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2)


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

 

【1】

游木真放下手柄,伸了个懒腰,他有十几个小时没有动弹过了。游戏通关后,他仰面倒在地毯上,思索着接下来该玩什么游戏。尽管理性告诉自己应该睡一觉,困倦却缩在身体里一声不吭,仿佛怂恿他继续不分昼夜的颓废生活。

因为刚赢得了SS大赛胜利,又适逢新年休假,游木真的母亲对他也网开一面,默许了儿子把自己锁在房间打游戏的行为。

电视画面回到标题界面,游木在那堆新买的游戏中挑挑拣拣。当时为了解压他几乎看也没看就把打折柜台一扫而空了,结果买了些从没听说过的游戏。为了看清游戏简介,他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外面正应景地下着大雪,天地一片白茫茫。

他忽然看到一个封面朴素的游戏盒子。静谧的深蓝色,中央是简单的标题“Your Script”,类型却是传统的RPG,简介只有一句话:“赢下你的人生。”

故弄玄虚,他心想,还是忍不住读了盘。

游戏安装得很快,纯蓝的画面有一行很小的字在闪烁,游木不得不凑近去看。

“再、近一点……”他小声读出来,“咿!”

游木眼前一黑,他被奇怪的蛮力吸进了屏幕里,甚至来不及惊叫。

手柄重重砸在地板上。画面这才显示安装完成,那行极小的字恢复正常大小,变成了“游戏开始”。

 

 

【2】

天旋地转之后,游木像沙袋一样被重力狠狠丢在平地上,四周漆黑一片,空中却布满了闪着微光的二进制字符,宛如静止的萤火虫。

他茫然四顾,摘下眼镜使劲揉揉眼,再环顾四周,再揉揉眼。

一定是缺觉导致了幻觉,他只能安慰自己,说不定真正的他已经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了,这不过是荒诞的梦境。

忽然,密密麻麻的字符拼合组成一排硕大的英文悬在游木头顶。

{Welcome to Your Script.}

不待他有所反应,字符就迅速拆分成一段冗长的英文。游木不喜欢代码以外任何形式的英语,如果这是在打游戏,他早就切换语言了。

正想着,那段英文变得破碎,随即融合成亲切的日文说明,末尾还有闪烁的光标。

{欢迎进入‘的剧本’。请输入玩家姓名。}

资深游戏达人自然不会报上自己的真实姓名,可奇怪的是无论他说什么,都只会打出‘游木真’三个字。

算了,游木自暴自弃地想,不过是个游戏ID而已,没准是制作组动了手脚,不厚道地读取了他真实信息,相比之下,被吸进电视这种事更荒诞离奇。

{正在导入玩家信息。正在解析……已建立游木真资料库。}

{开始构建拟合世界。加载框架……}

{正在读取人物信息。}

随着最后一段字幕的消散,游木视野里无尽的黑暗开始淡化,周围明亮起来,他像是从极夜走进了一片迷雾之中,只能勉强看到脚下有一条路延伸向前方。他沿着路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分岔路口。

说分岔路并不贴切,因为那不止两条,而是转向四面八方的数个分支,每一条通向一扇极高的、由字符拼凑而成的大门,像多媒体教室里的幕布,投影着风格各异的景色——都市、山林、海滩、城堡、荒野……还有,游木再熟悉不过的梦之咲校园。

悬空的说明字幕再次适时刷新:{请选择试玩的世界线。}

最熟悉的校园被他放在了最末位置,既然是游戏,那自然要选个新鲜刺激的。已经对现状接受良好的游木如是想着,走到了印着城堡画面的大门前。那片光幕有所感应般逐渐消失,连同迷雾也散去了,游木越过那道坎儿,走进一个陌生的充满着欧洲风情的世界。

 

 

【3】

标志性的城堡在远处的山顶,像每一本童话书必定会有的浪漫存在。游木下意识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忽然觉得身上有点异样,他一低头,原本柔软的家居服不知何时变成了繁冗的法师长袍,还绣着做工考究的金色条纹,他摸了摸胸口的小领结,上面镶嵌着一枚海蓝色的宝石。

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变沉了,他摘下来一看,是像极了魔法故事书里贤者学徒的圆框金属镜,看来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法师的人设。

身边花丛里飞出一只海蓝色的小蝴蝶,在游木面前翩跹飞舞。他鬼使神差地伸手去碰,那蝴蝶落在他指尖的瞬间,游木面前出现一个悬浮的光幕,就像每个游戏里必有的用户界面,罗列着个人信息、道具、武器和设定。

因为是试玩,所以配给了相当稀有的武器,是把看起来就像大魔导师才能使用的权杖。游木忍不住召唤出来挥舞了一下,岂料那权杖顶端的尖角里冒出一簇火,随着他挥动的动作膨胀成巨大的火球,燃烧着砸中了不远处的马厩。

完了……游木暗叫不好,按照剧情发展他这样拉仇恨铁定要被NPC追杀了。

果然,那浓烟之中钻出一个人影,骑着高大的骏马,身着镶有银边的墨蓝骑士服,气势汹汹地朝他冲过来。游木本想帅气迎战,可看清那人银灰卷发和熟悉到让他害怕的脸之后,游木改变了主意。

以他为主角的游戏里NPC是熟人,这可以理解,但为什么登场的偏偏是濑名泉啊?!

