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3)


【4】

游木真跟随执事,穿过望不到边际的宫廷花园和人工湖,来到庭院大门,那儿停了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就像电影里达官贵人们乘坐的一样拉风。游木先钻进去,执事却没有跟上,只是在外面朝他深深鞠躬,郑重道别。

“请保重,尊贵的王子殿下。”男人说着,缓缓合上车门。

游木这才发现,这辆过分宽敞的车里除了他,连司机都没有。

手背上的纹身适时投影出一段背景说明,原来这个世界里的游木虽贵为皇子,却因国家没落而成为乞讨和平的筹码,依照停战协议,他将作为质子前往邻国,以此交换祖国的安宁。

难怪无人同行,因为他不过是个牺牲品,连自己性命都无法担保,更不会谁愿意陪葬。

游木看看电子地图,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定距离。他突然好奇这个世界线里会碰到什么熟人,便翻阅起系统资料集来。

因为只是试玩阶段,图鉴里解锁的也只有光辉骑士的濑名,立绘比本人看起来更冰冷一些,他忍不住用拇指摩挲,画面却切换到下一页,剪影是个男性,卷卷的短发,似曾相识。他继续下滑,人物所属世界线变了,剪影却还是那个熟悉的卷发。他看了看图鉴子集的标题:可攻略角色。

游木突然有种诡异的糟糕预感。

他飞快地继续往后翻,都是相同发型不同pose的男人的身影,很快他切到了最后一页,总算不是那个酷似裙带菜形状的卷发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有着大波浪卷的窈窕少女的身影。这让游木多少安心了一些,看来不是只有唯一一个选择,女孩救赎的剪影让他多少有了点攻略游戏的实感,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走一走少女线。

无人驾驶的车抵达目的地后,游木第一眼看到的守卫和士兵并不友好,尤其在看清他异国军装和车牌时,那些人的眼神透着讥诮和不屑。

不过那并没影响到游木心情,他偷偷碰了碰纹身,却连最基本的简介都没有,显然这些人不过是无足轻重的路人甲,根本无需在意。

而从他们身后走过来的一个银灰卷发的男人,却像被聚光灯追随般隆重地打上了人物介绍。

{濑名泉。职阶:首席骑士。亲密度:???}

游木真沉默地盯着又一个濑名渐行渐近,他穿着剪裁合身的藏蓝色军装,翻领和束腰是印着花纹的玫红色,沉稳而不沉闷。

听到脚步声的侍卫慌忙站成两列。濑名走到游木身边,右手抱拳抵在左胸,向他行庄重的骑士礼。

“欢迎您来到敝国,游木王子殿下,在下濑名泉。从现在起,我将作为您的盾,誓死守护您的安危。”

游木拘谨地应着。他原以为此处会出现对话分支,好歹给无措的他一个参考标准,可系统一声不吭,他只能硬着头皮回应那些繁复讲究的贵族礼节,有几次他几乎确信自己的回答肯定会减好感,可濑名始终专注地凝视他,丝毫没有反感或不满的样子。

游木想到那个打了码的亲密度,心说难不成已经好感度满格所以不受影响了?他偷偷打量带领他参观皇宫的骑士,和上一个世界的圣骑士相比,眼前这位更接近现实里的泉桑,特别是他注视自己的眼神,沉重得让游木喘不过气来。

这个世界观的日本依旧是君主立宪制,皇族却和西方相似,就连建筑装潢也是浓郁的欧式风格。参见了国王之后,濑名便亲自开车把游木送到了准本好的高级公寓,理所应当地为他做了一顿晚饭,一番叮嘱后才离开。

就算是虚拟游戏世界里,濑名泉的做饭水平依旧高超,游木默默嚼着饭菜,突然有点怀念濑名为他做的SS大赛应援便当。尽管如果自己提出想再吃的请求,对方肯定会兴高采烈地为他做,可还有什么理由呢?大赛圆满结束,濑名也认可了他已成为独当一面的优秀偶像。一切都是完满结局,濑名已没有再执着和牵挂游木的必要,那他又如何开口要求对方再为自己做便当。

