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夜染香(完)

#虽然是车,但实际开车五分钟,废话俩小时,上车请慎重

#纯粹为了写之前推上流行的压在墙上的体位

祝阅读愉快w


夜染香

 

起因只是酒会里某个狐朋狗友的突然提议。

其实游木真不太喜欢灯红酒绿的夜店,但濑名泉结识的一群朋友总会邀他们去低调又雅致的酒吧,哪怕拘谨如游木滴酒不沾,也能喝着美味的饮料安安静静坐到深夜,听着濑名那群朋友天南地北地闲谈,有感兴趣的话题也会跟着聊两句。偶尔濑名小酌之后来了兴致,还会在众人怂恿下合着驻店乐手的曲子跳一段舞。那几乎是游木最喜欢的环节了,因为他那位看起来冷冰冰又毒舌的恋人跳舞时会有不同以往的性感,哪怕他坐在最昏暗的角落,濑名也会把视线牢牢锁定在他身上,不时朝他放个电甚至抛个飞吻。然后游木就不得不在起哄的口哨声中羞赧地朝他微笑,藏在镜片后面的漂亮眼睛不安地闪烁着,纯情局促得好像和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不过只有濑名泉知道,他可爱的恋人其实并不讨厌这种气氛暧昧慵懒的地方。游木会好奇地盯着调酒师晃动摇壶的手势,听到喜欢的歌曲会偷偷打节拍,吃到称心的甜点会餍足地眯起眼轻哼,如果他们许久不去酒吧了游木还会委婉地询问何时再和那群酒友会面。

而今日便是濑名工作告一段落后的第一个休假,他毫不犹豫地把决定权交给游木真,尽管有些疲倦,但和久未谋面的朋友聚会也是不错的选择。最重要的是,游木和他一起。

原本大家还只是谈笑风生地聊着最近的见闻,突然有人做了个手势,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说,他最近交了个器大活好的新男友,每次都做得欲仙欲死。

“你也算见多识广,还有什么花招没见过?”有人如是调侃,那个坠入热恋期的男人煞有其事地摇摇手指,说,我学了新体位,保证你们都没试过。

每次说到这种话题的时候濑名泉都没多少兴致,比起损友怎么在床上快活,他更在意游木是不是倦了累了想回去休息。

所以当他突然被点名时,濑名有点不耐烦。

“你不想听吗?”

“哈?就算不听,我和游君每天也在极乐天堂啊。”濑名泉大言不惭,顺势揽过安静喝饮料的游木。

众人习惯性忽略了他不分时段的放闪言辞,注意力转向了他旁边的恋人。游木其实有点好奇那个被夸张吹捧的新姿势,到底是什么样能让曾经沧海的情场老手都一脸沉醉。

“游木君可以试试这个哦,你俩身高相近,很适合的。”

“你什么意思?”濑名泉本来就介意有人拿身高开玩笑,脸也阴沉下来。

“难道不想让你的游君爽翻天吗?”

“我说了就算不知道也——”

“我、其实有点好奇……”游木小声说,这是他难得主动在这种话题中发言,濑名一愣,立刻顺着改口,让提议者快说。

结果对方反而卖起关子,非要大家凑近了头挨着头,这才悄悄说出来。

濑名泉手指轻轻叩着桌面,若有所思:“很爽?”

“爽到不知自己是谁。”

濑名瞥一眼游木,其他人则兴致勃勃看着这群人里唯一一对双双出席的情侣。毫无疑问,他们将成为第一组尝试的试验品。本来游木就有些赧然,被这样赤裸裸盯着更加不好意思,只好继续专注喝饮料,今天的果汁酸甜里有些苦涩,不知调酒师加了什么料。

“不过有一点,这姿势非常激烈,游木君就算中途想放弃也逃不掉的。”

游木背上一凉,不待他回应,濑名先情绪激动地问:“什么意思?会弄痛游君吗?”