游木扭头就跑,长长的法师袍让他无法迈开步子,才跑出十几米就有一个变红的耐久槽出现在他的头顶。

虽说是法师,但耐力也太差了吧!他腹诽着,像贵妇拎起裙摆那样提着袍子,眼下顾不得狼狈了,既然这个一言不合要砍人的NPC是濑名泉的形象,那被逮住绝对没有好下场。

可即使如此,体力欠佳的魔法师还是敌不过骏马,很快圣骑士就冲到了他面前,利剑出鞘,盛气凌人地挡住了游木的去路。

“烧了别人马厩就想跑路,真是没教养的小鬼。”

连声线都一模一样,这游戏系统未免太强大了点,简直像把濑名泉本人抓过来cos骑士似的。

“给王室准备的马被烧死了,这代价你付不付得起呢?”

游木半垂着头,对方似乎没认他来,又或者这个世界线里濑名泉并不认识他。原本落在他指尖的蝴蝶化成一抹纹身,印在了游木的手背上,只消他触摸就会出现游戏界面,但现在被人用剑指着,道具栏也打不开,得先想办法逃走才行。

锋利的剑又逼近几寸,挑开了遮盖在游木的法袍前襟,露出绣在衬衣上的工会图案。

“哼~莲巳什么时候也有这么野蛮的学徒了。”

出现了第二个熟人,但……游木欲哭无泪,虽然他在现实世界里和那位学生会副会长相处融洽,甚至一起品过茶,可如果被那人发现自己闯了大祸,免不了可怕的说教了。

圣骑士冷漠地看着他,显然不懂小魔法师遇到了什么困难。游木抬头,惊觉骑士身边出现了一行字,就像漫画里初次登场的人物都会携带一个简介那样。

{濑名泉。职阶:光辉骑士。亲密度:0}

等等,游木强迫自己冷静,又读了一遍人物介绍。最后一栏亲密度还是用十个爱心形状连成的凹槽来表示的,简直就像……他玩过无数个gal game里可攻略角色。

这什么恶趣味的设定,还是说最近趋炎附势的游戏都喜欢打个暧昧同性恋情的擦边球,但为什么对象一定要是濑名泉啊?!

受到巨大冲击的游木真内心刷满了弹幕。尽管这是个荒唐的游戏,可以攻略同性NPC也不是无法接受的事,但是谁都好,除了濑名泉,换成谁都好……他目光四处游移,不愿落在和濑名长着同一张脸的骑士身上。那双太过熟悉的蓝眼睛总会让他想到数日前被濑名硬塞礼物的情景。挂满彩灯的巨大圣诞树,织有他名字的火红色围巾,暧昧得令人浮想联翩的气氛,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却无法抑制地心跳加速,可那人最后只是温柔地给他加油打气……游木走着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变得茫然又失落。

得不到回应的骑士很不爽,他动了动剑柄,迫使游木看向他。

“你叫什么。”

游木真看着近在咫尺的利剑,决定乖乖自报家门。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喂,你在无视我吗?”

游木瞠大眼眶,原本悬浮在濑名身侧的简介分化成两条对话框。

{“游木真。”}

{“这和你无关。”}

所以这是个攻略向的rpg?游木无力地看看选项分支,再看看不明所以的骑士,对方皱着眉,沉默地等待他的回答。

或许是游木迟迟没有反应,系统竟贴心地给他加了条提示:{该选项会影响好感度}。

有着丰富游戏经验的玩家游木真放弃了思考,决定统统随心选择。

“游木真。”

他如是回答。

濑名泉挑眉,审视的目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游木,目光扫过他胸口蓝宝石的时候,高傲的骑士翘起了嘴角。

“游君……名如其人的愚勇呢。”

濑名说着,将危险的剑收回鞘中。一颗小巧的粉色爱心从他身体里飘出来,炫耀般膨胀鼓动,然后落入了那个标记着濑名泉亲密度的进度槽里。

{亲密度+4}

游木有点分神,坦白说他其实很喜欢这种将感情数据化的系统,很方便,能让他轻松知道该用何种方式与人相处。可对象变成濑名泉时——哪怕只是套用了他人设的虚拟人物——那些被具象了的好感度却让游木感到害羞和为难,他不敢想象现实世界里真正的泉桑对自己的好感度有多少,它们应该足够高了,却好像维持在一个微妙的临界点,正直而坦率,不会满溢不会越线,不会质变为某种暧昧的情愫。

“喂,你这家伙,有没有听我说话?”