翌日濑名早早来公寓接他,说就算是友邦的世子也要上学读书。“不过不用担心,”濑名把订做的校服交给游木,顺手摸摸他的头,“我会一直陪着游君,确保你不受任何伤害。”

不知为何,这个尽显骑士风度的濑名反而让游木格外拘谨。他包揽了接送游木上学放学的任务,还负责为他做早晚饭和带去学校的便当——游木第一次在教室里打开便当盒的时候惊艳四座,同学们一脸艳羡,仿佛那是一道会发光的菜。本来濑名是想连午饭都两人一起吃的,这样能最大限度保证游木在他视野范围里。可当濑名试图喂饭失败后,游木对单独和他共餐有了心理阴影。

入学后第三天傍晚,濑名把游木送到公寓门口。他今晚还有事要回宫殿,没法给游木做饭,只好叮嘱他不可以吃泡面糊弄。

游木正跳下车子,濑名突然问他,是否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

就在这时,进入这个世界线的首次分支选项总算出现了。

{习惯了,以后不用再接送我。}

{还没有,希望泉桑教给我更多事。}

他有些迟疑。坦白说,在这所聊天都要看家底殷实与否的贵族学校里,游木过得不算自在。没有人愿意亲近他,尽管投来的视线不乏鄙夷,倒也没有谁出言嘲讽,所有人都躲在远处冷眼旁观。他是和周遭格格不入的异邦人,数月前双方还是剑拔弩张的敌对状态,被人排挤也是无可奈何。

除了濑名泉。他像是把所有人的热情吸收过来,集中成浓烈的一股,尽数倾注在游木身上。那确实带给游木窝心的暖意,可一想到这不过是濑名作为骑士的职责,那股温热就变得冰凉。

换作别人来做人质,他也会一丝不苟地悉心照料和守护吧。游木苦涩地想着,他跳下车,把自己躲进树荫的暗影里。

“是的,已经完全习惯了。今后我自己上学就好,午饭也可以在食堂解决,不会再麻烦泉桑了。”

濑名沉默片刻,似乎接受了游木的请求。这次选项终于对亲密度有所影响了,游木眼睁睁看着一颗粉色的爱心从濑名胸口飘出来,膨胀,收缩,最后变成灰败的一小团,甚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

{亲密度-??}

汽车从他面前离开了,游木蹲下来,悔意几乎将他没顶。分明只是一场游戏,甚至还不是正式的攻略,他却已经懊恼痛苦得恨不得读档重来。

之后的两天校园生活平淡无奇,濑名泉没有再在他视野里出现,但游木知道对方还在不近不远的地方。有一回他被校外的几个不良围堵,作为最近报纸头条的异国王子,游木的脸已被很多人知晓。那些不良试图从他身上揩些油水,可还没走近他,就突然悻悻离开了。

游木想主动找到濑名,为自己的心口不一道歉,然后认真感谢这个冷漠国度里唯一默默守护他的骑士。可濑名始终不肯露面。游木放学后的活动时间都是被几条分支选项所支配着——去图书馆读书、去社团活动,和直接回家,唯独没有{去找濑名泉}。

于是游木在前两个选项里不断循环反复,就是迟迟不肯回公寓。清校的铃声响起,游木在图书馆的廊道里心不在焉地翻书,忽然他看到窗户玻璃上倒映着濑名的身影,那人站在不远处的拐角,欲言又止地望着他,游木也合上书本,坦率地回望。

因为行动限制,他此刻只能做选项规定的读书动作,无法主动走到濑名身边。两人对望了一会儿,系统再次提示游木时间已晚,该选择{回公寓}了。

可游木像看不到那个悬浮在他眼前的对话框一般,执拗地看着濑名。

最后一次钟声敲响的时候,濑名忽然大步朝他走过来,那个挡在两人之间碍眼的选项不见踪影,就连禁锢着游木口舌和步伐的无形压力也消失了。他终于可以自由地对濑名说想说的话。

“之前的事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游木说着,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可以一起回家吗?”

