之前的经历让他怀疑这个选项可能关乎他本人性别。果然,系统很快又跳出一条说明:{请选择:游木真♂,游木真♀}

虽然逆后宫的游戏他也不是没玩过,但难得有个可攻略女性角色,自己也变成女生未免太可惜,大不了回头再选一次女生补完百合线。于是他果断选了男性。

接收了游木选择后,相应的世界框架也搭建完成。是个有点类似梦之咲的贵族学校,乍一看平凡无奇,但不远处似乎有些飞来飞去的奇怪东西。不等游木走过去细看,突然有人迎面冲过来,把他撞了个踉跄。

“游君~一大早就在校门口等我了吗,姐姐好幸福。”

等等,游木真像缺了油的机器人艰难地转动脑袋,把脸埋在他怀里的是有着一头银灰色大波浪长卷发的少女,对方满足地在他胸口蹭了几下才仰起头,比男性五官柔和秀气的漂亮脸蛋,再熟悉不过的冰蓝色眼睛,里面还倒映着两个表情呆滞的微缩版游木真。

强制退出,还来得及吗。


-TBC-

评论(25)
热度(23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