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男友是只猫

#没头没尾段子,为感谢 @娃儿绿 和最近画了猫泉的太太们,泉喵是世界的宝物(不

#后续短篇 → 《在猫咖打工

以上,祝阅读愉快w


男友是只猫


濑名泉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他看起来无所事事,手指在平板电脑上滑来滑去,一双毛茸茸的灰色猫耳在柔软的卷发里支棱着,不时抖动几下。

他是猫,确切说,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猫妖。在与恋人游木真正式交往之前,他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妖怪的一面,就像再普通不过的男子高中生那样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当初尚未和游木互通心意的时候,濑名也烦恼过如何向对方坦白自己身份。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猫妖男友的,更何况萌系猫耳和色气尾巴都跟濑名泉这种走帅气路线的偶像格格不入。

然而,还不等濑名做个周密计划,他的身份就在初次约会时暴露了。当时两人手拉手坐在山顶公园的看台上,气氛浪漫暧昧,最适合做点情侣间的事儿。可就在他们深情凝望即将准备闭眼接吻时,突然“噗”一声,濑名头上冒出两只毛绒的猫耳,还附带一条长长的浅灰色尾巴。

濑名又悔又恼,痛恨自己的不争气,竟然仅仅因为要和游君接吻而兴奋过度忘记维持人形,这种糗事要被同族知道,那他高冷男神的形象就再也保不住了。可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眼下濑名最怕的是吓到游木,如果对方因恐惧而远离甚至讨厌自己,那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那个在某些方面意外粗神经的恋人只是惊讶了片刻,就毫无困难地接受了他是猫妖的设定。游木好奇地歪头打量那双轻微颤动的猫耳,小心翼翼问他,我可以摸一下吗?

濑名看着兴奋又拘谨的恋人,恨不得立刻把对方揉进怀里。

后来他也问过游木,帅气的人长出猫耳会不会很奇怪。游木彼时正专注喝牛奶,听到他的顾虑,金发青年温柔地笑起来。

“这样的泉桑非常可爱,”游木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再说,不管什么样的泉桑,我都最喜欢了。”

濑名泉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猫耳和尾巴又一次欢快地钻了出来。


游木真回家的脚步声被他轻松捕捉,对方还没来得及掏出钥匙,濑名已兴高采烈地光着脚跑来开门,两只猫耳高高立起,生怕错失一点儿游木的声音似的。

“游君,欢迎回来。”濑名说着,自然而然地凑到游木身边,满足地嗅着恋人的味道,亲昵地轻轻磨蹭他的脸颊。两人的发梢揉在一起,酥酥痒痒的,游木还能感到对方埋进他头发里的兽耳。

“泉桑真是的,如果我带客人来,看你穿成这样可就糟糕了哦?”

游木无奈,却还是任由那个巨大的人形挂件赖在他腰部不松手。一旦回到二人温暖的家里,濑名就不喜欢家居服的束缚,无论冬夏寒热都只穿着一条松垮的低腰裤,上身经常就这么裸着,简直像炫耀身材一般在游木面前晃来晃去。

不过他这样穿也是有自己的理由,猫的体温比人要高一些,受不了裹在不透气布料里的感觉。而猫尾的根部更是格外敏感的部位,最讨厌被衣物磨来磨去的,所以只有低腰裤才能勉强满足挑剔猫妖的要求。

“有几个人在外面,我轻易就能听出来。猫的听觉可是很好的。”濑名泉说着,长着绒毛的猫耳威风地抖了抖。

“而且,不管有多少人,只要游君在,哥哥一下子就能听到哦。”

游木瘪嘴,原本是他在抱怨濑名衣冠不整,到头来却又被对方肉麻的情话搞得满脸通红。

真是太狡猾了。

把买来的食材放进冰箱后,游木走到客厅,发现濑名已舒服地窝在沙发里,真像一只餍足慵懒的猫咪,灵活的长尾巴垂在半空,尾巴尖蜷成一个半圆,懒洋洋地摆动着。他搂着一个抱枕,那是应援会为游木特制的印着游木笑脸的柔软团子。濑名把下巴抵在团子上,幽幽地盯着游木,他不吭声,也不起身,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像等待主人陪玩的猫。

游木在心里叹气,他从来都拒绝不了这样的恋人,尤其当他知道濑名是个会冒出猫耳的妖怪后,那人就捏住了他的软肋,时不时故意变出耳朵来卖萌。

明明是年长一岁的那个,在外面也总是绰有余裕成熟稳重,等到两人独处的时候却成了爱撒娇的那一方,变着花样软磨硬泡,让游木在脸红心跳中不知不觉落入他编织的圈套里,在幡然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只能乖乖被那猫妖吃干抹净。

想到这儿,游木不由停下了走向濑名的脚步,硬生生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对濑名频频投来的幽怨目光熟视无睹,兀自换台看起电视来。

一人一猫这么僵持了片刻,濑名受不住了。他在长沙发上挪了挪,坐到离游木近的那一端。

“游君~”

濑名叫得太过荡漾,游木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定了定神,继续看节目。

突然,有什么又软又长的东西缠到他手上,毛茸茸的触感讨好地在他手背蹭来蹭去,又灵巧地从他指缝钻进去,勾住手心再绕出来,好像是游木主动抓着那条尾巴似的。

酥痒的感觉在他掌心落地生根,像病毒般肆意传遍他的全身,一时间他的五感仿佛消失了,只剩下那毛绒的柔软物体舔舐肌肤的触感,他想抽出手,却动弹不得。

“游君。”

蛊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条件反射想逃开,濑名却抢先一步搂住他的头,温热的吐息一股脑儿钻进游木的耳朵,有个东西舔了舔他的耳廓,湿软又粗糙,缓慢而色情地吻过他的耳垂。游木浑身战栗,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沙发里。

“突然露出这么色气的表情可不好,会让人想做特别的事,”濑名端详着恋人,手掌怜爱地摩挲着他的脸颊,“不是吗,游君?”

游木放弃了,他扭过头,红透了的脸上写满决然,湿润的绿宝石执拗地盯着濑名。

“是这样的泉桑不对。”他嘟囔,鲜绿色的眸子闪闪发亮。

忽然有一股电流从濑名的尾端唰地窜到天灵盖,他挺直了脊背,发现游木的手正握着他敏感的尾巴,指尖恶劣地在尾巴尖端磨蹭。

游木朝他露出个天真诚挚的笑:“所以我稍微报复一小下也不过分吧?”


评论(7)
热度(24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