骑士濑名泉露出他们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游木作为质子的首个周末,国王声称要为他举办一个欢迎舞会。说是隆重热闹的庆典,异国王子也不过是个走形式的由头,只负责在舞会开场领一支舞而已。

即使如此,濑名还是不厌其烦地叮嘱他舞会的注意事项,虽然质子有选择舞伴的权利,却也只能在特定群体里挑选,而且大都是眼高于顶的傲慢贵族千金。濑名怕他受了委屈,便告诉他自己全程都会在一旁关注着。

游木哭笑不得,他担心的根本不是被会人冷嘲热讽,而是作为领舞的他,只会跳校园偶像的青春流行舞,什么交谊舞华尔兹的,他根本一窍不通。

濑名单方面交代完了,见游木不吭声,便问他怎么了。

游木真诚地望着濑名:“我不会交谊舞,泉桑可以教我吗?”

濑名泉牵着游木的手来到露台,月色如水,晚风习习,还有屋顶花园的花香,气氛浪漫得好像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安排。两人走到空地中央,忽然又有选项分支跳出来。

{男步}{女步}

既然是为了明天舞会而学习,自然是男步。游木毫不犹豫就选了,濑名却皱起眉头。

“你确定?”

游木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濑名沉默片刻,执起游木的右手,另一手则放在他的腰侧,做出起舞的架势。

游木僵住了,谁会想到刚才那选项是指濑名泉而不是他自己!

可惜没有读档重来,在他还大脑空白浑身僵硬的时候濑名已经领着他跳起来。濑名是很好的老师,哼着曲调打节拍,不紧不慢地引导着游木跟上他的步伐。几轮下来,游木已跳得有模有样。他挺有成就感,甚至一时间忘记自己跳的是女步。濑名泉的表情却不太好,他握着游木的手不肯放开,突然说:

“游君可以选做男舞伴的都是些纨绔子弟,如果他们手脚不老实,你就示意我,我会替你解围。”

“可以自己选吗?”

“可以。”

“谁都行?”

濑名凝视游木,盛满了月色的蓝眼睛深不可测。

“游君想选谁?”

碍事的分支选项又跳出来,更可气的是三个选项都是游木见都没见过的贵族子弟,却独独没有他想要的那个答案。

游木一个都不想选,只是沉默地看着濑名。可最终濑名也没有回应,他摇摇头,甚至松动了紧握游木的手。

“时间不早,该就寝了,明天还有欢迎仪式。”

他说着,将游木的手举到唇边,郑重地吻了吻王子的手背。

“晚安,我的游君。”

 

 

披着水银月色的夜景和濑名泉一同定格褪色,游木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短暂旅程已经结束了。退回分岔路口之后他很纠结,恨不得立刻钻进宫殿篇继续异国王子的故事,又忍不住好奇其他世界线会有怎样的展开。

他再次打开攻略角色图鉴,发现一个都市背景的剪影标着高亮的五星难度,其他角色大都是四星三星半,只有这个格外瞩目。

挑战高难度是打游戏的乐趣之一,游木按捺不住好奇,率先选择进入这条世界线。

光幕的画面是医院,当他走进那个世界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变成了一间干净的独立卫生间,还飘着淡淡的酒精味。

他看了看洗手池上方的镜子,居然是护士服……他以为自己多少可以当个智慧医生的。

虽然这是洗手间,空气却十分香甜,几乎完全掩盖了医院特有的酒精味道。游木真四处嗅了嗅,发觉那股甜味的源头竟然是他自己。

他推门而出,原来这是某个办公室的独立盥洗室。办公室很宽敞,不过房间的主人并不在。这间办公室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好闻味道,有点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宽大的办公桌上有一本发光的手册,印在游木手上的蝴蝶飞过去,落在封面,示意他翻阅。

RPG里发光的不是重要道具就是资料,即使在这个无厘头的游戏里也一样。手册是这个世界观的背景说明,设定很新奇,游木忍不住读出来。

“ABO世界观……”

游木一目十行地看完,整个人有点不太好。他灵光一现,打开自己的个人资料,果然在不同世界观里他的设定说明也有改变。

{游木真。职位:护士。}

他目光移到末尾几个字,心顿时沉到谷底。

{性别:Omega}


-TBC-

评论(17)
热度(29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