提议者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又飞快看看游木,迟疑道:“可能。”

“那不要。”濑名泉秒拒。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涉及游木的问题时濑名泉就特别固执,无法继续交流。游木晃了晃酒杯,冰块起起伏伏,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让他主动勾住濑名泉放在腿上的手指。

原本一脸不愉快的濑名被游木真的主动示好搞得又惊又喜,忙问他怎么了。

游木抿了抿嘴,看一眼沉默的围观群众,大家突然心领神会地开始攀谈起来,话题将他们排除在外,成了一个孤立的二人小世界。

即使如此,要说出的话还是耗尽了游木大部分勇气,他不得不凑到濑名耳边,好像如此才能让羞耻感减弱一些。

“我想试试。”

濑名泉一怔,再看游木的时候,后者的脸已红得像喝醉一般,昏暗的光线也无法掩盖他绿眼睛里闪烁的光。濑名忘记如何发声似地凝视着他,腼腆的金发青年不安地垂下头,勾着恋人的手却被对方紧紧攥住。

“好。”濑名说,他的手指熟练地扣进对方的指缝,高调地把游木的手凑近唇边,像骑士亲吻心上人那般郑重而深情,望向游木的眼神却危险又炽烈。

“我们这就做。”

 

踏入豪华套房的瞬间,游木真本就狂跳不止的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钻出来。主动表达意愿之后他就骑虎难下,被兴冲冲的恋人拽到最近的一家高级酒店,奢侈地选了视角最好的套间,就为了响应那句试一试。

宽大的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的都市夜景,房间里飘着若有若无的淡香,高雅浪漫得让游木只觉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都是大煞风景。

可濑名一点也不这么认为。既然是游君百年难遇一次主动要求,那自然要挑选最富情调的地点才行,只可惜时间有限,不然他甚至想买张机票直接出国,去巴厘岛或塞班之类的度假天堂,那才配得上他的恋人。

像是排遣紧张一般,游木跑到落地窗前眺望夜景。濑名泉也不催他,选了一瓶顺眼的红酒开始自斟自酌,金钱堆起来的奢华景色和千金买不到的宝贵恋人近在咫尺,有一瞬间他觉得仅仅如此也已足够了。

游木真心不在焉地看了会儿风景,却始终没等到濑名泉有动静。他悄悄回头,发现对方正惬意地坐在高脚椅上喝酒,视线紧紧萦绕在他周身,见他转头,濑名还意味深长地朝他微笑。

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让游木无端有些不爽,他走近小吧台,却坐在和濑名隔着一个座位的地方。濑名甚至没有准备他的酒杯,游木更不快了,赌气般拿起恋人喝到一半的高脚杯,就着对方碰过的边缘一饮而尽。

“红酒可不该这样喝啊。”濑名泉抱怨,表情倒很愉快。

游木真看着玻璃杯里酒红色的残液嘟囔:“那种事怎样都好吧。”

他灵巧地一跃而下,凑到濑名面前,好像那杯葡萄酒补足了他偃旗息鼓的勇气,沐浴着月色的绿宝石里藏着魔法。濑名泉轻易就被蛊惑了。

“准备好了?”濑名抚摸着游木的脸颊问道。

游木的视线游离了一瞬,突然飞快地亲了一下濑名的嘴唇。

“嗯,准备好了。”

 

(上车打卡 → Weavi

 

 

游木真是被后腰的刺痛惊醒的,附带的还有四肢麻木酸疼的后遗症。他躺在陌生的柔软大床上,枕边沉睡的是他的恋人。游木像每个宿醉的人一样头痛,还有断断续续的失忆,他记不起自己昨晚高潮之后发生了什么,恐怕又是濑名泉给他做了清洗,甚至还替他穿上了质地舒适的丝质睡袍。

然而即使如此,上好的衣料也遮掩不了游木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痕,他掀开看了几眼,立刻脸红心跳地移开视线。濑名还在熟睡,他昨夜大概睡得很晚,也许还处理了被自己的体液搞得一塌糊涂的地毯和墙壁。想到这儿,游木有些窝心和抱歉。他重新躺会被窝里,忍受着酸痛慢慢挪到濑名身边,那人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安静无害,难以想象醒着的时候说话刻薄又恶劣。可他其实温柔又深情,习惯把别人的事放在自己之前,笑起来的样子其实很可爱,游木盯着恋人的睡颜,默默罗列着对方的优点,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恋人那些旁人看得到的优点、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可爱之处,都独属于他一人所有,是他独占的宝物。

 

 

-END-


评论(19)
热度(17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