身为骑士的濑名似乎很不满,他牵动缰绳,让爱马绕着魔法师兜了个圈。

“既然你是莲巳的徒弟,我也省去了不少麻烦,现在跟我回王城。闯祸的坏孩子要受惩罚的。”

直觉告诉游木,他该拒绝。这个奇幻设定的世界观肯定不是让他用来攻略一个男人的,他肯定有更重要的主线任务去做,而不是被人拎小鸡一样带走挨骂。

可当濑名骑在马上朝他伸出手时,那些盘旋在脑海里回绝的话就像被火球烧毁的马厩,灰飞烟灭。他不由自主地将手搭在那只戴着洁白手套的掌心里,任由对方将他拉上马背,拍拍他的胳膊,警告他不想摔断腿就得牢牢搂住自己。

骑士服是有着燕尾长摆的西式外套,那上面附着着祝福祷言,游木靠上去还会感到隐约的暖意。为了避免游木滑下去,濑名还特意拽了拽他的手臂,确保他环抱着自己的腰了,这才策马折回王城。

毫无骑马经验的游木紧张地加重了环抱的力道,他心跳得飞快,鼻子里充斥着花香和一点点熟悉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想到那条被束之高阁的红围巾。他从不敢把那编着疑似告白文字的围巾戴出门,太羞耻了,谁会穿一件写着“我爱我自己”的衣服呢?可临近重大比赛的前夕,无法安然入眠的游木悄悄拿出那条柔软厚实的长围巾,让自己沦陷在那团毛线的温暖之中。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围巾有股稳定心神的好闻气味,足够安抚他紧绷的神经,让他如释重负,安然入睡。

依照蝴蝶纹身投影的地图,游木最初看到的城堡就是王城最重要的建筑,也是他们现在赶去的地方。可当两人抵达护城河的时候,木制的桥梁已被火舌吞噬了大半。有浓烟从围城内侧冒出来,甚至还能听到厮杀的声音。

“那群混账居然叛变了。”濑名咬牙切齿地低语,他调转马头,试图准备在桥梁彻底烧断之前跳过去。

还在消化突发剧情的游木突然听到电子音,眼前又出现了系统提示:

{任务更新:与濑名泉一起入城}

他不由绷紧身子,尽管在游戏中他是身经百战的高玩,可亲身经历故事里的冒险还是头一遭。他暗自祈祷着不要手滑从马背上摔下来,那game over得太逊了。

可濑名突然扯住游木的手腕,一把将他从身后拽下来。被丢了个猝不及防的游木摔在地上,他不解地看着骑士,对方却一脸漠然:“别碍事。”

“等——”

不待游木阻止,濑名已再度策马从只剩残骸的桥头跳起,一人一马在河面上飞跃的情景仿佛慢镜头,他几乎要成功了,可就在骏马前蹄落在对岸的瞬间,对面恭候多时的弓兵朝着马匹射出了箭。

游木眼睁睁地望着濑名和马一同落入水中,那些等候在岸边的叛军毫不留情地往水里扔石头和弓箭,水面上很快飘起刺眼的血红。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游木只能愣愣地看着,直到他的视野从彩色变成灰白,唯有手背上的蝴蝶纹身泛着幽蓝的光,无情地提示他游戏结束了。

他被迫从那个世界里退出来,重新站在分岔路口,眼前显示着城堡的光幕上多了个圣骑士的濑名泉,那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好像之前的惨剧都与他无关。

游木真差点就一时冲动地选择继续走这条世界线了。

他看看旁边的大门,上面投射着一座宫殿的正面图,比之前的城堡看起来更现代,气势恢宏,前方还插着高耸的旗杆。

游木好奇地走进去,画中的建筑变成了富丽堂皇的真实宫殿。他低头看看着装,是一袭墨色的军装,袖口却绣着华丽的嫣红花纹,前襟是繁复的浅金色排扣,还嵌着细小的宝石。

就在他还揣测这次是什么身份时,身边一位执事模样的中年男人走近他,谦恭地说:“游木殿下,启程的时刻到了。”

看来这一次,他成了王子。

 

-TBC-

评论(12)
热度(26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